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K莫】一夜中秋

Work Text:

01.

      中秋节。

      致一科技的员工福利远近闻名,肖总看起来不近人情,事实上对兄弟们十分关照,提前一天结束了大项目就打发大伙儿回家放假,在一众程序员的感恩戴德中保持神秘的微笑。

      副总经理于半珊送走丘永侯,返回来斜倚着门框,一脸愤懑:“你们太天真了,他哪是对我们好,他是急着回家跟三嫂过二人世界!”

      肖奈理直气壮:“你也可以去过。”

      于半珊气结:“中秋节你也要挤兑我是吧?明知道我没有妹子!”

      路过的郝眉哈哈大笑,被于半珊扔了一团废纸,不甘示弱地扔回去,闹得不可开交。嫌他俩吵到头疼的肖奈看看站在走廊里一言不发的KO,状似随意地问:“郝眉,你火车票买好了吗?”

      于半珊瞪肖奈一眼:“开什么玩笑,我们眉少怎么会坐火车,人家一定是头等舱机票,VIP通道,一路送回家的待遇!”

      郝眉把被蹂躏得破碎不堪的纸团塞进于半珊的后领,疑惑地说:“买什么票?”

      “眉哥?美人儿?”于半珊抖了半天终于把纸团抖落,伸手在郝眉眼前晃晃:“加班加傻了?赶紧买票,现在可不好订。”

      “哦,那个啊。我不回家。”

      郝眉语气轻松,手指却紧扣着斜挎包的背带,回头往走廊瞥一眼。肖奈看在眼里,催促于半珊赶紧清场,公司得锁门休息了。

      于半珊一边查电一边念叨老三没良心也不知道陪陪兄弟,郝眉也不多话,走了几步冲KO笑笑:“我们走吧。”

>>>

      跟在郝眉身后的KO一路无言,听他兴高采烈地数着晚上想吃什么菜,在郝眉说要陪他去菜场的时候终于开口了:“你不回家?”

      郝眉抬头看他一眼,望向远方撇撇嘴,一脸不耐烦:“不想回,我妈最近又张罗着给我相亲,这时候回去简直是自投罗网。”

      顿了顿,听到相亲二字,KO还是有些郁闷,但仍追问一句:“中秋节啊,没关系吗?”

      “妥妥儿的!”郝眉挽着他的手往菜场方向拽,“我还想吃毛血旺!”

      KO被拽着疾走,脚步有些踉跄。他目光追着郝眉,想从他脸上看出些端倪,半晌之后默默移开。

 

02.

      过节须得丰盛些,更何况郝眉不回家一定是有什么缘由,KO怕他又是跟家里吵架闹僵了,想着给他些安慰,这么一来便整出一桌大宴,吓得郝眉咬住筷子不敢妄动。KO喊他趁热吃,把好放的菜先盖上收好,回桌见自己面前多了一碗刚盛的汤。

      “好喝得我舌头都咽下去了,”郝眉啃着鸡腿说,“不能我一个人哑。”

      KO面无表情把汤喝了,思忖该怎么问郝眉家事才比较妥当,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郝眉拧着眉毛观察他许久,把鸡骨头一丢:“KO,今天不是中秋节啊,明天才是哎。”

      “没区别,”KO回过神来,“你每天都吃这么多。”

      郝眉一口饭差点噎死,愤愤然敲碗:“我早就说了你别跟老三那种毒舌的人一起混!”

      KO不接话,满眼笑意地看着桌对面吃得起劲的人。他觉得事情应该不严重,郝眉不是那么藏得住事儿的人,现在看来没什么问题,不用他太过操心。思绪一松,随口问道:“晚上做什么?”

      郝眉啃完最后一个鸡腿,依依不舍地收拢残渣:“没什么,我手上那个优化进程得收个尾,索性做完专心放假。你呢?”

      KO望着郝眉面前的一堆骨头,语气带笑:“刷碗,拖地,洗衣服……”

      “得得得,你这么一说我都不好意思了,”郝眉站起来,“我选择眼不见为净,您好好干。”

      他说完钻进房里,KO一边收拾碗筷一边注意声响,知道他是在打电话,猜测是打给父母,不由得心念一滞,凑过去听。郝眉的声音隔着房门传过来鼻音更重,倒不像是在吵架,语气和缓,带着安抚:“是啊,他不回家……我跟他一起过,挺好的。”

      KO不再偷听,径直走去洗碗。表情平静,面色如常,只在刷锅的时候格外用力而已。

 

03.

