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ith his educated eyes, and his head between my thighs 腿間的滄桑雙眼

Work Text:




第一眼瞥視,Steve Rogers是名完美的Omega。嬌小、優雅纖細,蓬鬆的金髮以及,宛若孩子般的湛藍大眼。要是他讓你靠得夠近的話,你便可以循著藍色蛛網般,描繪在蒼白肌膚映襯下顯得突兀的血管,還有纖長、唯美的手指,毫無來自那些鉛筆與畫筆的條狀老繭。

但那只有在『完美Omega』把戲運作的時候。因為Steve Rogers清清楚楚地明白,他看起來是什麼樣子,還有一名Omega究竟如何表現得體。

而他做得恰恰相反。

問任何人為什麼,他們只會說『那就是典型的Steve,』然後撒手不管。

Steve一直都是個固執叛逆的渾蛋。







電話鈴聲將他招回神,然後Steve嘆了口氣,對他正在進行的油畫投去最後一眼,而後才傾身過去抓起它。「這裡是Steve,」他應答道,將手機嵌入他的耳朵與肩膀之間。他在他聽著他彼端的房東時,用他身邊的抹布抹了抹他雙手。

「嘿,Rogers,你知道你那道的末端有間空房嗎?」

Steve哼哼表示了解,清楚這到底會往哪邊發展。房東才不會為了任何理由打給,除了──「我們有個感興趣的客人,可是是來自一個Alpha。你方便過來見見他嗎?」

一個禮貌的方式問及你接近熱潮嗎,像是就有一個似的。

「沒問題,他現在在你那?」對於房東的肯定,Steve嘆氣,開始打包他的筆刷。「好吧,我等下就下去。」

他掛掉他的電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慢從容地吐掉。他的房東是個好人,一名Beta,而且他只是遵從協議而已。遵從著法律,老實說的話。Omega們,一如他們之稀少,擁有成堆的法條保護他們,以及保護他們的空間。一名Alpha要搬進他們的公寓社區,得要由該社區的每一名Omega首肯。Steve抖了下想著為什麼那一條法律會存在。

無論他告訴過他自己多少次這點,Steve在他五分鐘後往樓下走去時依舊有點煩燥,否定著單純對於會見一名Alpha,而想要刻意打扮的想法那一部份的他。他在最後一段樓梯的頂端停頓下來,深深吸了口氣。微弱的Alpha氣息進入他鼻子內,而他哼了哼。要是這傢伙不過在一層階梯之下,那應該要更強烈才對,而對此,Steve假定那會是名老摳摳的Alpha。同時他步下階梯,他意識到他錯得不能再錯了。

那名Alpha背對著他,而Steve趁機讓他的目光漫遊起來。他很大隻,比Steve還大隻,而他的長髮往後梳理成一個鬆鬆的包。他很放鬆,舒適自在,但就算如此,Steve也可以看見他又高又壯。當Steve意識到他穿著引人性奮的合身牛仔褲時,他將他的雙眼伴隨著一個吞嚥拉回,拒絕盯著他異常美妙的屁股瞧。

這可有意思了。

Steve清了清他的喉嚨,戴上一個微笑,然後宣告他的現身與一句「嗨,抱歉讓你久等了。」

那男的轉過身子,而Steve結結巴巴地停了下來。他微笑著,然後Steve的手指發癢地想畫他,讓他的鉛筆跟隨他雙唇曲線,他下巴的縫線,上至他鼻子的完美弧度。他發癢地想用他的嘴唇跟隨他的鉛筆。

在他可以令他自己出醜以前,那名Alpha往前踏了一步,伸出右手。「嘿,我是James,不過大多時間我都叫做Bucky。」在心底,Steve低鳴了聲。就連他的聲音都很迷人。

