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艾瑞克已经偷偷关注这艘船很久了。他不顾艾玛的鄙视和嘲笑,坚持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尾随着船,并坚信它上面装着的人类是他命中注定的恋人。
“看在海神的份上,艾瑞克,那只是个普通的渔夫罢了。他唯一会对你做的事情就是跑的离你远远地,再把你喜欢吃的鱼都捕走。”
“或许我可以和他分享食物。”艾瑞克摇摆着尾巴,眼睛在眼窝里愉快地转动。
“傻子!我说了你们没有可能的!”艾玛用侧腹把艾瑞克撞开,“你是一头鲨鱼!他有两条腿的人!你一口就能吞掉他!”
“我为什么要吞掉他!”艾瑞克惊恐地问,“我会保护他的!万一他从小船上掉进海里,我会救他的!然后他会爱上我,我们可以一起去……”
还没等他说完,艾玛就游走了,鲨鱼尾拼命甩着像是要甩掉对方肉麻的幻想。
艾瑞克在水里翻了一圈,然后警告自己不要兴奋地像条海豚,他的人类才不会喜欢蠢蠢的海豚。他游上海面,四处张望着,“啊,我的人类你今天怎么还不来?”

 

查尔斯蹲在码头,在太阳下仔细检查着渔网。他确定他的渔网完全符合网目尺寸标准,可谁能解释为什么最近他的收获变得那么丰富?
“天啊,你就不能感谢下上帝就算了吗?没有正常人会嫌自己赚得太多,查尔斯。”瑞雯站在一旁翻着白眼。
“可已经快半个月了,瑞雯。正常情况下,每次出海能打到东西就算不错了,可连续半个月收获都那么多……我不觉得这事正常。”他抬头困惑地看着她。
瑞雯早就适应了她兄长这种奇怪的责任感,但还是忍不住说:“你做渔夫还不到30天,别说的好像你生下来就是渔民好吗。如果你犹豫了,就不要再去海上把自己晒成番茄色,你可以跟我到镇上逛逛。”
查尔斯立刻拒绝了她的提议,“我说过要利用这个假期体验渔民生活的。而且在海上晒太阳的感觉非常美,你不知道这儿的海有多蓝。”
瑞雯看着查尔斯快要晒伤的脸,“我倒知道这的太阳有多毒。好吧,我不管你要干嘛了,但拜托好好擦一下防晒霜可以吗。你总不想一脸紫红色回去教书吧?”
查尔斯耸耸肩,不以为然地说:“只有女孩子才注意自己的外表,但好吧我会多擦些的。不过比起晒伤,我更好奇为什么我和别人的收获完全不同。”他跳上船,认真地检查着捕鱼设备是否带全了。瑞雯站在码头边看着他,开着玩笑说:“谁知道呢?或许有一只美丽的人鱼暗恋你,天天为你送来丰厚的收成当定情信物。”
“什么?”查尔斯忍俊不禁地说。
瑞雯被自己的想象逗乐了,“或许她不久就会趴在你的船边对你唱歌,问你肯不肯娶她和她一辈子在一起。”她蹲下来,神秘兮兮地警告他,“不过小心,人鱼吃人哦。”
查尔斯大笑着,动作利落地启动渔船,“我会的。祝你玩得愉快,瑞雯。”
“你也是!小心人鱼啊,渔夫先生!”

 

艾瑞克终于看到了那艘蓝色的渔船。啊,他的人类来了。
他向深处游去,寻找着不久前发现的猎物,很快他就找到了成菱形游动着的整齐鱼群,他摆动着尾巴不时冲过去把鱼群吓得四散,恐吓着它们向渔船的方向靠拢。他因为要和心爱的人类分享食物而开心地咧开了嘴。然后,就在快要接近渔船时,鱼群惊慌地散开。在他能还没搞清发生了什么之前,一个奇怪的网状物兜住了他,他被迫浮上了水面。

 

查尔斯看着半收的渔网里的大家伙,忍不住后退了一大步。他觉得跟眼前这条大白鲨比起来,他每天满网的鱼一点都不诡异和罪恶。谁能解释下,为什么鲨鱼会钻进他的渔网里?而且,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只大白鲨在渔网里扭了扭身体,以极其活泼和愉快的节奏。
“天啊,天啊。”查尔斯在渔船上挪动着,小心地凑到船边。
大白鲨抬起尾巴,头也跟着抬起来,露出了满口的白牙。查尔斯忍不住又想往回缩。
这家伙可真大,深色的鲨鱼鳍撑在渔网的网口里,巨大有力的尾巴被迫弯曲着。他的身上零星散步着伤疤,或许那都是和凶猛的海洋生物搏斗留下的?查尔斯的眼神充满敬畏和崇拜,一个海洋霸主就这样软弱无力地躺在他的渔网里任他端详。
“天啊,你可真美。我的朋友。”他忍不住感叹道。

 

