Actions

Work Header

Tasteful Painting

Work Text:

 

  Percival Graves是在一個酒會上遇見Lily Elbe的。

  他知道Lily是個男人,但他從沒看過這麼的人,他在第一眼見到Lily時就對那人的一顰一笑深深著迷,也許是他的視線太露骨,當時Lily匆匆瞥了他一眼之後就撇過頭離開,他下意識邁開腳步追上去,最後他發現Lily把他帶到沒人的陽台,於是他靠上Lily,伸手輕輕地幫對方把頭髮塞到耳後,Lily低下頭的樣子讓Graves不禁輕笑,「嗨,害羞的女孩。」

  Graves永遠沒辦法忘記Lily像是小動物一樣抬起頭來看自己的眼神,那在光線下變成孔雀綠的漂亮眼珠寫滿驚訝與困惑,他在Lily開口前碰上那雙上了口紅的漂亮紅唇,Graves發誓他從沒用過這麼溫柔的語氣說話:「Percival Graves,很抱歉沒有第一時間自我介紹。」

  「......我叫Lily。」Lily的聲音就像是要被風帶走一樣。

  看著Lily佯裝鎮定地動著嘴唇,Graves迷戀地脫口而出:「我可以吻你嗎?」

  Lily愣了一下,然後輕輕點點頭,接著他們有了第一個吻。

  再接著他們開始交往。

  Graves沒有想過自己會跟男人交往,即便在他眼裡Lily毫無疑問是個美麗的女人,生理性別在他們之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Lily一直想要擺脫這副身體,他的靈魂渴望成為女人,Graves在透過各種管道取得變性手術的相關訊息後開始試圖打消Lily的念頭。

  “那太危險了,親愛的,我們沒有成功的案例。”

  “我會是成功的案例。”

  “該死,我不想失去你。”

  “......你不想讓我給你生個孩子嗎,Percy?”

  “......”  

  Lily顯然擅長利用自己的優勢,那一次Graves被強制結束溝通,並且受不了地直接把Lily壓上床——後來這個話題被擱置了許久,Lily沒有再提起這件事讓Graves非常訝異(但他才不會主動詢問,他可不想失去Lily),Graves也樂得裝傻,跟Lily在一起讓他開始懂得享受平凡的小日子——就像現在,Lily說想要畫他,所以他請了假,光著半身坐在Lily的畫室,慵懶地攤在沙發上欣賞戀人作畫的樣子。

  他沒有漏掉Lily越來越紅的臉頰,Graves的手肘撐在扶手上,食指放在唇間,他知道自己看起來會像是在思考,但正在作畫的人肯定讀懂了他想傳達的——Lily把自己藏在畫布之後的時間越來越長,還有那紅得跟口紅一樣的耳根,以及快速對上又撇開的眼神,Graves的嘴角洩漏出微笑,他起身走到Lily面前,充滿調戲意味的朝Lily伸出雙手,幫對方把兩邊的頭髮塞到耳後,當指尖碰到溫暖的耳後時,Lily縮了一下,Graves覺得自己甚至能聽見對方開始變重的呼吸聲,這讓他更得意了,他又靠近了一些,直到Lily用畫筆戳著他的左腹,Graves停下動作笑出來,「你想畫在我身上嗎?」

  「你就不能乖乖坐好嗎?」Lily低聲抱怨,他知道他的語氣沒有任何殺傷力,尤其是對開始賴皮的Graves,「我才畫到一半。」

  「我覺得無聊,」Graves用手背蹭著Lily的臉頰,他抱怨著,「你又不陪我聊天。」

  Lily聞言放下畫筆及調色盤,他的手指還沾了一些未乾的顏料,Graves這時捏上他的下巴,Lily配合地抬起頭,他伸手碰上Graves的身體,並看著自己手上的顏料也淺淺地沾在Graves身上,「我覺得你只是想獲得更多的注意力,Mr. Graves,即使在我把視線都放在你身上的時候,你還是像個孩子一樣跟我的興趣爭風吃醋。」

  「我預謀很久了。」語氣聽起來相當無辜的Graves從Lily的臉頰往下摸到對方漂亮的鎖骨上,接著彎腰緩緩貼上那雙豔紅的唇,「久到我把你身上這件裙子的細節都記住了。」

