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ccident Happens

Chapter Text

06、

      Jensen为了弥补昨天晚上的事,晚上请Jared吃了一顿大餐,他一年前初次见到Jared的时候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又高又瘦,可是在他见识到了Jared的饭量之后对他的身材更加表示疑惑。他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这么喜欢吃糖果的男孩儿竟然还能这么瘦,可又不是瘦弱,尤其是最近他才有机会意识到Jared的身材有多么好,每一处的肌肉线条都那么漂亮。越是这么想他就越觉得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Jared,以前和女孩儿谈恋爱的时候还从没像现在这样像个热恋中的花痴少女。

      趁着Jensen走神的这个空档,Jared端过了Jensen的盘子放到自己面前,像个抢食成功的小孩儿开心地吃着Jensen没吃完的食物。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干了,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他们之间的玩闹,Jensen也允许他动不动就抢走他的食物,可是后来慢慢的就变成了一种习惯,当Jensen吃不完的时候就会自觉地把盘子推给Jared,而后者也会不负众望地每次都把它们都吃得一干二净。

      今天也不例外,Jensen一路嘲笑着吃得撑到走路都晃晃悠悠的Jared,在经历了无数路人的侧目和七八个粉丝的中途拍照拦截之后终于到了他们的酒店。Jared站在门口掏门卡的时候Jensen就站在他的身后直勾勾地盯着他找门卡的双手,Jared找到门卡后扭头发现Jensen并没有要离开的迹象,犹豫着开口:“呃……晚安?”

      “等躺到床上了再跟我说晚安吧。”

      “啊?”Jared有点儿反应不过Jensen什么意思。

      “我已经把我的房间退了Jared。”

      “啊?为…为什么?”

      “因为没必要啊,干嘛还要多花一百多美金?”Jensen靠在门框上从发愣的Jared手中拿过门卡打开了房门,“我们完全可以睡一间啊。”

      “可是只有一张床你要睡哪里啊?”Jared跟着Jensen进了房间,明明是自己的房间可现在却觉得自己像个陌生的入侵者。

      Jensen晃晃手里的门卡指着屋子正中央的大床说:“一起睡啊,昨天和前天不都是一起睡的吗?早知道从一开始就应该只订一间房的,白白浪费了两三百美金。”

      “不行!前天晚上是你骗我过去的,昨天也是你趁我喝多了然后……”一说起这个Jared真是既害羞又郁闷,“总之是不行!嘴上说是为了省钱,谁不知道你心里就是想……”

      Jared支支吾吾说不出口,Jensen却还不依不饶:“想什么?”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Jared一屁股坐上沙发低着头嘴里小声嘟囔。

      Jensen倒是已经开始脱外套,毫不把自己当客人,“你放心,我今天晚上绝对不会对你怎样的,我又不会强上你,你回忆一下我有强迫过你吗?”

      Jared想了想Jensen说的倒也是没错,虽然可能最初的初衷不在他这里,可是他也从来没有抗拒过,然而就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抗拒过他才更加不愿意和Jensen睡在一起。他心里很清楚,如果Jensen真的想要对他怎么样的话,哪怕嘴上说着不想要,到最后他还是会半推半就地回应每一个动作。

      Jared默默地在担心犹豫中洗过了澡,在浴室磨磨蹭蹭了四十多分钟才裹着毛巾慢悠悠地走出来,一打开浴室的门就对上了Jensen直勾勾的眼神,“你是洗澡呢还是在洗澡的空挡又自慰打飞机呢?”

      “我长得高要洗的面积比你大花的时间久不可以吗?”

      “好好好,你高你面积大行不行?”Jensen掀开被子拍拍身边的床铺,“上来吧,该睡觉了。”

      Jared犹豫着扯掉了腰间的毛巾,慢吞吞地爬上床,刚一躺下Jensen就趴了上来,双手握住Jared的手腕固定住他,鼻子埋进他的颈间轻轻呼吸,“嗯……这个宾馆的洗发水味道不错,我喜欢。”

      “你要干吗?你说你今天不做的……”Jared不但没有挣扎,甚至还脸红了。

      Jensen的左手放开了Jared,心理学说人如果在连续21天里每天重复做一件事,那么这件事就会变成一个习惯,可是他们之间才一共上过四次床,Jared就已经下意识地在Jensen放开对他的固定之后继续保持那个动作了。Jared自己没有注意到这个变化,但是Jensen看得清清楚楚,很难说他们两个到底谁更惊讶些。

