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就是小三 (马可x徐海乔 ABO)肉部分

Work Text:

4. 就是无可控制

时间点推回到现在,庆功宴会上,媒体部分已经接近尾声。

徐海乔又看了一眼还是没有反应的手机,落寞又不甘心的重复刷新。自从上次杨洋从马可怀里接过全身沾满Alpha味道的徐海乔,他们的关系就越来越僵。不过也是情有可原,谁会在自己恋人被人惦记着的时候还能高兴起来。结果因为工作繁忙的关系,他们连一个好好谈谈的机会也没有。
其实,怎么忙也是藉口,他们都只是在逃避而已。结果两个星期前,杨洋开始国外出差,而这段期间无论徐海乔怎么给他发信息,他就是不回应。现在到了这个时候,自己是真的需要他,结果还是静默。心灰意冷的徐海乔,强忍着身体逐渐开始的不适,微笑着应付这最后的部分。

一直偷偷观察着徐海乔的马可早就留意到异样。他的部分一结束,就立马朝徐海乔走过去。当靠近他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多亏这些媒体大部分都是Beta,也并没有像马可一样近距离接触,并没有发现到异常。

最后一个发言结束,马可就迫不及待的捞起了徐海乔往外走,一边还不忘吩咐着自己经理人去打点好一切。往外走的同时,也礼貌圆滑的摆脱了周围迎过来的人群。

从地下停车场里找到了经纪人的车,他先把徐海乔安放好,自己才坐进驾驶座。
"我先送你回去,他应该等急了吧?”
马可早就注意到徐海乔在宴会上一直心不在焉的捣鼓着手机,应该是在跟恋人说明情况了吧。

“我不要!” 徐海乔反对的话语脱口而出,意识到自己过激的反应后又有点情绪低落的补充到,“我......家里......没人,也找不到......他......”

马可一听,当场急了,“抑制剂呢?家里有吗?”
Omega的发情期非同小可,照这样的情况看来,应该撑不了多久。徐海乔把头埋的更低,用小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我已经不用抑制剂好久了。”

马可有点惊讶,抬起手揉了一把徐海乔柔软的头发,以示安抚。徐海乔感觉到温暖,便也抬头磨蹭了一下。感受到从手心传来的微癢,马可心里悸动,立刻把手收回来。

“那我去帮你买吧。”说着就要转身下车。
徐海乔想都没想的就拉住要离开的马可,“我不要抑制剂。”

他不敢跟马可对视,两朵小红云渐渐浮现在脸上,吞吞吐吐的说,“我们......去......去你家......好吗?”
马可停住动作,回头看着抓紧自己的那双圆润的小手,再看看了他羞红的脸蛋,二话不说的把他压回座椅上,伸手拉过安全带帮他系好,调正了身体,开车扬长而去。

一路无话到了马可家里。身后的门一关,徐海乔就迫不及待的把马可压倒在门板上,双手拉扯着他的衣服,急欲的吻咬上他的双唇。马可在被短暂的压制后重新夺回主权,单手捧着徐海乔的后脑,加深了这个被情欲控制而格外挑逗的追逐。

两人推搡着进入卧室,沿途把外套,衬衣剥落挣脱丢在地上,互相纠缠着跌落柔软又弹性极好的床上。马可身上独有的气息混合着属于Alpha荷尔蒙的信息素,撩拨的徐海乔更加头昏脑胀。

忽然,噔,的一声闷响,有什么东西从他裤子的口袋里掉落在地上。徐海乔偏头一看,就见到他的手机背朝上的掉在床下,手机壳上是一只眼睛睁得大大的,萌萌的羊咩咩。猛的精神一震,一下子推开了压在他身上正舔弄着他颈侧的马可。

马可一阵诧异,跟随着他的视线,立刻就明白了。心里一痛,委屈跟不甘的情绪汹涌而至。他把徐海乔的脸扳回来,重新夺回他的视线。“徐海乔,你就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思,明明知道我爱上你了,你要是还没想好,为什么还要跟我回家?”

