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清除名单

Chapter Text

 

 

 

“这儿有没有一位叫Emmanuel的病人?”Charlie趴在前台焦急的询问。

“没有。”护士摆着扑克脸回答。

“Steve呢?Steve Smith?”

“试试Castiel。”Dean也挤了过来。

“Castiel?”

“Novak。”Charlie继续补充。

“Cass Novak,有这个人。”Dean和Charlie吃惊地对望了一眼,事情比他们想的要容易很多。其实不难想,Dick Roman的罪恶计划已经破产,The Arc也不复存在,Castiel当然可以用回自己的本名。“你们是他什么人?”

“家人,妹妹!”Charlie作出卖乖的姿态,“这是他未婚夫。”说着挽起Dean的胳膊。

 

“在你们见病人前,我想先和家人谈谈。”在去往病房的路上,一位自称Dr. Cartwright的女医生拦住了他们请到了办公室。“一天前我们这儿接收了Novak先生,他在这24小时里给我们这儿带来的麻烦比这一整年都要多。”

“他都做了什么?”Dean不明就里。

“什么都干了!”女医生有点激动,“袭击医生、袭击护工,破坏医疗的设备,从其他病患那儿盗窃,还试图闯入厨房。我们这儿收置过很多类型的病患,但是Novak,是个彻头彻尾的罪犯。”Dean松松肩,他无法告诉对方,这个“罪犯”拯救了美国。“这儿还来不及给他做精神评估,因为护工都被打伤了,现在没人肯进他的病房。”

“Dr. Cartwright!你可能要来看看!”一个护士突然闯了进来。

Dean跟着跑向病房,走廊里都是看热闹的病人在门口探头探脑,挤开人群后看见了平躺在地上的Castiel,一名男护工正按压他的胸部做心肺复苏,而远处的地上丢着一条拧成粗麻花的布条……

“查房时发现他企图自杀,接下来时已经没气了。”护士解释现状。

“不,Cas!”Dean推开其他人冲过去。为什么?事情都结束了,没人告诉他么?都结束了,知道吗!不会再有人死了!

“肾上腺素准备。”护士准备好针剂,一下扎在了病人心脏的位置,液体注入后的两秒钟,Castiel在一阵剧烈喘息中睁开了眼睛,他盯着天花板逐渐恢复意识,神情看起来很绝望,眼角渗出不易察觉的泪水。

抢救回来后,护工将他抬到病床上用皮带绑好,这时Dr. Cartwright轰走了围观的病患转向Dean,“乘现在你可以陪陪他,半小时后注射安定剂,我没办法时刻看着他。”

“Cas?”Dean试探性地呼唤,对方躺在病床上两眼放空,似乎没有听见。

“Castiel?是Charlie,我们见过的。”女伴走过去。

“下一次会成功的。”Castiel口气很平淡。

“为什么?为什么要自杀?都过去了,Cas。”Dean不明白。

“那些坏蛋都抓起来了,不会再有人来害你了。”Charlie也在帮腔,她将手搭在病人的前臂上,那只受伤的,没有知觉的手。

“都结束了,为什么还要活下去?”Castiel转向他,目光中一片死寂。

“别这样,会好起来了,Gabe走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你是我的朋友。”说着,Charlie哭了起来,她依旧没能接受Gabriel死掉的事实。

因为被牢牢绑住,Castiel用目光抚慰着女伴,但口径却没有变化,“上次有人告诉我事情结束了,但是没有,然后我明白了,痛苦永远不会有尽头,只是一层又一层新的创伤,我不想再承受了。”

“别这么说……”Charlie呜咽着将脑袋埋在Castiel的胳膊上。

“你一定要这么对自己吗,你考虑过关心你的人的感受吗?”Dean的情绪也随之波动,他看向Castiel死寂般的眼睛,试图在其中找回生活的希望,“你死了一了百了,活着的人呢?我呢?”