      Jensen顺着他的胸膛慢慢向下伸进了他的内裤握住了他的阴茎,“难以相信在我之前竟然没有人对你有过想法……”

      “你怎么知道没有,他们只是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罢了。”

      Jensen轻轻一笑,“还好没有。”Jensen的嘴唇含住了Jared的耳垂,这一个动作让Jared忍不住惊呼,Jared心里暗自抱怨:不是说好不做的吗?

      就在Jared默默战胜了自己心里的另一个小人儿,已经准备好接受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的时候Jensen却突然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伏在Jared的肩膀上低声咒骂:“Fuck!”

      Jared还没来得及问他一句Jensen就翻身躺在了他身边,“对不起。”伸手拉起滑落到腰上的被单盖在了两人身上,关掉了床头灯,侧过身搂着Jared的腰轻声道:“晚安。”

      Jared倒是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发展,他以为明天他就要痛着屁股去坐飞机了,而且他甚至已经接受了这个可能发生的事,可Jensen的做法倒是让他没想到。突然发现之前对他很霸道的那个男人其实在床上也是可以讲道理的。

 

      第一季的拍摄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由于之前因为活动和他们的一点点耽误,最后这一个月的拍摄进程很紧张,两个人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继续他们在洛杉矶那个未完的话题,那场未能完成的性爱。

      在这期间Jensen很想揪住Jared好好问问他到底对他什么意思,可是他又怕影响了Jared的心情之后耽误了拍摄,所以只能每天埋头在拍戏当中,尽量排满他的时间才能让自己少想几次他和Jared之间的各种事。就这么一直拖了一个月,他们才终于闲了下来,杀青的当晚两个人都喝得不省人事,被Cliff送回了各自的公寓房间。

      Jensen第二天醒来后已近中午,宿醉带给他的后果就是头痛欲裂。躺在床上回忆昨晚的杀青宴,他想起来他们每一个人都喝得很开心,他和Jared坐一起,好像还搂着彼此的肩膀不停地和大家碰杯,嘴里还说着感谢Eric和其他的导演们给了他们这个机会……他甚至还在Jared醉醺醺敬酒的时候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他的脸颊。

      “真是太蠢了!”Jensen拍拍自己晕乎乎的脑袋低声咒骂着自己醉酒时的失态,看到床头手机才猛然想起他们是今天下午的飞机离开温哥华。昨天早晨经纪人帮他们订票的时候还刻意订了下午的票,就是因为考虑到他们宿醉之后肯定不会早晨准时起来,现在看来这个决定真是无比正确。

      简单的洗漱过后,Jensen想找Jared一起吃饭然后一起去机场,虽然他俩去的目的地不一样,但是飞机起飞的时间是差不多的,可是连续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有人接。穿好衣服后Jensen决定直接拿着就用了一次的备用钥匙去敲Jared的房门,反正就在对面。

      “叩叩叩——”连敲了三下都没有人回应,Jensen不免有些纳闷,却也担心了起来,“不是吐得晕倒在厕所里了吧?”

      这么想着Jensen就没有再犹豫直接拿着钥匙打开了Jared的屋子,快步走到卧室却看见床上空无一人,被子枕头都还是睡过的痕迹,昨晚穿的衣服和裤子被扔在了地上。

      “Jared?”Jensen从卧室出来走到厨房还是没有看见熟悉的身影,这时隐约听到浴室有动静就立刻往浴室走,“不会真的在厕所吐吧?”