「Steve,很高興見到你,」他反之開口說,握了握那隻伸過來的手,而後才將他的雙手塞進他口袋裡。

當那名Alpha深深吸氣時,Steve抬高了一邊眉毛,而那Alpha──Bucky──紅了臉,輕咳了下。「抱歉,」他咕噥道,而Steve輕輕點了點頭,不準備要發動一場關於某些像那樣出於本能的爭執。就算那很失禮。

Steve看向房東,輕點了點頭,而那男人微笑起來,帶領著他們兩個一起往會客室走去。

一個小時後,Steve看著房東,然後說「我能跟他一起住。」

Bucky一週半之後就搬了進來。







見效了。Steve繼續著他日常所做的,對Bucky微笑,如果他們彼此在走廊擦身而過的話。Bucky大多數都鮮少與人來往,甚至設法維持住他的氣味控制。Steve只能夠聞到他的時候,是如果他經過Bucky門口,或他們在彼此的一臂之遙內。大多數,這就像是另一名Beta搬了進來。平凡無奇。

而這就是令Steve吃驚之處。

與一名Alpha同住通常……很是困難。上一個他與之共享同一棟建物的Alpha,是個Steve幾乎立即忘掉他名字的王八蛋,表現得很沙文──氣味弄得整棟建物都是,平時就在Steve的樓層走來走去,更不用提當Steve處於熱潮之中了。在那傢伙如字面所述地刨抓他門的一週之後,Steve就打包離開了,而女房東也沒怪罪他──甚至還將押金退給了他,雖然她看在情況上是有權保留的。

最糟的部份,是當他們在Steve正準備著要搬出去時碰上了。那個Alpha邪睨著Steve,又吼又哄,氣鼓鼓地弄得他的氣味更加濃烈。被某些原因說服了Steve會跟他交配,只因為他的身分。癡心妄想。Steve得在他們最後一次面對面的時候屏住呼吸,拒絕看向他,當他企圖阻止Steve離開時,甩開那傢伙的手。

不過Bucky?完美、該死、的,紳士。

而這快把Steve逼瘋了。

見鬼的,就算連Steve可以聞到那傢伙身上的發情期味道,他也只是微笑,雖然有點勉強,揮了下手,然後把他關在他自己的公寓裡一整週。Steve幾乎沒辦法說出那有任何的不同之處。

所以,當一週過去以後,Steve敲了敲Bucky的門,希望他不會不被歡迎,帶著晚餐邀請和微笑作為武裝。Bucky應了門,不知怎地有點吃驚,看起來累壞了,而Steve設法勸誘他過來享受一頓正式的煮食。Bucky對這項邀請感到驚訝,Steve能夠理解,不是很多Omega會願意讓一個未結合Alpha進入他們的空間,更不用說才剛剛脫離發情期的了。老實說,Steve對他自己也很吃驚,但他穩住自己陣腳,在Bucky猶疑時微笑,接著他點點頭,用一句「給我一分鐘,」溜回去他的公寓,不過讓門保留開啟的狀態,以示邀請。

從那之後,他們就時常圍繞在彼此周圍。沒預期著什麼,只是享受對方的陪伴。Steve會時不時地去惹Bucky,如果他遇到了創作障礙,Bucky會來找他,要是他睡不著的話。他們談天,談了很多很多,Steve便知道了Bucky總是穿著長袖的原因,總是把他雙手塞在口袋裡的理由,是因為高科技義肢連接著他的左肩。一個無眠的夜晚,坦承了Bucky是在一場對他隊伍營帳的埋伏中被光榮退役的。一個懶洋洋的日子裡,贏得了Steve承認他的病痛,從氣喘到輕微的脊椎側彎,到現在已修復的心臟瓣膜缺陷。(Bucky為此瞪著他,震驚不已,直到Steve拉下他衣服領口,展示在他胸骨上的疤痕為止。Bucky看起來像是他想要觸碰。Steve並沒有讓他自己在這上頭想太多。)

他們成了意料之外的朋友,當Sam跟Bucky見面時,他給了個贊同的頜首,使得某名Omega知道Sam想的是什麼時羞紅了臉,不過他從沒有試著解釋,知曉那名Beta才不會相信他。

