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前度

Work Text:

咸腥的液体堵在苏子涵的喉咙口。他扒着谭小飞的衣服站起来,他死死地拽着他的T恤。
他的喉结耸动两下,薄荷叶一样湿润的唇畔微微张开。

谭小飞的脑子发胀。射灯暖黄的光打在苏子涵脸上,湿润的睫毛在他泛红的双颊上投下阴影。高潮的余韵令小飞不能思考更多,他一把揪住苏子涵的后颈,张口咬上他艳红的唇。
苏子涵的眼睛更红,他的泪水在唇齿纠缠间滴进谭小飞的嘴里。是爱欲的苦涩。

“操我。“苏子涵恳求。

他把谭小飞推到靠椅上,他解开衬衫纽扣,指尖颤抖。他任其滑落肩头,踩出松开来的裤子。
如今他不着寸缕,好像待祭祀品。

谭小飞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着他岔开幼白的腿跨坐到自己身上。苏子涵把两只手指含在嘴里,模仿性交动作地抽插。带出的黏液沾湿了他的下巴,滴落在小飞的T恤上。他抽出手指,毫不犹豫地捅进自己的内里。疼痛令苏子涵的脸色阵阵发白,冷汗直冒。他痛苦地忍耐,强迫自己接受。

他直视进谭小飞的眼底,上挑的眼尾飞出风情。

他从来没有这样过,谭小飞想。浸泡在红酒里的白玫瑰,花瓣被染得红紫,香味浓郁却灵魂尽失。小飞深知他的委曲求全,因此心生悲悯。他伸手撩起对方软软的刘海,露出他汗津津的额头。
怎么会这么像。两个身影重叠,谭小飞的耳朵嗡鸣。

苏子涵双臂环绕住谭小飞的颈项,引导着小飞的进入。他竭力张开接纳,下唇被咬出一道血痕。身体撕裂般得疼痛。可当他看到谭小飞涨红着脸被爱欲浸染的样子,几乎感极涕零。

“......小飞,你爱我吗?”动作间,他把下巴搁在小飞的肩上,侧着脑袋沉声询问。

谭小飞深陷其中,他狠狠地扣住苏子涵的腰,把自已埋得更深。苏子涵被顶得一上一下,快感与内心深处坠落般的苦痛交杂,他欢愉讨好地呻吟。

“讲你爱我啊!”他近乎风骚地扭动,他渴望真实的占有。

高潮瞬间,谭小飞搂紧苏子涵,额头抵上对方光裸的胸膛。

“我爱你,凯文,我爱你……”他叹息。

苏子涵笑了。他双手捧起谭小飞的面孔,拨开他汗湿的、散发出漂白药水味道的白发,虔诚地印下一吻。

 

苏子涵趁谭小飞睡去后,从他的口袋里摸出那只耳环。他坐在玻璃茶几边把玩着这个小东西。他用食指在茶几上滚动它,纹路在玻璃表面发出卡拉卡拉的声音。
他想起了Bill声称发炎的左耳。银色的耳环在玻璃茶几上刮蹭,玻璃上被划出一道线,刺耳惨厉。

苏子涵晃悠悠地踱回房间,站在谭小飞的床边。他扳过谭小飞的脸,轻轻地把他左侧的碎发撩至耳后,露出银色的耳环。

他的下唇颤抖发白,坠落感更甚。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人,我为什么会爱上这么残忍的人。

苏子涵扯着耳垂戴上耳环,久久地望着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