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ime 时光

Work Text:

Time 时光

by eyeus

  

 

   据说“时间能治愈所有伤痕。”我并不同意。伤痕永远存在。随着时间流逝,头脑为了保护理智,会在伤口覆上疤痕组织,让疼痛减轻。但他永不消逝。——萝斯·肯尼迪

 

    雪茄从那人指间掉落。温暖的烟雾从那儿飘散出来,让Snake想起它们初遇那日:他,一个紧张的愣头青;那人却是他的长官,身经百战。在白花和墓碑之间,Snake拾起雪茄,沉思着,从剩余的部分里深深吸了一口……

    ……“听说你今天的任务出了点状况。”尽管专心盯着窗外,Snake依然觉得Big Boss的独眼细细打量着他的,“我知道你是新来的,但那样的训练属于日常。不许犯错。”

   Snake盯着家具稀少的办公室的地板,试着不要在浓重的雪茄烟雾中咳嗽。“我很紧——你是对的。是我没想清楚。”一丝热度爬上他的脸颊,他想隐藏,至少能躲过眼前这位传奇英雄人物的凝视,“但是反正没人受伤……”

   “什么?”Big Boss转过身来猛地一拍桌子,“在你认真对待自己的任务前,还得有什么人先受点伤?”

   “不!我不是这个意——”

   “长官。不,长官,你想说这个。照我了解的情况来看,这可真不像你。”

   菜鸟想象了一千种道歉的方式,但都蠢得不想,于是他保持了沉默。忽然,他的长官朝后一推,似乎露出了一个罕见的,类似微笑的表情,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没事。只要你……”他走近Snake,用手臂把他困在自己和他身后的墙壁之间。

   Snake感到Big Boss的膝盖不舒服地挤压着他的两腿之间,他的心脏几乎跳出胸口。他和榜样人物最近的距离,居然近到脸对脸,一阵幼稚的冲动攫住了他:他想闭上眼睛,推开Big Boss,但在心底,他希望的正相反。

   等他再度睁开眼睛,Big Boss依然没走,而是凑得更近。“……这次别搞砸了,菜鸟。”他说完,嘴角咧开一抹坏笑,又加上一句,“怎么——你以为我打算吻你?”

   他脸上的热意变成了通红的颜色,Snake急切地回答:“不,长官。”他希望对方会说点什么,什么都好,比如这个交换只是个玩笑,或者这不是玩笑,但Big Boss已经转过身去,“那么,好A吧。出去,证明你无愧于你的名号……Snake。”

 

 

    在猎狐犬的时间一天天增多,由日变周,由周变月,轮番更替如画家手中的调色盘,而帆布却被远多于一个吻的东西浓墨重彩地强调着。第一次感到灼热的疼痛刺穿自己时Snake咬紧了牙关,死死抓着长官办公室的桌子,希望嵌进肉里的木料可以让他从疼痛中分神。他希望对方能停下,或至少慢下来,给他恢复的时间。但如果这次不做到这一步,他不知道下一次会是在何时。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

   “不……不……”Snake喘息着,不自觉地朝年长者推送着下身,“这……很疼……”他停下话头,气喘吁吁。

   “你想停下?”Big Boss短暂地停了足够Snake插上句话的时间。

   “不……别……”Snake挣扎着想说完句子,下一记抽插却从他嘴里逼出一声呻吟。他感到一双带着手套的手定住了他的腰,准备让自己承受下一记沉重的侵入。然而那没有发生。

   “什-什么……你要……?”他的嗓音和身体一齐颤抖着。在长官面前变成流着唾液和泪水的一团糟已经很丢人了,再被认为能力不足无疑雪上加霜。

   Big Boss在手边找到一把结实的椅子,又再度靠上桌子。他只是偏了偏脑袋:“坐上来。” 

   “……不,我不喜欢这样……”一句小心翼翼,几乎是不安的反抗。

   “慢慢来。”毫无商量的余地。

Snake按他说的做了,发现疼痛不再像刀割一般难以忍受,而是变得钝重,仿佛某种隐隐作痛的仁慈。尽管对节奏的突然变化感到困惑,他依然感谢这份微笑的善意。也许这是Big Boss的又一次随意之举,并谈不上仁慈,但Snake还是十分感激。

   后来,在这张象征着淫欲和他唯一熟知的灼热的椅子上,Snake一次又一次地被占有。从来不违背他自己的意愿,但是始终像是飞蛾扑火一般。然而,第一次被施予的小小仁慈再也没有降临……

 

 

   ……Snake憔悴地咳嗽着,雪茄剥削着他已经残破不堪的身体。他匆匆捕捉着吞云吐雾见残余的一点安慰,每隔几秒,记忆就会不断涌来…… 

   ……世外天国的腹地子弹横飞,Big Boss在板条箱间来回躲避,Snake已经知道他所信任的导师就是自己身陷这一状况的幕后操纵者。这种背叛让他内心翻腾着痛苦,几乎要将他击碎。然而就在他崩溃之前,Snake深深呼出一口气。他推开多年前Big Boss在办公室那次意外的感同身受的记忆,射出致命的一发子弹。

   在桑给巴尔要塞,Snake摸索着临时对付用的火焰喷射器。他鼓起勇气朝那个用机关枪压制他人喷射起来——据说那就是他的父亲。他还是个毛头菜鸟时,他曾是那么情愿对他的长官如此称呼。然而现在,他选择召集自己所有的意志力,开启火焰喷射器,再一次杀死Big Boss——通过Snake自己的双手。

   2014年,阿灵顿国家公墓的白色花瓣间,Snake忍着背痛再度下跪,并不是为了记起某些情色幻想,而是因为克隆造成的早衰。他发现新的死狐病毒取代了自己体内旧的那些,也消灭了爱国者时期的最后残余。他已经两次杀死了Big Boss。今日将是第三次。

   每一次,Snake都比前一次投入更少的情感。然而Big Boss依旧在他的记忆里,无所不在,无时不在。一次次用他的才智折损着年轻的雇佣兵。他的拥抱。他的背叛……和他的死亡。

……他们共享的雪茄散着火花,从生机勃勃逐渐熄灭,Snake把残余的部分扔进自己的烟缸。他不知道Big Boss来见他时是否知道将要面临自己的死亡。就好比他早知道这将是他将要承受的最后一次最巨大的伤痛——永远将他封存在记忆里。他叹了口气,渴望着此后狂暴有平静的日子,合上了烟缸的盖子。

   他也希望经由死亡,Big Boss将最终逃离被他称为“自由“的牢笼。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