“你不必记得我。”他轻轻摇头。

“该死的,不是你说了算的,伤痛不止是你一个人的。一天前我眼睁睁地看着个孩子送命,他只有四岁,我就会记得,一辈子都忘不掉,世界是不公平的,有些记忆不是我想要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就活该给你收尸为你哀悼吗?死掉的人已经够多了,我不准你加入这个名单!”房间陷入死寂直到护士过来注射安定剂,Charlie抹掉了泪痕收拾自己,Dean的眼睛一刻都没从Castiel身上挪开。药效发挥很快,病人的眼皮越来越沉,在彻底失去意识前,Dean强迫对方做出保证,“明天我还会来看你,想办法好起来,听到了么,混蛋!”

 

***

 

“认真的吗?你真的可以终身免费吃比格森?”Charlie依旧很怀疑。

“当然。”Dean朝店员亮了一下VIP卡开始点餐。

“好酷,你到底怎么中到这种奖的。”

“纯属运气。”因为一路的气氛太多沉重,Dean不想提及“记录者”,宁可将之视作某种安慰奖。余光间,他看了眼墙角的摄头,那帮龟孙子依旧躲在幕后操纵着。

在餐厅里,Charlie把她所知的关于Gabriel的故事讲述出来,将其中复杂的势力牵扯悉数道来,“Michael的死对Gabe的打击很大,好像一下子就放弃了,他开始酗酒、放任自己,对Castiel也不管不问。直到Dick Roman卷土重来,才让他恢复了斗志,幸运的是他完成了自己的理想。了不起的混账,干杯!”她举起了手里的橘子汽水。

Dean用自己的纸杯碰了一下,“那么Cas在之前就疯了?”

“Cas很封闭,对往事谈及甚少,如果我的伴侣这么害我……前提是我有女朋友,哈哈。”Charlie发现自己说得太多,赶紧喝口汽水,“总之,Cas很讨厌疯人院,我调查前一个关他的地方情况类似,他总是想尽各种办法自杀、搞破坏,直到Meg控制了他的病情。”

“Meg Master?”

“说到这个,现在我明白过来为什么她会被举荐,都是圈套、阴谋,我都不知道脑筋还转不转的过来。话说回来,她对Cas真的很好,还给他读诗,有一度我以为她把人掰直了。我不认为Cas信任她,但他们之间有很特殊的情感。”

“Meg是唯一让Cas保持理智的人?”

“不,更准确的说是摆脱现实。”Charlie纠正道,“Meg有心理学学位,她利用一种心理辅导法让病人进入虚幻的精神世界,配合药物后忘记痛苦。我们行动时,Cas以为Anna是蜜蜂王国的女王,他必须服从她才能得到王国的永久居民资格。”

“什么?”

“童话,反正这很有效,Cas在Meg的照顾下很快乐,后来Gabe想用同样的办法哄他就没奏效,他渐渐意识到自己的现实处境,变得痛苦不堪,于是开始滥用药物,后来的事我想你都知道了。”
“那么,现在怎么办?”

“或许,你可以代替Meg继续照顾他,如果你想的话。”Charlie眨眨眼睛,“你爱他吗?”

“我……”Dean陷入了沉思,他从没确切想过这点。Castiel的经历让人痛心,世界对他如此不公,利用完得偿所愿的家伙们已经离去,丢下战损的士兵自生自灭,没人关心他的死活,甚至自己也想放弃,这也是刺激Dean来这儿的原因,Cas该被善待。但这是爱情吗?还是怜悯?他对他怀有责任,普天之下也只有他愿意去呵护这具破碎的灵魂。

 

***

 

第二天Dean买了束花去探望,这很老套,兴许能让病人高兴呢?试试无妨。正值公共开放时间,Dean在活动室搜寻了一圈,终于在一个顶吊电视机下找到与人并排端坐,聚精会神地看卡通片的Castiel。因为上吊在Castiel脖子上留下一圈如纹身般醒目的痕迹,但此刻病人却津津有味地盯着电视,显然心情没有受到昨天事故的影响、

