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rrested Development 2:The Black Sheep

Work Text:

【1】

该从哪说起呢?

叶子?血?泰国菜?一次性塑料餐具?铁簸箕?

也许还是应该从我说起。

我是Mike Howell。我是这个家里的黑羊。我总是惹上麻烦。

“怎么回事?”

Lex的口气很不耐烦,好像我是全球几十亿人里最不该有事烦他的那个。

我知道我又惹麻烦了。

“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我试图抓住Lex的手向他解释,他躲开了,还后退了一步。他隔着栏杆给我那种捉摸不透的表情。他坐牢出来之后好像比过去更讨厌和人接触了。或者他只是讨厌这间拘留我的牢房,让人想起监狱,不是吗。

“我去Rose那里买叶子,因为家里没有了,我去了Rose那里,他在吃泰国菜,他让我试试他的新货……”

“所以你嗑high了跟人打架?”

“不!不不,”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孩,那个和我关在同一间牢房的黑头发男孩,我希望他没在看我,哦太糟了他在看我,他不会对我做什么的对吧,这里是警察局……可是谁能说得准呢?

“是那个男孩!”我尽力压低声音,“他突然就出现了,不知道从哪来的,他开始揍Rose,他说了什么关于卖药给中学生的事但是我没注意,我想跑路,Rose的血滴在外卖盒里……”

“等等,你是说这个男孩?”

Lex指向我身后,我用力点头。

“是他把你打这样的?”

Lex看着我的衬衫,我低头看,胸前沾满血迹。是我的血,还是别人的?

“我说了我是想跑的,然后我想,反正Rose被揍出屎了没空管我,为什么不顺点叶子呢,也算不上偷因为我本来就打算赊账的,我就抓了一把大概两三袋吧,然后Rose就,飞过来了,我是说有人把他扔过来了,砸在我身上……然后我就懵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拿起一把塑料叉子就……Lex,我不知道,我太害怕了……”

哦不,那个男孩,他在看着我,这太糟了。

“你能闭嘴吗。”他皱着眉,眼神凶煞。

他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凝固,那是我干的。等一等,我干的?是的,我记起来了。铁簸箕。是的,他有足够的理由不高兴。

“Lex,你能保释我吗?别把我留在这……”

Lex说他会打给Danny。Danny会解决一切,像往常一样。

 

【2】

我是Lex Luthor。我是这个家里的黑羊。

尽管没人责怪我——这有点奇怪,不是吗——毫无疑问是我搞砸了这个家。

从我被定罪的那天起,狗日的联邦政府刮走了我所有的资产,现金,股份,不动产,连爸爸留下的宅子和艺术品都被拍卖了——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不得不住在Danny的公寓里。

我不明白为什么Mike会让他们联系我而不是Danny。我以为Mike是Danny的问题,不是我或者别人的。

说到Danny,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当他还只是一个江湖骗子的时候,那是很愚蠢,但还没有那么可悲。从某一天开始——我不清楚那是什么时候,那时候我太忙了无暇跟进我兄弟可悲的人生——他不知道从哪听说一个关于魔术师的邪教,或者说秘密社团?都差不多。他就像着了道一样被人牵着走,弄来弄去不过是干白工替别人报私仇。我还能说什么呢?可悲。顺带一提,他确实进了那个邪教,只不过——像所有邪教一样——没有工资。

我不想这么做,但我只能打电话给Danny。

“Jason Todd,你被保释了。”

警员打开牢门,把那个一脸不爽的黑发男孩放出来。然而,有幸获得我的注意力的,是来保释他的那个人。

刚刚我还在想到底什么样的孩子能从Mike手下生还,现在我有答案了。老蝙蝠偷偷摸摸地收集了好东西。

“喔,看看这是谁啊。”

Bruce Wayne显然没料到会在这里遇见我,我打赌他想把我碎尸万段但他能做的只有演好他的角色,给我一个冷淡的问候。

“真巧啊,Lex。你出来了?”

“也不算是。”我稍稍提起裤脚给他看我的电子脚镣。

性感?是的,是的,我知道。我猜就像很多人觉得手铐是性感的符号,关于权力和强迫的一切总是让人兴奋。

被电子设备锁着的脚踝让你兴奋了吗,Wayne先生?

我到外面的走廊上给Danny打了电话。

“对,保释金一千块。”我说。

“别逗了,我他妈哪来的一千块?!”Danny的语气很差,可以理解,他上星期刚被停了信用卡。

与此同时,Bruce在警局门口停下来,用他一贯冷静低沉的声音对某个警员说:

“请问洗手间怎么走?”

