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真爱在线

Work Text:

又名【论写不出作业时到底人都在想什么】

刚刚被人安利了一款黄油!(bushi)

然后我要反驳你们总说我不让ggg当打工人!

这次他就是打工人!还是个996福报充盈的大厂打工人!

好了!那故事开始!(啥玩意)

===================================

小镇做题家的郭文韬毕业以后艰难地在大厂卷生卷死,天天都是厚厚的刘海遮住眉眼,黑框眼镜遮住黑眼圈,再加口罩遮住胡子拉碴的狼狈和邋遢。

女朋友好像是有的,又好像没有,毕竟人家小美也没有踏实说过“文韬是我的男朋友”,只有一个“我们是特别的关系”来维持着似有若无的甜意。

但郭文韬是一个优秀的小镇做题家,善于复盘和反思,以便下次做得更好,于是他日益努力地研究怎么处理办公室关系,怎么完善项目进度,怎么对小美温柔体贴。

日复一日地努力着,小小的十平方租房单间里终于也摆了和小美的双人照,工作群里终于也熬到了别人觉得“文韬说没问题那应该就没问题了”的地位,vx钱包里也终于偶尔会收到主管几块钱的“辛苦了”的加油红包,郭文韬觉得一切都在慢慢变好,终有一天他能过上美好的生活。

然而就在他以为一切都要步入正轨时,老家的电话打来说妈妈重病了,因为历史遗留问题医保社保报销有限。郭文韬马上把五年存款全转过去了,生我养我的母亲,他恨不得命都能给妈妈换过去;反正钱没了能再赚回来——但是他一脚踏入办公室就接到消息,整个项目都被砍了,即日解散,工作人员也都被投闲置散到了不重要的岗位,薪酬断崖下跌,不接受就滚蛋;而小美已经不见踪影,一个月后竞争对手出来了一个几乎一比一复刻他们组作品的游戏时他才猛然醒悟这就是电影里才有的商业间谍,还用的是最朴素的美人计。

郭文韬抱着HR姐姐的大腿哭泣:不要抓我、不要报警,我为公司立过功我为项目拼过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让微臣将功赎罪、小人定必鞍前马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HR姐姐拨一拨俏丽的长发:真的什么都可以做?

郭文韬:……不违法犯罪就行

姐姐:出卖色相也行?

郭文韬瞪大眼睛,看着HR姐姐秀美的容貌扭捏躺下:请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就怜惜我,用力蹂躏我吧……嗷嗷嗷不要打脸!

“滚你丫的!你没女朋友我可是有的!!!”

身心受挫的郭文韬总算知道HR姐姐让他“出卖色相”是怎么回事了:另一个项目组开展得不错,这是一款分级18+的RPG,文本什么他不用管,就负责技术部分的debug就行。

“但这是我们公司搭配全套全息体感服设备售卖的游戏,不仅眼见为实,还能身临其境,你要穿戴全副装备,所以不能一边玩一边做笔记,只能靠脑子记,这你可以吗?”

郭文韬一听,背诵这东西我可太擅长了,这活儿那么轻松,ok!

于是郭文韬就领了一套还在测试的全息体感服,进了一个特别的观察室开始工作。这个项目组的经费是他们组的十倍吧,做得相当精细,连拿起一罐冰可乐和一罐常温可乐,手掌传来的温度都不一样,郭文韬一边感叹真是同厂不同命,不知道这组里的都是什么技术大牛才能搞得这么厉害。

郭文韬真是来做技术上的debug的,所以他只是开头感叹了一下游戏的精细,就快速掠过所有的情节和文本,直接进入“决斗”环节。

由于没有仔细看文本,他只大略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他一路enter选出来的“蒲熠星”,是个西装精英男,他还等着进入决斗界面,突然那人就扑了上来撕开他的衣服。

尽管是游戏但郭文韬也吓了一跳,他还没反应过来这什么新颖的打斗方式,已经被对方又揉又含弄得浑身燥热,他大喊卧槽这体感做得也太逼真了吧,而且大概是他pass掉了的情节导致他如今是一个战五渣,完全无力反抗,当真成了一朵被蹂躏的娇花——但是这被蹂躏的感觉也太好了,他一边爽一边担心射了会把体感服弄脏,急得快要哭了还兢兢业业地把这个bug给记下来了“隐私部位刺激过高,会把体感服弄脏,破坏设备,建议调低参数”……