“啊,我的未婚夫。”Castiel不知从哪儿打听到了Dean的“身份”,他对身边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头说,“等会儿再回来一起看,好吗,Fred?”老头半张着嘴没什么反应,有一瞬间Dean以为是病毒感染者,随即反应过来,只是年龄增长后的智力退化。

“这是给你的。”Dean僵硬地将花束塞过去。

Castiel朝四周看看皱起眉头,“我不希望这里的人因此嫉妒,而且对选举不利。”

“选举什么?”Dean有点晕,Castiel今天的心情看起来……不赖?

“A区小组长。”Castiel将花束捧在胸前做出精神的样子,好像对面有照相机准备给他拍照一样。

“呃……小组长?”Dean茫然地点点头,“为什么?”

Castiel突然沉下脸,似乎为同伴跟不上节奏感到不快,“既然你不让我去死,那我就得适应这里的生活,当上小组长后我可以分配大伙的活动用品,这样就可以和别人交换资源。”

“交换资源?”

“这里的运作机制是一样的,用你的资源去交换别人的,相互利用。”

“好吧……可是这里什么都有……”

“Dean,你要做的就是支持我,给大伙留下好印象。Dr. Cartwright过来了!”Castiel指引同伴看向从办公室出来走动的女医生。一天前,这个人还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现在已经开始竞选活动室主席?Dean一头雾水,他和Dr. Cartwright相互点头问好,后者向他招了招手,显然有话要说。“记得帮我说点好话。”Cas急忙咬耳朵吩咐。

“Dean?我能叫你Dean吗?” Dr. Cartwright坐回办公桌,“我不知道昨天你对Cass说了什么,不过他今天表现很好,没有打伤护工也没有搞破坏,还开始交朋友了。”

“是吗?”Dean觉得不可思议,“他的情况变好了?”

“我看不是,”女医生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Cass很聪明,知道自己的处境,他可能在计划别的事情。”

“什么意思?”

“我接触精神紊乱的病例很多,有些人会掩藏自己的问题,呈现出外界想要的状态骗取信任,大部分人是为了让家人签字离开这儿,我想这也是他的目的。”

“我随时都可以带走他,这不是他的目的。”Castiel没有社会保险号,入院手续缺失,康复中心还没有为他建档,这一点Dean昨天已经获悉了。如果疯人院有什么是让Castiel惦记的,Dean已经知道了答案,“他一天要服用几次药?”

“两次,和所有人一样。”

“有没有可能多给他?”

“这里是康复中心,我们对病患有严格控制。”

“昨天你们给了他安定。”

“那是特殊情况,下次他再自残就用束缚衣,我已经警告过他了。”

Dean浅浅地微笑了一下,Dr. Cartwright对Castiel的本事一无所知。离开前Dean走到Castiel新的病房,这会儿人正歪着脑袋看窗外的风景,玻璃窗是钢化玻璃的,表面嵌入一层铁丝网,显然病人这两天的表现为自己赢得了最高规格对待。

“我知道你在想做什么,你在建立自己了药物供给纽带,靠讨好这里的病人吗?Fred连话都不会说。”

Castiel转过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脑袋依旧歪着,“那又怎么样,我回家了。” 他知道自己有病,并且接受了现实,这种满不在乎反而更令人心痛。这时一名护工端着鲜花走了进来,Dean认出来,是昨天做心肺复苏的那位,这会鲜花已经重新修剪装在了塑料小桶里,华盛顿这几天一直小雨不断,阴冷的病房在鲜花的映衬下增添了几分生气。Castiel的眼睛落在鲜花上,他指示护工走过去放在窗台上。那是一把雏菊,病人用手抚弄花瓣,抽出其中一朵捏着花径送出去,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雏菊的花盘正好对在了护工的胸口,“谢谢,Dirk。”护工接过花时有点欣喜,举起嗅了一下,但意识到这里还有第三者,于是避开Dean的目光离开了房间。

