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K莫衍生】小冤家

Work Text:

                                                                   林一木

      林一木站在讲台上的时候心里还是很烦,不情不愿被编辑部抓壮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任谁都要烦上一阵。

      尤其是台下还坐着个小冤家的话,这种烦躁会到达顶点,冲破他的理智,把他变成一个与平时截然不同的人。

      “林老师,”小冤家说,“你什么时候讲完?”

      这是冤家同学第三次催促林一木赶紧说完下台,一副惨不忍听的样子气得林一木掰断了两根粉笔,硬是忍过了前两次,当下终于忍不住了。

      他微笑地盯着那个方向:“这位同学,你是觉得我讲得太精彩了,时刻关注进度条,怕太早结束吗?”

      被他一直暗自称作小冤家的俊朗少年站起身来,皮肤有些黑,泛着健康的朝气,一开口却丝毫不给人留余地:“是太难听了,我看还有多久,值不值得我待到最后。”

      林一木深吸一口气:“你急着干嘛去呢?我很好奇啊这位同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一开始屏息凝神看他俩对峙的学生们松动了,一波接一波的窃窃私语蔓延开来,最终传到台前,落入林一木的耳朵里——

      “哦,你叫王子侨。”他笑笑,不动声色地掰断第三根粉笔,“听他们议论的,还是个校草。”

      被点破名字而有些局促的王子侨远远站在台下,年轻的脸庞五官秀致,确实长得还不错;然而可惜的是神情太过倨傲,令人无端就生出不满,今后要是出了校园,少不得要因此吃亏。林一木畅想了一下小家伙到处吃瘪的情景,莫名觉得爽够了,语气缓和下来,竟显得有些温柔:“问你呢,王子侨同学,你这么着急是想干嘛去?”

      王子侨嗫嚅一瞬,又恢复令林一木十分反感的神色,凉凉地说:“关你屁事。”

      嘿这死小子。林一木手边的物件都太硬,即使觉得不能再摧残可怜的粉笔,最终还是掰断了第四根。他脱离校园生活已经很久,摸爬滚打这么些年大半时光都在埋头写作,倒也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关在象牙塔,没想到现在的学生已经横到了这个地步,一时间没收住,脱口而出:“那我想说多久就说多久,又关你屁事?”

      王子侨始料未及,在小范围的哄笑声中憋红了一张俊脸,脸色与肤色一样深沉,恶狠狠剜他一眼,愤愤坐下。林一木不自觉笑出声,视线越过吵吵嚷嚷的学生们,直直盯住王子侨,毫不掩饰他对这个小男生的不喜与不屑。

      紧皱着眉头“啧”了一声,王子侨看看桌上已经做完一遍又订正一遍的试卷,掰断了手里的铅笔。是的,王小冤家同学出了一通讨人嫌的风头,其实目的十分单纯,他这会儿脑子里翻腾的想法只有一个:

      真他妈失策——作业带少了。

>>>

      粉笔:林一木真他奶奶的不是个东西。

      铅笔:那是你们没遇见王校草!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