      根本没来得及想那么多,Jensen就直接推开了浴室的门,可是这一推开门后看到的场景让他当场定住了——他看到Jared在花洒的水流下自慰。

      水流的声音加上自己本身的情欲,Jared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门已经被打开,Jensen的双脚就像被灌了铅一样挪不动步子。Jared背对着他一只手撑着墙壁一只手伸到后面努力地戳进自己的后穴,Jensen看到的时候Jared正在伸进第三根手指,旁边的大理石台面上还放着被打开的润滑剂,想象着Jared在他进来之前给手指抹上润滑剂给自己扩张——Jensen从来没觉得自己能硬得这么快。

      当Jared终于伸进第三根手指时,一声美妙的呻吟从他的喉咙涌出,Jensen的嘴唇因为这声音微微抽搐,这声音比他青春期看过的A片女主还要美。眼前的Jared是他从来没看到过甚至都想象不到的Jared,站在花洒下双腿分开撅起屁股在自己手指的操干下放声尖叫。他只觉得喉咙发紧,这个场景让他说不出一句话来,比14岁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女孩儿的胸部还要让他心跳加速,比17岁第一次看到漂亮的校花用双唇包裹他的阴茎还要让他血脉喷张,比在那个醉酒夜里第一次操进Jared的身体给他的冲击力更大。

 

      “Fuck!”当Jared的三根手指开始在他的后穴快速进出时,Jensen终于按捺不住了。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Jared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迅速转过来看到Jensen正两眼放光地看着他,像极了瞄准猎物的野狼,Jared迅速关掉了水龙头,双手挡在身前很难被挡住的完全勃起的阴茎,“Jen……Jensen,你怎么来了?”

      “我是想来找你吃饭然后一起去机场的,结果给你打电话没人接敲门也没人应,就拿着备用钥匙进来了,转了一圈没看到你听到厕所有声音还以为你昨天喝太多在吐就一推门进来了,可是没想到你倒是很忙嘛。”Jensen调笑的语气让Jared更加无地自容,本来就只是自慰被发现,可现在不知道怎么他的心情倒像是出轨被抓包之后的羞愧。

      “我……我在浴室,水声太大我没听见你的电话和敲门声。”

      “我看你是太投入到你的小活动当中去了吧。”Jared的脸因Jensen的话红得发烫,低下头看着自己还硬着的小兄弟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可Jensen要说的还有很多呢,“怎么,你自己玩得爽吗?是你的手指舒服还是我的阴茎舒服?”

      Jared挡着阴茎的手不自觉地捏了一把根部,如果因为Jensen的一句话就射出来他恐怕就在对方面前再也抬不起头了。Jensen说着就一把扯掉了身上的衬衫,盯着Jared的耷拉着的脑袋说:“看着我。”

      Jared照他说的做了,抬头看到了Jensen赤裸的上身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口水,Jensen身上的肌肉线条确实是没有他明显,肤色也偏白,甚至还有随处可见的小雀斑,可是就是他妈的那么好看。Jensen的手缓缓地解开皮带和纽扣,Jared已经能从那布料被撑起来的程度清楚地看到他的勃起也不比自己差多少。

      Jensen慢慢拉下拉链问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Jared点点头,Jensen的手伸进裤子里隔着内裤慢慢抚摸,“你刚才把手伸进你的后穴的时候,你在想着谁?”

      Jared显然是没料到Jensen要问他这个,眼睛还从Jensen的裆上挪不开,“啊?我……我没想着谁。”

      “所以你没有想着我喽?”Jensen的手继续他的撸动,按道理本应该听到这个答案稍微有点失望的,可是他的语气反而更加高兴地在挑逗Jared,“没有想着我怎么把你按在这盥洗台上从背后进入你狠狠地操你?也没有想着你的后背抵在冰冷的墙壁上一条腿被抬起来在我快要吸走你嘴里的空气的时候操进你的身体?难道也没有想着你就弯下腰像刚才那样双手掰开臀瓣露出那个要命的小穴求我操你损坏你?”

      “停下!”Jared感觉自己的双腿发软已经快要站不住了,“别再说了……”

      Jensen的手已经能摸到了他内裤上被渗出的前液所打湿的痕迹,“为什么?你这么快就受不了了吗?”

      “我不能……我想要……”Jared的嘴里说着不清不楚的话,他自己都无法确定他到底想要什么,是要Jensen停下别再折磨他还是想要他继续说那些他自己曾在脑海排练过的下流幻想。

      “你想要什么Jared?是想要我刚才说的那些都变成真的吗?还是想让我现在闭嘴离开这里?”

      该死的,Jensen知道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Jared怎么可能会让他离开?可是他要说什么?说他想要Jensen亲自对他实验他的那些下流话吗?Jared咬着下唇像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一样,“我想要你。”

      “你想要我什么?”

