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K莫】张网

Work Text:

01.

      郝眉追到近前,正赶上KO从池里爬出来,清水顺着他的动作溅了一地,沾湿了郝眉穿拖鞋的脚面。

      “KO?”

      KO没有回应,放低视线沿池边走,摘下泳镜泳帽,看方向是往更衣室去。郝眉急急拉住他的手臂,湿滑暖热的触感令他有些瑟缩:“你生气啦KO?”

      “……没有。”出口语气依然生硬,但KO自觉已经尽力。他拐进更衣室径直去开储物柜,身后是郝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郝眉跟上来说:“我错了KO,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就是押了老三结果又输了所以有点着急——哎呀也不是,我一开始就不该押老三!我真的不是不信任你,就是跟三嫂赌气……”

      翻衣物的动静颇大,KO咬紧牙关的下颌显得有些不自然,保持平视的目光像是带了电,要将眼前的毛巾灼出洞来。郝眉还在赔罪,这本就是件琐碎小事,讲起抱歉的理由更是没几句话可说,渐渐颠来倒去语无伦次;KO听着他话里的急切与小心,只觉喉咙发紧,愈加烦躁,取了毛巾一甩手,啪地扔在半米远的长凳上,将郝眉吓了一跳。

      “你别生气啦……”郝眉莫名有些慌,话说出口也磕磕绊绊,“或者,你说吧,怎么才能原谅我?我什么都做!”

      背对着他的KO停顿一瞬,郝眉感到希望油然而生,急急补充道:“你想让我做什么事情都行!真的!”

      “我想让你做的事情,”KO没有看他,冷着脸,神情越发带了点自暴自弃的味道,“你还是别知道的好。”

      他说完便转身往淋浴间走,脸颊还残留着未干的水痕。储物柜的铁门在他身后弹回原位,爆发出一声突兀的响。

      郝眉站在原地与他擦肩,视线茫茫然追着他的背影,却见KO真的头也不回。

      他突然就觉得有点委屈。

 

02.

      肖奈拎着泳帽走过来的时候,郝眉正蹲在更衣室近旁的池边,皱着小脸一下一下撩池水玩。看到肖奈走近,没好气地哼一声,似是在埋怨“该死的老三都怪你”。

      哟呵,你自己作死,怪我咯?肖奈嗤一声,迈进更衣室,毫不意外见KO面色冷峻地擦水,寻常动作却带上了根本不必要的狠劲。由他而起的低气压令肖奈都有些不自在,于半珊跟在一旁待了半秒便对他丢下一句“我在院子里等你啊老三”,落荒而逃。

      肖奈没理会,瞄一眼自顾自叠泳裤放毛巾的KO。一贯沉默的人这么看起来其实与往常又并没有什么不同。

      KO放好衣物,蹲下身查看先前不小心被池壁磕伤的脚面——郝眉从烧烤区跑来之后他都忘记自己受了伤,刚才洗澡时才觉得疼——突然说:“你不用放水的。”

      肖奈的手在空中停滞半秒,反应过来后随意地笑笑:“算是还给你的。”

      这回轮到KO惊讶,他侧过脸看肖奈,表情露出几分疑惑。

      “明年一起报名,”肖奈合上储物柜的门,冲他一扬头,“来真格的比一场,再破一次极客纪录。”

      KO转回头,欲言又止,默默拿过毛巾擦膝盖。悄无声息的气氛在室内沉降下来,他轻轻地说:“你知道。”

      肖奈看他那个样子,终究还是大发慈悲了一次:“KO,你是不是以为我和郝眉一样傻?”

      这话说得太过直接,就有些挑衅了。KO从长凳上站起身看他,眼里涌动着暗光;肖奈眼神倒是锐利,但脸上表情还是笑笑的。两人对峙良久,竟都不知道如何将话题继续下去。

      没想到过了半晌,KO说:“他不傻。”

      纵然是肖奈大神,对这样的人也没了办法,苦笑一声松了气,过去拍拍他肩膀。

      “不用怕我解雇你,”肖总说,“幸亏郝眉在,要不然我还得分神考虑怎么打退那些挤破了头要聘你的公司。”

      KO没有回答,似乎提到郝眉对他来说是个负担,表情复又凝重起来。

 

03.