當Steve跟Nat見面時,Bucky在他們立刻熟絡起來的時候,看上去像是他後悔介紹給他們認識的樣子,該名Alpha的憂慮讓Nat拍了拍他的手,還告訴他別擔心。看在那相配的邪笑,Steve知道他和Nat只是在玩鬧,Steve敢說Bucky才不相信她。







說真的,Steve對於那名Alpha是如此癡迷,他又是這般專心致志在替他自己想方設法,以致於當他脊柱內的發癢開始時,對Steve而言,這來得幾乎是個驚嚇。那只花了幾天的時間高築起搔癢,然後僅僅再一天,Steve就對著隔壁門的Beta厲聲斥責。隨著碎碎念,他接受了他確實處於熱潮前期的事實,於是開始鎖緊窗戶,整段時間都在輕聲嘀咕著超不貼心的生理

他坐上他的床鋪,盯著他的手機瞧,在猶豫前打開他的簡訊。詢問Bucky過來會不會太超過呢?正常說來,不會,但那名Alpha很有可以已經可以從他的房間聞到了熱潮前期,要是他在家的話。現在要求Bucky過來,差不多就是通性愛來電,而他們雙方都很清楚。

反之,他快速地打下一則簡訊,在他改變心意以前發送出去。

   Steve:嘿,抱歉我今晚不過去了,有點事情。沒我在也好好享受吧 :)

只花了幾分鐘的時間,他手中的手機便震動了起來,Bucky的回應秀在了他螢幕上。

   Bucky:不要緊,希望一切安好!

Steve思索著回覆,接著嘆了口氣,鎖住他的手機,然後再起身前把它放到了衣櫃上頭,開始井然有序地換掉床舖。最好把所有東西都準備好。







兩天之後,Steve倒抽了一口醒來,在他射出時顫抖著,臀部往前擺動著抵上床舖。在他不太甘願地睜開雙眼時,瞇著眼看向昏暗的光線,他最後的一絲夢境消散了,而他低鳴起來,手指緊捉住枕頭。那一切所遺留下來的,是長髮,和強壯雙手固定住他的印象。猜到是誰可沒有獎賞,他對他自己想著,將他自己在無法承受的熱潮需索稍稍淡去的同時,伴隨著一道哀聲推坐起身。利用所提供給他的緩刑,他用毛巾抹了抹沾染些許黏稠的床單,而後向浴室走去。

當他在洗淨他雙手的時候,他盯著鏡子裡的自己,對著他明顯熱潮潮紅的臉頰瞇起雙眼。在他可以更貼近觀看以前,他轉過頭去,擦拭下他的雙腿,再抓取他最喜歡的塞子。一陣嘆息,扭動,還有稍後挫敗的呻吟之後,他收緊包住了那個矽脂,咬住他的嘴唇,儘可能地等候他自己冷靜下來,隨後在儘快朝向廚房而去之前,他先確保了他不會將椅子弄得滑溜溜的。再一次地。

他設法加熱了一頓他為了這非常理由所儲存的微波餐,然後在不用回到椅子上,還有那塞子,磨蹭前吃完它,這全都太過了,雖然比任何東西都要多的是固執。隨著一聲呼氣,他將盒子扔進了垃圾桶裡,然後回去他的臥室,把床罩往下踢到床尾去,而後倒在了上面。他咬住他的嘴唇,雙手在熱潮開始再次繚繞起來時,擱置到他腹部上,在他雙眼閉上之際,將它們緩緩地下拉。一旦他的一隻手觸及他雙腿之間,逗弄著塞子的底端時,一股氣味擊中了他,然後他哀鳴起來

Steve的嘴巴大張,然後他吸了口破碎的空氣,他腹中的灼燒感在他認出Bucky的──一名Alpha的──氣味時增加了。他再次無語地哀鳴,雙腿張得開開的,而臀部往後推擠著、抵著床墊,將塞子推壓得更深。

