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蜃氣樓(四)完

Work Text:

蜃氣樓(四)

  暴雨後的隔天,太陽一如以往地炎熱,因為一夜的甘霖,居民今日都十分虔誠地向神敬謝。

  鯖國一行人就要出發回國了。

  國王並沒有去送客。

  他靠在皇宮陽台窗戶旁,靜靜地看著日落,他想著遙、想著他們從前、然後他又憶起那段俘虜的日子,那些可怖的記憶令他痛苦,身體的苦楚與精神的損 害直接讓他喪失了變為鯊魚的能力,他懼怕水,每每想起他就會渾身顫抖,恨不得溺死在水中。紛亂的斷片回想卻又夾雜了那天他在遙身下輾轉、扭腰的情景,混合 在一起,他最終憤怒地摔遠了酒杯,酒汁悉數灑了出來。

  他的四肢陷在柔軟大床,呻/吟著將手背過自己插入小/穴,濕潤的水聲作響。

  他無法克制,身體又再度熱了起來,他渴望刺穿的快感,像那天一樣……

  他渴求遙。

  「王!王!不好了!」似鳥匆匆忙忙衝進寢殿時,凜正醒過來,床上一片凌亂,他赤身裸體,僅以白色床巾披身,正要開口斥罵似鳥的莽撞。

  「鯖國王子不見了!」

  紅色的眼瞳瞬間睜大。

  鯖國使節團出發第二日,遭遇到了意外的風暴,他們都是沙漠的子民,但這卻是他們平生所見最惡劣的沙塵暴。

  他們試圖待在原地,靠攏在一起,但黑夜還是奪走許多條人命,甚至王子與貼身護衛跟其他人失散。

  風暴終於止息之時,為數不多倖存下來的人們好不容易才聚起來,但人卻僅存原來的三分之一而已,這還是算上鮫國的護衛們。

  眾人還餘悸猶存,不知何時會再起風暴之時,他們碰到了倒臥在沙漠之中的王子護衛,他半身陷入流沙之中,已經闔上了雙眼。

  「看衣服痕跡應該還沒過太久。」但是王子……侍從們心中悚然,他們的王子可能凶多吉少了。

  「我們必須回鮫國請求協助,況且剩餘的駱駝也無法讓我們渡過沙漠。」鮫國護衛建議道,一行人只能在王子失蹤點暫時落腳,並且等待鮫國的援助。

  「王……!您不必躬身參與救援,我國的護衛都相當有經驗……」似鳥急切地說著,險些跟不上王快速的腳步。

  然而凜卻將手一拂,不想再聽似鳥諫言。

  似鳥從未見過他的王如此急躁,一刻也不容緩地就要隨隊出發救援鯖國使節隊。

  對眾臣的勸言充耳不聞,紅色雙眼只是凝視著地平線遠方,期望著那一抹藍。

  遙……你在哪裡?

  「我要親自找到你……」

  他屏除腦中惡劣的想像,強迫自己專心於找人,他是不可能待在原地等待消息的,一想到那個男人就這樣死在沙漠,他的手就隨之顫抖起來。

  他不能死。

 

  凜派出許多搜索隊,往不同的方向前進。

  那日會不會是他最後一次與遙共游?他止不住心裡的猜測,其實那天,他感覺到久違的愉快。

  禁錮著他的黑暗記憶,也似乎鬆動了一點。

  遙從以前就是個神奇的男人。

  就如同注入新泉一般,他如枯枝的身體一點一點甦醒過來。

  他骯髒的、令人厭惡的身體。

  可以的話,他想永遠化作鯊魚,忘卻身為人類的自己。

  這個軀殼,他已經厭棄,想要徹底地拋去。

  現在也不過做為人苟延殘喘而已。

  遙……即使是人形的時候,動作仍是那麼地完美,完整地與水融合在一起,他是生於水的男人。

  這樣的人,怎能乾枯於沙漠?

  遙在炙熱的夢境中,他像是沙漠中翻騰的一粒沙,意識混亂,眼中光怪陸離,光影交錯。

  『吶、你遊得好快!身體也好漂亮!』

  『你是女生嗎?』長得好像。

  『你說什麼!』真琴架住暴怒的凜,才把他們拉開。

  『下次不會輸給你的!不會!』鯊魚逕自游走了,遙錯愕地佇在原地。

  『遙……他是不是哭了?』真琴遲疑地說。

  『啊……遙……!』遙轉身走了。

  

  與那個人游泳的時候,水總是滾燙的,而他是如此焦慮與動搖。

  他總是在他身後逼迫著他,他感到如芒在背,卻又不忍回頭看那對眼睛。

  而他像是在池中不斷繞圈的海豚,沒有方向。

  他有時候想,說不定成年之後,他就漸漸不會再變成海豚了,像是所有他們這類人一樣,慢慢地老化。

  他沒有那隻鯊魚那樣尖利的牙齒……卻在與他共游時,總感到世界的寬闊。

  那個人擅自靠近又擅自離開,不知道幾次了,而他依然在原地。

  過去的回憶交織在一起,遙的喉嚨像是一把火在燒灼,他連汗都流不出來了。

  他大概要死了吧,所以才想起了過去。

  不明白原因地總想起凜。

  「遙……!」

  遙睜大了眼,視線恍惚的遠方,好似有水的反光。

  有人在呼喊他。

  他拖著沉重的腳步,一步一步地邁著。

  水……水……他的每分細胞都在渴求著水。

  更顯得他過去多麼可笑,自以為能駕馭水,但是離了水,他又是什麼?

