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盾冬】BODY TALK

Chapter Text

《第一話》

____

 

 

  在注射血清的前一夜,艾斯金博士曾經對史蒂夫說過,超級士兵血清將會增強他原有的一切,會讓好的東西更好,壞的東西更壞。

  而他選了史蒂夫羅傑斯的原因,是因為他有著非凡的勇氣、自我犧牲的善良個性以及一顆真誠的愛國之心。

  但艾斯金博士不知道的是,組成史蒂夫羅傑斯這個人的成分裡,還有一個被他自己隱藏在內心最深處從來沒暴露在外的陰暗面。

  那是一種由純粹的友情,再加上親情、愛情、保護欲、愛欲、性欲、情欲跟獨占欲混合而成的複雜愛戀。

  史蒂夫的那種難以言之的感情全部都只給了在他什麼都沒有的時候,唯一所擁有的,他最要好的朋友,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史蒂夫喜歡親暱的喊他巴奇,喜歡默默地看著巴奇所有的喜怒哀樂,並將之偷偷描繪在他的素描本裡。而相對的,史蒂夫不喜歡看巴奇跟別的人太接近,不喜歡看他對別人笑,更不喜歡看到他每次周旋在那些對他有所企圖的女孩之間。

  他不只一次在夢中擁抱著、親吻著巴奇、甚至在幻想的溫暖體內進出,然後在醒來時失望的發現只是一場夢。

  史蒂夫曾經對巴奇做的最過分的一件事是,要求巴奇做他的素描模特兒,然後在他的水中放入安眠藥,眺望著沉睡的巴奇自慰。但他頂多做到那種程度,他沒想過真的對巴奇做什麼,因為他既怕失去巴奇的友情也不想傷害他。

  但自從注射了血清之後,如今史蒂夫內心深處那個黑暗的陰影部分,也許是因為血清的緣故,變得更深沉、更廣闊、更黑暗、更強烈。

  自從在九頭蛇基地救出巴奇之後,史蒂夫心中那股濃烈的渴望與扭曲的情欲幾乎要讓他失去控制。

  看到備受折磨,衣衫不整且形容憔悴的巴奇,史蒂夫在擔憂心疼之餘,居然無法控制的冒出想就這麼撕開他的衣服,把他押在實驗台上,一遍又一遍的侵犯他的可怕念頭。

  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讓自己的手只是輕輕的在巴奇的頸項間撫摸而過。

  史蒂夫不希望傷害到巴奇,也害怕他會因而離自己遠去。所以就算史蒂夫每次看到巴奇的笑容時,都會在內心不停的吶喊著:擁抱他!撫摸他!親吻他!進入他!但他都用四倍的自制力去壓抑住了。有時史蒂夫簡直想為自己的理性頒一座獎盃。

  然而史蒂夫千封萬藏起來的情感,卻在無意間目睹巴奇與一位年輕美麗的護士小姐接吻後,無法克制的碎裂了。

  「……巴奇。」

  當史蒂夫從陰暗的柱子裡突然冒出來,並喊了巴奇的名字時,正在接吻的巴奇跟護士小姐在嚇了一跳的同時將視線轉向了聲音來源處。

  「……喔,是你啊,史蒂夫。」

  在確認來者是身著軍裝的史蒂夫後,巴奇明顯鬆了一口氣,緊繃的身體也放鬆開來。

  「你剛剛都看到了?」

  看到史蒂夫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巴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手攬過護士的肩。

  「那正好,你之前太忙了,我之前一直沒機會跟你說,來跟你介紹一下,她是黛安,是我的未婚妻,」那麼說著,望著對方溫柔微笑的巴奇並沒注意到史蒂夫眼中暗下來的神采,「黛安,我應該不用跟你介紹美國隊長了吧?」