徐海乔看着眼前这个帅气的男生,此刻正用一种苦痛的眼神看着自己,同样的也令他心里难受。

“你说过这剧拍完以后,用了很长时间才困难的从角色里走出来,你告诉我,使你觉得困难的到底是我们戏里培养出来的感情,还是因为对我的感情。”马可觉得此刻一定要把一切说出来,这段关系需要一个清晰的定论,他对徐海乔的爱需要被承认,他需要徐海乔下定决心。

“徐海乔,你不要再逃避了,你能跟媒体,采访坦白,那为什么不能向我坦白,为什么不能向你自己坦白!”这段时间里所累积的感情,让他吃不安乐,夜不成眠。求而不得的折磨,使得他日夜煎熬。

那一夜在车里他放过了徐海乔,他希望给他尊重,让他自己做出选择,即使事后让他后悔自己强装出来的潇洒。可是这一次,他不打算再半途而废,既然徐海乔已经选择跟他回家,那么在完全得到为止,他是不会放他回去的。急迫的情感,让马可来不及控制自己的泪腺,一滴滴晶莹的眼泪随着他的话语,流淌下来。

 

“既然愿意让我带你回家,愿意亲吻我拥抱我,为什么就不能承认你同样也喜欢上我呢?”他要得到他,不惜任何代价!

沉默。两人保持着半坐在床上的姿势,互相对视,时间在安静里流逝。

终于,徐海乔红着眼眶,颤抖着被马可吻的红肿的嘴唇,紧抓住马可的臂膀,指甲都埋进了他的皮肉里。犹豫了良久,本应该被忍隐的泪水而模糊一片的视线此刻却清晰无比,直接对上马可坚毅的眼神。

“你要标记我吗?”

马可从进屋以来一直绷紧的那根叫做理智的神经,啵,的一下断裂了。

马可一下子把徐海乔往怀里一带,扳住他的下巴,低头含住他那嫣红丰厚的嘴唇反复吸允。徐海乔稍微挪了一下,就乖顺的窝在马可怀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双臂不自觉的环抱上去。

马可用舌头挑拨着伸入了他的双唇之间,在里面尽情而贪婪的探索着,挑引着缠上徐海乔的舌尖。亲吻从唇瓣一直蔓延到脸颊,颈脖,锁骨,所到之处留下了一串串颜色鲜艳的吻痕。

剥开徐海乔的上衣,马可开始逗弄那两颗粉红软糯的小果子。不管徐海乔扭动躲避的身体,马可伸出舌头舔咬着一边,手指头也不忘去拨弄着另外一边。直到徐海乔受不了的抬起腰拒绝,才被马可放开,转而拉住了蜷缩在他们之间的双腿。一把拉下了他的长裤,只见两腿间已经被体液浸湿一片,显得本就雪白的大腿根部格外晶莹。

徐海乔因为马可坦荡的注视而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就要缩起双脚,伸手去挡。马可一手抓过他的手腕,把他的双腿分开,另一手摸向了湿沥沥的下体。徐海乔的下身跟他本人一样的白嫩可爱,此刻更因为发情而精神抖擞的站立着。马可坏心眼的用手指头弹了一下,立刻得到了徐海乔惊讶的闷哼。于是他又奖励一样的用手心握住缓缓移动。

被发情期折磨到不行的徐海乔,加上马可漫无止境的挑逗,稍加刺激就弓紧了身体,一副快要受不了的样子。突然间,他只觉的下身被纳入到一个湿润温暖而又紧迫的环境,没那么几下,他就绷紧了身躯,颤抖着释放了出来。急促的喘着气,半眯着的眼睛看到马可慢慢的把嘴里的液体吐在手里,徐海乔感觉自己的脸颊大概能滴出血来。

