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翻译】Love The One You're With|与爱同行

Chapter Text

“这是胡扯,舰——舰——舰长。”


Jim哼了一声,试着别有太大的动作,每一次他这么做之后,一大波冰冷的空气便会趁机钻进薄饼似的毯子下,令他俩都打起哆嗦。即使只是哼哼唧唧,也能带来显著的效果:“他们会找到我们的,中校。” 他的舌头看样子有些运转失灵。

有一瞬Uhura很安静,当她开口,从嘴唇到脖子仿佛都脆化了一般,连呼出的空气也被冻住似的,Uhura的嘴唇简直就像冰块,可那却无法使他惊恐,他知道他应该如此。Jim了解低温症,了解所有的症状,昏昏欲睡是个坏征兆,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正在罢工,早在他无法意识自己有多么冷的时候他就一清二楚了。他仍会轻颤片刻,但与之前的震颤的相比,它已然没那么激烈。

“我认——认为,你不相信没有——赢面的境况,舰——舰长?你敢在我面前放弃,该死的!”

“我没、放弃。”他才不会,他知道他的船员在寻找他们,当然,他们很有可能在过去的六个多月里都是两眼一抹黑的摸爬滚打,不过他依旧信任他们。他们很厉害,而且比Jim印象中的任何事物都要忠诚。他们将找到他们,至少找到Uhura,她会很安全。思想渐渐远离了Jim,Jim却并不在意。

Jim又一次眨眼,移动,他咬紧牙齿,对抗着寒冷的气流,将大半个身子压在Uhura的上方,她的胳膊交缠在胸前,挪动着身体并顺着他推动双臂,好让他们俩的身体能贴得更齐一些。Jim将自己的腿压向她的,希望能更多的罩着她些。他们都避免看向对方,有关眼下状态的尴尬早在几个小时前就散去了,Jim甚至什么也没说,当Uhura把臂膀蹭进他的制服里,和他分享她的体温。

“你该——该多盖点这——这些毯子,你太冷了。”

“不,那是、个命令。”操,他的嘴也不对劲了。这算不上惯例,不过Jim让她用了他们仅有的四条毯子中的三条,铺在冰冻的石头上,再加上有他在上面,她会更暖和些。他甚至开了个玩笑,表示终于“上了”她,得到的所有回报就是额头上的一耳光以及一点也没有被取悦到的眼神。

Uhura静了一小会儿,也有可能是一大会儿,Jim的时间概念真的、真的很差:“以这种方式强行贯彻你的命令真是滑稽,舰长。压扁下属一定又是一项新的发明,舰长?”

Jim满含困倦的微笑,他不懂自己之前为什么一直抱怨,这委实好了太多太多,他放纵他的思绪下沉,缓缓的陷入沉睡。过去的数天实在太糟糕了,和统领的外交就是狗屎,从他们降临到这个星球的那一刻开始。他和Uhura同其他人分散了,还得被迫目睹克林贡人有组织的残杀了与他们一起传送下来的、安全小组的三名成员。星舰怎么能他妈一点没发现克林贡人是怎么捷足先登的,因为对方操他妈的足够神秘?Jim计划一定要让Chris知道他到底对这个冠冕堂皇的‘联盟式胡说八道’作何感想,可那又怎样?他已然不那么在意了。


他和Uhura被带进了单人牢房,克林贡人叫嚣着俘虏了他们可以获得多少赎金。牢房建在底下数英尺的地方,他们的通讯器无法工作。太讽刺了,真的,星舰坚持让他们公开谈判的部分原因是,这个星球上有丰富的矿物质,那正好是改进通讯设备所需的,结果现在这些矿藏令他们和企业号失去联系。

他们坐在牢房里,当传送开始时已经足够冷静,Uhura和他都凭着盲目的本能行事,他们攥着对方的手,因而无论目的地是什么,他们会一起到达。Jim有一刹那要为凯旋欢呼——他的确拥有前所未有的太他妈棒的船员——在他们的分子重新聚集在某个冰河时代的大陆中央之前。事实无情的击中了他们,他们并非是被自己的船员救走,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的毯子和他们一起被传送过来,否则他们如今已经死了。

感觉像是过去了几天,任何私人边界都消失殆尽,这实在是太冷了,他们无力说话,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毫无疑问,Jim尽他所能给了个半真半假的媚眼,当Uhura的手滑进他的裤子按在他的屁股上,可惜Uhura只是翻了个白眼。

“舰长?”