  黛安害羞的笑著點頭,並握住了巴奇的手,巴奇也用力回握著。

  史蒂夫死盯著兩人相握的手,壓抑著內心的風暴,平靜的開口問道:「……未婚妻?」

  「嗯,我前幾天向她求婚了。」巴奇難得露出靦腆的笑容,眼中滿懷著幸福的光彩,「等我們打贏戰爭,她會陪我一起回去布魯克林結婚。」

  見史蒂夫沒說話,巴奇雖覺些許疑惑,但還是繼續對史蒂夫說:「到時候你一定會擔任我的伴郎吧?」

  史蒂夫凝視著巴奇毫不懷疑自己的笑容,聽見了自己內心有什麼東西裂成一地的聲音,而他再也不想去阻止了。

  「是的,巴奇,我一定會到場……一定會。」

  史蒂夫慢慢的將臉上的表情調整成聽到好朋友要結婚時該有的表情,真誠的對巴奇跟那個護士說出了祝福的話語。

  看著巴奇溫柔擁著護士肩膀的笑容,史蒂夫也微笑著,放任自己內心膨大的黑暗擴張開來,將自己最後的一點理智完全吞沒。

 

*** *** ***

 

  隔天,史蒂夫用祝福他找到真命天女的名義邀了巴奇到軍區外的小酒店去,然後一杯又一杯的灌醉巴奇,直到他像一團爛泥一樣的趴在自己身上。

  付完帳後史蒂夫扶著醉得不省人事的巴奇,跟酒店老闆點頭示意後就往樓上走去。

  他早已經訂好酒店上層角落裡的一處客房,並瞞著巴奇跟軍部請好了假,他們兩人,三天。

  史蒂夫一邊聽著巴奇的呼吸聲一邊在內心回想,昨天他回到自己營帳後就一直在思考要怎麼將巴奇奪回自己手中。

  他再也不願忍下去了。

  他原以為巴奇不會那麼早與某一個特定人士定下來,所以他可以等待,等到戰爭結束後,他會找個特別的時間跟地點,慢慢地對巴奇述說自己對他的愛。

  然而在他等待的過程裡,他的巴奇居然要跟別人結婚了。

  巴奇愛上別人,甚至還決定要廝守終身這件事是史蒂夫所無法忍受的。

  看樣子事實證明史蒂夫原本的策略是錯誤的。幸好錯誤還是可以彌補的,他決定從現在開始挽回一切。

  進了房間後,史蒂夫鎖上了門,接著小心翼翼將毫無意識的巴奇輕柔的放到床上,愛憐的摸了他因酒精作用而緋紅的臉頰。

  為了不讓巴奇有機會逃走,他從軍中弄來兩副手銬,一邊一個將巴奇的手銬在了床柱上。然後為了避免磨傷巴奇的手,他又在皮膚跟金屬的接觸面中塞了厚厚幾層的紗布。

  那是史蒂夫從軍中的醫護室拿來的。

  是的,他去見了巴奇的未婚妻。客觀來說她是個可愛迷人的姑娘,但對史蒂夫來說那並不重要,他也不在乎,而且史蒂夫相信她將不再會是了,他不覺得在自己跟她說了那些話後,那個小護士還有勇氣再靠近巴奇。

  「巴奇……」

  史蒂夫輕輕的拍了拍巴奇的臉頰,在他耳邊喊著他的名字。

  醉得昏昏沉沉的巴奇沒有醒來的跡象,只是在通紅的雙唇裡擠出幾聲意義不明的音節。

  史蒂夫深情的凝望著巴奇許久,決定不去吵醒他,等明天他清醒過來再好好的談一談,關於他是如何愛著他,從過去一直到現在。

  想著,史蒂夫順了順巴奇捲曲的柔軟棕毛,在他旁邊躺了下來。

  他覺得自己可以像這樣看著巴奇看一輩子,不過現在他想,還是先睡一下,靜靜等待睡美人的甦醒。

 

*** *** ***

 

  不知過了多久,史蒂夫在一聲驚叫中醒了過來。

  他轉頭望向發出聲音的巴奇,露齒微笑,「巴奇……你醒了。」

  「這是怎麼回事!羅傑斯!?」巴奇一臉驚愕的拉扯著雙手,手腕上的金屬手銬隨著他的動作發出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這是你搞的鬼!?」

  史蒂夫維持著臉上的笑容,「嗯,因為我有重要的話要跟你說。」

  巴奇翻了翻白眼,氣急敗壞的問:「說就說,為什麼要把我銬起來?」

  史蒂夫收斂起笑容,面無表情的說:「你會逃走的。」

  「啥?」巴奇大惑不解的盯著史蒂夫看,「……你到底要說什麼會讓我逃走的話?」

  「……你會離開我,不會再當我是朋友的話。」

  「史蒂夫羅傑斯!你把我當什麼了!」聽到史蒂夫那麼說,巴奇像是被電到一樣用力踢了史蒂夫一腳,「我說過的話不會收回的,我說過我會陪你到最後!不管你變得怎樣,你都是史蒂夫羅傑斯,我最要好的朋友!」

