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清除名单

Chapter Text

 

 

睡前千万别喝太多啤酒,急迫的膀胱和朦胧的意识斗争了几分钟后,Dean半睁着眼睛摸到厕所释放。他没有早起的习惯,大脑依旧飘在梦境的边缘,想都没想沿着原路回到了卧室的大床上。床榻随着压力的变化惊动了另一具身体,男人似乎感觉到Dean的离开又重新回来,无意识间拿起同伴的胳膊垫在了脑袋下面,半个身体压在了对方胸膛上。Dean不喜欢被人压着,他喜欢无拘无束地睡姿,而压在他右肩上的脑袋格外的重,没几分钟就把他硬生生地弄醒了。Dean睁开眼睛,又花了几分钟才看清天花板的影像,从窗外的阳光照射角度判断,现在还是七八点的样子——Sam晨跑的时间段(如果这家伙在的话)——房间很安静,说明弟弟依旧杳无音信,从某种意义上是好事,不然屋主人看到现在卧室的场景多半会歇斯底里。Dean突然对自己会心一笑,感觉很久没有睡这么沉,睁开眼睛后心情如此放松,仿佛所有的烦恼都不再为之困扰,所有的包袱都被放下,他又成了个自由人……然后他弯起臂膀抚弄其男人的背,贪婪地索取倒计时中的温存。

被反复地轻拍摩挲间,男人从沉睡中渐渐有了意识,把手掌放在Dean的胸膛上,不觉间嘴角勾起丝丝笑意哼了一声。Dean瞥眼看着男人的脸,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对方露出笑容,神情放松的样子,看来这家伙喜欢搂着人睡?男人的手掌在Dean的乳下慢慢摸索着,隔着衣料感觉痒痒的,Dean不反感这个举动。过了一会儿,手掌的动作又多了一些,开始慢慢移动向下身探去……哦?有人想晨间来一发?Dean的心思活跃起来,屏息等待对方的下一步举动。

虽然之前发生很多不愉快,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谁叫他这么喜欢男人的屁股呢?这会儿手已经按在了Dean柔软的分身上,男人依旧不太清醒,做到这步后很久没了动静。嘿?别关键时刻卡壳呀,Dean包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隔着布料在自己的私处揉搓起来。男人抿着嘴唇露出少许的害羞,似乎开始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同时脑袋在肩膀上蹭,双唇向Dean的嘴边凑去。好吧,有人兴致不错?Dean才不会浪费机会,欣然接受了献吻。他们的嘴唇轻轻咬在一起,Dean可擅长这个了——接吻好比交谊舞,先毕恭毕敬地弯腰行礼,等对方犹豫要不要把手给你时,搂上舞伴的腰,卷入一圈又一圈的狐步。Dean用舌尖抵开了男人半张开的门齿,微微颤动舌尖试探对方的意图,男人慵懒地配合着,舌头托着入侵者滑入自己的领地,在平缓地过度间拉开战局。Dean向下探,男人就躲到更深的角落,每次试图做勾起的动作,对方就向下弯折以示抵抗,入侵者决定抽走了两人之间的空气将人拉回来,他们的舌尖抵在一起相互牵扯。一场温柔的拳击在隐蔽的空间里悄然进行着,Dean作为清醒的一方占据明显的优势,一次次击溃抵抗,一次次将舞伴的揽起旋转个不停……很快,Dean就不满足舌尖的游戏,想要更多,他很确信对方也在同一频率上。他挪动身体翻到上方,圈起右臂将男人的面部扬起,好加深拥吻的力度;另一方面,之前放在分身上的手掌也该热情调动起来,他开始指导对方更精准地继续之前的小动作。Dean享受现在这个节奏,一切都恰如其分,于是他更用力地亲吻身下的人,更激烈地握着对方的手掌按摩已经半硬的分身……

长时间的真空作业后,Dean不得不松开换口气,终于离开了他的猎物,男人显得很迷乱下巴高高扬起,半张着双唇等待重新被占有,深处隐约可见的舌尖还在寻找着舞伴。不不不,不能总是心想事成,Dean想让对方感受等待间的焦急,他舔舔锋利的牙齿,咬在了对方的肩头接近脖子的地方。

“Bal,别……”

Bal?谁是他妈的Bal?没等Dean想明白这些,身下的人突然如同被电击了般剧烈地抽搐了一下。只觉得鼻子突然挨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在巨大的推力下,硬生生从床尾跌了下去,滚了一圈脑袋重重地磕在对面的墙壁上!