一陣顫慄在一道咆哮回響時沖刷過他,隨之而來的是道輕聲慟哭,他同時間幾乎無法認出那是來自於他自己。那名Alpha的氣味增加了,盤旋擴散著,然後Steve啜泣起來,終於抓起塞子,然後扯了出來,將三根手指壓回去取代其位置。他手指的一個彎曲,他的頭便往後壓向了枕頭,一道嗚咽哽在了他喉嚨之中。

然後接著──什麼都沒有。

Bucky的氣味突然散去了,而Steve以嗚咽哀悼著它的消逝,手指停頓下來。接著,熱潮的需求簇擁著他,於是他彎起它們,動作著它們進入,直到他可以讓它們劃過他的前列腺,在他用他另一隻手環住他分身的時候,蹭弄著它們,動作在他快速地帶他自己達點時動動停停的。平躺回床單上,他吐出顫抖的氣息,腳趾在他試著搞清楚發生了什麼的時候,彎曲又鬆開。

Bucky回到家了,對於Steve的熱潮有所反應,就如同任何Alpha會做的。他靠上前來,肯定地。接著……走了?他就只是……走了?

天啊,Steve希望那不是因為他不像那樣子想要他。神啊,他希望如此。







三天過去,Steve變得一團糟。淋浴引向了好玩的東西放置在有趣位置上,除去熱潮外,Steve絕對會囧斃了的地方,而且他對他過去自我的讓步,並在前一年買下了震動按摩棒不勝感激。他正看著前述的按摩棒,這個小時內第二次了,同時間他聽見了──敲門聲?

在他可以應答以前,如果他能夠想方設法辦到的話,他捕捉到了Alpha氣味的微弱蹤跡,接著聽見了Bucky的聲音──幾乎降了八度音,緊繃不已,但是Steve敢說,他正逼迫著他自己好好地說話。

「Steve……Stevie。」停頓了下。「我本來早一點時有要過來,可是……」Bucky沒了聲,而Steve幾乎能夠聽見他咬牙切齒著。「如果你有什麼需要的,傳訊給我,讓我知道。合情合理的,當然,」他帶著強逼出來的笑聲補充道。「我可不會給你搶銀行哦。」然後是另一陣停頓,而Steve開始扭動起來,拒絕在Bucky在的時候觸摸他自己,拒絕對著Bucky做那件事,不過他體內的一切都在告訴他,他得要做點什麼。「哦,呃這裡有份早餐?來自……」又一陣停頓。「走廊另一端的女士。覺得她喜歡你,Stevie。」接著另一道微弱的笑聲,而Steve意識到他應該要有所回應,但是他不認為他能夠在熱潮刨抓著他的喉嚨時開口。所以他捉起他的手機,輸入一調亂七八糟的回應,感謝老天,自動糾正捕捉到了。

   Steve:謝了我會的

而後是一頓停頓,然後Bucky輕柔地大笑。「那好啦,改天後見囉。」接著是腳步的聲響,Bucky的前門關上了。Steve又再一次地,被這名男人所震懾,他身上所有的一切。

或者說,他本來會的,要不是他正近乎絕望地用他手指環繞住他的玩具的話。







隔天,一個清醒的時分,Steve困擾了起來。手機在手,他正被就傳訊給Bucky,接受他的提議等等,以及就保持現在原樣,當Bucky知道他不是受荷爾蒙影響時試試水溫,這兩者之間拉扯。把他的臉塞進枕頭裡,他發出一道煩躁的聲音,而後終於繳械。

   Steve:請你過來

在Steve甚至有機會後悔以前,回覆到了。

   Bucky:尼確定?