  看著巴奇氣憤的瞪著自己所說的話,史蒂夫不禁心下一暖,又微覺刺痛的罪惡感,猶豫了一會後,開口輕聲問道:「……那麼,如果我說,其實我一直愛著你呢?」

  「……什麼?」

  「我愛你,是一直都想擁抱著你、親吻你的唇、然後埋在你的身體裡,感受與你結合的體驗……的那種愛。」

  巴奇的眼神在史蒂夫真摯的話語中逐漸從疑惑、迷惘轉向驚疑惶恐。

  「……放開我」巴奇顫抖著聲音。

  「你會愛我嗎?巴奇。」

  「你先放開我……」

  「不,你不回答我,我不會放的。」

「……我一直當你是最要好的朋友。」深呼吸,巴奇垂下眼,思考著要怎麼說才不會傷到史蒂夫的心,「我從沒想過你對我有這種感覺……我愛你……我可以為你死,但是我很抱歉……我對你的愛並不是你說的那種愛……而且我已經有黛安了。」

  巴奇說他可以為他死,還有什麼比這還更叫情話的呢?史蒂夫深受感動的在心底吶喊著。

  「所以你先放開我,我們可以慢慢談……我們還是朋友……」

  「不,在告訴你讓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前,我不會放開你的。」

  史蒂夫溫柔的拒絕了,他俯身向前,伸出手撫摸著巴奇的臉頰。

  巴奇看著史蒂夫的手,驚慌失措的想辦法要說服史蒂夫放棄接下來的行為。

  「史蒂夫!你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求你,你搞錯了……你只是……只是將友情誤解成愛情,因為你過去只有我在你身邊,但現在你不一樣了,一定會有很多姑娘等著跟你約會!你早該去找一個……對、對了!那個卡特探員呢?你不是跟她……」

  史蒂夫用嘴堵住了巴奇連珠炮似的話,巴奇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與史蒂夫的眼睛相對。
  跟巴奇第一次的吻,比史蒂夫想像中好得太多太多了,雖然巴奇顫抖著的身體緊繃又僵硬,但他濕潤的雙唇既柔軟又溫熱,讓史蒂夫感到強烈的幸福感,情不自禁的用舌頭強硬撬開巴奇緊閉的牙關,長驅直入。

  巴奇忍不住想嘔吐的衝動,為了排除嘴裡的異物,他下意識的用牙齒咬住那根肆意在自己口腔內蠢動的舌頭,瞬間嚐到了血腥味。但史蒂夫似乎並不覺得痛,他攪動著巴奇的口腔,將自己的血塗抹在那個又濕又熱的肉壁。

  直到巴奇從呼吸急促的鼻子裡發出近乎哭腔的嗚咽聲,眼淚聚集在他泛紅的眼眶,幾乎要落下,史蒂夫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四片唇瓣分離時啵的一聲水聲跟牽引出的混著血的粉紅絲線讓巴奇感到狼狽不堪,如果可以的話他會用雙臂遮住自己的眼睛跟臉,但現在他雙手被銬著,所以他只能緊閉雙眼別過臉去逃避這個噩夢般的現實。

  史蒂夫望著巴奇,看著他臉上的汗水滑過漲紅的臉頰,微張的雙唇因方才的接吻而紅腫濕漉,胸膛因劇烈喘息而上下起伏著,從開敞的上衣衣領內看得到他健壯的肌膚與微捲的毛髮,還有緊閉的雙眼上被眼淚與汗水打濕的睫毛,因急促的呼吸而搧動的鼻翼……看在史蒂夫眼裡,每一樣構成巴奇巴恩斯的一部分都是那麼的充滿魅力。

  「巴奇,你好美……」

  聽見史蒂夫陶醉的聲音,巴奇忍不住將頭轉向史蒂夫,圓睜著眼用不能理解他在說什麼的眼神望著他。
  這個男人正用著看著彷彿全世界最美的女神的眼神望著自己,原本清澈的天空藍如今被灰暗的陰影遮蓋著。

