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清除名单

Chapter Text

 

(六个月前)

 

 

“Novak中尉?”

“Castiel,Castiel Novak,长官。”

“我不是长官,只是被上级踢下来的公务员。”

“你是行动小组的特派专员,这次任务将受到我们的全权保护。”

Castiel站得笔挺地向面前的专员陈述着,这是他第一次见到Uriel,一位年长、谈吐温和、举手投足间十足政客做派的家伙。去国土以外区域执行任务对Castiel来说并不多见,他和他的Garrison小队主要针对国内的恐怖犯罪进行突袭。Castiel对这次的行动有不详的预感,先是在紧急召集,临时通知境外执行,分享信息里只有一个坐标,再者是这个从天而降的专员。Naomi下派任务时并没有说明Uriel加入特遣小组的作用,甚至闪烁其词,然而Castiel的职责不包括质疑上级的安排,他接受了命令,如此而已。

“我认为你应该穿上防弹衣,这能保护你。”Castiel看着专员挺括的西装。

“我得做个体面人。”Uriel掀开西装一角,露出薄薄一层防弹纤维。

“你最好换上我们这种,我们无法……”Castiel穿着他的重型防弹装备,胸前押着沉重的铅板,经年累月的训练早就习惯了负重,有时换回便服反而不自在。

“如果被流弹打死,那是命数,Naomi应该明确告知要全全配合我的要求,所以希望你牢记自己的职责。”Uriel挥挥手打发了这个吹毛求疵的小中尉,真正的威胁远不是肉眼可视的。

他们的SUV穿过边境行驶着,领头是墨西哥方面的接应,一路没有任何状况。停车的地点和坐标并不符合,Castiel可以从仪器上读到,他猜想这是中转点。打开车门时,他们已经在停车场里,空旷的场地只有地接和Garrison的人,对方的领头用着半英语半西语表示他的任务已经结束,Uriel微微点头,然后拿起手机到远处轻声交谈。

“好的先生们、女士们。”Uriel结束了通话重新回到队员中间,“我已经被全权授权为这次行动的指挥,和你们的长官Novak中尉一起领导这次行动,因为任务的特殊性,其中的流程和以往有些不同,我将和Novak中尉商讨夜间的突袭行动,然后进行全员部署。”Uriel打着官腔向Garrison的成员发号施令,大家只是默默听着,多年的训练和经验让这些久经历练的士兵明白自己的职责。Castiel跟着Uriel重新钻进SUV,“这,就是我们的目标,”Uriel把手机递过来,卫星图显示了一座不起眼的加油站,“十几个人,有重型武器,凌晨四点进行突袭。”

“一共多少人?”

“情报说,地面上大概十多个。”

“什么意思?”Castiel皱起眉头。

“我们有个人质要解救,内应会解决掉地下的。”

“地下?”

“你不会觉得这就是个加油站吧?”Uriel似笑非笑地继续,“听着,你们的任务就是冲进去,火力全开清扫地面上所有的目标,很简单。”

“好的,长官。”

Castiel语气平缓而坚定,没有废话。这让Uriel略感意外,因为他已经编好了一整套的说辞,不吐出来有些失望,于是微微展露笑意看着上头千挑细选给他的得力干将,“我喜欢你,Castiel。”

Castiel对突如其来的赞赏有些不适应,他斜下目光继续观察对方手机上加油站的影像,意识到Uriel依旧盯着,不得不面前把视线再拉回同一水平。

“果断、服从,我很欣赏你。”

“谢谢,长官。”

“我希望你能保持这种特质,并让你的队员也有同样的意识。”Uriel 宽厚的手掌搭在Castiel的肩头,“我可以信任你对吗?”

 

***

 

正如Uriel的情报一样,对方的火力很猛,甚至豪不顾虑到加油站使用重型武器的危险性,真是群亡命徒。三辆SUV从正面和左侧包围目标进行夹击,对方也用同样火力的机枪进行抵抗,时不时夹杂着手枪零星的声响,子弹如雨点般飞向Garrison作为壁垒的车辆钢板,尽管SUV都特制加固,射穿只是时间问题。这是场消耗战,加油站的混凝土墙此时已经千疮百孔,再稍有片刻就会像被白蚁啃食过的朽木一样土崩瓦解。

十分钟后震耳欲聋的枪战突然停了下来,Garrison每个队员都屏息凝视,Castiel用热感检测仪观察,漆黑一片的建筑内部还有三个热源躲在掩体后头。交战中,加油站从外面看几乎被打成了马蜂窝,如果内部没有钢板之类的抵挡,根本不可能有人活下来。Castiel举手示意,位于正面攻击的第一分组离开SUV慢慢靠近加油站……

“小心!”Castiel的瞳孔极度紧缩,一枚土炸弹在队员靠近时被触发了。

“有人受伤!有人受伤!”前方用传呼机反馈现状。

“撤离!”