      致一科技的大神总裁肖奈先生坐在泳池更衣室的长凳上,闲庭信步的气势仿佛坐在紫禁城后花园里。难得出来玩,公司御用厨师却情绪不佳,他这个老总怎么说都得出手推一把,更何况外面还有饿着肚子的微微对他寄予了厚望。

      “微微告诉我,”他看了看KO,后者面上没有反应但明显在听,“郝眉曾经跟她说,说我和你——我们俩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

      KO有些愕然。肖奈注意到了,颇为自得,甚至认为手里来杯热茶正适合现在的鸡汤氛围,不过看了看四周水汽弥漫的黏腻环境还是作罢。他接着说道:“既然郝眉心里的你是这样的,你大可以接受这个设定。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猎手,对着自己的猎物束手无策,你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他的期待?”

      KO眼睑低垂,嘴唇紧抿;默不作声的样子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他想说自己和肖奈是不一样的,想说郝眉也绝不是他所谓的猎物,想说令他束手无策的并不是郝眉而是他自己,但KO最终还是忍住了。

      说什么都没有用——他这一路走来,明里暗里为郝眉做了这么多、这么多事,现在回头再声称自己目的纯粹全无杂念,那就是在胡扯了,荒唐得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他不想去考虑爱情究竟算不算杂念,但这般心思放在肖奈身上是对贝微微的深情厚意,换成他KO对郝眉,便成了甚至不敢说出口的尴尬秘密,堵得他几近窒息。

      几近窒息,所以根本无暇也无力控制自己。十四岁就经历了重大变故,他早已习惯波澜不惊隐忍克制的生活,却万万没想到这惯性在这一年里被频繁打破,从主动出山加入致一科技开始,一步一步走向了无可挽回的滑坡。从这方面来讲,KO确实是食物链顶端的人。为了郝眉而失去控制的自己,带给他的不仅仅是恐慌,还有出离的愤怒——他从刚才和肖奈比赛开始就一直在生气,但那其实跟郝眉毫无关系。

      然而要他怎么说?他该怎么告诉郝眉,我气的不是你,而是你面前这个因为你的一句玩笑话就一反常态的我自己?

      他当然说不出口。

      就如同他搬进了郝眉的新家,与他日夜相对,原本以为这样就能满足,却绝望地发现自己一天天越来越渴求更多……

      这一切,他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04.

      玩水玩得腻了,郝眉蹲在池边百无聊赖,泳池碧蓝的水波晃得他眼晕,充沛的日光从天窗照射下来,在他身旁映出一片明亮的白影,整个人都暖洋洋的。隔了整个池子的对面是兄弟们打闹的身影:于半珊和阿力他们叉腰围成一圈应该是在斗地主,丘永侯靠着躺椅与贝微微聊天,阿彩还是那个贱模样,大中午就举着酒瓶,时不时给人倒一口。大家都很高兴的样子,那么和乐融融,让人看过去忍不住笑。

      但是KO在生气,郝眉把下巴搁在膝盖上,脑子里止不住挂着这件事。他在生气,而且破天荒地不理郝眉,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令郝眉手足无措。从他们认识到现在,KO从来都是沉稳而温柔地对他,听他说话,帮他解围,给他烧菜,看他吃饭……

      郝眉回忆起KO住进他家的那天,不由分说张罗了一桌子菜的人端起饭碗,专注地望着他问:“好吃吗?”

      KO那一霎的眼神,让郝眉错觉自己终有一日会被他拆解,温柔地,坚定地,毫不迟疑地,将他再整个儿包裹起来,慢慢吞下去。他叼着嘴里的鸡翅与他对望,隐隐感到毛骨悚然。

      但他很快就习惯了——人类对于习惯的屈服真是可怕——注意到KO看他的样子之后,郝眉竟然每天都过得有些兴奋和紧张。他热衷于找机会佯装无辜地迎视KO的目光,就像是一场斗法,偶尔会赢,不过通常情况下他总是在KO炽热的凝视中败下阵来。这是一个无人知晓的小游戏,玩家只有郝眉一人,玩法单调关卡无趣,还没有通关奖励,但他乐此不疲。

      这种情形持续到这天出发之前,阿彩抗议郝眉给KO开后门被他一叠声怼回去之后,转头朝阿力抱怨道:“KO也真做得出来,为了租个房子都上门做保姆了,厉害啊。”

      见不得别人讽刺KO,郝眉刚要发作,隔着车窗玻璃看见驾驶座上平静如常的那人,像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蓦地沉默下来。

      郝眉这会儿蹲在池边,脑海中思绪翻涌。这一大天儿他若无其事地与大家闹腾,是因为一旦落单独处,就会忍不住去考虑这件事。阿彩其实没有说错,他又不是真少爷,犯得着家里找个保姆,忙前跑后地服侍他吗。有时候忙起来自己都看不过眼——凭什么呀,就租一间小卧室,却如此勤勤恳恳劳心劳力,对着电脑打一天代码又被老三压榨,回家还得烧菜洗碗,一身油烟还伤手,腰不酸吗背不疼吗肩膀不难受吗胳膊还抬得起来吗?肖奈给的工资绝对可观,KO早就不用再兼职厨师,又不是郝家养的奴隶,大清国早就亡了,他凭什么做这些?难道是因为郝眉你祖上积德?