      等KO把家务活忙完又解决掉网上接的私活,郝眉的工作也进入尾声。大概是比他想象中要顺利,郝眉显得挺高兴,搞定之后抱着私人笔记本出来,说要上游戏跟KO把之前欠的任务给做了,于半珊还在线上等着呢。KO看他殷勤的笑模样,二话不说拿上电脑跟他一起去了凉台。郝眉先前提过自己不爱吃月饼,KO也没这个心思,只弄了两杯茶摆在一边,一人一个躺椅,还能抽空赏赏月,倒也惬意。

      他俩已经不再玩幻想星球,毕竟是老游戏了,各方面都比不上市面上的新游戏,虽说一直留着账号,但平时大家还是在倩女幽魂里聚头。自从KO跟着郝眉也来玩倩女之后,一笑奈何的史诗级传说一度遭到动摇:KO还和以前一样叫手可摘星辰,名字如此有气势的冷面大神,操作犀利剑走偏锋,不废话不挑事,相对宠妻狂魔一笑奈何来说还有个优势就是没有侠侣,很是让各路女玩家激动不已。

      郝眉说要铸剑材料,KO正要去烧水,便干脆把电脑塞他手里:“你自己交易吧。”

      也不和他客气,郝眉一掷千金——当然是掷手可摘星辰的金,开玩笑,莫扎他这么抠才不舍得挥霍——豪爽地给自己把包袱装满,琢磨着再顺点什么可以卖钱的好材料,消息框突然闪动起来。他顺手点开一看,是帮里一个相熟的姑娘来打招呼。知道KO平时对帮里妹子搭话都一概不理,但郝眉看到对方的ID是雷神妮妮,想起这是三嫂的好伙伴,便还是给面子替KO应了一声。

      没想到妮妮是来求手可摘星辰一起结侠侣的,这让郝眉手下一顿,交易装备的速度都慢下来。他能听见KO在屋里走动的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又盯了屏幕好一会儿,最终忍不住擅自发送回复信息,然后带着负罪感迅速下线,连妮妮的回答都没有看。

      KO回到凉台坐下,只当郝眉顺手,毫不在意地重新上线,不消几秒刚巧收到妮妮的回复:「你有侠侣了?这样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找个大神做侠侣任务,我比较菜嘛,哈哈。看你资料显示没有侠侣才找你的,不好意思啦。」

      KO皱眉,有些莫名其妙,往上翻看到记录,抬眼瞄了瞄郝眉。那家伙正在做任务采集偃师材料,屏幕的光映在脸上,看不清表情。

      「嗯。」手可摘星辰在游戏里一样话少。

      雷神妮妮问道:「不过你的资料确实是未婚啊,这还可以设置的吗?」

      KO犹豫几秒,还是回了:「他是个男号,结不了。」

      八卦小公主雷神妮妮顿时就来了兴趣:「哎?真的啊?她在我们帮里吗?咱帮哪个男神是人妖啊哈哈哈。」

      要不要说呢,KO指尖无意识地摩挲键盘,又看了看郝眉回答妮妮的那句话。

      手可摘星辰(23:37):「我可是有主的人!不要觊觎我!」

      他笑了一下。

>>>

      晚风习习,KO呷一口茶,慢悠悠地打字:「副帮主。」

      对面的雷神妮妮顿时就炸开了锅:「什么?!!!副帮主莫扎他?!莫扎他是人妖?!!!」

      手可摘星辰叮嘱道:「别说出去,他不喜欢。」

      靠眼力见儿行走八卦江湖多年的妮妮很上道,迅速应了,又感慨说:「哇,副帮主操作那么厉害,真想不到啊。现实中一定是个很酷的女孩子吧?祝你们幸福啦!」

      是啊,很酷。KO把笔记本放远了些,另一边的郝眉刚锻出一套顶级铠甲,正眉飞色舞地在帮派频道里气于半珊。很酷,很厉害,很可爱,很好看。

      很温暖。

      手可摘星辰说:「谢谢。」

 

04.

      “哎呀我差点忘了!”