  Lily因為Graves的話笑出來,他一邊吻著男人一邊低聲詢問:「口說無憑?」

  就在Lily覺得自己有跟上Graves的節奏時,後者突然伸手一個使力將他抱起,身體突然騰空的Lily因為驚嚇而大叫,「老天,Percy,你在做什麼?」

  「撫摸你的腿。」Graves把臉埋進Lily的頸間,他的手正好略過裙擺直接抓著Lily的大腿,接著一邊輕咬Lily的脖子一邊說:「其實你在家可以不用穿絲襪的。」

  「不要鬧了,Percy。」因為戀人的撫摸而害羞不已的Lily小幅度扭動著身體,「我很重,快把我放下——等等,別亂摸!」

  Graves的手指越靠近大腿內側Lily就反抗得越激動,但那些動作在Graves眼裡不構成阻礙,他抱著Lily(跟其他纖細的男人比起來,Lily輕了很多)繞過椅子,最後讓對方靠上牆,絕對猜得出來他想幹嘛的Lily低著頭不敢看他,Graves抬頭找到對方的嘴,漸進式地舔咬著那因為害羞而緊閉的唇,最後把手挪回Lily的膝蓋上,Graves低聲說:「夾住我的腰。」

  Lily聽話照辦,但他覺得這丟臉死了,所以手還是有點抗拒地抵在Graves的肩窩上,直到男人的吻令他頭暈目眩、迷情意亂——事實上,Lily喜歡這個,他喜歡被Graves擁抱、親吻,也喜歡跟Graves做愛,Graves對待他的身體就像是在對待真的女人一樣;Lily需要的只是一點點勇氣,所以Graves並不會催他,而是用各種肢體接觸打消他的疑慮——Lily跟上了Graves的節奏,他的雙手環上對方的脖子,為了好好接吻而夾緊雙腿,他在Graves的舌頭舔到他的上顎時捲起腳指,Graves不會發現這個,但是他會知道自己有多麼喜歡這樣。

  Graves終於放開Lily後,映入眼簾的是對方雙眼迷濛的表情,最讓Graves得意的是那被親到暈開的口紅,Graves因此又親上去;他讓Lily好好靠著牆,接著隨手往摸上一旁的調色盤,再用沾著顏料的手碰上Lily的臉,他的戀人溫順地看著他,雙唇為了要吸入更多氧氣而微微張開,Graves看著手指上的桃紅色染上對方的臉頰,他忍不住讚嘆,「你好美,Lily,你真棒。」

  也許是因為Graves看著他的眼神太過專注,Lily偏過頭親上男人的手,而在他悄悄伸出舌頭舔上Graves的手掌時,後者倒抽一口氣又親了上來。

  在唇舌交纏之間,Graves的左手從膝蓋往後滑到Lily的腳踝,他隔著絲襪輕輕捏著骨感的部位,被壓在牆上的人毫無防備溢出呻吟後很快推開他低聲抗議,「會癢。」

  聞言,Graves噴出笑意,他很快把手鑽到Lily背部與牆壁之間並拉下裙子的拉鍊,Graves一面沿著Lily的下巴往下親吻對方因為敏感而拱起的身體,一面將不再被固定住的裙子上身往下拉,Graves對此相當得意,「我說過我把這件裙子的細節都記住了。」

  Lily根本無法回話,他因為Graves的唇舌而發出細小的呻吟,身體像是逃跑一樣地緊貼在牆壁上,直到Graves吻到他的胸口,Lily才伸手輕輕碰上對方的臉,他小聲地提出要求:「Percy,回房間......」

  「我的目的就是要讓你以後在工作時都會想到我,Lily。」Graves偏過頭吻上Lily的手臂,他的眼神真誠地看著對方,嘴裡卻說著無理又流氓的要求,「我想要在這裡。」

  那雙深邃的雙眼太認真,這回換Lily輕輕捧著Graves的臉,他一臉沒辦法的樣子說:「Percy,我該怎麼拒絕你?」

  這話讓Graves露出微笑,他又湊上前親吻Lily的脖子與鎖骨,左手撥開Lily的衣服沿著腰側往上,拇指故意擦過乳頭,Lily的身體因此彈了一下,沒有被Graves抓著的右腿滑下,他語帶責怪地叫道:「Percy!」