天上的聖父啊這男人。Steve吸了口氣,將他自己推起坐直身子。

   Steve:你最好快點

Steve點擊了送出,接著站起身子。在某些羞怯的嘗試下,他將一件衣服拉過他頭頂,遠遠過大還懸在他的膝蓋上,同時他隨意地扣上到他胸口的釦子。他朝向前門而去,轉開了門,然後繃緊了雙腿,往下看過空蕩蕩走廊那邊Bucky的門口。快啊快啊快啊。

一聲喀啦迴盪過走廊,然後Bucky的門打了開來。Steve對上那名Alpha的視線,定格著,定住了他的呼吸,彷彿這個瞬間會成為永久。接著Steve看到Bucky深吸了口氣,雙眼因為躁動而閉上了一秒,而後才再次睜開,然後那裡有什麼不同了,有什麼Steve無法描述的。

Steve後退了一步,以示邀請。Bucky開始往前走去,一開始很慢,但是隨著時間過去,他已經在Steve咫尺之外,他差點就跑了起來。Bucky的手落在Steve肩上,溫柔又堅定,然後他往後推去,將Steve推進了公寓之中,踢了踢讓身後的門關上。接著Bucky放開了他,於是Steve的一道嗚咽卡在了喉嚨,用著忒大的雙眼向上看著那名Alpha。

「你確定嗎?」

Steve對Bucky的嗓音顫抖了下,低沉而圓潤,然後退後一步,直到他背部撞上了反向的牆壁。Bucky對此凍在了原地,但是Steve只是朝後提起他的頭,裸露出他的喉嚨,半是出於天性,半是用於回答。

「求你。確定,求你了,Buck。」他的聲音破碎,然後他閉起了雙眼。等待著。

Bucky用著嘶啞的聲音打破沉默,幾乎成了吼聲,然後Steve在他的雙眼得以睜開以前,被釘上了牆壁。他呻吟起來,然後Bucky垂下他的頭,嘴巴觸碰著Steve喉結的凸起,而後沿著往上舔舐Steve加快的脈搏。一隻大手落在Steve臀部,緊緊握住,而Steve顫抖起來,往前擠壓上Bucky身體的線條。Bucky的牙齒包覆住了Steve脈搏之處,然後一道輕巧的吼叫自Bucky那溜出,同時間該名Alpha用他的手臂勾起Steve屁股,抬了起來。Steve倒抽一口氣,吃驚於義肢的氣力,而後將他的雙腿環住Bucky腰部,讓他們的臀部磨蹭到一起。他的頭垂下,請求著,然後Bucky獎勵了他,在他帶著Omega走向臥室時,雙唇滑過Steve的。

Steve吸吮著Bucky的舌頭,同時那名Alpha跪上了床舖,而後緩緩地向前傾身,直到Steve的背部撞上床墊。他覆蓋住較為嬌小的男人,嘴巴溜過他的臉頰,接著對他的耳朵哼哼著。「你聞起來好棒。」

Steve沒有回答,沒有辦法,反而往上蹭弄他的臀部,帶著微弱的嗚咽,倚上Bucky磨蹭他自己。

「有什麼你想要的嗎,Stevie?」

神啊,要是Steve早知道Bucky會是個幹他的挑逗鬼……這樣的想法在Bucky的嘴再次找到Steve的時候,逐漸淡去,同時Bucky的手撫上了Steve側身。

「看看你,如此飢渴,寶貝。我來了,」Bucky喃喃說,嗓音低沉,然後Steve的頭往後落去,Bucky趁機以他的嘴巴隨上他喉嚨。「任何其他時間你就會因為我這麼說而打我了,」該名Alpha喃喃道,停頓下來在Steve的喉嚨吸出一個印記。「可是,Stevie,你真迷人,看看你。」

Steve在他喉嚨深處發出一道聲響,一隻手輕打著Bucky的肩膀,心煩意亂地,而Bucky大笑起來。「漂亮寶貝,」他咕嚕嚕地說著,而Steve無疑在這語調下融化了。「你知道我要做什麼嗎,寶貝?」Bucky喘息道,嘴巴忽悠過Steve鎖骨的凸起。