  恍惚的視線中,有人在向他招手,那裡有綠洲、有樹蔭,有兒時的玩伴、那兩個仰慕他的少年,也有紅髮的男子。

  帶領他看見世界的夥伴們。

  離了水他便只是平凡的人,若沒有被他們拉著手,他早就溺死了。

  「遙……」凜在笑……感覺是如此久違的笑了,那是他本來的樣貌。

  令人煩悶的那個人——他卻不願看見他流淚的樣子。

  遙拖著腳步前進,完全靠著本能行動著。

  是水?還是海?凜……是不是就在那端?

  但他的四肢漸漸乏力,力氣逐漸消逝,最終他倒下了,手裡抓起一把沙。

  他用最後的力氣瞇起眼,前方一無所有,只有起伏的沙丘。

  只是幻覺而已。

  他手中的沙隨風飛去,滿佈他的視野,他握不住他們。

  那只是海市蜃樓。

  遠方的旭日緩緩升起,沙漠的溫差很大,此時還感覺不到太陽的溫度。

  遙又一次從夢中睜眼,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記憶混淆,呆滯的眼神沒有光芒,他好一會兒才突然想起他的侍衛被流沙所纏,留他獨自一人被風沙籠罩。

  遙的眼眸如乾涸的湖,正颳起一陣沙塵,眼前灰濛濛的,漸漸看不清楚了。

  海那種地方,果然只是傳說而已。

  只有凜會相信。

  而今連凜都不會去追尋了,它也不可能存在了吧,他想。

  乾癟的嘴脣裂開,他喃喃自語著,卻並沒有要說什麼話,只是無意識地動著。

  他變回了那頭海豚,只是不再美麗如昔,他擱淺在熱沙曝曬,蔚藍的身軀斑駁裂開了傷痕,他一生都沒看過海,至始至終他都被困在沙漠之中。

  他不曾自由。

  

  凜找到遙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幾乎被沙埋沒,他心臟急速揪緊,大力跳動起來。

  「遙!遙!!」他大力搖動他,淚水已經佈滿臉頰,順著重力紛紛掉落,滴入遙微張的嘴裡,像是乾旱的土地上湧出的第一道涓流,細細蜿蜒而入,他終於有了動靜,動了動嘴脣。

  「遙!!」凜驚喜地更加大聲地叫著他,他們在附近地區找了許久,絕望的念頭屢次衝上腦袋,讓他四肢冰冷。

  然而他眨眼瞬間,好像看見遠方暗影浮動,一眨眼就不見了,他突然沒有根據地深信遙就在那個方向。

  海市蜃樓,縱是一片虛幻的海,但人們總認為它存在的,因為親眼所見。

  遙被凜拉著,他頭重腳輕,已經邁不開腿,他多想叫凜停下,別再走了,別再喊他了,他頭疼欲裂,眼前一片黑暗,卻掙不開凜的手。

  『你要去哪?』

  『是我們要去,我們要去找海。』

  『我不想走了。』

  凜生氣地回頭露出鯊魚般的牙齒『不行!我們要一起走!』

  遙的耳邊嗡嗡叫,他心裡煩透了,他待在這裡就好了,他不想走,凜又擅自決定了。

  這裡也有水,看!

  遙張開眼,水的深處一片黑暗,他發現拉著他的手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四周皆是深不見底的黑暗,他連自己也看不見,他伸出雙手想看看自己的手,卻突然開始墜落,他急速往下墜落,像是在沒有重力的空間,他仰頭想張嘴喊叫,卻是一連串泡泡。

  在他即將窒息之時,突然有人拉住他的手,他破出水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身旁有個紅色的物體也突出水面,發出大聲的『哈!』水花四濺,他瞇起一隻眼。

  『是我贏啦!遙!』水光瀲灩,陽光彷彿彈跳在那頭紅髮上,閃耀著比太陽刺眼的光芒,是年幼的凜。

  『哈!哈!哈!』真琴在一旁喘著氣『凜你太厲害了……』渚也在另一邊皺著臉。

  『按照人類的肺活量來說不可能憋氣那麼久的。』怜的臉漲紅著,正歪著頭將耳邊的水倒出來。

  『凜,我們在哪?』他小聲地問紅髮少年,他轉頭,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們當然在海裡啦!』

  遙動了動睫毛,凜已經將他的臉擦乾淨,他仍在哭著,卻分不清楚是驚惶還是歡喜。

  「……的……」他喃喃說著,凜聽不清楚,俯下身來。「什麼?遙,你說什麼?」

  遙動著乾癟的嘴脣,半張著眼「原來……海水……」

  「……是鹹的。」

  遙再度醒來的時候,他像是從漫長的深眠中醒來,他眨眨眼,才漸漸清醒,身體很疲勞,但精神卻休息得很足夠。

  他起身,望著窗外明亮的陽光,此時正是正午。

  他喝了一口為他備在床邊的水,仍然甘甜,他的身體已經不渴了,只是劫難的記憶還存在,他閉著眼讓冰涼的水滑下喉嚨,它是有生命的,鼓動著心跳在他身體內部流動,像是叫喚。

  他放下水瓶,逕自往房門外去。

  他沒花多少力氣就找到正在庭院坐著的凜,他的另一邊坐著另一位老人。

  「遙……你怎麼起來了!」他驚訝地瞪大眼,遙卻快步走來,一把拉起他「走了,凜。」

  「啊?去哪裡?」

  「去找海啊。」

  「什麼啊?怎麼突然……還有你剛醒不要亂走動啦!」

  遙停下來,明藍色的眼閃著光芒「明明是你說要去的。」轉過頭,他繼續大步走著,力氣竟然大得令凜有些吃痛,他跌跌撞撞地跟著遙的腳步。

  「等等……遙……你到底在說什麼啦!!」

  

  是你帶給我那樣的景色,那麼就負起責任,現在就出發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