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K莫】伺候

Work Text:

      KO一眼就知道郝眉心里有事。

      往日狼吞虎咽、连碗都能吃下去的人,今晚却吃得异常优雅,甚至还破天荒地给KO夹了一筷子糖醋排骨。KO每天的一大乐趣就是就着郝眉的吃相下饭,现在乐趣被剥夺了,免不得开口问一问。然而还没酝酿好怎么切入话题,郝眉自己先忍不住,他站在厨房门口看着KO把碗浸入水池,状似随意地说:“我爸妈又来看我了。”

      这是件好事,KO却听不出他话里有高兴的成分,于是回头望着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目光疑惑又专注。

      郝眉在他的注视下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KO想起很久以前,某天在公司于半珊和郝眉拍桌子斗嘴的事。郝眉当时举着键盘一脸无措和委屈,说他背着父亲私自报考庆大惹来经济危机,“你以为我容易吗”。可毕业后不是还来帝都看他了吗?因此才让于半珊发现了那两套房——也因此才让我有机会住进来,KO顺便这么想到。

      “你和他们还没和好?”他选择单刀直入。一起住了这么些时日,郝眉也早习惯他看似默不作声其实什么都看在眼里的特性,根本不问他怎么知道的,表情已经松懈下来,露出藏了一晚上的沮丧。

>>>

      在23年的短暂人生中,每天人贵心宽的郝眉同学只经历过一次重大波折,就是在收到庆大录取通知书的那天。那时候热血上脑,没心没肺,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电脑、代码、程序、游戏、网络世界,这一切都比所谓的家族企业有趣多了,只有傻子才会只为一个安稳简单的生活就愿意接手父亲的公司。没有想到的是,等他到了庆大,出了社会,才知道这世上终究还是傻子更多些。

      十八岁的郝眉聪明绝顶,他不想当傻子,他知道自己身处的保护壳之外是更广阔更精彩的世界,所以宁愿撞得头破血流也要冲出去看看。然而事情比想象中更为艰难,父亲前所未有地震怒了,究其原因倒不是什么郝眉的前途,而是一向听话的儿子居然敢违背他的意愿,还违背得悄无声息。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郝眉在家装乖装惯了,一旦放开手脚简直刹不住车,嘴上净是些讨打的话,“你从小就教育我,闷声发大财,我这是跟你学的!”

      父亲手里的茶杯猝不及防就摔了过来。接下来各种工具轮番上场,郝眉也不怂,梗着脖子硬挨,把阻拦不了的母亲心疼得直掉眼泪。一夜鸡飞狗跳的结果是,郝眉留个全尸,啊不,留个全身去庆大上学,父亲只管基本学费,不会再负责他的饮食起居。

      “不是说要自由要独立吗?你自己过!”父亲声音犹自发着抖。郝眉想也不想便应了,从那之后即使常常饿得走不动道儿,跟学长砍一上午的价就为了对折买本参考书,热心肠的大钟差点把他当成贫困生去帮他要名额……他都没有跟父亲低过头。做兼职,赚外快,忙得脚打后脑勺,帮隔壁宿舍那群学艺不精的家伙修个电脑都恨不得能收费,熬到大三终于过得活络了些。其实彼此都冷静过后,他也明白了父亲的压力与考量,明白了自己当初错在哪里、有何不妥,但过去的事已经翻篇,郑重其事去处理反而只会尴尬,便也就这样过来了。倒是父亲在母亲不遗余力的调和下,率先给他打电话示好,不情不愿地移驾帝都来看他,还带着两套老婆本给他娶媳妇儿用。折腾这几年好不容易换来这样的成果,真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哎呀,你别笑,”郝眉说到这里,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我爸在家就跟皇帝一样啊,都是我妈伺候大爷似的伺候他。愚公知道的,他还说我少爷,开玩笑叫我眉少。”

      “嗯,看来是遗传的。”刚把围裙解下来叠好的KO点点头,说得一本正经。郝眉反应过来气得踢他一脚,他也不躲,笑意盈盈的眼睛把郝眉看得莫名有些羞赧。

      “不是,那什么……你别老看着我。”郝眉嗫嚅道,句子末尾的音量渐渐小下去。

      KO眉毛一抬,笑意更深,反而凑近了盯住郝眉的眼睛,表情却是特别无辜的:“为什么?”

      郝眉不由自主与他对视,墨黑的眸子里写满了毫不设防,安静地颤了颤。随即退后一步,气急败坏地喊:“我这儿掏心掏肺给你讲故事呢你老这样看着我算怎么回事啊还让不让人好好说话了!”