 

【3】

我是J Daniel Atlas。我是这个家里的黑羊。

“Lex哪去了?”

那个混蛋把我喊来,他自己倒不见了。

“他好像去洗手间了……”被关在栏杆后面的Mike说,“Danny,你能带我回家吗?”

“现在还不能。”我摸出手机查找通讯录。

Mike又露出了那种惊恐又迷茫的表情。

“别担心,一会你就能回家了。”

我的天才方案是:让Mark的冤大头男友来掏保释金。

有时候我希望我可以像个可靠的长兄那样解决所有问题,但我让每个人失望了。我可以风趣,我可以诱惑,我可以让人相信不可能发生的事,我可以是任何形容词,除了“可靠”。

不是说我的兄弟们在这一点上有好到哪去,只是,如果我没有自顾自地离开家去当个江湖艺人,情况会不同吗?如果说我曾经扔掉了挽救这个家的机会,那么之后发生的每一个灾难都可以追溯到我头上。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还没有把Mark和Lex从家里扔出去,某种程度上我感到对他们的境遇负有责任。

Lex没有机会实现他许诺给Mark的融资了,Mark申报破产的时候Lex还蹲在监狱里。不管怎么说,现在是2019年了,Apple死透了,没人记得Facebook。

不过即使是我也没想到Mark在失去了他的企业之后却得到了一个男友,一个曾经和他对薄公堂的前任转现任男友。

我们都认为Mark应该和Eduardo结婚,那样的话我们家的危机可能会大为缓解,但我们也都知道这正是Eduardo犹豫不决的原因——他还没准备好被卷进我们家的一团烂事里。

“哦Danny你终于来了。”Lex出现了,刚长长不久的金棕色卷发蓬松凌乱,就像刚刚有人抓着他的头发往他嘴里打了一炮。“我能回家了吗?”

知道吗,有时候我真希望我没这么了解这些混蛋。

Lex从衣袋里摸出一个糖盒,“薄荷糖,要么?”

“不了,谢谢。”

他倒了一粒糖出来,丢进自己嘴里。大概能除掉他嘴里某种我并不想知道是什么的味道。

我准备把Lex这个丧门星打发回家的时候,Eduardo出现了。

“Mark?”他左顾右盼地大步走过来,我始终不知道他这个走路带风的习惯是怎么来的,以我所知他并没混过黑社会。

“嗨,Wardo。”我向他打招呼。

“出什么事了?我以为Mark……”是的,是我让他这么以为的。

“事实上,是Mike,你看,他惹了点麻烦,”我让他看看铁栏里满身是血的Mike,“他需要一点保释金。”

“多少?”

“一千块。”

Eduardo掏出了钱夹,Dior Homme春季新款。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爱Eduardo,他就是这么力挽狂澜。

 

【4】

我是Mark Zuckerberg。我是这个家里的黑羊。不,这不是准确的用词。

该怎么说?这个充满黑羊的家庭里不那么黑的一个?

我的兄弟们都不是什么善类。可是无论承认与否,他们都很酷。

Danny很酷。他总是带着那种胜券在握的微笑,白净的手指和他玩牌的手法一样漂亮,还用说吗,谁不喜欢一点派对戏法?

Lex很酷。他可能是本世纪破坏力最大的超级恶棍,甚至还有一大批拥趸,在监狱里和网络上。就算是现在他和我在Danny家的次卧睡上下铺,还是几乎每天都收到粉丝邮件。

Mike也很酷,尽管他自己意识不到。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说服他接受他是个杀人机器这件事,直率如我也得承认这事让人挺难接受的。

而我,我不抽烟,不嗑药,不搞邪教和恐怖主义,我甚至有一个男朋友。而这一些竟让我觉得我是这个家里的黑羊。

“Danny,我们得谈谈。”

我赶到警察局的时候,他们已经办妥了手续把Mike领出来了。

“你不能越过我给我男朋友打电话,这样不行。”

“没关系,Mark,”Wardo这个冤大头看上去并不在意,“我很高兴能帮上忙。”

“放轻松,伙计。”Danny的手伸到我耳边,指间凭空多出一颗薄荷糖,“吃个糖吧。”

最近由于家计紧张Danny老是把Lex的糖块剥削来当道具,真不厚道。

“不如一起去喝一杯吧。”Eduardo揽住我的肩。他凑得很近,呼吸吹在我脸上。

不用说,他的建议得到了那帮混蛋的一致响应。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