Castiel通过头盔冷静的指挥着,我方狙击手的子弹如流星般向建筑飞去作撤离掩护,火力压制下另两位组员拖着伤者退回了安全地带。几分钟后,一切又归于平静。Castiel派出了第二组突击队员,这一次靠近目标时没有太多抵抗,朝屋内丢了两枚眩晕弹后,队员将屋内目标成功扫清。

这时一只手掌拍在了Castiel紧绷的肩膀上,“抓紧时间。”

队员的受伤让Castiel对于下令更加谨慎,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流失,“热源显示敌人都躲在后方的掩体,我需要重新部署战术。”

“地下已经控制住了,你们要抓紧把地上的解决。”

Castiel回头看了眼Uriel,后者显然得到了内应的情报。除去保护Uriel以及受伤的队员,Garrison小队的十名成员贴着加油站的外墙向后方试探,距离加油站主体约莫500米的开阔地上,是由废旧车辆组成了小山包,对方躲进了更大的堡垒。Castiel观察了地形,冒然突进只会变成对方练手的射靶目标,他打了个手势,“把‘坏小子’叫出来。”

队员们眼睛里燃起了亮光,“坏小子”是Garrison给M系轻型火箭炮的昵称,小队至今执行过的任务里还没有严重到需要动用“坏小子”的地步,虽然队员都对小钢炮的威力心驰神往,谁也没有认真想过怎样的情形下会用到这玩意。搬运和搭建发射支架时,Uriel不顾阻拦来带了前线,

“没关系,Hester,你做的很好。”Castiel安抚着队员,示意她回去继续照看受伤的Inias。

“情况如何?”Uriel瞥眼看着屋内调试火箭炮的部署。

“如你的期望,我们将摧毁目标。”Castiel回答道。

“很好。”

Uriel双手插在着西裤的口袋,站在Castiel的身边望向远方,淡定地等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Castiel不知道一位“专员”是如何做到在血肉横飞间泰然自若的,还有他的神秘背景,但这些不是中尉要考虑的,他下达了发射的指令。

事情发生地很快,眨眼间废车垒成的山丘以及混凝土掩体就夷为平地,熊熊的火光不时从碎片之间窜起,在微微亮起的天空中形成团团浓烟。待烟雾散去后,Garrison小队又分成三组前去清扫。火箭炮的威力比想象中更猛烈,最后他们只勉强找到两具还算完整的尸体,排查了三遍之后,Castiel收拢的队伍。

“就这样了?”排查工作进行了快半个小时,Uriel对于任务的进展速度不太满意,他百无聊赖地站在一边翻看手机。

“是的,”Castiel不愿多理会对方的嘴脸,他寡淡地作陈述,“我还不确定歼灭的人数。”

“没有这个必要。”Uriel摆摆手,反正回去写报告的也不是他,翻转着手机对着全体队员交代,“目标是极为重要的人物,上级已经下发新的指示,我会在必要的时候告知你们。”然后他转头看着Castiel,“你和我一起下去。”

 

***

 

“为什么这么久?”

一个黑发的女人费力地顶开厚重的翻盖,从黄土中探出头。地下堡垒的入口很隐蔽,躲在两颗仙人掌和简易洗车装置的后面,即便往常日子车来车往也很难注意到地下有什么古怪。Castiel顺着梯子爬下去,地下室不过羽毛球场的大小。地上躺着一具尸体,橡木酒桶般的肚子挺着,脖子上一道很深的勒痕,切断的组织和肌肉外翻出来,血水在脑袋附近凝结成巨大不规则的湖泊,Uriel看都没看横跨过尸体朝里头走去。地下一半的空间都用于堆放军火和物资,显然是敌人的据点,Castiel仔细观察地形,除了门口和墙上一整排的通风装置,内部如同扎紧的口袋一样,如果没有内应强突会很困难。

“我被拯救了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屋子深处传来一个女人放肆的笑声。她安然地坐在打满补丁的双人沙发上,双臂展开搭在靠背上,将绑着石膏固定的右腿搁在茶几上,脸上挂着淫荡又纯粹的笑容。除了从头发漫延到胸前大片干透的血迹,Castiel无法将视线从她的右眼框移开,因为里头什么都没有,一个巨大的窟窿!她的整个眼球已经被挖走,留下骇人的黑洞透露着骇人的经历,而姣好的面容又昭示着她昔日的美貌……

Lilith!