搞什么!Dean扶着自己的后脑勺,莫名地看着床上的人,蓝眼睛射来惊恐的目光。这时男人已经半坐起来,几乎是咆哮式地对地上的人进行质问,

“你在做什么!”

做什么?这看起来像在做什么?他妈的什么鬼问题?鼻头的酸楚再次回到Dean的颅腔内,他的脑袋、他的背、还有屁股!Dean恶狠狠地抬起头,看这家伙一副样子活像被强奸了似的!老天,能把这个疯子从窗口丢出去吗!就这样吧!够了! Dean从地上爬了起来,直接冲向床上的人,他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粗暴地拖拽起来,“你知道你本来应该在可悲的收银台柜台里躺到今天早晨直到有人发现,我一定是脑壳坏掉了把你弄回来。”Dean意识到自己正抓在那只满是丑陋伤疤的胳膊上,胸口一阵恶心,态度更加恶劣,“保姆时间已经过了,如果不想被操,那就给我滚出去,你这个疯子!”

激烈的拉扯下,男人一下子从床榻上被提起来,踉踉跄跄拽在了房间的空地上,他赤裸着身体,只有一条宽松的内裤遮羞。房间很亮,斑驳的疤痕此刻暴露无遗,遍布在裸露的肌肤上,男人缩着肩膀仿佛受伤的动物般四处张望,瞥见目标后迅速抓起地上的裤子。他站在床边无处可藏,低头忙于将身体遮蔽起来,Dean面露不悦地瞪着,内心反复了好几次要不要继续恶语相向。这时Dean注意到一些细节,男人的左手无法自如地活动,非常勉强才握紧将裤子提到腰上,扣皮带时基本都是正常的右手在干活,为了克服不便,反转僵直的左手利用腕部顶在胯上借力。Dean回忆起便利店里结账时,男人总是将物品的条形码翻到正面依次摆放,然后用扫码机对准进行计价,他本应该注意到左手的异常,但是每每都把精力花在色眯眯地瞟对方的嘴唇上。没一会儿,男人已经套好上衣,单手扣上领口的纽扣,过程中时不时用警觉的目光看向Dean。

嘿!我才是这儿的主人(一部分是)!

“我应该走了。”男人垂下双臂,转头看向窗外,意识到时间不早了。门口在房间的另一侧,他的手掌微微握成拳头,走到了Dean身边,“我想起了昨晚的一些事,你打了我,再这么做,我就拗断你的脖子。”男人的口吻异常冷酷,与其说是威胁不如称之为誓言更为贴切,说罢就从Dean的身上穿过。跨出房间前的一刻,他停下来,最后补充了一句,“别再来找我。”

Dean将脑袋靠在又硬又冷的墙壁上,叹了一口很长很长的气,直到抽空了整个肺,他的生活都成什么样子了。

 

Sam的电话依旧是语音信箱,这让Dean不由担心起来,于是找了个律师行的号码打过去,一个助理为他翻找Sam的行程表,显示人还在华盛顿出差,没有进一步更新。助理给了Sam受理的客户公司名和联系方式,让他去另一头碰碰运气,按照号码,Dean尝试拨打,对方的座机一直处于占线忙音,连语音提示都没有。出于不详的预感,Dean拿上了外套,急忙下楼。

Gordon?又一次?这家伙成天没事干就在公寓楼下蹲点不成?今天掘金者只穿了普通款式的西装,外头披着烟灰色的大衣挡风,却依旧能感到这一身价值不菲。Dean阴着脸走向劳斯莱斯的主人,握了握对方伸来的爪子。

“刚才离开的是你的小男朋友吗?”Gordon调侃道,“行程够满的。”

看来这家伙真的有偷窥的癖好!Dean皱褶眉头很不耐烦,“少说废话,又什么事?”