  「你喜歡這個?」將Lily放下,Graves盡可能貼上對方的身體,他低語著,雙手同時鑽進衣料裡一把握住那渾圓結實的臀部,Lily因為這個倒抽一口氣,Graves含住眼前紅通通的耳垂,「我想我得到答案了。」

  「明明是你在胡鬧。」Lily顫抖著聲音反駁。

  「那是你相當敏感,Lily。」Graves故意把嘴貼在對方的耳朵上低聲道,他又把手伸向調色盤,接著稍稍拉開兩人的距離,他看著自己在Lily身體上作畫的手指,用像是評論家一樣地語氣說:「你適合紅色,比其他女人都還適合,它在你身上如此美麗,你知道嗎?」

  Lily正因為男人若有似無在身體上搗亂而戰慄,他摸上Graves的臉頰,充滿依戀地撫摸幾下之後軟軟地回應:「胡說八道,Percy,你總愛亂說。」

  Graves學著剛剛Lily的動作轉頭親吻對方的手,然後在Lily發出低吟的時候拉下對方早該脫掉的裙子,那有些重量的衣料隨著地心引力沈重地掉落在地面,Graves的手直接摸上對方的胯間,他的掌心沾上透出絲襪的黏液,Graves噙著笑意吻上Lily因為羞恥而抿著的嘴,「親愛的,你把絲襪弄濕了。」

  聞言乾脆把臉埋進掌心的Lily鴕鳥地遮擋兩人的視線,Graves沒在意也沒把對方的手拉下,他溫柔地收緊力道隔著絲襪給對方手活——Lily顯然無法抗拒生理上的快感,但不管過多久他都無法適應理智還沒被慾望淹沒的片刻——那是一種心理上的掙扎,他想擺脫的這副身體卻同時給他從未有過的快意,尤其是在Graves的催化下,那份感覺讓他無法抗拒。Lily最後當機立斷把臉埋進Graves的頸間,他的腰跟腿因為讓人害羞的手活而開始軟下,他必須抱著Graves才能好好靠在牆壁上。

  聽著不斷傳進耳裡的小悶哼,Graves覺得心猿意馬,最後他親親莉莉的脖子沙啞地問,「把絲襪脫掉?」

  Lily乖巧地點點頭,他紅著臉放開Graves並把絲襪往下拉到膝蓋,在伸手想撐著牆壁脫下絲襪前,Graves先朝他伸出手,Lily紅著臉抓住男人的手拉下左腳的絲襪,接著準備把絲襪全部脫掉的時候Graves突然扯了他一下,Lily還來不及詢問,男人就先開口要求:「別全脫。」

   那看著自己的眼神太認真,Lily覺得自己像是被獅子盯上的小獵物,他因為Graves的聲音而軟下了腰,無法支撐自己的Lily靠著牆壁蹲下,他抬頭看著居高臨下的Graves,在對方伸手要把自己拉起之前先靠上對方的胯間,Lily覺得Graves會猜到他想要做什麼,而那從衣料透出來的腥羶氣味若有似無地碰觸著他的嗅覺,這讓他有些興奮又有點緊張。

  而Graves從沒想過這個——他看著他的Lily解開褲頭,在自己的褲子跟內褲被拉下後Graves想要把Lily抱起,因為他不想勉強對方做那樣的事取悅自己,未料後者搶先他一步跪起身,並且含住他那早就硬到發疼的陰莖。

  Graves悶哼一聲,他在確認對方並沒有勉強之後伸手輕輕按上Lily的後腦,「對,就是這樣,Lily,Lily,Lily......。」

  跪著的人臉頰發燙,男人用充滿情慾的聲音呼喊自己這件事讓Lily更加興奮,他下意識收起雙腿並隨著動作小幅度磨蹭著;Graves按在腦後的手偶爾在他的髮間穿梭,這讓Lily覺得舒服,他盡可能將Graves的性器全數吞入,偶爾頂到喉嚨的嘔吐感讓Lily濕了眼眶,但聽見Graves的讚嘆又讓他想要為對方做更多——