爽完以后郭文韬空白了几分钟,随即抄起那份没怎么仔细看过的游戏计划书,定位那栏赫然写着:“女性向18+BL作品”……

合同签了,又十分需要钱,郭文韬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把所有支线跑完。游戏铺展的世界观相当宏大,可攻略的角色也多种多样,从常见的霸总精英,邻家弟弟,暖心师兄,背德人夫,到不怎么常见(反正郭文韬没见过)的女装主播、宅男侦探一应俱全——但美工大概还没跟上,这些角色虽然打扮不同,但脸还是一样的,都是那个“蒲熠星”;而不管怎么选,结局也就是各种不同设定的炒而已:有foreplay都十分钟的温情小火慢炒,有玫瑰花瓣满天飞的激越泳池湿炒,有你无情无义你强词夺理我不听不听地吵着吵着就来的干炒,还有赌债肉偿道具全上的变态辣炒……

贤者时间多了,郭文韬也不禁思考起了哲学问题,这些各种不同的结合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像他这样一波接一波地在情欲中走过,最终不过是为了工作,但是这里面的爽和谈恋爱而发生关系的爽比起来,也没有什么大的分别……

于是在一条校园初恋偷尝禁果的线里,他终于没忍住一边被摁在楼梯间里爆炒一边哭了起来。

“啊,笛卡尔是对,人类不过是一具机械,不过是由肉体决定的机器,没有所谓的真爱,没有所谓的情感,一切都是肉体作祟!”

“那个,其实笛卡尔虽然终身未婚,但他有一个私生女,他还设计了所谓的爱心函数,是个挺多情的人来着……”

不是,这个文案还挺智能啊?

郭文韬很是诧异,还没有来得及想这是bug还是游戏设定,人就被抱住了,这个他已经完成了攻略任务的蒲熠星,现在是个十八岁的白切黑学生会主席,他说你这些虚无都是因为跳过了剧情,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每次都是有不同的含义的。

比如沉迷玩弄你乳头的那个文青男,他从小就看诗集,对所谓的红豆梢头、露湿蓓蕾的意象特别着迷;比如总磨蹭到要你求他他才进去的那个西装男,他有一点讨好型人格,他其实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于是只能每一步都等着你允许;比如把你和自己捆一起高潮时一枪把两人爆头了的那个变态男,其实是被遗弃过无数次的缺爱的人,他爱你爱到忍受不了被你遗弃,所以宁愿和你死在一起……

学霸在他耳边说,我怎么炒你,就是怎么爱你。

怎么说呢,如果不是因为他一边说一边把他炒得胃酸都要吐出来了的话,他还真的就信了……哦,对了,这个人设是白切黑……

郭文韬脱下被弄得一塌糊涂的体感服,申请一套新的,但技术部说就只有一套,只有他一个测试的人。

郭文韬请了个假,他跑到自己高中去,越看越觉得游戏里的场景和自己高中有很多重叠的地方。

算了,毕竟是个重点高中,原画师们来取材也很正常。

郭文韬放假回去,这次他没有跳过剧情了,甚至再走了一次之前pass掉的支线。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技术组根据他的汇报调整过了,同样的床笫体验变得更加美好,比现实的更让他心旌摇曳;而人的大脑总是这么奇怪,多巴胺分泌多了就会开始以为自己在恋爱,郭文韬也是人,即便他知道蒲熠星就是一堆代码,但他和他躲过春天恼人的碎雨,吃过夏天七彩的冰淇淋,走过秋天浪漫的枫叶小径,钻过冬天温暖的日式被炉,他越来越舍不得登出游戏,他越来越不觉得他的言行是“bug”,反而觉得是可爱的,是值得保留的……

他想保留住这个没有优化过的“蒲熠星”。

有一天他登入游戏,却发现四周一片空白,他以为游戏bug了,但蒲熠星说这是隐藏线,玩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设定。

郭文韬诧异,啥意思?

“就是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都能给你。”

郭文韬取笑他这油腻的霸总台词,却也慢慢说起了自己没什么大志向的生活:一份安稳的工作,一个不用很大的房子,但一定要有天台,因为他要把妈妈喜欢的月季花种上。

“听人家说,月季这东西在盆里种是林黛玉,在地上种是巨石强森。我一定要把它种活,所以还是种地上比较好。”

郭文韬说,“因为我妈妈已经没有了,起码她的花我要照顾好。”

蒲熠星安静地陪他坐着,他挥一挥手,他们就坐在了一个独栋小别墅的花园里,五颜六色的月季花又大又美,宛如天堂。

这是唯一一条没有爆炒的支线——但他和他接吻了。

还要有一个爱我的人。

他不知道这算不算bug。

一个星期以后,HR姐姐问,老板催了,这个项目测试得怎么样了?

