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假戏真做

Work Text: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名年轻人从花坛上跳下来,脚尖嚓的一声轻巧点地。

无形的压力使柔软的牛津鞋面主动划出几道细纹,可并非是池塘里涤荡的水波,在年轻人随后的动作里牛皮面立即恢复平滑。

“早上好呀,先生。”他的声音活泼轻快,像鹅黄色的小鸭子。

哈利眨了眨眼睛。

“我本来不想冒昧打扰,因为看到你喂鸽子挺自得其乐的。”他的语速加快了,呼吸也变得稍显急促,似乎有点紧张。孩子般的眉宇微微皱起。“不过还是帮我这个忙吧。”他擅自做主道。

然后年轻人俯下身带着满腔热情吻上哈利的双唇。

哈利惊愕地瞪大双眼,年轻人闭上了眼睛,如蝶翼一般的睫毛近在眼前,翕动,传递主人小小的不安,脸颊上是一团切切实实的红晕。一吻结束,陌生的年轻人柔软湿润的唇瓣慢慢退开,同时松开了刚才固定哈利头的双手,有几个胆子大的人用充满好奇的眼神看着他们。

“我可能还需要你帮我个忙。”他笑盈盈地说,红霞尚未完全褪去,笑容里却含着绝对的自信相信哈利不会拒绝他无礼的要求。“你不会有危险的。”他补充道,更像是在说服自己,然后在哈利面前摊开柔软干燥的掌心,哈利看到了指间隐藏着的枪茧。

“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哈利将装玉米粒的纸袋放在一边,没伸出手,微张的鼻腔里还停留着一丝年轻人身上喷着的雪松木香水味。

他收回手,再次俯下身,在哈利耳边轻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怎么样?”他抽身离开,哈利一阵恍惚,片刻失神间对上了年轻人的眼眸。

在伦敦难得的晴空之下凭空出现了一汪波光粼粼的湖绿。

哈利抬起了一边的眉毛,不解地问道:“你一个人不能这么做吗?”

“我想有个帮手会比较好。”年轻人耸耸肩。

他的定制西装下面也许还绑着两把手枪,哈利想。他叹了口气,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我不杀人。”

“谁说我会让你这么做了?”年轻人吐了吐粉色的舌头,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来,我们走吧。”

哈利站起来,留下了他的纸袋子。年轻人立刻凑了上来,众目睽睽之下紧紧揽住了他的一条胳膊。

“埃格西。”他说,简简单单。

“哈利·哈特。”即使隔着好几层布料,哈利也感觉到年轻人温暖的体温透过来,但这之下隐藏着什么,也许除了他本人之外没人清楚。

他们走了一段距离,再也看不见广场与大片大片的白鸽。离埃格西所说的目的地已经很近了,哈利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看上去比较好说话。”埃格西的身体又一次贴紧了,他的头发蹭着哈利的西装外套。

“我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好说话。”哈利反驳道,平日里他是个严谨得一丝不苟的人,没什么人敢随意靠近他。“但那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也是。”埃格西点点头,忽然就笑起来。“不过你看,你现在不是对我挺好的么?”

“看在你的手枪份上。”哈利用一种半真半假的口吻说,隔着一条马路看到了埃格西刚才所说的高级酒店牌子。“是这里吗?”

埃格西点点头,拉着哈利快步走向华丽的旋转玻璃门。在踏入旋转门之前他松开了两人握着的手,丢下哈利一个人轻快地走了进去。等进了前厅里,埃格西才回过头来看着玻璃门外伫立着的哈利,脸上的表情实在是难以捉摸。他就是用那双美丽又天真的眼睛看着哈利,眼底深如湖水,仿佛含着水波般一碰就碎的期待,仿佛又不是。

哈利回望另一边,意识到如果这个时候他转身离开埃格西也不一定会追上来。他并不是真的需要自己的帮忙,当然了,哈利希望这只是他个人的胡乱猜测罢了。

“你不进来吗?”埃格西开口问道,声音并不真切。哈利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个纯粹的疑问。

“你要是那么担心我会逃跑,就应该先让我过去。”哈利说。

埃格西发出一阵轻笑,然而隔着一层玻璃门哈利只能去想象那阵笑声。

“我要是担心你逃跑,就不会自己先进来。”他说,想了想,非常不必要地补充道:“看在我手枪的份上。”