「結住我,希望是,」Steve設法喘著氣說,而Bucky哼了哼。

「我會的,寶貝,時候未到而已。我要先把我嘴巴放到你身上,品嚐你漂亮的小乳頭,」Bucky喃喃道,然後頓了下照做,把衣服推開好舔上Steve一邊的乳頭,使得Omega嗚咽起來。他在他的雙唇間吸吮、玩弄著小核,接著用他的牙齒啃咬過它,促使Steve的背弓起,往上推進Bucky的嘴裡。

「Buck求你,」Steve嗚咽著,然後他感覺到Bucky的笑聲倚著他皮膚,嘴巴向下拖行得更遠。Bucky舔過另一邊肋骨,手指在他移動時解著衣服的釦子,然後他將布料推了開來,最後一顆鈕扣在他的性急下彈掉了。

「想要品嚐你,Stevie,看看你是不是會嚐起來跟你聞起來一樣好,」Bucky咕嚕嚕地說道,然後Steve啜泣起來,手指糾纏進Bucky的頭髮裡,扯掉了髮圈,而後揪緊了柔軟的髮絲。Bucky用他鼻子沿著Steve臀部的線條嗅聞,舔舐著那裡積累的汗水,之後將他的鼻子塞進去壓著,呼吸進Steve、Omega、熱潮的氣味。

正當Steve開始放鬆下來時,Bucky提起他的頭,看向Steve的分身一會兒,而後便用他的舌頭往上拖行,從底部到尖端。

Steve倒抽了口氣,背部弓起,而手指收緊,拉扯著,然後Bucky嚎叫了聲,半是因為感受,半是因為味道。愉悅在Bucky擅自花了好幾分鐘舔舐、吸吮著他的分身時,流竄過他。他只有在Steve對他的頭髮暴力扯動之時停下,同時抬起他的頭,而Steve往下看著他,並嗚咽著「求你。」

當Bucky遵從的時候,Steve咬住了嘴唇,呼吸在他感覺到Bucky的舌頭沿著他大腿而上時加速,隨著一道涼冷又滑溜溜的痕跡。「翻過身去,」該名Alpha喃喃著說,然後Steve毫無遲疑地照做了,雙臂抓住他的衣服,而後他設法剝掉了它,扔到了一旁去。往後伸去一隻手,Steve將他的手指揪住Bucky衣服之中,在他可以往後靠去以前阻止他。

「求你,我需要──」Steve打斷了他自己,但是Bucky弄懂了他想要什麼,往後坐直,並脫掉了他衣服。Steve越過他的肩膀往後看他,半是聚焦在Bucky暴露的胸膛肌膚,半是望著Bucky的雙手落到他牛仔褲上頭。Steve在Bucky推下他內褲時咬住嘴唇,他踢掉了它,雙眼溜過Bucky的屌,我需要那現在進入我的強大感受沖刷過他。他嗚咽起來,低沉而要求著,屁股抬高往後推擠,只有在Bucky一邊手掌滑過他臀部曲線,對他溫柔噓聲的時候定住不動。

「你會得到的,」Bucky低語道,雖然他清楚明白Steve在想的是什麼,並傾身向前,在Steve傾斜的脊柱上落下一吻,些許歪曲那點。他的嘴沿路向下,而Steve屏住他的呼吸,當Bucky掌握住他的臀瓣,並將他分得大開時哀鳴起來,只是盯著一會兒,都像延長成了永生。「看看你,」Bucky低聲說,嗓音極富傳染力。在Steve可以想出回應以前,Bucky便往前傾去,而Steve在他感受到Bucky舌頭的蹭弄,恰恰好蹭過他的穴口時,便再也無法思考。他顫抖起來,朝後推去,但是Bucky稍稍退後了些。在Steve能夠提問之前,Bucky帶著吼叫下潛回來,將他的舌頭旋過Steve的小穴,抵壓著它,發現它因為Steve數小時前的指入而放鬆著。他讓他的舌頭彈入,盤旋,掠過皺摺,而後才奮力進入Steve,將呻吟聲自Omega口中汲出。當Bucky動用一隻手,以一隻拇指壓揉著Steve的小穴,Steve顫抖起來,在他突然而猛烈地射出時哀鳴出口。Bucky停頓了下,在一邊的臀瓣上親了一口,在他再次舔舐以前,幫Steve度過這回,一隻手來來回回撫弄著Steve的側身。Steve發出呻吟,極端敏感地,而Bucky放溫柔了點,用他拇指撫過邊緣,直到Steve吐露出一聲輕柔的嘆息。接著他稍稍彎起他的拇指,將尖端壓進Steve的穴內,而Steve倒抽了口氣。他壓得更加深入,接著溫柔地向下推,拉開Steve,好讓他的舌頭作用得更深,然後Steve抖了下,在他抵抗著衝突的感受時搖擺起頭部,再來太多了在他體內相爭著。