老天,Uhura的声音真是轻柔,他之前都没能为此感激。

“Jim?”

“嗯?”

她的手弄疼了他,一个巴掌,她的胳膊在他的皮肤上尖刻的滑过,如被灼烧一般,他扭动,发出咕噜声。

“Jim,我向上帝发誓,要是你不保持清醒,我就把你掀下去,让你的老二被冻掉!”

好吧,那就不必了,他抽搐了一下,找到足够的力气唤醒自己,Uhura刚刚也已展现了充分的理由。Jim和他精彩绝伦的通讯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朋友,不过她原谅了很多他之前的荒唐事,在他救了Spock好几次之后。职责之外,他们俩发展了一段还算舒服的互损关系,像是口头上的掐架还有嘲讽。

“所以,等我们离开这里,你会让我叫你Ny'ta么?”

Jim很惊讶在她的眼中看见泪光,他的脑袋里拉起警报,轻微的驱退了他的莫然,羞愧,连着挫败感涌了上来,令他窒息,要是她哭了,她会被冻住,Jim发出嘘声,他感到她的眼泪沾到他的面庞,当他察觉一只手轻柔的灼热的贴上他的脸颊,拉低他好让一个纯洁的吻落在他的前额时,他完全呆住了:“当然,Jim,你保持清醒,然后你可以随便怎么叫我。”她的嘴唇触上他的,很浅。

Jim被他眼前迸出的星光弄糊涂了,直至他云里雾里、混乱不堪的大脑意识到它是传送光线。

房间的热度使他爆出痛苦的叫喊,这就好似他被沉浸了熔岩,它正沸溢过他整个身体,灼烫他每一根末梢神经。

谈话声太吵了,Jim觉得每一件事物都包围着他,太多声音,太多疼痛,他做到了,他们安全了。

Jim终于允许自己晕了过去。

 



Jim听见Bones悄声细语的牢骚,有那么一会儿,这声音熟悉得将他们带来的常态全部压倒。见鬼,要是Bones不再对他念念叨叨,那情况就一定是非常不乐观了。

“Bones.”呕!开口说话可能有些过于猴急了,他的喉咙就像被人用相位枪融了之后又用砂纸粗加工一遍。

“该死的,Jim,这堆烂摊子让我老了几倍。”Bones用什么讨厌的东西照着他的眼睛,那令Jim畏缩。他整个身体都像被剥了一层似的,皮全都倒逆着。

“该死,你的皮肤几乎全都得再生一次,kid,所以你现在才这么疼,你实际上等于是和Uhura冻在一起。好吧,准确的说不是和她,是和她肌肤上的水渍……”

Jim被他声音中粗哑的情感哄得昏昏欲睡,在Bones讲到重点之前,他睡着了。



下一次醒来,他正对着Chapel护士完美的爱心型靚臀。

他体内“永远十二岁”的情怀克制不住发出傻笑,尽管它很快就被负罪感给拍死了,他几经艰难才一直树立着胜任的形象,自他不幸的成为企业号舰长开始。而今,他仍未死去,侧身躺在这里,在她检查仪器弄醒他后看着她,Jim知道他的脸上一定难以自抑的染上了浅薄的欢愉。

“Kirk舰长,”Spock的声音异常冰冷,Jim震惊的收回眼神。Spock站在那里,一如以往Jim被送进医疗舱后的那般——力图掩饰他所有的不赞同,以及别表露出任何藏在他刻板的身体里的情绪。

Jim的背触上悬浮床,他弹起,继而畏缩,这该死的东西探测到Jim的疼痛,它开始尖叫。他无法制止自己发出小而尖锐的声响,眼睛被眼泪弄得刺痛,他的后背十分明确地表示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他能窥见Spock那一瞬的僵硬,当Bones急急忙忙冲向Jim而将他推开时,比起切实的眼见,Jim只能依稀感觉到Chapel在他的左边,关闭了刺耳的机鸣。他的背痛苦极了,皮肤下有火在燃烧,仿佛要从内向外爆开一般。

“护士!中校!按住他,在他——该死的!”