哈利盯着他看了几秒钟,他无法反驳埃格西所说任何一句的话,于是只好跟了进去。在哈利的印象中,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家高级酒店,它以帝政时期的装横风格而出名,良好的口碑早已传遍了整个伦敦市,许许多多的游客也慕名而来。在这儿住一晚上可不算便宜,然而有钱人似乎更加喜欢这里十厘米厚的保险箱。

“两个人。”埃格西伸出两根手指,迷人地咧嘴微笑,露出一列雪白的牙齿。哈利注意到酒店前台小姐为此呆愣了两秒。“你想要标间还是什么,亲爱的?”他转过头对着哈利亲昵地说道。

“你喜欢。”他走前一步吻了吻对方的太阳穴,埃格西欣然接受,他的手自自然然地搭在对方因双排扣西装而收紧的腰身上。

他要了这家酒店最贵的双人套房,哈利翻了个白眼,他倒不是真的介意最后是由谁来付这笔钱。他们取好了房卡,哈利跟着埃格西走进电梯,但是他并没有按下他们房间所在那层楼的按钮。

“我们去六楼。”埃格西背对着他说道。

踏过柔软的高级地毯,哈利只能庆幸此时过道里没有其他人。埃格西停在了最里面的房门外,拿出一副黑框眼镜带上,然后又从裤子口袋深处掏出了一个小巧又扁平的黑色盒子。

“看着我,哈利。”埃格西转过身体,毫不在意就将那个神秘的小盒子展现在哈利面前。“你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真正的魔法师吗?”

在过去的二十分钟里,埃格西的每一句都是那么让人摸不着头脑,却又有一种难以言喻魔力,让哈利或者所有人信以为真的魔力。

看着哈利没说话,埃格西便笑了笑。他将刚才领到的房卡往这个扁平的盒子里一插,等待了大约十秒,直到上面的红色亮灯转变成白色后才拿出来,然后随意地往房门上的电子锁一刷。

电子提示音安静地响了一声,门开了。

“只要找到了秘钥,我就能找对密码。”埃格西说道,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房门观察里面是否有人。就像他的确是一个密码专家一样,哈利想。抬起了一边的眉毛,哈利依旧没说什么,跟着埃格西进了房间。

这是一间单人房。更确切来说,是一间单身公寓,里面的空间大的足够开一个疯狂的通宵派对了。埃格西轻巧的脚步没有停留在外面的房间,而是直径向卧室走去。他边走边带上了一副雪白的手套,哈利一直都跟在他身后,他只是好奇年轻人究竟要干什么。

“找一个箱子。”埃格西环顾了一下卧室的格局说道。“我想不会很大,它不会咬人的,不过就是装了很难对付的密码锁。如果不在这里……”他的声音停顿了片刻,“那我们就只好等到晚上再去打劫这里的保险柜了。”

“我们?”哈利后退了一步。

“我。”他看着哈利的动作,好笑地说道。“你睡觉就可以了。万一有人来找我,就去打开浴室的花洒说我在洗澡。”

“还有人会找你?”哈利疑惑了。

“我只是随口一说罢了。”说完埃格西就开始翻找他口中所说的箱子。

哈利本来不想帮忙的,因为他实在是不想做这样有失体面的事情。他看到埃格西仔仔细细地翻完了几个空荡荡的衣柜,甚至还敲遍了里面的每一块木板。一无所获。然后他走回去拉出了床头柜,脸颊突然红了。

“无聊的人类。”埃格西小声说了一句,把里面藏着的一管水溶性润||滑||剂和几盒不同尺码、包装精致的安||全||套丢了出来。

哈利尴尬地轻笑一声,回道:“不过是人类的本性。”

“那你倒是过来帮我。”他有点气急败坏地说道。

“难道还有多余一副手套吗?”哈利反问道,不出意料地看到埃格西在掏口袋,他赶忙摇了摇头。“不——我不会你那一套,”哈利再次后退了一步,辩解道:“你那间谍一样的本领。”

埃格西回过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可惜实在是看不出任何一点端倪,然后垂头丧气地继续自己无聊的工作。“那你去外面坐着等我好了。”

哈利耸了耸肩,然后离开了卧室。

他用外面的电热水壶烧了一壶水,没有盛在茶罐里的茶叶,放弃般拆开了酒店里提供的伯爵茶包,放在两个茶杯里。埃格西在里面又忙碌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才出来,一出来就看到哈利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端了过来。

他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你在干什么?”埃格西责问道。

“烧水,泡茶,给你端茶。”哈利无辜地说道,然后硬是将茶托塞到了埃格西的手里。“找到你要的东西了吗?”

