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庞家大院

Work Text:

庞博受过新式教育,但不妨碍他会犯每个旧式男人都会犯的错。
简单来说就是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不过红旗彩旗也没必要分那么清楚,毕竟大家都是庞博的嘛。

 

Rock是庞博名义上唯一的太太,Rock是他自己取的名字,庞博嫌弃难听,直接说不伦不类,当年主婚的张绍刚老师都念不清楚,依旧叫他杨磊。杨磊不理,于是家里除了庞博,别人都只敢叫Rock。从多年前两个人就互相冷嘲热讽,揭短诅咒,但是谁也离不开谁。Rock直接对来访的客人说,我们俩关系很好。
但我真的恨他。
庞博就在旁边大度地一笑而过。Rock阴暗的形象树立起来和他完全不无关系。
但背地里庞博也会狂翻白眼。
时隔多年,有时候也能坐下来短暂温情脉脉,庞博感叹Rock心态积极了很多,Rock不情不愿地说,还是多亏了你。
之后隔了十分钟没人说话,庞博找借口走了。
Rock不在乎庞博娶了一个又一个,他只想庞博死。
开玩笑的,庞博死了他怎么办。
总之两人目前是相敬如宾,相看两厌。

目前最得宠的年轻侧房有两个,一个叫小北,一个叫广智。
小北是庞博前些年回老家上坟的时候碰到的,庞博的说法是此人天真烂漫,讨人喜欢,于是一见钟情,当即就决定娶回家。对此看多了的杨磊表示,庞博的一见钟情是全天下最不值钱的东西。
广智也差不多,庞博路过山东,想去孔庙拜谒,车走在半路上遇到了逃难的广智。大概是一些说不清楚的吸引力,庞博邀请他上车载他一程。
那是广智第一次坐汽车。
其实广智至今也没明白当初自己蓬头垢面是怎么被庞博看上的。
小北和广智住在一个院里,一个天真,一个害羞,动静皆宜,深得庞博心。庞博平日里喜欢抱一抱他俩什么的。
但小北最近烫了个头,丑得自己都不好意思出门。不像太太,倒像仿佛太太——就是好像是佛又好像不是的那种。烫头的时候庞博不在——其实谁都不在,小北不想让第二个人看到,从美发店回来是捂着脸下车的。后来庞博想去他房里都被拒绝了。
再难看能有广智当初烫的难看吗?庞博不解。
广智听说了不是很高兴。

庞府还有几位年轻人,庞博时不时会去房间的那种。
Kid和张骏就是。
张骏是国立中山大学的大学生,据说还会游泳,当年读到了博士,差一点就要留洋,但在假期里到上海玩,对庞博一见倾心,学都不上了。有人曾经对张骏说,张先生您生的好看。张骏答,谢谢你,但庞先生天下第一。据说庞博对张骏说,要不要来我家挤一挤,张骏就欣然前往,进了门就没能再出来。
但庞博说挤一挤的是海天蚝油。
Kid来庞家的经历也差不多,和张骏是唯二两个极其崇拜庞博的人。新年时一家人去乔奇照相馆合照留念,除了全家福洗出来的相片一人一张,庞博又和每个人单独拍一张,两张照片一起放在各个院子里。Kid把大合照剪得只剩自己和庞博,挂在墙上。
Kid刚到庞家时还留着一头脏辫,说是什么外面唱曲儿的,以为泼辣得很,但见了人客气得直鞠躬。
第二年Kid把辫子剪了。

豆豆和他们两个都不一样。
不论是个头还是性格上。
庞博也是时不时到他房间,但庞博不来,豆豆也无所谓。
我在搞事业!很忙的!豆豆说。
豆豆负责管理庞家的收支财务,被其他人开玩笑称作胡经理。
听说最近还要去美琪大戏院演滑稽戏。
对此,庞博总结道,豆豆这个人没闲过。

庞博家里人很多,外面当然也有人。但庞博就有这点好,从来不避着人。
除了上海城里,城外还有一座宅子,住着周奇墨。
张爱玲女士说,娶了红玫瑰,红的就是墙上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就成了饭粘子,红的却是朱砂痣。周奇墨就是庞博的白月光,也是朱砂痣。
这么说有点太矫情了。庞博说。咱不说这个。
周奇墨只是我的神而已。庞博说。
庞家的老人都知道,多年前庞博曾有一篇卖人情的文章要登在《大公报》,庞博实在没时间写,对方找了代笔,署庞博的名。后来在城外的宅子里,周奇墨对庞博说,那篇文章是找的我写的。
庞博大怒,放话出去不再和对方合作。
怎么能让周老板给我代笔呢!庞博脸都红了。
一起打牌的时候,广智和小北不免羡慕地说,到底是周老板得庞先生的心意。
拜托那可是周老板诶,你不要和周老板比,他是真的很高端啦!豆豆嘴上很夸张地说,啪地打出一张牌。