      就像KO对肖奈说的,郝眉不傻。

      他不傻不笨不蠢,恰恰相反,聪明得头顶冒烟——可是再聪明的人,也架不住他心里难受。

      郝眉望着眼前一池碧波荡漾,反反复复仔仔细细地想:KO究竟要什么,我给不给得了?我究竟能给他什么,他又会不会要?这么一圈琢磨下来,不禁感觉自己满腹内脏都要纠结成团了。

      可真难受啊。他扁扁嘴,方才被KO冷落的委屈又回来了,但郝眉已经分不清自己在替谁委屈。大约还是KO比较惨吧,他垂着脑袋用额头敲膝盖,都是男人他知道,不会有哪个男人没有胜负欲,郝眉当着大伙儿口无遮拦说那些,换成他自己也得气上半天,更何况他可是KO最好的朋友。

      ……朋友?

      郝眉仰头看看天窗,阳光太刺目,他举手挡住脸,眯起眼睛冲自己冷笑了一下。

 

05.

      KO在更衣室里几乎磨蹭了一个世纪之久。和肖奈其实没有聊什么,他本就话少,肖奈更是喜欢故作高深,两人你来我往好似猜灯谜,最后也没什么进展,倒是套出了肖奈其实一直都暗中监视着KO的工作电脑,不让他有机会做些对郝眉不利的小动作。

      肖奈承认得无比坦荡:“两套房子呢,我不替他看着,他极有可能把自己连人带房一起卖了。”

      KO语塞,好在肖奈愿意跟他说这些,就意味着嫌疑基本已经洗清,作为“娘家人”的肖总默认了KO通过考核。

      “挺好的,生个气,增加点情趣。”肖奈走出去之前回身对他说,脸上的笑容竟是鼓励的,“吓吓郝眉。”

      那一刻,KO想到的是,某天他无意间看到郝眉和于半珊、丘永侯三个人的微信群记录,他们仨的小群组名称是一行大字:「珍爱生命,远离老三」。

      真理,他心说。

      走出去迎面就是蹲在那儿等他的郝眉,见他终于现身还有点别扭,脸上浮出犹豫要不要起来迎接的迟疑。KO在门口看他良久,等他俩都觉得彼此之间的沉默已经太微妙、太尴尬了,才抬脚向郝眉走去。郝眉随着他的靠近也站起身来,蹲的时间过长腿有些麻,禁不住龇牙咧嘴,倒退几步膝盖一软,险些栽进池子里,被KO一把拉住。

      “谢谢啊,”郝眉下意识拍拍胸口冲他道谢,又觉得有些生分,换上了熟稔的语气,“你怎么这么久啊?我看你都要洗脱皮了,等得我快睡着啦。”

      KO不说话,换回便装的他穿一身黑,刚洗完澡显得柔软又洁净,令郝眉忍不住想亲近些,便习惯性贴在他身侧,右手搭住臂弯。被挽上的人没有退开,虽然依旧沉默,但郝眉明显感到他消了气,抬头仰望他的笑容惊喜万分:“你不生气啦?”

      硬憋着不答话,KO垂头往前走,心里记着肖奈说的“吓吓郝眉”,然而终究还是没有忍心甩开他。游泳馆天光大盛,郝眉亦步亦趋跟他走,到了当下才仿佛真心愉悦起来,拖鞋踩在地砖上一路啪嗒啪嗒响,笑容清晰又明亮,在KO身旁仿佛一抹沁人心脾的凉。

 

06.

      肖奈是不懂的,KO把满满的烧烤盘子递给郝眉的时候还在想,我和他的“情趣”,根本不一样。

      食物链顶端的猎手虎视眈眈的并不是猎物啊,他处心积虑,任劳任怨,秘而不宣,隐而不发,一步步沉默又坚决,织出一张密不透风、甚至将自己都牢牢缠住的网,想要捕获的才不是猎物。

      而是宠物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