  巴奇看著史蒂夫的眼神中第一次出現了恐懼。

  他與史蒂夫在一起那麼久,他一直以為自己很了解史蒂夫,但現在眼前的他卻像是陌生人,凝視著自己的眼神中充滿著令他顫慄的情欲,像是在用眼神侵犯他。

  巴奇吞了吞口水,下意識的舔自己的嘴唇。他並不知道他這樣的小動作有多挑動著史蒂夫的神經。突然間,史蒂夫發出一聲因欲望而沙啞的低吼,雙手用力拉下巴奇的褲子。

  他突如其來的舉動使得巴奇驚嚇的抬起腰往後蹭,但這卻只是讓史蒂夫能更順利的將褲子完全拉下並丟到床底下,只留下他的內褲。

  巴奇緊張的瞪著史蒂夫,史蒂夫往前一點,巴奇就往後退一點,幾乎想把自己縮到牆壁上,然而被銬著的雙手限制了他的行動範圍,他恐慌且惱怒的拉扯著雙手,卻徒勞無功。

  史蒂夫看著巴奇的舉動,覺得很可愛,忍不住衝著他笑,然後一手將巴奇的內褲撕扯開來。

  巴奇眼睜睜的看著史蒂夫將變成破布的內褲扔開,欺身朝著自己壓過來,並毫不費力的把自己想盡辦法閉緊的雙腿拉開,將他的身體卡在巴奇兩腳之中。

  即使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巴奇還是不停深呼吸試圖保持冷靜與尊嚴,但在史蒂夫舔了舔自己的手指,並探索著他臀縫中間那處密穴時,他終於還是忍不住發出一聲害怕的哽咽。