  而Graves當然不可能讓Lily繼續做下去,他把Lily拉起,讓對方靠著牆壁及自己,Graves的下半身緊緊貼著Lily的,他像是在撫摸一件價值連城的藝術品一樣捧著Lily的臉,「你總是......喜歡出乎我意料之外對吧?」

  Lily小心翼翼劃開一抹笑,他抱住Graves,並且伸手摸向調色盤,把綠色、黃色、黑色的顏料抹在男人的背部及腰上,Lily輕輕地說道:「我只是想要畫你,Percy,我想好好地感受你。」

  Graves又吻了上去,這次他們吻得有點激烈,唇舌交纏之間甚至發出令人臉紅的水聲,這使Lily更加動情,他用身體磨蹭、催促著男人,直到Graves放開他,一邊喘著氣一邊示意他轉身背對自己,Lily的臉頰貼上牆壁,他感受著Graves的手從他的肩膀開始下滑,經過腰部的時候他忍不住呻吟,最後Graves摸上他的臀部。

  Lily緊張地嚥下唾液,他覺得很熱,連冰涼的牆壁都沒辦法降低他的體溫。接著他感受到Graves掰開他的臀肉,Lily配合地再張開雙腿,在Graves的舌頭舔上來的時候Lily激動得拱起身體,他的陰莖貼上牆壁,冰涼的溫度讓他下意識縮緊肌肉,Graves因為這這個咬了下他的屁股,「別緊張,Lily,放鬆。」

  Graves嘴裡哄完之後繼續擴張Lily的身體,他的手指在外頭按摩一圈之後藉由唾液插入,Lily的嗚咽從上頭傳來,Graves咒罵一聲起身走進房間拿潤滑液;再回到畫室,Graves看到的畫面是Lily乖巧地趴在牆上、眼神可憐兮兮地瞥向他,這讓Graves忍不住湊過去親吻Lily的臉頰稱讚,「好乖。」

  Lily用臉頰蹭著他的嘴唇,Graves一邊打開潤滑液的蓋子,一邊回應對方的繾綣纏綿,他把潤滑液倒在手上之後隨便一丟,用力給Lily的臉頰一個響吻後再度蹲下身。Graves把潤滑液摀熱,然後再度碰上Lily的股縫,他的手指先在外頭來回游移,Lily因為這個而低吟戰慄,Graves慢慢把手指塞入那可愛的肉穴,足夠的潤滑加上Lily的放鬆讓他進行得很順利,Graves吻了下Lily的臀肉,「乖女孩。」

  由於他們做過很多次了,所以擴張進行得很順利,Graves甚至找到了其中的樂趣——Lily總是在一開始芥蒂著他被進入的地方,Graves知道對方一定希望自己也擁有女性的生殖器官,所以他需要一些時間讓Lily將這份遺憾拋到腦後——他認真地讓自己的手指在已經充分擴張的甬道裡進出,手指偶爾擦過前列腺,但Graves不會故意去刺激那點,他利用手指模仿性交的方式探索著Lily的身體,縱使他已經做過許多次,自己用手指進出Lily的畫面還是讓他覺得火辣,但他並不會在這麼做的同時給自己手活,他覺得那對Lily是一種冒犯。

 

  額頭抵在牆上的Lily除了自己的喘息聲之外還聽見從自己臀間溢出的水聲,Graves的手指溫柔地在那裡抽插,Lily完全適應這個,偶爾因為對方的手指碰到前列腺而忍不住顫抖,Lily知道Graves的用意,他第一次意會過來時還哭了出來——這個男人太溫柔了——Lily總是看著Graves這麼想。對方因為工作的關係總是表情嚴肅,但Lily看得出那個表情之下蘊含的柔軟。

  Lily轉過頭呼喊著Graves的名字,「Percy、Percy......」他扭動著被手指抽插的屁股催促對方,「可以了,Percy,可以了。」

  被呼喊的男人不疾不徐地由下往上親吻Lily的身體,最後將手抽出並把那些液體抹在Lily身上,他吻上Lily的嘴,充血的陰莖磨蹭著濕透的股縫,Graves輕聲表示:「你確定嗎?你知道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來,Lily,別顧慮我。」