埃格西看了眼手中的冒着热气的伯爵茶,一脸不可置信。他摇了摇头,重新抬起头来。

“这不是我们的房间,你不能随便留下自己的指纹。”

哈利没说话,他转身坐到舒适的单人沙发上,从桌子底下慢慢抽出了一个小小的金属箱子,上面还拷着一副手铐。

埃格西手一松,茶杯和茶托一同直直砸向了地毯,热茶溅得两个人的裤腿上都是。

“这是我的房间。”哈利微笑着说道,掏出了另外一张房卡。

他将房卡往桌子上一放,房间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埃格西已经顾不上茶水毁了他的裤子。

“你到底是谁?”他咬着牙问道,训练良好的身体紧绷起来,蓄势待发。

让哈利觉得惊讶的是,年轻人至今仍旧没有莽撞如初生牛犊般,急着拔枪贴上他的脑门,他的双眼里还有一份难能可贵的镇定。这是个好兆头,哈利想。

“哈利·哈特。”他的答案仍旧未变。

“那么酒店里的登记信息都是假的?”埃格西深呼吸了一口,终于将情绪拉了回来。

“博林布鲁克先生也是我。”哈利苦笑着回答。“你说的没错,所有信息都是假的,除了门牌号和我的房卡。不过我要澄清的是,我也是第一次进这个房间。箱子不是我的,而是别人先送进来的,我只是个负责跑腿的。”

“你们为什么不把它放在保险柜里?”埃格西向前挪动了一步,鞋子踢上了金属箱子。

“你是说把这种装了生化武器的东西放在保险柜里?”哈利眨着眼睛反问道。他控制着语速,不缓不急告诉对方真相,以免自己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年人下一秒就被埃格西一枪崩了脑袋。

对方一愣,赶紧将脚移开。

“你们这群疯子科学——”埃格西破口大骂。

“我不是。”哈利打断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你骂的那群人在运输它时良心都不会受到任何谴责,而我不是。”哈利重复了一边,他将最重要的信息咬得很重。

“我不相信你。”埃格西翻了个白眼,“天,我居然还……”他的脸颊又是一片绯红。

哈利努力不笑出来,他拉起外套袖子,解开了手腕处的衬衫扣子。

“那你相信这个吗?”他的腕部扣着一圈手环,上面的倒计时一闪一闪。哈利无奈地看了眼上面跳动的倒计时,大约还有不到三个小时。

“你——”

“我将箱子交到指定地点,他们就会帮我解除这个小型炸弹。”哈利平淡地解释道。“这个房间里暂时还没有罪犯,只有受害者。”他停顿了一下,用真诚的口吻说:“骗人也是伤害。”

哈利看到埃格西咬紧了下唇,眼睛撇向别处就是不看自己这边。这是怎么了?哈利刚想张开口询问。

年轻人咽了咽口水,下定决心般说道:“我能帮你拆除这个。”

埃格西伸出手,用戴着手套的手指轻轻摸着哈利的手腕。冰冷无情的手环在他皮肤上擦出一道难看的红印子,哈利倒抽了一口气,他已经戴着着玩意儿超过二十四个小时了。原本他就是计划最后一次去广场上喂喂鸽子,然后再去到泰晤士河边无人注意的地方,独自等待悲惨的结局,免受良心谴责。

哈利有点不敢相信刚才这名陌生的年轻人说了什么。

“怎么拆除?”他小心地问道。

“大概就是……”埃格西抽回手,转过身说起了更加奇怪的话:“唉,梅林,找个能搞定这东西的人来。你都看到了,别装傻。妈的,我怎么行?我又没带工具。”

哈利一言不发地盯着年轻人一张一合的嘴,他说话时小表情倒是不少,直到最后终于露出了欣喜的表情。这次他是真心在笑了,因此脸颊处凹下去两个迷人的酒窝。埃格西转过头来,完全抑制不住自己喜悦的声调。

