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K莫衍生】张弦见月

Work Text:

                                                                     刘地×厉逍

      刘地忙碌一晚上还战斗几场,终于脱身找到厉逍的时候正饿得厉害,从小巷角落的路肩上拎起那家伙就往脖子上啃了一口,恨不得将他拆吃入腹——字面意义上的。

      厉逍刚灌了一轮烈的,好不容易躲出来,蹲在墙角犹自天旋地转,突然被人揪着领子拽起来很是不好受。小霸王脾气正要发作,就感觉到刘地的犬牙正紧贴他颈侧的血管,一瞬间吓醒了大半。即便不自觉浑身一抖,厉逍语气仍是生硬的:“哟?刘先生,你上次答应我的事,这么快就要反悔吗?”

      刘地冷冷一笑,手上力气没松,把厉逍按在面前这片阴影中动弹不得。“我上次答应的是——你不再乱跑,我就不再想着吃你。”刘地嫌恶的眼神厉逍看不见,他的语气依然带着惯常的甜蜜调笑,“当然,另一种‘吃’法不算。”

      厉逍其实第一时间就放弃了挣扎,缓下神后脑袋却疼了起来,酒精在周身蒸腾作用,整个人都惫懒得不愿再动。这么一来,两人倒成了在黑暗中深情相拥的架势,荒唐透顶,可又似曾相识。

      “所以到底怎么着,”厉逍不再慌乱,欠揍的本性又回来了,半真半假地挑衅,“你吃不吃啊大哥?”

      刘地没说话,静默地放开他。不能随便吃人,这是本市妖界头领刘地先生亲自立下的规矩——厉逍此人品性恶劣比那些妖怪还讨厌,但是很遗憾,他依然是个人类。是人类,刘地就不能吃。

      凭什么呀,我立这条规矩又不是为了打自己的脸……刘地心下愤愤,又抓着厉逍的肩膀,把脸埋在他颈窝蹭了蹭。酒味,汗味,香水味,还带着只有刘地才能闻出来的“人味”,其实混在一起并不怎么好闻,可是仿佛伸出了无形的钩,勾得他舍不得走。

      “行了别磨蹭了,确定不吃了吧?”厉逍反手推开身边像只大型犬类一样黏人的家伙——不过刘地本来就是地狼族,人家确实是个犬类,说不定真身是条大金毛什么的,喝多了还会在路边撒尿。厉逍意淫到这里偷偷笑了一声,顿了顿,又凑过去跟逗狗似的挠挠刘地的下巴,轻轻问道:“那,另一种‘吃’法,要吃吗?”

      话刚一出口,厉逍就有些后悔。酒精这东西真的害人,厉逍只觉得浑身发热,方才在包厢里被逼着灌下去的全往大脑奔涌,他现在根本控制不了自己。要是平时,他能正眼看看刘地就是大发慈悲了——是,没错,刘地比他哥公司的那些家伙都好看,但是他厉逍难道不好看?!犯得着去注意刘地?!他厉逍全世界最好看!

      刘地垂头看着仰在自己怀里自顾自傻乐的人,不受限制的视觉将厉逍灰蓝色的头发尽收眼底,平日炸起来的毛这会儿乱糟糟地趴着,许是酒还没醒,咬着舌尖不停笑,水濛濛的眼睛迎着路灯望住他,目光裹着前所未有的乖顺,像是洒了一层碎星。

      这家伙是谁啊?!

      七百年来对待美人邀请必定从善如流的刘地一边舔着厉逍的唇角一边想,这么乖,这么安静,这么甜美又柔顺,这他妈根本不是那个嚣张的烦人鬼厉逍啊!

      他的后脑抵在后巷砖墙上,不知不觉太过用力,钝钝地疼。厉逍安静过了,酒劲上头正兴奋,胡乱往刘地身上拱。这感觉有些熟悉,刘地的指尖在厉逍外套下摸索,与怀里这具热烫惊人的身体相触,即使隔着一层衬衫都仿佛要燃烧起来。没错……刘地已经解开了厉逍的皮带扣,在褪下拉链的当口分出神来为自己找到了答案:不像厉逍,倒像是——

      某个被他强行咬在舌下的名字倏地从胸腔里蹿过去,仿佛一支破空而至的利箭,划开了淀在心底的沉沉雾霭。

      在那个嘈杂的夜晚,在当下昏暗的后巷,在厉逍细碎又迷乱的呻吟间歇,不仅没有淡去,反而越至山巅,对准刘地的心脏,猎猎风啸,张弦见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