Jim感到他所有的神经都在跳个不停,他的身体看样子没法镇静,他开始扭动,在床上抽搐。他意识到Spock干燥温和的灼在他的肩上,Chapel护士试着控制他的双腿。Jim几乎能想象当他盛满痛楚的视线和Spock的相遇时,后者眼睛轻微睁大的样子,但Bones终于找到什么贴上他的脖子上,有一瞬,Jim无比欢迎无痛注射器发出的“嘘嘘”声,他在意识的边缘徘徊,而后跌入了黑暗。





“我还以为你永远也醒不过来了,我想Chekov至少来了三次,他看上去就好像你把他最喜欢的小狗踢下了飞船。”Uhura看样子很是安逸,她坐在一旁,用PADD处理事务,向前倾身并望向Jim,他也正懵懵懂懂的回望她,“欢迎回来。”

Jim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试着给出一个微笑,他觉出有东西绑在他的胸前,就在左边的胸骨上,不过他更清楚自己最好别把它移开。他对Uhura快速的眨动眼皮感到有些不自在,还有就是她面部表情的转变。他恨这一部分,Jim很高兴他们都活了下来,可她脸上赤裸的情感令他的肠子搅动,好一会儿,Jim只能看向别处,他难堪极了。

"Ya ujasiri wa simba haina kulinda ni kutoka kwa mkuki ya wawindaji wa. Asante1, Jim"
(雄狮之勇,不足以护,【注一】谢谢你,Jim。)

她递给他一杯水,帮他稳住他的手好喝下它:“我知道你不爱听,不过在那玩意儿完成序列前你都不能动,所以你被固定住了。感谢你救了我的命,舰长。”Uhura捏捏他的手,咳了一声,继而回到她的工作上,真是专业,“你吓到我们了,到底是什么让你老想成为被关注的中心呢?”

Jim又喝下一杯水,慢慢的:“你说过我可以叫你‘Nyota’。”

“是的,我说过。”Jim瞧见她唇角微小的半笑不笑,他的心脏好笑的砰砰直跳,她令他想起他的母亲——那个笑容俨然是她很清楚他又干了坏事。

“好极了,Nyota。你知道Bones在哪儿么,Nyota?我有点想念我的星舰了,Nyota,你觉得他会不会解除了我的职务?”Jim总能找到乐子,看她本能的翻白眼,知道她意识到他笨拙的尝试用幽默驱散尴尬。他太专注于孜孜不倦的戏弄,没能听到Bones,直至对方站在他面前。

“没门,Kid,你还得再请一天——两天假,至少。”

“Bo——Bones!”现在他可顾不上面子不面子了,Jim发现朝他的好朋友夸张撅嘴的感觉太棒了,Nyota拿走了Jim手中的水杯,坐回原处,饶有兴趣的旁观Bones挥动手里的三录仪。

“我发誓,要是你死蠢的行动没能杀了你,你该死的脆弱的免疫系统也会热切的踢你瘦骨如柴的屁股。”

“我的屁股才不瘦骨如柴。”Nyota和Bones都听到了他的嘀咕,并一直投来讽刺的目光,Jim有些脸红,继而露齿直笑,他们俩翻眼皮的动作简直如出一辙,“哇哦,你们俩看上去就像事先排练好的。”

“我不是在开玩笑,你对神经再生器有过敏反应,我甚至都不知道还有这种医学可能,Jim,你发作过一次,在我们让你镇静下来之前还有些小的反应,然后Spock——”

Spock?

“等等,什么?Spock怎么了,Bones?”Jim看着他们中的两位快速的交换了个眼神,还有皱眉。

“啊——没啥太坏的,Jim,你该理解瓦肯是接触感应者,对吧?我想,Spock接收的比他预期的要多了那么一点点,通过触碰你裸露的肩膀。这令他有些超负荷,真没想到瓦肯人也会崩溃,绝对我见过的最令人惊叹的事,仅次于它的应该是卡达西人(Cardiassian)跳两步舞。”

Jim对着天花板蹙起眉。他不记得任何事,唯有Spock在他上方的双目,他们皮肤相抵的触感,轻微的一如既往。Jim瞧向Nyota:“可他没事,对么?我没让他太过崩溃或怎么样,是么?”