      刚打完新出的副本boss,KO被郝眉突如其来的惊叫吓了一跳,顿时立起脊背盯着他,却见那家伙端起茶杯冲他晃晃,笑得明媚讨喜:“十二点啦,以茶代酒!中秋快乐,KO。”

      KO依言顺从地与他相碰,陶瓷茶杯在空中撞出清脆的响声,煞是好听。他想了想还是说:“中秋节而已,不用等十二点吧。”

      “当然要等!”郝眉坚决地一挥手,“不以放假为目的的节日都是耍流氓,那么反过来,我们要给所有放假的节日以至高无上的尊重!都当春节来过!必须等十二点!”

      说完他还对KO挤挤眼,豪迈地一举茶杯,差点晃出来:“不醉不归!”

      实在忍不住,KO抖着肩膀笑出了声。

      他一张脸剑眉星目棱角分明,平时惯常没什么表情,乍一看冷淡又严肃,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当初令刚相识的郝眉都有些犯怵。这会儿忽而这么一笑,眉目轮廓骤然柔和下来,弯弯笑眼星光熠熠,连唇角弧度都甜得人心跳加速。郝眉一时愣怔,半晌没反应过来,竟是看呆了。他放下茶杯盘腿坐直,歪头冲KO笑道:“KO,你长得可真好看。”

      KO听了,视线从电脑屏幕缓缓移向郝眉脸上,似是尚未消化这句突兀的赞美,眼里盛满了一瞬的懵懂,令郝眉有些心虚。他想起那次去买西装,从试衣间里出来的KO也是这样,无助而迷茫地望着自己,语带迟疑:“有点不是很舒服……”

      郝眉那时没空理他,自顾自心如擂鼓。黑色修身款衬得KO比往日更为凌厉,英气逼人、器宇轩昂,一时间让人不敢直视;这个卯起劲来便压迫感极重的人在郝眉面前却柔软得不像话,破天荒地嗔道:“喂……我不太懂啊。”

      很久以前郝眉和贝微微聊天的时候曾说,你们都不知道KO的好,这人太厉害,他只是没有机会,如果能站在平等的起跑线上,说不定连老三都要被他比下去。他说这话时满心骄傲,还有一丝自己并未察觉的疼惜,然而当看到穿着黑色西装一脸无辜向自己求助的KO,他满脑子都是与现在所想完全一致的、不入流的念头:

      这个太厉害的人有多好,他突然不想让任何人看到。

      自觉想法阴暗,郝眉咬着嘴唇转开脸,就听KO回答道:“你比较好看。”

      KO的语气直白诚恳,态度甚至有些过于认真,电脑屏幕的光映在他脸颊,投下一片阴影,显得下颌线条更是干净利落。

      郝眉悄悄咽了一口唾沫。他心里惶惶然竟泛起一阵不由分说的酸楚,阴暗就阴暗吧——

      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游戏里不行,现实中也不行。除了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

 

05.

      任务做完已是后半夜,郝眉跟于半珊打过招呼下了线,懒得动弹,把笔记本就地一放,靠在躺椅上伸懒腰。起得太早,又脑力劳动一天,到这会儿倦怠不已,没过多久眼皮就撑不住了。用尽最后一点清醒的脑细胞看了看手机,还没来得及放下,便沉沉睡去。

      KO从洗手间回来见他这样躺着,寻思一秒要不要叫醒他去床上睡,随即打消了念头。就这样待着吧,他给自己倒满水喝了一口,转身去房里拿毯子给郝眉盖上,顺便将手机轻轻抽出来放在一边,又忍不住摸摸郝眉漆黑的发尾。

      这家伙头发有些长了,柔顺地贴着脖颈,一摸上去势必要碰到皮肤,触手所及一片细腻柔软。KO收回手指,默默地站在原地看了一阵。郝眉的睡相不算差,除了爱拿被子蒙头之外,没什么多余的动静,较白天清醒的他要安分不少。本就稚气未脱,熟睡中毫无防备的样子更像个青涩少年。

      其实对比当初第一次相遇时,他已经长大了许多,公事上渐渐成熟稳重起来,甚至偶尔可以和于半珊分头出去独当一面;KO在公司就与他同一个部门天天扎堆,搬进来之后更是朝夕相对,日复一日静静看着他成长,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总归是高兴的吧。更高兴的是在家里,郝眉还是KO最初认知的样子,热情,活泼,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不开心了便习惯性地撒娇,开心了如同阳光盛放般粲然一笑。