“Bobby那老家伙已经给我开了方便之门,今天我就要离开堪萨斯,走之前专程来谢谢你,Winchester。”Gordon说明了来意。

“我只是打了电话,好让你别来骚扰我,如果你真的要表示感谢,就拿开你的杂碎脸从我面前消失。”Dean没有任何好脾气。

“好吧,”Gordon耸耸肩,不太在意伙伴的恶语相向,手探进大衣拿出一张绒面质感的深蓝色卡片,表面印了一行烫金的手写体小字,他用两根指头夹着卡片递到Dean的鼻子底下,“VIP,随你要什么服务。”

Dean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抽走了卡片。这会儿再假扮道貌岸然就太虚伪了,答应和Gordon重新合作之际,他的忏悔自赎之旅就结束了,去他妈的,Dean Winchester无药可救,假装什么圣人。

 

***

 

根据现有的信息,Sam接触的客户拥有一家叫A.N.G.L的地产代理公司,地址所在位于城中一座办公楼,Dean将车停在楼前,经过大厅形同虚设的保安,直接来到公司所在的楼层。令人吃惊的是,尽管前台的装修还很新,此刻很多纸箱堆在门口,陈设布局非常乱。没有前台接待,Dean直接朝办公室内部走去,一百多平米的工位几乎都是空的,几个脑袋从隔板间露出来,正专心于自己手里的工作,没人注意到外来人。Dean走向离自己最近的员工,桌上的电脑正打开一部Discovery的纪律片,讲述如何训练宠物狗,员工带着大号耳机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Dean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那人一副被打扰的样子转过头,掀起耳机的一边询问来意。

“请问你知不知道一位叫Sam Winchester的律师,他受理了你们公司的案件。”Dean阐述道。员工想了想,做出个不知情的表情,然后指了指办公区的一角,就戴回了耳机继续认真学习如何训练宠物。

顺着所指的房间,角落里是几个装潢还不错的独立办公室,应该属于管理人员,门板上有名牌,有些已经被抽掉只剩下卡遭,他的目光最终落在走道尽头的双开门上,应该就是公司老总的房间了。Dean推了推厚实的门板,房间上了锁,于是他试着呼唤两声,这种感觉有点蠢,因为这里的其他员工都对这个外人熟若无睹。

“能帮忙吗?先生。”这时从旁边一个办公室钻出的女人脑袋,嗓音颇为甜美。

“啊,是的。请问你是……”Dean打量着女人一身桃红色的紧身套装,一对肉感的酥胸从衬衣间呼之欲出,脸上抹着同色系的口红,耀眼的金发经过了精心卷烫。

“叫我Carmelita,总裁秘书。”

哦,这是闻名不如见面,Dean想起了Sam说过的办公室逸闻,看来这便是女主角了。他努力控制住表情,上前一步,“我是来问问有没有见过一位叫Sam Winchester的先生,他受理了你们公司的案子……”

“那个特别高大,笑起来很可爱的?” Carmelita如此形容。

“就是他,你有见过吗?”

