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七十年后

Chapter Text

这一刻前,史蒂夫从没有意识到,一直以来咆哮突击队是何等地幸运,竟从未有过伤亡。直到在佐拉的火车上,他眼睁睁地看着巴基被九头蛇的火力挡在那里动弹不得。这几年中,他们一直在突袭扫荡九头蛇的基地,而史蒂夫无可否认地变得自信——或许是过于自信。因为一切仿佛都那么容易,他沉浸在接连胜利的荣耀中,自然而然地制定出下一次更危险更艰巨的任务,因为他们无庸置疑会获得更多的胜利,就这样循环往复,从未有过败绩。然而隔着那扇小窗,他亲眼看见他最好的朋友,脸色惨白睁大了眼睛,无疑是打光了子弹。史蒂夫惶然惊觉,他一直以来是多么愚蠢,而作为一名军人,他的中士比他强出百倍。

巴基曾经许多次含糊地抱怨,说史蒂夫总有一天会把他们全都害死。而他一直都无视了这些,将它们归咎于酒精以及作为狙击手身上积累的压力。他会把巴基扔到他的行军床上,用被子裹好,一起睡一宿,第二天早晨便把那些话都忘掉。而当史蒂夫考虑到他们此刻的处境,他才第一次意识到,巴基可能一直都是对的——他们真的可能会一起命丧于这次最重要的任务中。史蒂夫感觉到肾上腺素随着这个念头一起冲了上来,他调整好手枪和盾牌,猛地一锤门锁按键,打开了隔开车厢的那扇门。对上巴基的视线,他将手枪扔给他,随即冲进那节车厢。他绝不能让他们死在这里。

直到最后一个枪手倒下,史蒂夫依旧能感觉到血液在耳膜上突突地冲击声,以至于他差点没听清巴基颤抖着说出的那句话。他坚持道自己刚刚不需要帮忙,听起来熟悉但又讽刺。“我知道,”史蒂夫回以紧绷地笑。他在从头到脚检查他的朋友,打算要给他一个……什么,然后再继续朝车头前进。他吸了一口气,突然听见九头蛇激光武器那不祥的嗡嗡声。他将将及时看向那扇门,发现自己以为已经放倒的士兵正站在那里,手中的武器发出蓝色光芒。“卧倒!”他喊道,一把将巴基拉到自己身后,与此同时蓝光笼罩了整节车厢。

值得庆幸的是,盾牌承受住了冲击,但那股力量将盾牌从他手中撞了出去。史蒂夫摔到墙上,几乎瞬间就恢复了知觉,但他惊恐地看见巴基,那个傻瓜,自己捡起了盾,试图用小手枪对付那个士兵。史蒂夫根本来不及反应——前一刻,他眼看着巴基无意义地朝九头蛇的盔甲开枪,盾牌在他手臂上无用地摇摇晃晃,下一刻,巴基就被冲击猛地从火车里撞了出去——史蒂夫根本没有意识到车厢壁上开了一个洞。

看着巴基飞出去的让史蒂夫立刻动了起来:他捡起盾,用尽全力甩向九头蛇的守卫,正撞在他颈部的装甲,足够将他彻底击倒。史蒂夫冲向那个车厢侧壁扯开的洞,拽掉头盔,大声呼唤巴基的名字。感谢老天,史蒂夫发现他居然还在那里,单手攥着一截摇摇晃晃的扶手,命悬一线。阿尔卑斯山脉的寒风猛烈地在他们周身席卷而过。

“撑住!”他在火车持续不断的噪音中大喊,摇摇晃晃地下到另一段扶手,但他还是离巴基伸出的手太远,屁用都没有。他一寸一寸地挪到扶手尽头,用尽浑身解数伸展自己:“抓住我的手!”但显然他们之间还离得太远——巴基的手胡乱挥向他,但仍然差了那么一点点。

火车的轰隆和呼啸的风声中突然响起一声令人恐惧的断裂声,史蒂夫意识到巴基的扶手正在松动。他来不及多想就松开了自己的扶手,让自己朝着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荡了过去——右手勉强抓住了一块扯开的墙板,左手不顾一切地伸出去终于扣住了巴基的手腕。手指死命地攥紧,感觉到火车的金属压进手中,以此对抗狂风以及两个成年男人的重量。