“什么意思?借花献佛吗?”即便知道Castiel是在故意招惹,Dean还是很生气。

“探视时间已经过了。”对方开始下逐客令。

“你想对他干什么。”眼睛微微眯着,Dean已经读懂了其中含义,“你在气我,想逼走我。”

“有必要吗,最终你还是会放弃的,为什么把精力浪费在我身上。你自己说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的,别再管了。”

“我不会放弃你。”

“你会的,所有人都放弃了,迟早的事情。”Castiel看着他,眼中的寒冷直刺心脏。

“给我个机会,至少让我试试。”

“试试?好让我再体验一回被抛弃的感觉?”他激动起来,“滚出去!滚!”

在雏菊花和半盆的清水抛洒到半空之际,Dean知道自己撕开了看不见的伤疤,他犯了个大错。

 

走出康复中心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人魔狗样的名牌西装,靠在一辆漂亮的黑色汽车上,他的Impala,

“哦!宝贝儿!”Dean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扑在黑美人优雅的引擎盖上,恨不得把黑美人的每一寸都亲吻一遍。

“我专程去了Frank那儿,老头的脾气特别大。”Sam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扯平了吗?”

“这不由你说了算!”虽然还有点生气,但Dean知道弟弟是诚意来道歉的。

他们驱车到郊外的公园,坐在湖边的长椅上交谈,虽然天气阴冷,兄弟间的气氛已经缓和了很多。“我去了趟白宫,见到了总统,哇,不可思议的经历,Sinclair招募我为记录者做事,我正在考虑。”Sam讲其了近况,“Dr.Green今天凌晨在边境被抓获了,但要彻底铲除Dick Roman的嫡系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几天如果你看新闻的话,很多参议员的席位和官员要职都空了出来,我想在华盛顿试试运气。”

“很好,在堪萨斯当律师太屈才了,我相信你。”Dean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呃……”话题不可避免地转移到Dean身上,“他怎么样了?”

Dean不想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撇去企图自杀以及将不愉快的部分,“还行,开始接受治疗了。”

“所以,你也会留在华盛顿?”

“我不知道,嗯……感恩节去Bobby那儿过,到时记得端着你的议员屁股过来。”

“当然。”

“另一件事,当然已经与我们无关了,记录者好像从芯片里找出了Lucifer的真实身份,但是此人在墨西哥,所以要上升到国家层面去交涉,很复杂。”

“那就祈祷把这恶魔绳之以法,让那些亡魂得到宽慰。”

“听着像个教徒。”

“我只在需要的时候信上帝,聪明人的做法。”Dean勉强挤出点幽默。

“好吧,下午我还要去检察院报个到。”Sam站起身,“有任何事,能帮上忙的,一定告诉我,我们是一家人。”

Dean在长椅上发了很久的呆,想想最近半个月发生的事情,想想他前程似锦的老弟,想想该给Bobby打个电话说明情况,给Ellen送一箱干邑,给Ash买一年的美发沙龙……其实那个下午他只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给Tessa汇了一大笔钱,他不知白血病治疗的花费要多少,只能希望这点绵薄之力能帮助到这个女人。入睡前他又想起Castiel,这会儿他已经不再为早上的事情过意不去,事实上他有点理解对方的做法,如果他的人生走到这一步,可能还不如Cas。想着他们拥有的风月时光,渐渐地,所有坏的经历、恐惧、挣扎、痛苦,突然变得很遥远……他将手伸进内裤,那具温暖的身体美好的部分……濒临高潮时,他想象着Castiel同样沉浸在愉悦中的样子,同时一些念头涌上来——Dirk,或者随便叫什么的家伙,去操他吧,人生苦短快乐难寻,他应该去享受。

 

***

 

