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K莫+艿芋|衍生】对比出真知

Work Text:

      这天放学早,高迈跟罗小列打过招呼就往外头跑,罗建军在背后连叫两声,疑惑地问儿子:“迈迈干嘛去?”

      罗小列忙着跟许弋发短信,头也不抬:“约会。”

      “啥?!”罗建军懵了。

      罗小列猛地反应过来,这回抬了头,摆出茫然脸:“啥?”

      罗建军:“高迈跟谁约会去了?!”

      罗小列很无辜:“他不是去图书馆查资料吗?”

      罗建军:“这不是你刚说的嘛,说他约会!”

      罗小列很嫌弃:“你这耳朵就是不行了,他倒是想约,他有人要吗?”

      罗建军:“小兔崽子找打是吧,你才没人要!”

      罗小列很严肃:“老罗,我和高迈到底哪个才是你亲生儿子,这个问题你今天必须给我交代清楚。”

      罗建军将其棒打出门。罗小列给高迈发了条短信:「放心约吧,哥给你搞定了。」

      高迈隔半小时才回过来,就一个字,「哦」。

      罗小列咬牙切齿,心想嫁出去的弟弟泼出去的水,愤愤把手机一收,跑去找亲爹发泄。

      “老罗我跟你说个事儿,”他对罗建军说,“高迈最近学习退步挺严重的。”

      罗建军正半躺着沙发思考人生,斜眼瞟瞟他:“又吵架了?”

      罗小列说:“什么鬼?”

      罗建军都懒得挪窝:“每隔三天就来跟我告一回状,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人高迈这次考得好好的,你少在老子面前穷折腾。”

      罗小列尴尬,还是说:“什么鬼!”

      说完退走,想了想又回来:“注意素质,当着自己孩子的面儿整天老子老子的,有意思吗?”

      罗建军晃着脚:“有。我本来就是你老子。”

      罗小列出去了,消停半分钟探头看罗建军,被他再度棒打出门。

      无聊啊,他撑着下巴蹲在院子里拔草玩,许弋不知道忙啥呢不回消息,高迈这厮有了男朋友就整天不着家,不像话,太不像话!哪像我,有了男朋友照样待在家——我呸,我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都怪那个高迈太不像话了!

      于是愤慨得毫无逻辑的长兄罗小列同学跨着自行车去接高迈。到了地方跳下车喊一嗓子,高迈就抱着段罡的校服外套颠颠儿地跑过来:“小列,你怎么来了?”

      罗小列一脸母爱光辉:“二十四孝好哥哥来接你回家。”

      高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扭头看一眼场上的段罡,拆穿好哥哥:“许哥又不理你了吧?无聊死了来找我茬儿吧?”

      罗小列说:“你咋这么欠呢!不过后半句差不离。”

      高迈十分鄙夷,突然想起什么:“哎,哥,你要不要……去认识一下段罡?”

      罗小列撑着自行车抖腿:“怎么的,这就要见家长了啊?高迈我跟你说,我坚决不同意啊,你现在还小,学业为重,是不是,别老想那些个不三不四咿哎哎哎哎哎疼!打轻点儿!”

      高迈松开他,让他等一下,自己去跟段罡道个别就走。罗小列打量着高迈的背影,他这一年蹿高不少,但到了段罡面前还是仿佛小几岁。段罡放下球低着头听高迈说话,大约是提到罗小列,便抬起脸向这边挥挥手,笑得很自然。

      罗小列回了个礼节性的笑,站在原地没有动。也不知从何开始达成的默契,他和段罡并没有真正接触过,两人的相遇都以高迈为媒介,有时点个头,更多时候连招呼都不需要。高迈对此也无所谓,想起来了便问一句,见罗小列没这个意向也就算了。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对罗小列来说,可能整件事还是有些尴尬吧,高迈谈恋爱了这没啥,对象却是隔壁那倒霉学校的校草,他总觉得说不清有什么地方不是滋味儿。

      向许弋倾诉的时候,许弋说:“你也没输啊。”

      罗小列一头雾水:“我没输啥了?”

      许弋声音里有笑意:“我也是校草。”

      当时罗小列这心吧,着实疯跳了一阵子,好不容易回归平静,对着电话指责:“你咋这么不要脸。”

      路过的罗建军笑嘻嘻插话说“怎么你还能碰到比你更不要脸的”,被亲生儿子无情驱离。

      现在罗小列挨着他的自行车,远远等在场边。高迈正仰脸和段罡说话,逆光望去显得面目模糊,倒是段罡抿嘴看他的神情在路灯下实在清晰可辨。罗小列掏出手机回了许弋刚发来的信息,发觉自己那丝微妙的心情,好像确实掺着点羡慕嫉妒恨在里头。

      高迈走回来的时候意犹未尽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收,看罗小列的眼神也热烈许多:“你愣神想什么呢小列?”

      罗小列踢开车蹬子,长叹一声:“异地恋苦啊老弟,异地恋真他妈苦啊!”

      高迈下结论道:“神经病。”

      罗小列说:“你有本事别坐我车!”

      晚上到家刚一进门,刚要说声我们回来了,就见罗建军坐在玄关凳子上抱胸候着他俩,表情很是玩味。

      高迈问他怎么了,罗小列不以为然脱鞋:“别理他,不知道又哪一出呢。”

      罗建军慢悠悠地说:“高迈,罗小列跟我打小报告说你最近成绩退步了。”

      高迈急道:“退什么了?我上礼拜还给您签月考卷子了呀!”

      罗建军说:“是啊,我当时就训他了,让他别在我面前搞这些小动作,你教育教育他,这样子怎么做哥哥。”

      罗小列暗自一惊,拔腿就跑,被高迈拖回。异姓父子俩一同将其棒打,只不过这回大发慈悲没有打出门。

      太苦了,罗小列一边和高迈打成一团,一边在心里哀嚎,连打架都没人帮忙,你看看,多惨啊。

 

      许弋先前那条短信还静静地躺在他手机的收件箱里。

      「小列,我想见你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