“是的,Jim,Spock很好。”她给了Bones一个眼神,而后Jim愉快的发觉Bones抽了一下嘴唇作为回应。嗯唔——他之前可从没见过Bones能如此忍气吞声,有趣,也许他们真的一起练习翻白眼,好吧,还有别的什么。

“很好,那么……有任何关于为什么我们会被传送到那个星球的解释么?克林贡人怎么样了?还有……”

“Jim,你又不当班,就表现得像不当班的样子,在我踹你的屁股之前。”

Jim皱起眉毛:“你看,Bones,这可不是什么随意的事,我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我需要马上就知道。如果你放我长假,可以,随便。但你可别想把我留在这个我无法得知发生了什么的地方。”Jim的声音变得生硬,且他注意到Nyota和Bones因他语气里隐隐的威严而都换了站姿。

Bones的眉毛挑进他的刘海:“行了,Jim,眼下只管冷静下来。你不能太过劳累。这还挺可爱的,你觉得你在这里还有任何权利,要是你固执的想要挪动屁股导致不能获得足够的剂量,你会伤到自己,并将再被送进医务舱。现在你就好好休息,等我准备好把你放出来,首席医官在医疗专题上的权威可高过舰长,Jimmy。”Bones得意的直笑,“不过我很确定你都一清二楚。”

“好啦,先生们,我想这是暗示我该离开了。”

“叛徒。”Jim咕噜了一声,睫毛下是两道射向她的忧郁的眼神。他倒是对她出去时蹭过Bones的样子很感兴趣,那把Bones闹了个大红脸。

“孩子气。”Nyota唱着转身,离开他的病房时稍稍摆了摆她的手指。




Bones很让人钦佩的在之后四分钟里完全避开Jim的凝视,他检查完Jim,解开他胸前的小再生器,用三录仪扫描他。

“你该明白,我会为此跟你捣蛋到底,对吧,Bones。”

“我希望你别那样。”Nyota离开后Bones首次接过他的目光,他的脸仍因尴尬而通红。

“是嘛?你到底了不了解我?”

Bones叹了口气,一口长长的气,这对Jim而言是个征兆,每每他要开始临床诊断、专注工作、还有处理烂摊子时。他张开嘴,Jim率先举起手,打断了他。

“我不会利用保持安静作为早点离开的筹码的。”

Bones眨了好一会儿眼睛,之后他缓缓的堆起一个微笑,好似他的嘴唇终于记起要怎么弯曲了:“就冲这点,你必须戴着这些小陀螺中的一个,一旦你心率加快,它会通知我,你可以在星舰里转悠,但是如果你胆敢踏上舰桥,你还没眨巴两眼你的屁股就会回到这里,我说清楚了么?”

“非常清楚。”Jim没法将笑容从他脸上抹去,他也不打算去做那无聊的尝试,他查了时间表,Alpha组刚轮班结束,他需要洗个澡,几件新衣服,Bones给他弄的消毒剂散着一股刺鼻的味道。Jim伸出胳膊,贴上小小的心跳检测器,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讨巧,什么时候该卖乖。它很好的粘合在他的手臂上,就像是个另类的宇宙翻译器。

“所以,都行了?”

“是的,小心些,别推动它,kid。”

Jim滑下床,冰冷的地面触上脚趾,他打了个寒颤。Bones把他引向叠放着制服的柜子,他很清楚Jim讨厌看到其他东西,除却那些具备专业性的。该死,至少这不是那种会让他的屁股光溜溜露在后面的医疗长袍,有一次他穿着那个回到他的舱房,差点引起一场骚乱。

好吧,他的屁股绝对值得一个或两个凝视,Bones只是没料到Scotty会被他自己的脚给绊一跤,Jim步履蹒跚的走向那套衣服,并试着在脱下里衣时不要畏缩。

Bones可不是傻瓜,他喷着鼻息收起器材:“Jim?”

Jim停止同黑色的内衫做斗争,他正挣扎着要把它往下拉,他看向Bones,抬起他的眉毛。

“谢谢你救了她。”Bones离开了,门在他身后轻声的掩上。

Jim叹气,他得去找Spock,并搞清楚到底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Part 1 Fin)

全文TBC

 

注一: 英文是:The bravery of a lion doesn't protect it from the spear of a hunter.这是一个非洲的谚语,我不知道要怎么和中文对应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