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ONCERTO

Work Text:

瑪爾維娜曾為公爵工作多年,府上沒有什麼事是逃得過她的眼睛的。見大家都已從前一天的享樂之中恢復精神,她便對大家談論起了勃艮第公爵的情人們:

若我們要談論勃艮第公爵的情人,那就不得不先從最常與他交往的阿基坦公爵開始。阿基坦公爵與我們的公爵乃是表親,據說他們的父輩曾經反目成仇,而到了他這一代也是爭端不斷,卻也絲毫不妨礙阿基坦公爵在公爵的房間里進進出出。阿基坦公爵體格健壯,虎背熊腰,有著如鷹一般銳利的目光與世界上最漂亮的大腿,陽具周長八法吋,全長十二法吋,在床笫之間也總是如同在戰場之上一般精力充沛。在我們這個時代的浪蕩子之中,阿基坦公爵確實是最為赫赫有名的人物。他的父親乃是一位盲人,相傳是他的祖父當年因為到處尋花問柳,終於染上梅毒,最後就免不了禍害了自己的兒子!而他的母親則是西哥特人後代,據說當年嫁到公爵府上的時候是位虔誠而賢惠的少女——可是她的哥哥,即公爵的母舅,卻是個有名的老千。他生性邪惡,狡猾奸詐,精通賭博。要知道當年有許多異教徒皈依了上帝,可是這西哥特人非但不信上帝,縱是連異教也不信,是個名副其實的瀆神者!我們的公爵在年輕時就是在他那裡輸光了家財,被迫流亡的!許多人都說,若要談論這世上關於罪惡、賭博、瀆神與淫行的知識,就沒有一個人能夠與阿基坦公爵相提並論!阿基坦公爵從他的母舅那裡學會罪惡、賭博與瀆神,又從他父親和祖父那裡學會淫樂。唉!這麼一來,說他是世上一切罪惡的化身也不為過!阿基坦公爵生性放蕩,絲毫不理會古老的規矩,他曾將長輩們的反對拋諸腦後,將加斯科尼分封給了一個出身卑賤的人!我們之前已經說過阿基坦公爵常常進出我們的公爵的房間,而他好像還並不滿足於此,曾在公爵與他的弟弟們一同外出打獵時在森林里等候,趁著公爵孤身一人前去偷襲。更讓人驚訝的是,公爵本人對此似乎也十分歡喜,樂此不疲!

眾所周知,出入公爵臥房的人之中,最不缺的便是王公貴族。而這之中還有一位布列塔尼大公,似乎深受公爵的喜愛。這位大公據說在沙場上十分驍勇善戰,就是阿基坦公爵也對他相當尊敬,曾說他與自己以勇武著稱的祖先一般勇敢。說到布列塔尼大公與公爵的淵源,就不得不追溯到公爵年輕之時——公爵年輕時曾經染上賭博惡習,輸光家財,還被迫流亡遠方,只得改名換姓,如僕人一般工作而維持生計,而當年他正是去到了這位大公府上。大公竟與這落難的人十分投契,並對其以禮相待,甚至有風言風語說,公爵當年還與布列塔尼大公的長子有染,也不知道大公是否知道此事!之後公爵也絲毫不吝嗇對這位舊友的感激,多次邀請他到勃艮第遊玩享樂。唉!公爵對這位大公的喜愛,所有人都一目了然,而至於他是真正因為顧念舊恩,還是依然另有原因,我們就不得而知了。這位大公也一樣是力大無窮,體格精壯,而他胯下物事更是巨大非常,竟有十四吋長圓周八又二分之一!當這位大公來訪,我們的公爵就總是非常高興,常常與他于床笫之間尋歡作樂,他甚至曾經邀請阿基坦公爵加入他們。而阿基坦公爵不但絲毫不覺嫌惡,還爽快地答應了公爵的邀請,前來與大公一同享用他們共同的情人!有時候人們甚至還見大公在與公爵調笑之間以公爵曾經的化名稱呼他,而公爵不但不生氣,反倒十分愉快呢!所以,各位老爺,今天要講述的正是此事。

有一次,阿基坦公爵應了公爵的邀請來到了他的府上,一位僕人將他帶到公爵的臥房門前,與他說公爵在那裡面等候他,卻並不為他打開門。而當阿基坦公爵打開門扉,只見得我們的公爵正在與大公正在房中交歡,而公爵身上竟穿著僕人的服裝,跪在地上將大公的陽具送進口中,臉色潮紅,汗水淋漓,一副十分陶醉的樣子。由於大公的胯下巨物人中罕見,於公爵而言,要將其吞下自是十分困難——可是當大公喚他曾經的化名,盡情使用公爵的那張漂亮的嘴之時,公爵看著竟也十分樂意,繼續如同對親愛的主人一般服侍著大公的陽具。而阿基坦公爵見狀,非但不曾生出半點芥蒂和厭惡之情,還馬上興致勃勃的加入了這場淫樂。唉!那是理所當然的!因他可是最有名的浪蕩子,世上一切罪惡的化身!他走近了正在享樂的兩個人,還故作正經的問,“大公啊,你這位僕人叫什麼名字?為何我看著他總有似曾相識之感?”而大公也馬上明白了阿基坦公爵的用意,他說,“這僕人名為康加,在工作之餘還有賭博這種愛好,而我偶爾也樂得與他玩上兩把。而他這次賭輸,卻又沒有錢財可以輸給我,就只得這般償還賭債。”阿基坦公爵聽了之後,口中便發出了如打雷一般的笑聲:“那您可得好好管教這下人,還請務必對他留個心眼,不要讓他有一天連主人的家產都輸了去!須知我有一位表親正是因為好賭而散盡了家產!就連我精通賭博的舅舅也曾教我說,在人的諸多惡習之中,賭博乃是最不可克服的一種了!”聽了他們說的話,公爵自然是又羞又惱,十分尷尬,可是他的陽物卻已經完全勃起,還扭動著身體意慾尋求更多快樂。阿基坦公爵往他後面入口一摸,那神殿的通路已然是潮濕而柔軟,適於通行。而大公竟說,“那可真是不得了!這麼看來也是不得不嚴厲管教這下人了!因此,我也要請您前來一同管教他才是!”此時我們的公爵就跪在地上,一邊用嘴服侍著大公的陽具,一邊撅起屁股承受著阿基坦公爵的巴掌,直到那裡已經紅得仿佛要滴出血來,阿基坦公爵才開始享用這美味佳餚。公爵一邊承受著攻擊,一邊還得服侍著大公,自然是力不從心,嘴裡呢喃著,哀求著讓他的兩位情人給他更多快樂。他一邊哭著哀求,一邊說著“請兩位主人懲罰和管教我吧!”公爵還令兩位擁有巨大陽具的情人同時進入他,也同時用淫聲浪語取悅他們。之後縱是他們要求我們的公爵在他們面前抬起一條腿撒尿,公爵也居然照做不誤!這場淫樂進行了很久才結束,直到當天深夜,他們也暢飲一番上好的葡萄酒以後才去休息。之後我們的公爵與大公外出打獵之時,也一併邀請了阿基坦公爵,他們在樹林裡又一同尋歡作樂,好不愉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