马可把沾满体液的手伸到了他的身后,在两股间那持续湿润的地方揉捏起来。徐海乔只感觉到马可把手指一根一根的慢慢填满他体内,高潮后的慵懒让他连抗拒的力气也没有,只能随着马可的开垦软软的哼哼着。马可把头伸到他的平坦的胸口上,再一次舔弄着那两朵因为刺激而开放的格外艳丽的乳晕。

“啊,嗯,别……那里。”当马可深入在他体内的手指碰触到那神秘的位置时,徐海乔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马可嘴角扬起一抹魅惑的微笑,抽出手指,迅速脱掉自己身上所剩无几的衣裤。他早就硬得不行了,每一秒的忍耐都似乎让他失去理智,可是又心疼着徐海乔第一次接纳身为Alpha的他。

当马可的下体从裤子里解放出来的时候,徐海乔几乎又要犹豫了。Alpha的性器官比Omega壮观得多。徐海乔还没有跟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不由得有点胆怯。但是马可并没有给他反悔的机会,紧紧扶着他的腰,对准泥泞一片的后穴,缓慢而坚定的顶了进去。

徐海乔经过最初的惊讶后就迎来了强烈的异物感,后穴仿佛被一根巨大滚烫的热铁块逐渐的侵蚀着。他抬起豆腐一样的双手死死抵在马可胸前,螳臂挡车一样的试图把他推开。他的紧张导致体内收缩的厉害,马可的进入受到了阻拦,强烈的挤逼使他又痛又癢的难受。

马可狠下了心,一手抬起了徐海乔的下巴,含住了他嫣红依旧的唇瓣,把接下来的尖叫吞进嘴里;下身顺势快速挺入,一直到整根没入。马可舒坦的长叹了一口气,伸手揉开了徐海乔紧皱的眉头,安抚一般的开始来回吻咬着他的脸庞,颈肩,留下了一连串深浅不一的痕迹。

徐海乔努力适应着深埋在身体里的异物。并没有强烈的疼痛,但是马可实在是太大,就算是在发情期也让他非常不适。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马可在他身体里面的形状;甚至感觉到他脉搏的跳动。直到徐海乔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马可才磨蹭着开始缓慢的抽插动作。

在徐海乔温暖紧密的体内,马可感觉自己快要失控,天知道他多想就这样按着徐海乔把他狠狠的干哭。随着巨物插入身体深处,徐海乔的后穴一阵收缩,整个人从未如此饱满过;随着巨物的抽出,带出一片液体,慢慢的他觉得身体在每一次的抽离变得空虚,情不自禁的开始配合着马可的动作而摆动。然后,身体内那个神秘的地方又再一次被触碰到,徐海乔不禁的开始呻吟出声。

而马可仿佛终于得到了允许他疯狂的信号,抽出身体,拉起了徐海乔,让他面朝下趴在床上,按住他向上撅起的臀部,再一次埋了进去,对准那神秘的地方狂烈的进行攻陷。同时也不忘在他无暇的背脊印上更多的记号。

徐海乔用他独有的软嗓音不断呻吟着,承受着一次比一次激烈的挺弄,身体深处的柔软承受不住快感的冲击,慢慢地灿放开来。马可接收到了这个信息,喘息着,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随着最后的冲刺,埋入了徐海乔的内腔,成结。

徐海乔已经无法进行任何思考,只觉得自己在云端漂浮着,随着体内的喷射,他也抽搐着射了出来,同时感觉到颈脖上一痛,腺体已经被马可咬破,标记完成。

马可维持着插入的姿势,轻轻抱着徐海乔换成了侧躺。结还要一会儿才能消下去,他尽可能的让徐海乔舒服的躺到他怀里。徐海乔此刻已经乘着高潮的余韵昏睡了过去,红晕一直没有离开过他滑嫩的脸孔。

在这一刻,马可的心里满满的;就算明天以后要面对千夫所指,只要徐海乔已经属于自己了,他就有无限的勇气战斗下去。在徐海乔光洁的额头印上温柔一吻,楼紧了怀里的人,深深的呼吸一下充满着他气味的Omega,马可终于能好好的睡一觉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