      KO实在是喜欢这个人,一日比一日更喜欢,日渐累积的情感不知不觉反而逼得他放慢了脚步。回想那日他问郝眉“你要不要我住下来”时用掉了大半的冲动,住进来之前的志得意满如今已经不剩多少。

      他索性紧靠着躺椅坐在地砖上,郝眉搭在腿边的手臂正好透过扶手空隙与他的肩膀相触。KO素来体温偏低,只觉得温暖熨帖,忍不住又挨近了些。他目光凉凉地望着窗外影影绰绰,楼下路灯坏掉一盏,又没了月光陪衬,在这暗夜里看着满是阴霾,让人置身于此,无端端感觉惆怅。

      额头在躺椅扶手的铁杆上压出红印,KO又用力抵了抵,实在吃痛才缓下劲来。孤单一人习惯了,所谓的中秋佳节骤然有人陪伴,乍喜之下竟然是无所适从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不知道该如何补偿,不知道该如何令对方觉得值得——说到底,还是因为心有杂念吧,他这样想到,继而满脑子纷繁念想瞬间惭愧地归零。

      KO坐在夜凉如水的静谧中,听着郝眉平缓悠长的呼吸声。

      肩头异常暖热,心下一片荒凉。

 

06.

      眼见着夜越来越深,KO还是得把郝眉叫醒,要不睡一夜着凉不说,腰酸背痛是免不了的。他正要起身,刚才放到一边的郝眉的手机倏地亮了,进来一条短信。

      KO探头看一眼,发现是垃圾广告,无谓地帮他删了,手指顺势一滑,便退回到郝眉睡前操作的界面,是和他母亲的短信来往。KO本不想看,但不由自主地一瞟,已经被吸引了注意力。

      ——「眉眉,你别跟人家在外面过,领回家吧。」

      ——「哪有这么早就带人回家过中秋的,你不怕吓着你未来儿媳妇啊?」

      ——「怎么说话呢你,到底什么样的女孩子,你眼光行不行啊?」

      ——「妈你才是,这叫什么话啊,你儿子的品味,必须高大上。」

      ——「我才不信,你得看清楚,真是好姑娘才行,我真是不放心你。」

      ——「妈你就放心吧,真的是好姑娘,又勤快又贤惠,厨艺一流,家务活全包,工资比我还高!」

      ——「你少给我胡说八道,这样的姑娘能看得上你?!别是长得特别丑吧……那也不行啊我跟你说!」

      ——「怎么可能!长得特别好看,全世界最好看,我跟你打包票。」

      ——「你就瞎扯吧,不带回来让我过目都是白说。」

      ——「我的亲妈哎,你得给我时间啊,条件这么好的姑娘,我不得追个一年半载的才能搞定啊,哪有那么快!」

      ——「你个小兔崽子,还没追上你跟我说那些没用的!」

      ——「我这不是正在努力吗,要不然也对不起你们给我的房子是吧。」

      ——「你知道就好!赶紧的!」

      最后一条,是郝眉打了一半还没来得及发送出去的,光标停在对话框里一闪一闪,看得KO眼睛发酸,胸口发堵。

      「妈,我真的很喜欢那个人。如果哪天成功了带回去,你要是哪里不满意,看在儿子的面子上……」

 

07.

      到头来还是郝眉自己醒了。睡醒之后略感寒意,愣愣地把毯子裹紧,四下看了一圈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喝了一口水,嗓音还透着没缓过来的困顿和喑哑:“KO?几点了?”

      “郝眉。”KO半跪在躺椅前,轻柔而郑重地唤。

      心里一抖,立刻全醒了。郝眉印象中这是KO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他,神情不免忐忑。

      他听见KO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说:“饭我做,碗我刷,地我拖,衣服我洗,我什么都会干——”

      郝眉像是有所预感,眼睛随着KO的尾音瞪大了,几分钟前的睡意朦胧褪成一片清明,隐在黑暗里的耳朵尖有些红,不知是不是冻得。

      KO的目光一如既往地深沉又专注,他握紧郝眉的手,指间的力道昭示着满溢出来的温柔。

>>>

      “——你要不要我做你的男朋友?”

      “……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