郭文韬只想找个借口让他们延长测试时间:我觉得还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什么?”

“就是,就是……”郭文韬脸红到了耳根,“就是怎么玩家只能当受方,也该有攻方的选择啊!我觉得应该再添加玩家当攻的支线……”

“也就是说……”HR姐姐眨巴眨巴眼睛,“你想炒他了?”

郭文韬几乎被一口汽水呛死。

“那就行了,游戏可以上了!”姐姐欢呼,“能让玩家爱上攻略人物就成功了!玩家们一定很舍得为人物氪金!赢了!”

“什么?”郭文韬莫名其妙,“怎么就爱上了人物?”

“你想炒他,就说明你爱他啊!”

郭文韬怔愣当场,无法反驳,他只能看着测试设备被回收,项目走上发布的路径,一切都往着商业成功的目标进发,但他好难受,难受得想吐,想到“蒲熠星”还会和千万个玩家做爱他就像难受得要命。

郭文韬想辞职,但是公司以年尾人手不足驳回,要求他留到游戏发布会以后。郭文韬还是在做其他投闲置散的工作,刻意一眼都不看那个游戏的东西。

游戏发布会当天他不可避免地来到了现场搬砖,然而他发现十几个可攻略人物的脸都不一样,而且没有一张脸是蒲熠星的!他诧异地想怎么会否决这么好看的一个建模,老板的审美是不是太有问题了,这些僵硬的整容脸怎么能比得上那张脸啊!!!

郭文韬在内心唾骂了老板的审美十分钟,然后老板和技术大牛们就入场了,他只能站在远远的会场外围看着,老板讲完了宏图伟业以后,说这次游戏这么成功是因为他们高薪聘请了美国的技术大拿,他因为pandemic的问题,大部分工作都在美国完成的,但好在也赶到了发布会,现在让我们热烈欢迎这位大佬!

大佬在万众期待下走上台,郭文韬惊呆了,那人竟然长得和“蒲熠星”一模一样,不对,他甚至连名字都叫“蒲熠星”!

破案了,原来大佬难得捏脸,直接用自己的脸和名字了,等测试ok以后再换上了原画师画的。

郭文韬太激动了,他趁着送饮料的时候看着蒲熠星,期望对方给他一点回应。

然而他只是客气地说了声谢谢。

郭文韬突然明白了:他根本就不知道他,他只是看到了他提交的测试报告,根据那些数字一项项调整。

从头到尾,他都只是和一堆代码玩过家家。

什么啊,这算啥啊,新型情感诈骗啊,虽然没骗财还给钱但是骗色骗心啊!

郭文韬辞职了,他一直跑回了老家,跑到自己高中去,却被保安大叔一个防爆盾挡在了门外——现在的校园安全工作做得真好啊……

郭文韬只能在街上游荡,他从天光走到天黑,终于走累了,不得不停下来歇一歇。

他身后的那栋建筑物亮起了灯,他回头一看,愣住了。

那不是蒲熠星给他创造的独栋小别墅吗?

郭文韬还看着门口的灯发呆,屋子的门就开了,穿得跟乔布斯似的蒲熠星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走到他对面,摘掉他的眼镜和口罩,一把撩起了他厚实的额发,发出了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气:你这个乔装技术到底是哪里学的,我近视再深一度就认不出来了。

郭文韬还是发呆。

“你跑那么快,都没听到我们的游戏最精彩的部分,”蒲熠星骄傲地说道,“除了传统的游戏模式,它还有社交模式,社交模式会和momo,blued,rela等等社区合作,让异地恋也能有一个情真意切的拥抱……当然了我们全息体感服就可以卖更多啦~~”

“……所以我测试的是社交模式?”

“不然哪里有这么温情的对白文案?”

“所以其实,其实游戏的另一边不是游戏代码,我看到的也是真实的人?”

“怎么,你不满意你看到的吗?”

“……我告诉你一件事。”

“嗯?”

“现实里的我,一拳五百。”

“啊?”

“所以,”郭文韬拎着他的领子往屋子里拽,“我想操你。”

“……My honor.”

--------------------------------------

反正我写完了我爽了,就算还有两个剧本没写我也完全不在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