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给小王八的肉

Work Text:

她是舒络衣,舒家的独女,结丹修士的掌上明珠。
她生来就应享受荣华与赞美,享受一帆风顺的人生。

舒络衣睁大了眼睛,仰视天空,浅褐色的虹膜在光照下呈现出淡淡的金色,云影天光倒映在微微扩散的瞳孔中。
她想不明白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余畅露出痴傻的笑容舔舐着她的胸脯,被口水濡湿的地方只觉一片冰冷。他的手揉搓着她腰臀的软肉,下体在她身体里冲撞,却并没有带来一点欢愉。舒络衣只觉得痛。很痛很痛。
林新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们,她从一开始的惊恐愤怒到后来的绝望,短短几分钟尝尽了人世苦楚,而林新就站在那里看她被折磨。舒络衣扭过头看着林新,她还是觉得痛,四肢不受控制,脖颈上插着的剑割开了气管,血沫从喉咙里涌上来,她听到自己巨大的喘息声,她开始丧失知觉,然而憎恨支撑着她仰着头看着林新。
她听到自己向他求救,她看到狼群围拢到身边,遮住了林新的身影。
舒络衣没有再看一眼余畅,甚至连一开始的怨恨都突然消失了,她在被狼群撕咬的第一口前就放弃了呼吸。
她的瞳孔彻底散开,纯净的黑色空洞中倒映出无数绿色的眼眸。

当她重新拥有意识的时候她正缩在长廊的阴影里,白衣的青年在日光下练剑,暗色的剑身上泛起盈盈红光。她知道自己的憎恨所在,所以毫不怀疑衣裙边角沾上的是余畅的碎片。然而林新要更麻烦一点。
她已经没有浅褐色的会在阳光下呈现淡金的虹膜了,连眼白都被占据的纯净的黑色空洞里含着无数绿色荧光,她不再觉得痛苦也不再觉得寒冷,憎恨把她的心都一起吞噬了。
舒络衣不再觉得急躁,她没有了需要拯救的亲人与家族,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时间。
她还需要一个机会。

林新并没有好的资质,他依靠杀戮外族获得力量,然而进入幽府就会产生代价,当他陷入幻觉,露出茫然而冷漠的眼神时,舒络衣从阴影里走出来,轻轻抽出林新的符剑,将他推进幽府的暗影。
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
废掉四肢,用长剑穿过手掌将他钉在墙面上,雪白的墙上会沾染他冰冷又滚烫的鲜血。舒络衣亲吻他柔软的嘴唇,将手伸进他嘴里搅动,感受他柔软的舌头与温暖的口腔,然后撕开他的白衣,从脖颈开始用力亲吻,留下淤青的痕迹,她啃噬他的锁骨与胸膛,留下冰冷的水迹,她轻轻抚摸他的面孔,看那双永远冷漠的眼瞳重新聚焦。
温热的躯体突然绷紧,牵动伤口让林新发出一声闷哼,舒络衣看他微微皱眉瞳孔紧缩,于是柔柔的露出一个笑容,像她生前那样。
“舒络衣……?”
她张开嘴用尖啸代替回答。
她抚摸她的猎物,冰冷的指尖划过最敏感的部位,揉弄乳尖,轻戳会阴,她轻轻咬住他的喉咙,利齿下有脉搏震动。林新皱着眉面色如常,身体却不自觉的颤抖,泛起异样的粉色。舒络衣拔出符剑把他放倒在地,俯下身舔舐他的大腿内侧,用娇小冰冷的手掌去挑逗他的脆弱。
然后跨在林新腰腹,提着裙摆坐在他抬头的脆弱上,林新溢出了一声惊呼,可能是被她身体的寒冷所刺激。舒络衣百无聊赖的想着,伸出双手掐住了林新的脖子,然后动了起来。
她还有回忆,记得每一个姐妹笑话,记得她们说只要双方心甘情愿准备充分,这就会是世间最愉快之事。而她现在最不想要的就是心甘情愿。
炽热的柱体塞在身体里随她的动作而摇动,像是能将她融化,她惨白的面孔上覆盖了浅浅的粉色,不自觉的露出笑容。她用力掐着林新,弄伤他的声带,看到他额角暴起青筋,面色涨红,发出濒死的气音,于是她松手,让青年重新获得空气。
那瞬间有滚烫的液体冲进了她的身体,舒络衣被烫的一颤,发出一声闷哼。林新长长的吐了口气开始大声咳嗽喘气,舒络衣伏在他身上,抱住他在地上一滚,让他压住自己,四肢无力的垂在身边,像是一个拥抱。
她轻吻他的温暖的身体,在肩膀上留下齿印,待他喘过气后堵住他的嘴唇。她不需要任何交流,她只想要更多。舒络衣身体里还含着林新的一部分,然后她愉快的动了起来,看着那双深色的眼眸中寒冰碎裂露出憎恶的神情,开心的露出嘶哑的笑声,她回忆所有知晓的性事玩笑,然后一件件的在林新身上尝试。
柱体重新硬起来,戳着她的敏感处带来难以言喻的感受,让她难以控制自己,在林新身上留下大片伤痕,血液漫出来滴在她脸上身上,冰冷的躯体像被日光包裹。舒络衣觉得快乐,非常非常快乐。
你也喜欢疼痛吗?
舒络衣看见林新身上无数愈合的伤痕,她在他无力的怀抱里落下细碎的深吻,林新的眼瞳中的憎恶怨恨几乎要溢出来,再也看不见漠然,舒络衣咬着他柔软的嘴唇,听到细小又可怜的呜咽。滚烫的浊液再次充溢了她的身体,让舒络衣有一种被填满的错觉,无论身心。憎恨与痛苦被驱逐出了身体,只剩下久违的温暖与愉悦。
她的瞳孔微缩,显露出一圈浅褐色的虹膜,在幽府冷光下泛出淡淡的血色,纯净黑暗的空洞里亮着无数绿色的荧光,就像狼的眼睛。她露出更大的笑容,开始撕咬此世的仇敌。
最终她沉浸在林新冰冷又炙热的血中,怀抱着被她撕碎的最怨恨的灵魂。

她是舒络衣,舒家独女,受尽宠爱之人。
所以向来倔强,胆大妄为,所需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