“再等一个小时。”他说着脱下了手套,这一次用光裸的手指触碰着哈利的皮肤,小心翼翼地再次查看着。

埃格西的指尖应该是冰凉的,但是当他真的捉住哈利的手腕时,那一处的碰触却变成了岩浆般的炽热。哈利屏住了呼吸,抬眼看着年轻人。

恰好埃格西也望着自己,他眨了一下透彻清亮的绿眼睛。

哈利保持着原本的姿势坐在单人沙发里,一动不动,完全是埃格西在主动靠近他。就像他们初次见面那样,埃格西俯下身,再一次吻住了哈利的双唇。

不同的是埃格西这一次的亲吻是带着强烈的克制,哈利有一丝不满,不满这种缺乏感情的亲吻,需要的不是同情、怜悯或是安慰。哈利皱起眉头,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埃格西在哈利试图撬开他的双唇之前不得不退开。长长的睫毛低垂,微微喘着气,唇色由最初的淡粉转变成一种艳丽的红。

“作为交换条件,你得把箱子给我。”他的气息仍有些紊乱。

哈利点了点头,他不光是愿意交出这箱子。当埃格西从花坛上像珍贵的水晶球一样遗落至他面前,扬起一小片灰尘,哈利就知道他愿意将全身心都寄托给对方。埃格西紧贴着他的身体,疾步走过一条条繁忙的街道,旁若无人地勾着小指,雪松木与白皮革的后调萦绕在两人之间,给哈利带来了一种全新的安全感。

“我们会安排人保护你的。”说完埃格西想走开,不过哈利抓住了他的胳膊,将其拉回来。

“这其中包括你吗?”他问。

埃格西回望着他,嘴唇紧抿,一言不发。

哈利知道自己不该强人所难。“抱歉。”

他松手了,想着这究竟是怎么了。埃格西却出人意料地再一次将嘴唇贴上来。这次干脆爬上哈利的大腿坐了下来,轻轻咬着哈利的上唇说道:“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你这话说得我就像是一个垂暮之人。”哈利在亲吻的间隙中艰难说道。

“噢,你不是?”埃格西抵着他的额头,两个人的眼镜撞在一块并不舒服。

“唔,我不是。”哈利否认道,突然站起来。埃格西猛地收紧抓在他肩头的手指。

“我操!”

哈利托着埃格西的臀部将他抱到床上,后者惊魂未定,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说实话哈利也不太清楚自己哪里来这么大的力气,只能庆幸埃格西真的不算重。

“你是没有一点防备之心还是怎么的?”哈利问,然后将埃格西压进了柔软的床垫里。年轻人在他的攻势下没有表现得惊慌失措,就好像这种情况已经出现过不止一次。

“我有啊。”埃格西嘴硬道,哈利松开了他的领带和领口。他懒懒地说道:“在我们来的路上就已经把你摸了个遍,然后得出结论你没有带武器。不过如果你觉得裤子口袋里的那支钢笔算武器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哈利不得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惊讶地瞪大眼睛。

“光顾着感受我的身体了吗?” 埃格西坏笑,然后仰起头吻了吻哈利微张的嘴。“眼镜摘下来。”他说。

埃格西将两个人的眼镜取下,叠好,然后塞到枕头下面。感叹着埃格西的细心,哈利开始脱下对方的衣裤,而年轻人的手也没闲着。

褪去衣物,埃格西温暖滑腻的肌肤抵着哈利。

“哈利,”埃格西轻声说道,然后握住他半勃的下体,让哈利忍不住发出一声喘息。

埃格西轻轻哼了一声,将两个人的体位调了过来,压在哈利身上,红润微肿的嘴唇贴着对方的性器。埃格西伸出一点点舌头舔了舔发红发胀的表皮,哈利情不自禁地想将它往对方嘴里送。让他吞下去,顶弄湿润温暖的口腔内壁,让灵活的舌头失去功能,将他喉咙塞得满满的。

“你想要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先生。”埃格西用见面时活泼轻快的语调说,但他仍旧因为情欲细细喘息。

他抬眼,透过一层扇子般的睫毛看着哈利惊讶的表情,不给哈利回应的机会,将那滚烫的阴茎含入口中。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哈利差点将整个性器顶入对方口中,他抓紧床单,大口喘息着,努力给埃格西适应的时间。