Castiel的内心停顿了一秒。他认识这张脸,她的照片曾经在Garrison的任务墙上挂了整整两个月,队员间曾经拿这个开玩笑,谁能抓住Apocalypse组织的二号人物就给他定一个小时的“顶级服务”。上一次得到情报Lilith在弗吉尼亚州活动,之后就再无音讯,最后Naomi撤销任务的指示,危险美人的档案被封进了档案里,这种事挺常见的。Castiel舔舔干涩的唇缘,调整了一下施加在卡宾枪托上的握力。围绕Lilith有着很多神秘而恐怖的光环,有资料说她只身一人走进警察局杀掉里头所有人来毁灭犯罪证据,随后旁若无事地打着计程车消失,还有几起处女谋杀事件和她有关,有专员猜测是邪教崇拜,包括她为自己选择的代号也印证了这点。由于Apocalypse组织未针对宗教团体进行报复打击,也有理论推测其中成员间骇人的代号多半只是为了增添恐怖感。现在Lilith本尊就在Castiel面前,这比上映的007大片还要不真实,略过眼眶里的黑窟窿,Lilith一副放松自在的样子。

“早上好,女士。”Uriel带着他固有的外交笑容伸出手表示友好。

Lilith撇撇头,用她仅剩的眼睛斜视略过,最终目光停留在黑人长官身边的白种男人身上,更准确的说,是Castiel身前那挺装满弹药的机枪。

“他是我的人,没有问题。”Uriel挡在Castiel之前,以免Lilith分散注意力到无关事情上。

“我们能走了么?”

“越快越好,相信Crowley已经知道这里的情况了。”

“这只恶心的老狗。”Lilith露出嫌恶的表情,残破的脸在肌肉的扭曲下变得极为狰狞。

“你尽可放心,在Crowley赶到之前,我们已经越过边境了。”

“对不起,你说什么?”Lilith愠怒地提高音量,“你是蠢么?”她将手重重地撑在沙发垫上,若不是脚上的石膏,可能会像发怒的猫一般弹跳起来,“我们要往里走,远离边境!老狗下一步是什么我一清二楚,还没摸到美利坚的黄土,老娘另一条腿也会被卸下来!”

Uriel对于Lilith的发作倒处事不惊,解开一颗西装扣子,“你不会期冀我们把你双手送还给Lucifer吧,甜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Lilith又大笑起来,肩膀颤动个不停,面目狰狞地用她的完好的眼珠瞪着对方,“我把两个‘地宫’的坐标供给了Crowley,老板肯定很不高兴,你觉得呢?”

“地宫”是这些恐怖分子对于他们据点的称呼,有消息说墨西哥地盘争夺异常激烈,甚至政府已经被挟持来对付另一方,几天前发生的火拼或许与此有关,Castiel如是想。

“你们过不了边境,至少不可能带着她,这可人儿是烫手山芋。”小个的黑发女人突然开腔,此前她一直站在旁边,和争论的双方都保持着距离,“我有个建议。”

“Ruby,我的好姑娘。”Lilith转向女伴,“告诉这些蠢货该怎么办。”

“边境应该已经进入严密监控,我们得往内陆走,有几个受信的据点可以藏一阵。你们带了多少人?”Ruby飞快地计划着,根本不理会Castiel的回应,“我们不能带着太多人,目标太大。我想你们一定是装甲车之类的过来的,同样不行,我们可以乔装成平民混进城里。另外亲爱的,”她看着Lilith残破的脸,“你需要医生。”

“我都等不及重新变美了。”Lilith咧着嘴保持笑容,用手抚弄着脏乱打结的头发。

Uriel吩咐Castiel去指导Garrison的撤离,中尉不同意这个安排,坚持需要一个编队才能保证屋子里这群人的安全,更别说不能带重型武器。

“听着,士兵,”Uriel非常不耐烦,“你的任务就是服从命令,现在我命令你把小队统统踢走。”

“别这么严苛,”Lilith示意Ruby把她扶起来,她一瘸一拐地走向Castiel,疼痛不断撕裂她夸张的笑容,“我勇敢的士兵,不必担心我的死活,相信必要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命令你干掉我,他需要一条攻击犬。”

“我看穿了我。”Uriel微笑着。

Lilith和Uriel相视而笑,两人转头同时看向Castiel,压迫感让中尉的头皮一阵发麻。这时Lilith的手摸到Ruby身后的衣料之间,缓缓掏出插在后腰上的手枪,然后慢慢举起对准Castiel,“告诉我,你会是杀掉我的人么?”

Castiel呈防御站姿微微抬了抬枪口,盯着已经丧心病狂的女人,紧绷着嘴唇一言不发。

“嘭!”Lilith的双唇碰击中模拟开枪的声效,然后把枪调转过来顶着自己的脑袋,“嘭!”

Castiel知道今天不会杀掉Lilith,又预感这一天不会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