  男人才剛說完,Lily的哭腔就溢出喉間,他轉身抱住Graves,用力地親吻著對方的嘴並且抬起右腿勾引對方,Lily慌亂又亂無章法地誘惑對方,他的聲音破碎又顫抖,「我想要、快一點,Percy,拜託,我想要你——」

  Graves幾乎失去理智,他也相同的力道回吻Lily,並且一把將對方扛起,他的手抓著Lily的臀部並稍稍掰開,等待已久的性器在穴口磨蹭著;Lily按著Graves的後頸嗚咽,接著自己伸手到下面,困難地用手指固定對方的陰莖,嘴裡催促的同時努力讓腰部往下沈——直到Graves的龜頭撐開他的穴口,Lily反射性往後,為了適應被撐開的感覺而雙眼失焦,直到覺得Graves完全進到自己身體裡後才找回焦點,他看著Graves因為隱忍而皺起的眉,忍不住親上去,「動動啊,Percy。」

  這對男人來說是失去理智的最後一根稻草,Graves收緊抓在Lily臀上的力道並且開始由下往上頂弄,他上頂的動作及Lily受不了而軟下腰的反應都讓Graves的性器能夠頂到更深的地方——Lily因為這樣而無法抑制地發出呻吟,他的聲音有點啞、有點軟、有點綿,Graves失控的抽插讓他只得好好抱著對方,以免自己摔到地面上,而Lily沒注意到的是他的嘴剛好在Graves的耳後,這代表著他的每一聲低吟都會化成催情劑刺激Graves。沒一會兒,最先下戰帖的Lily忍不住求饒,「慢、慢點,Percy,太快嗯——太深了,很奇怪啊......唔。」

  聞言,逼自己慢下動作的Graves喘著氣親吻著Lily滲出汗珠的脖子,他的聲音又沈又啞,「回房間好嗎?」

  Lily的臉埋在Graves頸間點點頭,得到指示的Graves就這樣抱著Lily,越過掉在地板上的裙子往房間前進;Lily因為腳步的顛頗感受到連結之處傳來的快感,他的聲音在第三步之後不小心叫出來,隨後他害羞地把嘴貼在Graves的肩膀上,這樣多少可以避免一些讓人害羞的聲音無預警地冒出來。

  Graves覺得Lily的這個舉動相當可愛,他忍不住笑出聲,Lily聽到之後咬了他的肩膀肉當作回應。Graves在進房之後小心地把對方放到床上,他沾滿液體的陰莖因為兩人分開而暴露在空氣中;躺在床上的Lily這時側過臉看著他,並學著他剛剛佯裝沈思的樣子咬著右手食指,眨著透出水光的雙眼,「我想你的計畫泡湯了,Mr. Graves。」

  Graves爬上床跨坐在Lily腰上,他伸手用拇指擦過那暈著口紅的嘴唇,「才沒有,我的Lily,我想你之後會在工作時總忍不住想回房間。」

  Lily笑著抬腳抵上Graves的肩窩——他們這才又注意到那被脫下的絲襪還掛在Lily的右腿上,Graves往後退了一點並握上那漂亮的腳踝,他低下頭吻上Lily的腳背,後者驚嚇之餘想抽回腳,但Graves不容拒絕的力道讓Lily一秒放棄掙扎。

  帶著薄繭的手沿著小腿往上撫摸,Graves的視線像是在欣賞一幅作品一樣地跟隨著自己的手,當他摸到腿根時Lily扭了一下,他伸手碰上對方胯間的半勃,輕輕撫弄幾下之後往下碰上正衝著他翕張的小穴,Lily抗議地哼了聲,Graves勾起嘴角,他在外頭磨蹭一會兒,直到Lily有些氣惱地用膝蓋蹭過他的手臂,Graves才噴出笑意,再度把自己的性器送入貪饞的肉穴。