      “我想要你操我!我想要你操我还不行吗?”

      “这样啊……”Jensen露出了一个略带狡黠的微笑,“可是我不是你的男朋友哎,我不应该这样做的。”

      “什么?”Jared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脸不可思议,“你之前操我的时候可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现在才意识到之前犯了错,我可是一个知错就改的人。”  Jensen半裸着身体裤子解开靠在门框上,一副慵懒的样子,既让Jared觉得性感无比却又恨得牙痒痒。“再说了,你和我都是演员,虽然不是Johnny Depp那样的大牌但是也有几个粉丝啊,没有一段正经的恋爱关系没什么,可是却和同事保持着炮友关系这就不太好了吧?”

      “我说过我会考虑的。”

      “这过了一个月你也该考虑好了吧,我虽然没有自恋到相信自己可以让任何人都能爱上我,可是我确定你是对我有感觉的,我说的对吗?如果你不喜欢我又怎么会一次次地任凭我上你啊,我甚至都不是一个真正的同性恋Jared!”

      “我承认我喜欢你,我承认在洛杉矶你跟我说的时候我就想脑子一热立刻答应你,可是……”Jared也是不懂为什么他们在这样一种尴尬的情况下还要讨论这么严肃的一个问题,“可是从洛杉矶回来之后你没有再提过一次啊,你甚至都对我都没有之前那么亲密,我就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逗我开心根本不是认真的。”

      “你是怪我冷落了你?如果我像之前那样每隔一段时间操你一次你才觉得我是喜欢你的吗?”

      “Jensen!”话虽然说的好像是没什么错,可是这个句子从他嘴里出来怎么就听起来这么不舒服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一个月咱们的拍摄有多么紧张,我不敢打扰你,生怕影响你拍戏的心情耽误整个组的拍摄。你以为我不想靠近你吗?你知道每次遇到和你对戏距离较近的时候我有多想捧着你的脸吻上去吗?”

      Jared从来都没想过Jensen对他的感情也好,欲望也罢,能有如此强烈,其实从一开始的那个美丽的意外到洛杉矶的表白,Jared从头到尾都不敢相信Jensen对他是认真的。原本只是两个寂寞的身体在繁忙的工作中从彼此身上试图找到一种慰藉,可是当他一次又一次让Jensen完全掌控自己的时候,他就已经沦陷了。

      “可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gay,我现在没有任何想要出柜的意愿,如果你要和我在一起是见不得光的Jensen,我不能和你牵手逛街,我甚至都不能在片场和你亲吻,和我在一起永远都不如和一个女孩儿光明正大。”

      Jensen由原本的调戏的语气变成了异常的认真,“如果我在乎那些东西的话我根本就不会问你这个问题,我可能有时候是冲动的,但我一直都是理性的。”

      “可能没过几天你就会后悔了呢……”

      “我们很可能没多久就会分手,也可能一直在一起好久好久,久到能等到同性恋婚姻在我们的国家彻底合法,这些都有可能发生,可是我绝对不会对现在的选择后悔一分。”

      Jared突然就笑了,“我全裸站在这里竟然还要和你严肃地讨论这个问题。”

      “可以不用讨论直接答应啊,这样我们也就能开始我们的正事儿了。”Jensen的手把裤子拉得更低了一点儿,用充满诱惑的声线说道。

      他还不到24岁,赌一把又能怎样?“好,我答应你。”

 

      Jensen微笑着后背离开了门框,一边脱裤子一边慢慢地往前走,每一个动作都无比地缓慢和色情,他在给Jared表演一个秀,一个能让Jared浑身燥热的脱衣秀。当Jensen脱得一干二净的时候他也刚好走到Jared面前,Jared也索性放下了遮挡的双手,直直地盯着Jensen的眼睛,直到对方托着他的脖子用一个吻消除了他们之间最后的一点距离。

      当四片唇瓣触碰到一起时,两个人就像得了重症渴吻症一样恨不得把自己揉进对方的身体,Jensen的舌头粗暴地伸进Jared的嘴巴,许是因为太久没有亲热,Jensen根本做不到慢慢来,值得高兴的是,Jared也不想。他们的身体紧紧地挨在一起,勃起的阴茎顶着彼此的肚皮,Jensen的右手从Jared的背部滑下毫不费力地在他的后穴伸进了两根手指。

      就在Jensen觉得他再不把他的阴茎操进某个地方他就要发疯了的时候,才终于结束了这个激烈的吻。Jensen按着Jared的肩膀让他转过身背对着自己,镜子里的雾气慢慢散去,两人的轮廓在镜子中渐渐清晰,“把腿分开。”

      Jared分开了双腿,在镜子中的高度明显地矮了一截,Jensen的嘴唇缓缓摩擦他的肩膀,“在我不碰你的这一个月,你有没有想过我?”