巴基的左手在空中扭动了几下,终于钳住了史蒂夫的前臂。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惊惶失措,两个人紧紧地缠在一起。“能爬上去吗?!”史蒂夫喊道。他不确定自己还能撑住两人多久,但他无法将视线从巴基脸上移开去抬头确认他们逃生还有多远。那可怕的一瞬间拉得太长,巴基终于僵硬地点头,借着史蒂夫的手将自己拉起来,先抓住他的肘部,然后是他的肩膀,最后终于把自己拉到了那根没有坏掉的扶手上。史蒂夫跟着他,摇晃着朝火车的开口爬去。

在史蒂夫还差一步就爬进车厢之前,巴基的胳膊又一次伸了出来,抓住他,以一种让史蒂夫太惊慌到忘记了质疑的力量将他拉进了毁坏的车厢里。动作的势头太大让他们都摔在了地板上。两个人紧挨在一起,一言不发,只能支离破碎地喘息着,几乎听不见车厢外咆哮不休的风声。史蒂夫不知道他们保持着这个动作在地上躺了多久,直到巴基挪开了身子,但双手依旧紧紧地攥着史蒂夫的肩膀,力度大到让他疼痛。史蒂夫从未见过巴基灰蓝色的眼睛睁得这么大,他的脸色依旧因恐慌而惨淡灰白,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然而史蒂夫无法控制地意识到,在那一刻……巴基就是他此生见过的最美的东西。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而巴基凝视着他,眼神中有种强烈的东西让史蒂夫的五脏六腑都抽搐起来,等待着即将可能发生的某些事。巴基深深吸了口气,艰涩嘶哑,随即站起身。“我们需要前进,”他的嗓音低沉,动手将九头蛇士兵的尸体挪开,取了他的步枪,“检查一下盖博的进展。”

史蒂夫一言不发地点点头,双腿哆嗦着站起来,用僵硬的手指捡起盾。他们一起穿过剩下两节车厢,史蒂夫用尽全力将刚刚那几分钟的惊恐万状压下去,让自己专注于眼前的任务。而巴基大跨步地昂首走在前面,似乎已经从整场煎熬中恢复了过来。他在引擎室的门前停了下来,紧紧地攥着手中的枪,史蒂夫看见他的指关节开始泛白。

“我来守门,”他的嗓音紧绷,转过身背向门朝史蒂夫点点头,“以防他们还有守卫过来……你进去收尾。”史蒂夫张开嘴正打算要反驳,他极度不情愿让巴基离开他的视线,哪怕只有一小会儿。但是巴基转向他,眼神充满躁郁。“我不能进去,史蒂夫……我知道我们需要他的情报,但是如果叫我看见那个肮脏的小杂种,我会忍不住直接宰了他。”

此前史蒂夫从未想到过,巴基被俘期间在他身上做实验的正是佐拉本人……这是又一个理由:他从一开始就不该把他的朋友带到着这该死的火车上。史蒂夫将喉咙里正因这个念头而升起的肿胀咽下去,他伸出手,捏了捏巴基的肩膀,后者朝他点点头——史蒂夫会尊重他的意愿,会完成这个任务……但是他需要用身体确认,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的整个世界,如果他肯对自己诚实的话……还好好的站在这儿。“需要我就敲门。”他终于听到自己说道。隔着蓝色的大衣最后捏了一下,他转身转动了开门的把手,进入引擎室。

盖博站在操作台边,正在拉动压下一个操纵杆。隔着被捆住的佐拉和一个九头蛇,他对史蒂夫微笑。“你搞什么这么久,队长?”他快活地问,脸上绽放出骄傲的笑容,无线电的另一端传来了其他的突击队员微弱的欢呼声。

史蒂夫本能地从肩头向后瞥去,以便再一次安抚自己:隔着玻璃他看见了巴基深棕色的头发。幸好,一切都还好。

那一刻,史蒂夫对自己发誓,他再也不会把一切看作理所当然——他宁死也不能再让巴基身临如此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