  再次被填滿的感覺讓Lily弓起身體,舒適的床鋪讓他沒有顧忌,Lily隨著Graves的節奏伸展、扭動身體。

  Graves著迷地看著身下的人沈浸在情慾之中的樣子,他抬起Lily的雙腿示意對方夾住自己的腰,Graves趴下身撐在對方上頭開始加快速度,Lily迷情意亂的臉近在咫尺,Graves的氣息逐漸加重,他時不時忍不住親吻那雙發出甜膩呻吟的嘴。

  隨著抽插的頻率越來越快,Lily也緊緊抱著Graves,後穴不斷被刺激,快感隨著每一次Graves抵上前列腺而累積,在高潮邊緣的Lily用雙腿蹭著Graves的背,而後者則是用力吻上他的嘴後咬牙拉開兩人的距離,「嘿,放鬆點,Lily,我得先退出來。」

  Lily眨眨眼像是在消化Graves的話一樣,之後他更用力地夾住對方的腰並且扭動身體,身上的男人因為這個低吼一聲,Lily把對方抱住,他顫抖著低聲說道:「我想要你。」

  「該死,你可能會不舒服。」戀人的要求讓Graves有點崩潰——他想要射精,但是他的Lily不讓他退出去,而他見鬼的又忘記戴保險套,Graves深吸一口氣:「Lily,你可能會拉肚子。」

  「那你幫我清嘛!」Lily語帶哭腔,鼻子一皺眼淚就落了下來,他好委屈地說:「Percy,拜託,給我。」

  Graves心疼又無奈地親上Lily的眼角,「你說的,等等會讓我好好幫你清理,嗯?」

  被吻著的Lily點點頭,接著主動拱起身體引誘Graves,後者悶哼一聲,起身抓住Lily的腰加快衝刺的速度,他看著身下的戀人因為性事而全身通紅的樣子,那被吻腫的嘴、沾著顏料的臉頰、哭紅的眼、印著他啃咬痕跡的頸,Graves全身緊繃之後用力一頂,還來不及稍微退出一些就射在Lily體內。

  被精液填滿的感覺讓Lily忍不住縮起身體,他看著Graves被快感沖刷的表情而感到滿足,Lily忍不住摸上自己的腹部,他開始想像著也許會出現在他肚子裡的小生命,但是貼在腹部那沾著透明液體的性器瞬間打碎了他腦中的畫面——就在他感到沮喪以前,Graves握住他的手並放到嘴邊親吻,「我愛你。」

  簡單的三個字讓Lily感動不已,他再度抱住Graves,享受兩人在情事之後的溫存時光。

 

  一會兒,Graves起身說要幫Lily清理,他在浴室與房間來回忙碌,好不容易幫Lily清理完(過程中Lily把自己的臉藏在枕頭裡的樣子非常可愛)之後,Graves打開衣櫃找到一件白色的睡衣遞給Lily,他看著對方穿上之後忍不住說:「你的眼光真好。」

  「這個?」Lily站在鏡子前提了下裙擺,他忍不住劃開一抹微笑,「這是Gerda幫我挑的。」

  「喔?」

  好像老早就猜到Graves會吃醋一樣,Lily上前牽起男人的手,「她對我來說很重要,Percy,就跟你一樣重要。」

  不太滿意的Graves湊過去吻了Lily的額頭,「我比她更重要一點。」

  「好。」Lily笑得甜蜜又可愛,他伸手抱住Graves,「你最重要。」

 

  而即使他們只擁有現在,那也足夠了。

 

 

-Fin.

 

因為是丹麥女孩的故事線,所以收尾整個無法避開有點碎玻璃的部分(ryyyy

大家就,把注意力放在肉肉上吧!!!!!!!!(幫大家洗腦(?

再撐五天就可以放四天假了喔耶!!!!!!

下面這段是遺珠之憾www

 

這回換帕西跪下,他一邊吞吐著莉莉腿間的性器一邊用雙手膜拜著那副美好的身體;帕西的頭髮被迷情意亂的雙手揉亂,但他不在意這個,帕西將口中的性器吐出,轉而親吻下方的囊袋,莉莉輕聲阻止他,並且把雙腿收緊,帕西的手指惡作劇地在兩腿間輕輕磨蹭著,莉莉因為這兩種刺激而發出甜美的呻吟。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