求你,」他小聲說,沒辦法決定他是高興還是失望,當Bucky聽從了,舌頭和手都抽了回去之時。接著,在Steve可以抱怨以前,Bucky將兩根手指推進了他,在他彎曲起它們的同時默默地喃喃著。Steve可以感覺到他的嘴巴彎成了一個笑,在Steve抖了一下時抵著他的背部,Bucky的手指尋獲了它們的目標,而後持續不斷地蹭弄著。

Steve感受到Bucky的笑聲,既不在乎的同時他又啜泣起來,向後蹭動。Bucky再次划過一下、兩下,致力著讓第三根手指進入他,以確認好,而後將它們抽了出去。Bucky的手撫上Steve背部,然後Steve靠上了它,之後更加抬高他的屁股,微微地擺動起來。

「Buck,」他低鳴道。「Bucky。Alpha。求你。」

Bucky捉住他的臀部,向前倚去。就當Steve感覺到Bucky屌的頭部刷過他屁股時,Bucky停了下來。Steve發出一聲煩躁的咆叫,然後Bucky用他的手揉了揉Steve臀部表示歉意。

「Stevie,Steve,寶貝,你有在──」

「避孕,有,幹我。」Steve厲聲說道,一隻手朝下伸去,扯過Bucky分身的那節。

「沒耐心,」Bucky喃喃著說,但是他聽起來很緊張,所以Steve把那當作了勝利。一隻在Steve臀部上的手消失了,Steve的手被拍開,然後Steve屏住他的呼吸,期盼堆疊起來,直到他感受到Bucky分身對他後穴的堅定擠壓。Steve立即回推,不想要Bucky再次抽身離開,但是Bucky收緊他的掌握,將Omega定在了原處。「噓,讓我來,」Bucky說,嗓音拉低成了低沉咆哮,而Steve嗚咽起來。

Alpha。」

Steve在Bucky往前推入,堅定又迅速的同時哀號出聲,雙眼吃驚地瞬間大睜。Bucky在他身後咒罵著,而Steve發起抖來,頭向前垂下,露出他的脖子。

Bucky停頓了下,半是進入了,而後順暢地滑了出來,將剩下的都幹了回去。Steve在他感受到Bucky的雙唇刷過他脖子背部時,震顫起來,往下越過他的氣味腺體,然後Steve的頭傾斜得更多,赤裸裸的貢獻。但是Bucky只親了親那點,而後再次直起身子。Bucky的手移向Steve肩膀,左邊那隻依舊穩定地捉緊Steve臀部。他往前擺動他的臀部,幾乎是經驗老道地,然後Steve啜泣起來,在Bucky的掌握之下動彈不得,期望著Bucky不會再讓他久候。

他沒有。

在一次預料外的動作下,Bucky抽回身子,向前衝撞,而Steve無語地大叫出口。Bucky又做了一次,使得Steve的雙手在床墊上胡亂找東西揪牢,而後才穩定下來成為一種令Steve尖叫的律動。Bucky並沒有花太久就讓Steve射得床單到處都是,嘶聲吼叫著Bucky的名字,Bucky連停頓都沒有,在他持續動作的時候露出他牙齒,一隻手落下以相對套弄著Steve的屌。Steve在他直接超越過度敏感而嗚咽起來,頭在枕頭上扭轉著,喃喃著「求你求你求你‥‥」於喘息之下。