Fred身边的座位空着,Castiel不在活动室,这不是件好事,Dean急急忙忙跑向病房,透过探视窗没有看见人影,这让他心底的担忧又加重了几分。

“你看见这个房间的病人了吗?”Dean拉住一个路过的护士问。

“他就在里头。”护士给了个肯定的眼色。

“Cas?”Dean探进去半个脑袋,张望了一圈发现同伴躲在门背后的墙角,抱着膝盖坐在地板上耷拉着脑袋看不清脸。好吧,今天又是哪一出?他俯下身子靠近,希望对方没有变什么东西砸过来。“你在干什么?”Castiel没有回答,而是等人靠得足够进时突然伸手搂住了Dean的脖子,整个人顺势扑进了对方的怀里。这个举动让Dean万万没想到,从德州分手之后他们之间再也没了之前的亲密,Castiel对他的好意一直很抗拒,所以突如其来的亲昵让他十分不适应。

“你来了。”Castiel的话语很简单,昨天丢了花瓶之后,他认为Dean多半不会再来探望。这会儿他把脑袋放在Dean的肩头搂得很紧,似乎为昨天的事情而格外地讨好。

“我当然得来,每天都会来。”Dean不知道怎么了,原本的设防在对方示好的举动下完全投降,此刻只想把人搂得更紧。他将对方从地上提起来,手轻轻拍在病人的背上,Castiel并不是瘦弱的体格,此刻却像个软趴趴的玩具熊般顺从地贴在他胸前,久违的亲密让Dean有些飘飘然。抱得够久了,Dean终于松开了手臂,他想寻找些更亲密的东西,但是Castiel瞥过脑袋绕到窗边,一开始他不知道同伴在躲什么,直到在玻璃窗的倒影上看见中看见骇人的淤青,“怎么……”Dean硬把人转过来,Castiel的整个儿左边眼眶都青了,眼皮耷拉着有些睁不开眼睛,加上脖子上已经变成深红色的勒痕,他看起来糟透了,“谁干的?”

“是我没处理好。”Castiel将受伤的一半脸别过去。

“我去问Dr. Cartwright。”

“不要!”Castiel拉住Dean,他非常勉为其难地开口,“Dirk来我的房间,我们…有分歧,于是打了起来,没别的。”

“我得找那混蛋算账。”Dean有点气过头,甚至忘了Castiel的身手,刚跨了一步就被对方把钳着的手臂掰到脑袋后头,一阵酸痛从关节袭来。“见鬼!搞什么鬼?”

“别去惹事,”Castiel没有松开同伴,他继续解释,“原本我答应给他吹箫,他给我弄药,但是我反悔了,是我没遵守约定。如果让Dr. Cartwright知道,我们都玩完了。”

“放开我,Cas。”Dean表示自己不会轻举妄动,才把胳膊拿回来,他揉着掰得生疼的关节处,“干嘛反悔,他不举么?”

Castiel摇摇头,随即笑了出来,这的确很好笑,插曲稍纵即逝,他收起笑意抿了下嘴,“我觉得你不想让我这么做。”

“我觉得?好像……你在意我怎么想?”Dean半抬起眼睛。

“我一直在遵照你的意见。”Castiel回答地很认真。

“哦?”不知为何,一阵窃喜在Dean的心底升腾起来,他从没想过自己的话对Castiel有什么意义,至少长久以来他都以为对方根本不在乎。“那么现在呢,我们做什么?”

“我给你介绍Martin,他是我的竞选伙伴。”Castiel把话题扯到别的地方。

“我有更好的主意。”Dean拉起同伴的手走出了病房。穿过公共活动室时,Castiel脸上的淤青引起了一些注意,他们来到值班护士所在的前台,“跟Dr. Cartwright打个招呼,我要带他出去兜兜风。”听到此言,Castiel和护士都很吃惊,病患是不能随随便便被带离这里的。Dean有入院登记时的漏洞作为把柄,所以志在必得,这会儿看见从走廊路过的护工,他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嘿,Dirk是吗?”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便一记老拳将人打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