      “有……”

      “像现在这样吗?”

      “对……”

      “求我,求我操你。”

      Jared的阴茎已经在射精边缘中很久了,他此刻根本顾不得是否羞耻,毫不犹豫地回答:“求你,操我……”

      Jensen的手按着Jared的肩膀向下让他彻底弯下了腰,没有给他再多反应的时间就用力地插了进去,被充分扩张过的后穴几乎没有什么阻碍就容纳了他粗大的阴茎。“Fuck!”Jared的双手撑在盥洗台上才没有被Jensen过大的力度捅到镜子里去。

      “你想念我吗?你想我的阴茎吗?”Jensen的手停留在Jared的胯骨上缓慢地抽插。

      “Yes……快点儿……求你了……”温柔的逗弄对Jared来说只是一种折磨罢了。

      Jensen没有再逗他,狠狠地操进去,每一下都是整根进入整个拔出,Jared撑着身体的胳膊被盥洗台的坚硬表面咯得生疼,他的身体在Jensen的凶猛撞击下一次次前倾。现在他知道他平时的锻炼在此刻有多么重要了,从二十分钟之前的自慰开始到现在的操弄,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已经有些发软,尤其是在Jensen碰到他的前列腺之后。

      “啊!Jen……Jensen……”他的尖叫被后穴里猛烈的动作打碎,变得断断续续。

      “我喜欢你叫我的名字,尤其是在你快要高潮的时候。”Jensen的动作越来越快力度也愈加得大,“叫我的名字Jared,叫我的名字……”

      “Jensen……Jensen……Fuck!”还没有叫出第三声Jared就不可抑制地射了出来,粘稠的精液一部分溅到了盥洗台,一部分直接滴到了地上,这次Jensen也没有坚持很久也随后射进了Jared的后穴。

      释放过后的Jensen并没有立刻抽出来而是保持在Jared后穴里的姿势轻轻抽插了几下才拿出来,一丝白浊随着他的动作被带了出来顺着Jared的大腿慢慢流下。

      而Jared转过身来的第一句话却是:“你知道吗,既然和你在一起了,我第一件要求你做的事情就是要让你重新再去正规医院做次检查,我可不想被你传染。”

      他的男朋友果然和正常人的脑回路不太一样,Jensen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微笑轻轻地在Jared嘴角留下一个吻,“好,听你的。”

 

      他们在一起的第一次性爱过后不但没能抱在一起相拥入眠,甚至连清洗的时间都略显仓促,匆匆忙忙地收拾好行李简单地吃了点儿饭之后两个人就直接去了机场。机场是一个每天都在上演分别的地方,在他们候机的过程中,已经有无数对情侣和家人在他们面前拥抱亲吻互相说着照顾好自己的话。可是他们只能戴着墨镜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尽可能地低调不要引起注意。

      谁能想到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就要分开,Jared要回去奥斯汀陪在家人身边,Jensen要回他在纽约的家,距离对情侣往往都是最大的障碍,而他们又是一对儿还没经历过任何风雨的恋人。

 

      “回去之后你会想我吗?”

      “我会每天给你打电话打到你烦为止。”

      “我们不会在第二季开拍之前就分手了吧?”

      “除非你遇到了比我还帅比我的技术还好能给你更多高潮的男人。”

      “Jensen!”Jared一脸黑线在墨镜下瞪着旁边笑哈哈的人,“我觉得我现在就已经开始后悔了。”

      “那我们现在去厕所吧,我可以再给你一个完美的高潮把你从后悔的那头拉回来。”

      “我讨厌你!”

      “我也爱你。”

 

 

 

 

END

2016.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