艾瑞克觉得如果再这样被看下去,他就要开始害羞了。就是那种快乐到极致,想用身体磨蹭对方,带着他欢快游动的感觉。
然后他听到他的人类开始赞美他。他兴奋地甩着鱼尾,看着人类的眼睛愉快地转动着。
接着,那个小巧精致的人在止不住的感叹中剪碎了渔网。艾瑞克激动地恨不得亲吻他的人类,但他没有,他怕不小心伤到对方。
我的人类为了我毁掉了自己的捕食工具!哦,他爱我!
艾瑞克在船边愉快地游动着,挂在他的身上的渔网随着他摇摆的动作在水里无力的晃着。
渔船上的人类对着他露出了困惑又惊奇的神情。
哦,他真可爱。艾瑞克将头抬出了水面,微微摇晃着对他示好。
人类露出受宠若惊的神情。艾瑞克的心都化了。

 

艾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的母亲,伊迪,海洋中最令人尊敬的捕食者。
“什么?您说那个传说是真的?”
伊迪优雅地摇摆着身体,“当然,亲爱的。你不觉得我们家族的鲨鱼比其他大白鲨要聪明多了么?”
“可我以为,那只是我们进化的比较好。”艾玛支吾着,为缓解惊讶而笑着:“再说能理解人类活动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儿,不是吗?”
伊迪转过身严肃地看着她,“艾玛,我美丽的女儿。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物种之一,我们之所以听懂他们的语言是因为我们可以变成他们。”
“但、但是,怎么变?”艾玛的世界观正在崩塌。
伊迪浪漫地转着眼睛,“一个来自心爱人类的愿望、抚摸或者亲吻,随便什么。你就可以拥有自由变成人的能力。”
“那也太简单了吧!”
“世界上的事情哪有那么复杂,亲爱的。”伊迪和蔼地说,“爱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不是么?”
艾玛转着眼睛,想着她的兄弟真是该死的幸运。

 

“你没有在逗我吧,查尔斯?”瑞雯在餐桌上认真地看着查尔斯,“你是说,你确实从海里捞到了一只会对你摇尾巴的大白鲨?”
“千真万确,瑞雯!”查尔斯切着盘子里的食物,依旧沉浸在和巨大海洋捕食者碰面后的兴奋中,“一只野生雄性大白鲨,强壮又威猛。我把他从渔网里放了出去,他竟然跟着我的船游了一整天。并且,他会在我观察他的时候露出水面,还对着我转眼睛。天啊,你绝对想不到那有多神奇。“
“如果我不是你妹妹,我会以为你得了妄想症。查尔斯,想想《大白鲨》电影,它怎么会对你那么友好?”
“是他,瑞雯。”查尔斯纠正道,“大白鲨并没有电影里说的那么恐怖,他们是高智商的海洋生物,并且拥有强烈的好奇心。而且实际上,他们并不吃人,只是他们习惯用啃咬的方式去探索事物,而人类脆弱的身体经不起他们的啃咬而已。”
“听起来像是人类的错一样。”瑞雯一边切着食物一边小声嘟囔着。
“你说什么?”兴奋地查尔斯没有听清她的话。
“没事,大白鲨专家。”瑞雯努力掩饰着讽刺的语气,“所以你明天还要出海么?”
“当然!”查尔斯点着头。
“你觉得它,我是说他,还会出现么?”
查尔斯的兴奋中出现了一点担忧,“或许吧,我希望还能看到他。”
“你知道有大白鲨的地方不可能打到鱼吧?”瑞雯对整件事还是保持着不赞同。
查尔斯耸肩,“我已经打到比别人两个月还多的鱼了。就像你说的,我毕竟不是专业的渔夫,那一点也不让我困扰。更何况,谁能抵挡一只友好的大白鲨呢?”
瑞雯不得不开始担心起兄长的生命健康。

 

