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题

Work Text:

Myka在又一次的任务中被偷袭,陷入昏迷。

长久的昏迷中,她回溯了一遍自己三十年的人生,做了一场真实的噩梦。

她梦见自卑灰暗的学生时代,梦见严厉刻薄的父母,梦见在CIA这个男人的世界中自己是如何头破血流才得以站稳脚跟,梦见丹佛发生的一切…

最后,梦见了她。

她离开仓库快两年了,没有人知道她在哪儿,或许董事会知道,但他们不会告诉自己,她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消失了,像她的到来,不可预测又难以忘怀。

Myka曾不止一次地在夜里惊醒,梦见她的离别、死亡、甚至是重现而惊醒。醒来后看着空荡荡、冷冰冰的房间,不得不又在悲伤不安的情绪中浅眠。

Myka真的很想她。她在哪儿?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照顾她?Myka想看见她,哪怕远远的看一眼,知道她很好就可以。

可是,Myka找不到她,她好怕,怕自己永远都看不见她了。为此,Myka流了好几个晚上的泪。

昏迷中,Myka下意识地不去清醒。她甚至能听见医生、父母、同事的对话,可她就是不愿醒。

模糊中,自己竟可以看见她,听见她,醒来做什么?那个世界没有她。

Myka安心地享受着虚拟世界中她的发香,她的微笑,她的伦敦腔。Myka愈发不想清醒。她甚至有时会感受到她的抚摸,她的拥抱,她的吻,深深浅浅的吻。

Myka有时会想,就这样吧,让我就这样睡下去吧,我真的,太想她了。

突然有一天,她不见了。这个世界里的她也不要自己了。Myka几近崩溃,她疯了一样到处寻找。终于,看到她了,在她的旧宅里,她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她责问Myka,明知道这都是假的,为什么不肯清醒?她斥Myka,懦弱!

Myka终于爆发,她冲着她几乎咆哮:如果她在自己身边,如果她能回来,自己怎么甘心和虚幻的她待在一起?如果不是太爱她,自己怎么会舍不得这一份幻象?自己的想念令自己死亡,而她什么都不懂,只会苛责。

她温润的手抚上她冰冷的面庞,抹掉滚烫的泪水,说,她都懂,她知道Myka绝对不能这样下去,她希望Myka醒来,她希望Myka完整的活下去。后退,消失,像那年一样让Myka害怕。Myka抓不住,恐惧令她剧烈的颤抖。醒来吧。她最后一吐热气攀上Myka耳尖。跪下,绝望的点头,我听你的。

Myka睁开疲惫的双眼,护士又惊又喜。Myka望着空荡荡,冷冰冰的房间,她的发香在睁眼的一瞬间消失殆尽,泪水打湿鬓角,张开口,嘶哑地咀嚼她的名字——Helena. Helena · George · Wells.

你这个混蛋。

可是,我怎么这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