  雙手拼命掙扎著,手銬發出金屬碰撞聲,巴奇想要反抗,然而對著史蒂夫發出的叫喊很快就成了痛苦的悶哼。

  「不……史蒂夫……嗚!」

  一根異物侵入了巴奇的體內,粗糙黏滑的觸感讓他無法不皺起眉頭往後仰。

  史蒂夫一邊在巴奇的內部擴張一邊親吻著巴奇的脖子、鎖骨,然後在上面用牙齒留下自己的標記。

  在咬破巴奇白嫩皮膚的那一刻,巴奇的全身都僵硬抽搐。

  「……你瘋了,那個該死的血清害了你。」巴奇顫抖著雙唇,恨恨的咬牙吐出這句話。

  「……你說錯了,巴奇,我是因愛你而瘋狂。」

  史蒂夫舔去從巴奇傷口中流出的血液,然後深入第二根手指繼續侵入巴奇體內。

  看到巴奇因忍痛而蒼白的臉,史蒂夫的另一隻手握住了巴奇痿軟的陰莖,在巴奇的驚呼聲中開始上下套弄著巴奇的欲望,欣慰的感覺到他在他手裡慢慢的漲大。

  就算再不願意,就算是被強姦,男人的欲望就是那麼簡單就能被挑起。巴奇不甘心的在因痛和快感而混亂的腦海中想著。

  不過在史蒂夫插入第三根手指並按到某一點後,巴奇就沒法再想了。

  前後的雙重刺激讓巴奇難耐的弓起背顫抖,被銬著的雙手用力的在空中揮舞著,想要抓住些什麼卻沒辦法,即使他努力想抗拒,最後還是在呻吟著釋放在史蒂夫手中。

  因高潮的衝擊而喘息著的巴奇,迷迷糊糊的感覺到史蒂夫的手指從他的體內抽出,他的腳被拉開,接下來的預想讓他繃緊了全身的肌肉。

  「我愛你,巴奇,你是屬於我的……」

  低聲傾訴著,史蒂夫抬起巴奇的雙腿,拉高到自己的肩上,扶著自己早已高高揚起脹痛的陰莖對準了巴奇的小穴入口。

  身心飽受折磨的巴奇已經無力反抗,只能搖著頭,絕望而恐懼的瞪著史蒂夫,眼淚就像要溢出來,嘴裡不斷喃喃哀求,「不要……拜託……史蒂夫……」

  然而史蒂夫還是毫不容情的進入了巴奇的體內。

  一瞬間被撐開來的強烈痛楚讓巴奇像爆炸了一樣的衝口蹦出一連串咒罵。

  「操!操你的!你這該死的混帳!」

  但罵聲在史蒂夫堅定緩慢的推進下慢慢化成帶著哭腔的破碎喘息,當史蒂夫終於頂到最深處時,巴奇只是脹紅了臉,讓淚水從緊閉的雙眼中蜿蜒而下。

  史蒂夫停在巴奇被自己敞開的體內,感受著他濕熱緊緻的內壁包覆著自己的美妙快感。

  巴奇的身體太美好太溫暖了,這是史蒂夫一直想要的,而他現在終於得到了。

  他可以感覺到彼此心跳跟脈搏的脈動,不禁滿心愉悅的拍拍巴奇的臉頰,輕聲對他說:「看,我們現在結合在一起了。」

  巴奇的表情在聽到史蒂夫的話之後扭曲了起來,再也忍受不了似的從喉嚨裡哽咽出聲。

  他們如今正合為一體,這件事實讓史蒂夫欣喜若狂,讓巴奇痛苦絕望。

  史蒂夫溫柔深情的吻著巴奇的額頭、鼻子、睫毛還有顫抖的雙唇。而巴奇只是將臉別開,不想再看到他,不想再感覺他,不想讓自己因為被最好的朋友背叛信賴的痛楚而悲哀。

  但史蒂夫像是知道巴奇在想什麼,表情忽地一沉,抬起上身離開了巴奇,接著往後慢慢抽出埋在巴奇體內的分身,並觀察著巴奇的表情變化。

  當看到巴奇像是放鬆的呼出一口氣時,史蒂夫突然猛地用力的重重插入,將巴奇從打顫的牙關裡逼出一聲哀鳴。

  巴奇被刺得往上撞,頭幾乎要頂到床頭的金屬鐵桿上。

  像是不讓巴奇有喘息的空間,史蒂夫大幅度的加快下身抽插的頻度強力的貫穿著巴奇,瘋狂般地搖晃著他,用自己碩大的火熱摩擦著他柔軟富有彈性的內壁。

  巴奇本應柔嫩的內部被不斷粗暴的蹂躪,每次抽出時都能看到紅腫不堪的肉壁,激烈的進出讓鮮血混著透明的液體從兩人結合的部位流出並滴在純白的床單上。

  「巴奇……巴奇……巴奇……」

  強烈的快感一波波的從那個窄小緊實的地方裡傳到史蒂夫的腦內,令他宛如置身在天堂裡。

  在每一次深入撞擊時,史蒂夫都用充滿著愛意的沙啞嗓音喊著巴奇的名字。

  即使是在一次又一次如此激烈的侵入之中,巴奇依舊只是咬緊了下唇,企圖在如此強烈的衝擊下阻止自己發出任何聲音。

  然而史蒂夫像是完全不覺得疲累,他保持著進出巴奇的動作,一手又握住了巴奇因射過且疼痛而疲軟的陰莖,在巴奇終於忍不住發出的哭喊聲中,一次一次重重的的操著巴奇,讓他在尖叫聲中不情願的射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巴奇被史蒂夫操到已經射不出東西,也叫不出聲,只是不斷喘息著,無力的任由史蒂夫前後搖晃著自己的身體。

  終於,當史蒂夫在一次最大最強的頂入後,心滿意足的將自身滾燙的精液射進了巴奇的體內時,因運動過量及炙熱感而全身痙攣著的巴奇只是從鼻子裡發出一聲小小的嗚咽,並從眼角滑落一滴淚水。

  一切都結束了,房間內安安靜靜的,沒有任何聲音。

  在擁抱著巴奇一會後,史蒂夫才抽身,並幫巴奇擦拭身體,從那被粗暴漫長的性愛深深折磨的紅腫小穴裡清出自己的精液跟巴奇的血液,而巴奇只是全身癱軟的仰頭望著天花板,渙散的眼神中再沒任何光彩。

  「我愛你,巴奇……」柔聲低語著,史蒂夫心疼的吻著巴奇被磨傷的左手腕。

  巴奇緩慢的移動眼珠,不帶任何感情的望向史蒂夫。

  「我不愛你,永遠不會。」

  他動了動滲血的嘴唇,像是說了什麼,但史蒂夫什麼都沒聽到。

  什麼都沒有。

 

 

____

 

史蒂夫只是裝作沒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