艾瑞克在海面下游动着,近5米长的身体在海中清晰可见。深灰色的鱼鳍像匕首般斩断平静的海面,身体只需要轻微摇摆就可以保持和渔船相同的速度。
他觉得经过昨天的亲密接触后,他再也不需要躲在海下偷窥他的人类了。他在距离船侧几米的地方游动着,时不时看一眼船上的人。他最心爱的人类。
他本以为自己不可能再多爱他一点了。可事实上,他觉得自己每天都比前一天更渴望他的人类。
他在对方坐在船边时把头抬出水面,试图吸引对方的注意,而人类每次都会对他露出完美的笑容。
把手放到我头上来,来摸摸我!艾瑞克在心里狂喊着,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在人类的注视下过分摇摆身体——那像蠢海豚,人类不会喜欢的。他再次警告自己。
“你真是太友好了,我的朋友。”人类这样不可思议地说,放下了手里的东西。
艾瑞克晃了晃身体,对他咧着嘴。
人类被逗乐了,赞叹地说:“那是一个笑么,朋友?我从不知道大白鲨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你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生物…我叫做查尔斯,或许我应该给你起个名字?你应该叫做什么呢?”
人类终于朝他伸出了手,小心又谨慎地。艾瑞克忙不迭地游得更近一些,因为激动差点撞在船身上,他把自己的头送到男人手下,感受着男人的抚摸。
我的名字是艾瑞克,我喜欢你,查尔斯。哦,查尔斯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比艾玛艾瑞克艾迪艾伦都要好听!
然后,艾瑞克感觉到水里有同类飞速游了过来。紧接着,人类的渔船被撞的摇晃了下。查尔斯用力握住船边的扶手,紧张地四处查看。
“艾瑞克,我听到你在想什么了!艾玛才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你这个走狗屎运的家伙。”
艾玛说着,再次用力推着船侧,似乎打定主意要把船弄翻。
“你在干吗,你会伤到他!“艾瑞克愤怒地把她撞向一边,朝对方呲着牙齿。
“我在帮你找真爱啊,白痴!你不想拥抱亲吻你的人类了吗!”艾玛吼着,再次朝船冲过去。
“你会淹死他的,艾玛!“艾瑞克再次把对方撞开。这惹火了艾玛。
“你这样一辈子也拉不上人类的手!我从母亲那知道了你不知道的事情,我在帮你艾瑞克!你可以英雄救美,得到人类的拥抱和感激,你可以变成人和他生活在一起,直到你不爱他了或者你死了!“
艾瑞克震惊地站在原地,他从没想过他还可以拥抱他的人类,他的查尔斯。就在晃神的这几分钟,海上的船已经飞快地驶向远处,而艾玛奋力向前游去。艾瑞克慌张地在后面追赶,“艾玛,等等!就算这样,我们可以换个不那么危险的方式!“
艾玛从船侧用力撞上去,船只摇晃着,“只有和心爱的人类接触你才能变成人,告诉我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办法么?”
什么?艾瑞克把她向远处推去,“等等,你说接触就可以?那我、我可以变成人了。”
“什么?”
“我说,”艾瑞克有点不好意思,“我说他刚刚摸了我的头,还问了我的名字。”
“……”艾玛生气了。她开始觉得她为自己兄弟想的太多了,这倒霉却该死的走运的家伙完全不需要她操心。
“我可以变成人了?我可以告诉他我的名字了?”艾瑞克以一种天天都可以吃美味海豹吃到撑的梦幻口吻感叹道。
艾玛气的摇着身体游走了,她似乎再也不想理艾瑞克了。

 

查尔斯坐在船上,惊魂未定。刚刚那只大白鲨想要把他从船里撞出去。这种行为完全不像是动物界的行为,更像是有复杂情感的人类的行为。
他的大白鲨——他强壮有力的大白鲨——为了他的安全和自己的同类挑起了战争。他最后看到的是两条鲨鱼用力撞击着彼此,并呲着锋利的牙齿。
这会儿,海面又恢复了平静,可他的心脏还因为刚才的遭遇而激烈地跳动着。他决定千万不能将今天的事告诉瑞雯,否则他再也没办法出海见他的大白鲨了。他要等他回来,然后对他说声谢谢。或许明天他可以带些新鲜的鱼肉给他的鲨鱼作为感谢?
海面下有东西接近了他的船,那像是一个人。查尔斯眯起眼睛仔细分辨着,下一秒,他觉得那是肾上腺素让他产生的幻觉——那个人的下半身是鲨鱼的尾巴吗?
那个类似人鱼的生物慢慢接近了。对方以非常眼熟的方式把头和肩膀抬出水面,对着他喊:“查尔斯!”
我的上帝啊!查尔斯被自己脑子里出现的想法震惊了。他看着对方慢慢游到他的船边,除了感叹上帝什么都做不了。
他看着对方在水中挺起身体,非常不熟练地握住船沿。浸湿的深色头发被捋到脑后,透明的海水顺着他的鼻梁、颧骨滑下,沿着他强壮的肩膀向下滑过厚实的胸膛和强壮的腹肌,亲吻着下腹浅色的柔韧鳞片。水面下,是一条深色的偶尔摆动着的修长鱼尾。
他被震撼到了。他抬头看向对方蓝绿色的眼睛,张着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对方似乎很兴奋,他对查尔斯咧嘴笑着,用湿凉的手握住他的。“查尔斯,是我。我叫艾瑞克,我喜欢你,我可以为了你做任何事情——无论是捉鱼还是走上陆地,我都愿意。”他又向上挺了挺身体,有些急切又羞涩地说:“你愿意带我走吗?”
灿烂的阳光将海水折射成浅蓝色,逆光让水里的人眯起眼睛,露出一副期待又忧伤的神情。船上的人用了好久才找回说话的能力,他用力捏了捏对方的手,笑着将他从水里拉起。
“你好,艾瑞克。我亲爱的大白鲨。”

 

那天晚上,瑞雯发现家里多了一个男人,一个奇怪地对火十分警惕的男人。查尔斯介绍对方是艾瑞克·兰瑟,是他在捕鱼时认识的朋友。
艾瑞克是个非常奇怪的男人,他对美味的鱼汤和烤鱼非常困惑,但却十分喜欢生鱼片以及跟在查尔斯身边。
不过,瑞雯想,就算再奇怪也总好过一头危险的大白鲨。所以,又能怎么样呢?
于是,鲨鱼艾瑞克幸福的陆地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