埃格西的鼻子埋进耻毛里,变着法子抚慰哈利。随着他逐渐掌握了吞吐的节奏,哈利紧紧抓住年轻人细软的头发,将他按得越来越更深。当他稍微被允许退出来一点,唇齿间就泄露出无法抑制的呜咽。哈利着迷地看着埃格西愈加红润可爱的脸庞,想着,他宁愿咬一口这都不会瞧那智慧之果一眼。他要剥开埃格西完美的装束,埋入他体内,一切自持之力均土崩瓦解。

“哈……”埃格西停止了吮吸,将哈利的阴茎吐出来。他的嘴唇红艳濡湿欲滴,难以察觉地在颤抖。年轻人撑起上半身,低着头,几缕头发遮住他的前额。埃格西抬手随意擦拭着嘴角。脸颊上蹭了些哈利的体液,他伸出舌头舔干净。

这个动作让哈利全身战栗,他忍不住低吟:“我想要你。”

“嗯。”埃格西点点头,并不害羞,他取来刚刚翻出的润滑剂和安全套。

哈利将润滑剂打开,挤出了一些抹在手上,用的是没有手环的那只手。埃格西调整了姿势,他跪趴在床上,圆润的膝盖深陷雪白的床单,背部流畅的线条微微弓起。哈利像抚弄小狗一样安抚对方绷紧了的身体,埃格西为此将双腿张得更开。

他很久没有做这个了,主要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让他真正心动的人。哈利的手在埃格西背上打着圈,将第一根手指送了进去。后者不适地哼着,将脸埋进枕头里。

“放松。”哈利自己忍的也很辛苦,但他还是细心安慰对方。“我不会伤害你。”

“我知道。”埃格西闷声说。

这不是一场纯粹的性事,在加入了第二根手指后哈利想到。埃格西开始呻吟,臀部往后顶弄,无声地要求更多,湿滑紧致的后穴将哈利的手指吃得更深。

“快点,”埃格西侧着脸,汗水覆着他的额和肩。“你是不是——啊……”

哈利没给他机会说完,很快就完成了最后的扩张。两个人都快到极限了,他想,最后看了一眼几近瘫软的埃格西,套上了安全套,然后扶着阴茎推了进去。

他们的身体完美契合。哈利叹息着,感觉到了一种由内向外散发着的极致快感。

扶着年轻人的腰开始顶弄,哈利逐渐加大力气,试图寻找埃格西体内最不为人知的地方,撞碎它,期待着它再也无法复原。

埃格西忽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喊,后半部分被他埋进枕头里。哈利趴在他身上,仔仔细细感觉着埃格西光裸的肌肤,他伸出舌头舔了舔一粒印在埃格西背上的痣,尝到咸咸的汗水,忍不住咬了一口精致的肩胛骨。

“哈利,不要。”埃格西扭动着,小声抗议,不知自己如何销魂蚀骨。

哈利转而吻着他的耳廓与烫热脸颊,埃格西在出其不意间转过头来,偷了一个吻,却没能成功逃开。

埃格西的双唇是每舔掉一层就会变口味的糖果,哈利攫取对方口中的津液,持续用力撞向年轻人的前列腺,高潮在下一秒席卷了他的全身。

“你还好吗?”余韵过后哈利将埃格西翻过来,年轻人还没射,顶端渗着体液的阴茎仍抵在腹部。

埃格西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我帮你。”哈利伸出手。

没过多久他就将白浊的精液射到哈利的手上。

他们赶在罗茜进来前的最后一分钟收拾好了自己。女特工挑起眉毛看着两个人,没多说什么,立刻着手拆除哈利的手环。

埃格西的眼睛死死盯在倒计时上,直到它咽下最后一口气,消失在三人视线里,才走过来。哈利腕部的皮肤果然被磨破了,他本人倒是不怎么在意。埃格西叹了口气,然后将海军蓝条纹的领带解下来,细心为他缠上。

罗茜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心提起箱子。

“梅林在等我们。”说完她就先离开了。

埃格西眨了眨眼睛,不安地摸着自己贡献出来的领带那顺滑的面料。

“你要和我们一起走吗?”他问道,失去了早先的自信。

哈利顺着手腕上缠着的领带,看到了埃格西粉红的指尖,他怎能舍得?

于是他扣住了对方的手,趁着十指互相交缠,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