“没有。”Carmelita摇摇头,随即甩着秀发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她的鞋跟很高,导致走姿比正常步态夸张不少,圆润的臀部摇曳生姿,Dean揣摩着公司总裁的癖好。

“嘿,女士。”Dean抢一步跟进房间,“我知道我没有预约,事情很唐突,而你们这里电话死活打不通。”

“哦,对啊,电话公司已经注销了线路,当然打不通。” 女秘书已经坐在了皮质的办公椅上,摆弄起桌上的化妆盒。是的,美人和外头的员工一样无所事事。

“我非常需要知道在哪儿能找到他,求你了,Carmmy?”Dean倚在助理的办公桌边,挂着温柔的微笑把脸凑向对方。长着张俊脸的好处就是,生活里到处为你行方便之门。

“好吧,嗯……” Carmelita的蓝眼睛在卷翘的睫毛下闪闪发光,用猩红的长指甲敲击起键盘,“前两天你的律师朋友火急火燎地打电话问Gabe的下落,当天晚上我收到邮件,抄送栏里有这位Winchester先生。”

“Gabe?”

“Gabriel,这儿老总,我的上司。”

“当然。”Dean点点头,看着秘书打开的公司邮箱页面,调出的邮件时间戳也符合叙述。结果对他还不够,这是两天前的事情了,Sam现在在哪里,依旧是个谜。“你能用手机打个电话给你的上司吗?我联系不到Sam,你看……”Dean尽可能地调用美男计,希望能对美女起作用。

“呃……”Carmelita面露难色,她摸到自己套着水晶装饰外壳的手机,却迟迟没有动作,“事情是这样的,先生,你也看到公司正在清算盘点,再过两天这里就彻底拆了,我不认为Gabe会接……”

“就试试吧。”

“没有什么必要,过两天我就失业了……”

“听着女士!”Dean的口气严肃起来,“你还没失业,还是这里的员工,那就好好工作。”

“你不明白,他根本接不到……”秘书咬了下舌头,打住了自己,用长指甲抠着手机壳的水晶目光躲闪。

Dean觉得其中猫腻,从之前舒服的姿势变成站立状,两手向桌子上一撑,震得手边的回形针盒子跳了起来,这个举动让Carmelita大吃一惊,立马花容失色,美女助理像小老鼠般耸着肩缩在椅子上,感觉随时会被面前的大猫吃掉。“我…我只是按吩咐办事,Gabe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行踪。”

“做个好姑娘,乖乖坦白你的混账老板在哪里?他把Sam带哪里去了?”Dean拿出了最擅长的恐吓脸,对付这种情况最管用了。

“开罗,他们去开罗了。那天Gabe突然让我定两张机票,另一张的身份登记是你朋友,我记得很清楚。”Carmelita带着哭腔飞快的作答,她哆哆嗦嗦地把抓起鼠标,打开了一份新的邮件,是航空公司的机票预订确认函。

“他们在他妈的埃及?你在耍我么?”Dean试图理出头绪。

“都在这里了,我骗你做什么?” Carmelita很无辜地指着屏幕,“过两天我就和朋友去迈阿密散心了,这个烂摊子我可管不了,这是Gabe的电话,都是你的了。”说着,秘书突然站了起来,既害怕又生气的模样有些好笑,她抓起手机还有桌上的私人物品一股脑丢进她的名牌皮包里,抚弄了发丝做出最后声明,“我不管了,反正没人在乎这破地方,都见鬼去吧。”说着,将皮包甩过肩头,踩着细高跟冲了出去。

这可新鲜了,现在办公室就剩下Dean一个人了。他凑到电脑屏幕前,点击秘书临走前没有关闭的邮箱界面,试图搜集有用的信息。这家快要倒闭的公司经营的是房地产代理,主要是当地的项目,还有海外投资。他用关键词搜索Sam的邮件,基本都是弟弟发给Gabriel关于公司案情的说明,哈,一个骗子公司!显然A.N.G.L卷入了税务欺诈,案件已经进入审理阶段,看Sam打邮件的口气,公司方面特别消极,好像是要故意输掉一样,这和Sam之前顺口提到的情况相符。Carmelita收到的最后一封邮件发于凌晨,Gabriel让她从华盛顿一家高级花店预定玫瑰送到叫Baldur’s Haven的地方,也已经是一天多前。

难道那小子真的去开罗了?那鬼地方有什么?至少应该有个电话什么的?寻找Sam的工作毫无进展,Dean抱着脑袋没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