      KO忽然就心里一软。

>>>

      他把围裙放好,恢复了平日里那种就事论事的冷淡语气:“哦,你接着讲。”

      郝眉摸摸鼻子,兴致缺缺:“好像也没什么好讲的了,就是这样呗。我爸其实还是没有原谅我,被我妈拉来的,全程说话阴阳怪气,你说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气这么久都不消也太可怕了。”

      KO站在走廊上回身看郝眉的表情。青年回家之后洗过澡,没上发胶的刘海软软地垂在额前,额头光洁皮肤干净,由于靠在门框上的缘故身高还矮了一截,看上去像个稚气未脱的大学生。这会儿正拧着眉毛皱着鼻子,满脸都是愤懑,还有更多的,是他自己或许不愿意承认的愧疚。

      通常这时候应该怎么做?KO模糊地想,电影里都是怎么演的?他回想不起来,只听得见自己的本能正在拼命叫嚣,催促自己快走过去抱一抱眼前这个人。

      但是不能抱啊,KO当然知道,于是他只是耸了耸肩膀:“他能来。”

      话说得没头没脑,郝眉却听懂了:“也是,要不他也不会同意我妈把房子的事儿告诉我,你说是吧?”

      KO颔首,眼见着郝眉又明显高兴起来,斜倚着门框的身子都站直了。身高回来了,可还是像大学生——现在是个高兴的大学生,就像当初在庆大食堂第一次遇见他时的那个模样,高兴的,明朗的,笑容穿透云层,不知愁为何物。

      他喜欢这样的郝眉。

>>>

      可是没过几秒,郝眉的表情又暗下几分,KO刚要开口问,就听他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啊KO,我跟你说这些家里爹妈的破事儿……都挺无趣的,你别往心里去啊。”

      知道他意有所指,KO对此倒没什么感觉。他住进来的第一天就告诉了郝眉自己那听起来特别惨痛说起来却异常简单的身世:九年制义务教育,十四岁父母双亡。其实都十年过去了,求生的沉重压力早就将他的悲苦消磨干净,他也不会脆弱到听别人提提父母就心碎一地的程度,不过感受着郝眉声音里的轻软歉意,当下还是心内一暖。

      “不会。”他说,“明天想吃什么?”

      郝眉蓦地一愣,条件反射般报了一串菜名,浑然不觉话题被对方转移得有多生硬。他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忙着擦桌子的KO身后,扬起讨好的笑:“KO明天你能在家里做几顿啊?”

      KO停下手里的活儿抬起头看他:“这得问肖奈。”

      “问老三?为什么要问老三?老三不让你给我做饭?!”

      KO不说话,又弯下腰默默把抹布翻了个面继续擦,在郝眉眼里平添一丝委屈的味道,效果立竿见影。郝眉急得就要打电话给肖奈,一边找手机一边嘴里不停控诉:“凭什么啊他?!管天管地还管起我家务事儿来了他!他就是嫉妒我跟你说,嫉妒我天天吃好吃的!你别看他整个人都完美得闪闪发光了,哼,我告诉你,老三他不会做饭!”

      “……是要加班,”KO勉强维持着淡定的表情,只有老天爷知道他心底那只翻滚的小野兽快把胸腔挠穿了,“上礼拜那个项目还没赶完。”

      郝眉闻言方才醒悟过来,哦了一声,想起自己的任务明天也得加班赶工,悻悻然往沙发里一躺,百无聊赖望了一会儿天花板,片刻之后对KO挥挥手:“你别忙啦,等会儿我来吧。哪能真的让你干呢,多不好意思。”

      哎哟,可别不好意思啊,你就让我干吧——而且你也就是说说,哪次真的起来干了,最后还是得我来……KO已经擦完桌子,正准备拖地,腹诽了一堆有的没的,话说出口还是简洁得很:“不用。”

      郝眉嘿嘿一笑,舌尖抵着虎牙,巴掌大的脸隐在KO投下的阴影里,一双眼睛熠熠生辉。他翻了个身趴在沙发软皮上,拿垫子枕着手肘,悠闲地哼起了歌。

      KO先前软下来的心思又苏醒了,小野兽的爪子踩得他直发痒。

>>>

      “毕竟我得像你妈伺候你爸那样伺候你,”他蹲到沙发旁,面对面望住郝眉,真挚又诚恳地叫道,“眉少。”

      仿佛一道惊雷炸在头顶,郝眉瞠目结舌的样子十分可笑,KO暗自愉悦不已,拖地的速度都快了许多。没成想郝眉搜肠刮肚终于刮出了句子反击,听得他差点在刚拖干净的光滑地板上摔一跤。

      郝眉说:“别说大话了你,只有我妈能伺候我爸做的事,你能做吗?!”

      KO用尽毕生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才忍住了脱口而出“我能”的冲动。

      因为他家眉少说这话的时候,脸都红到了耳朵尖儿。

      逗,还是要适可而止。KO扶着拖把感慨道——

      是时候用行动说话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