Bucky的抽插變得斷斷續續,然後Steve收緊了,甚至無意識地哄誘著Bucky,Bucky的氣味充滿了他鼻間,Bucky的聲音填滿他耳裡,他身上的一切都在哀求著他Alpha的結。

當Steve終於說出口,胡亂說著「結住我拜託Bucky求你我需要這個來吧,填滿我,讓我懷上」Bucky雙手在他的衝撞變得毫無規律時往下箝住,然後他終於任他自己隨著一陣抖動發射,一道Steve名字的嘶啞大叫從他口中脫出。

Bucky射精、他的結腫脹起來、卡住、鎖住的感受,自Steve身上拉出一道呻吟,然後他虛弱地抽動了下,身軀重重倒下,儘管白濁從他的屌汨汨滴落成灘。

房間內充滿了破碎的喘息聲響,而他們兩個都沒有挪動一下,除了Bucky本能地不完全衝撞外,Steve的肌肉則是顫抖不已。一會兒之後,Bucky的手滑離Steve分身,拖曳過Steve脊柱,小心翼翼地描繪著每個凸起,而後他才往前提高他的臀部,很是小心地。Steve低低地咕噥著,平躺地壓在Bucky的重量下,Bucky手臂的其中一隻環繞著他,將他攬近。Bucky把他的唇印上Steve頸背,而Steve發出一聲滿足的嘆息,頭往後倚去,用他自己的尋找著Bucky嘴唇。他從Bucky那要了一個吻,溫柔而甜蜜的,而後讓他的頭落回枕頭之上,一陣顫慄沖刷過他的軀體。他稍稍動了下,呼吸在Bucky於他體內的結扯動時喘息著。

「你還好嗎?」Bucky氣喘吁吁地說,而Steve點了點頭,無語地喃喃著。「還舒服嗎?」Steve微笑起來,舉起一隻手輕輕地拍拍Bucky臉頰,沒能信任他的聲音。Bucky報以微笑,轉過他的頭親吻Steve手指,而後緩慢地在Steve側身來來回回移動著,輕柔地。愛撫著。

數分鐘後,Steve轉過身子,再度抬起他的頭。「你沒有──」他開了口,遲疑著,然後Bucky輕啄了一下他的肩膀。

「我本來想要的,我還是想要。可是我想要先跟你談談,想要確定這是我們倆都想要的東西。不只是場熱潮對話。」Bucky的聲音很溫和,他雙唇在它們溫柔地貼上Steve所提供的那點上時很溫柔。「連結不是什麼你能夠打破的東西,」他喃喃說,而Steve嘆了口氣,任由Bucky撫慰著他。

「我知道,」Steve輕聲說道,讓他的手指奔過Bucky左手,描繪著金屬板連接的圖案。「不過我是真的想要。想要你。」Bucky哼哼回應,微笑起來,以他的鼻子磨蹭上Steve喉嚨弧線。他們再次沉靜了下來,兩人都沒有絲毫移動,直到Bucky的結消下去,足以讓他滑出的程度,往旁邊倒在Steve隔壁。他所做的頭一件事情,是將Steve拉過來靠上他,而Steve樂於從命,輕輕地親吻著Bucky,而後鑽向他的胸膛。Steve在Bucky開始用他的手在他背部上上下下溜過時,微微笑著,那觸摸很是溫柔,然後他打了個呵欠。

「睡吧,寶貝,我會清理的,」Bucky喃喃道,而Steve在他感到抵上他額頭的嘴唇壓力時微笑起來。他哼哼著無言的同意,任由他自己開始逐漸入眠,佔用起來自熱潮的緩解。

他所聽見的最後一件事,倚在他耳邊低喃的那麼輕,但那或許是句輕柔的「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