庞博当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如果他是正人君子,就不会在家里养着自己的弟弟。
杨蒙恩。
杨蒙恩是庞博的表弟,小时候在绥远长大,说话有时还有绥远口音。庞博喜欢他简单幼稚,又充满幻想。
更好拿捏。
杨蒙恩喜欢东洋的小兵人之类的玩意儿,把房间改的花里胡哨,还在窗口安了一个西洋望远镜,说是用它看月亮。
庞博反正是一次没看到过。杨蒙恩看没看到就不知道了。
庞博有黄绿色弱,一般人不太知道,杨蒙恩有时候拿这事开涮,庞博也不在意,笑一笑就过去了。
杨蒙恩有一次问庞博,你为啥对我这么好啊?
庞博说,因为你是我弟弟。我们是亲人,亲人当然要对你好啊。
真的么?杨蒙恩说。
当然是真的啊,我对你,和对你姐是一样的。
庞博说。

杨蒙恩有个姐姐,名叫杨笠。
杨笠也住在庞家大院。
和杨蒙恩住一个院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庞博有意安排,住在最远也最依(假)山傍水(盆景)的角落里。杨笠喜欢养猫,养了两只小猫,在院子里乱窜,一只是秃的,一只不是秃的。杨蒙恩有时候管秃的那只叫秃秃。
杨笠比杨蒙恩心眼多,从来不信庞博的鬼话。
你是坐享齐人之福啦。她不无嘲讽。
我是把你当妹妹。庞博坦然。
要不要脸啊。杨笠说。
庞博在Rock那里待不下去找借口要走,十有八九借口就是杨笠。看看妹妹嘛,有什么不行的呢?Rock心想庞博你当我傻逼啊。
庞博常常去找杨笠,带她写字看书,指导她也在报纸发文章,做女撰稿人。
我的稿费是不是还得分你啊。杨笠对坐在一边看她写字的庞博说。
不用,你陪我喝酒就行。庞博说。
杨笠哼哼两声。转头看见庞博还盯着她,手里转着指头上的结婚戒指。
她突然扭过头去。

 

我只是想给所有人一个家啊。庞博无奈捏了捏眉头,向老友诉苦。
一人一个家多麻烦,大家都很累的好不好,我的家就是所有人的家,多好。庞博道。这么难理解吗?
永远一家人啊。

王建国说,滚滚滚。

 

但是庞先生位高权重(×)事务繁忙(×)妻妾众多(✓)
当然做不到雨露均沾
庞先生看不到的地方 会发生什么捏

在南京的新店开业,庞博作为企业的门面去剪彩,临走交代豆豆好好管家。豆豆答应了一声就和小北去下棋。
当天晚上,喝醉酒的表小姐杨笠和杨蒙恩吵了一架,一个人在府里乱逛。杨笠来上海之前从没喝醉过,到了上海喝醉不尽其数。她说都是庞博带坏的。
杨笠走到厢房,迎面撞上一个人,吓了她一跳,来人也吓了一跳。黑灯瞎火的,但她还是看清了,是广智。广智也看清了,问她好。
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广智说。
你不也喝多了吗?杨笠说,别以为我没听出你大舌头。
两个人互相搀扶走到杨笠房间,杨笠往床上一倒,广智要走,她说,你要不别走了。
广智结结巴巴,庞先生明天就回来了……
你怕他?我不怕,你也别怕他。杨笠说。

大家都知道庞博,小北和杨笠都是河北人,但过了很久才知道小北和杨笠甚至是一个城里的人。于是有传言,杨笠和小北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总之消息难辨真假,传到庞博耳朵里就变样了。
庞博知道但不吭声,之前杨笠在报纸上登文章被一些酸儒攻击批评,Kid还登了一篇短讯支持,庞博都不知道他俩怎么交往起来的。
庞博就在喝酒时候问杨笠,你和小北是怎么回事?
杨笠只是笑着说,我俩的关系可不方便说。
杨蒙恩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在一边搭腔,哦,两口子是吧。
杨笠也不答,只是无所谓地看着庞博笑。

后院建了个篮球场,因为庞博喜欢打(空气)篮球,豆豆广智等等也都喜欢。
利用率太高了。庞博感叹。
庞博很忙,不在上海是常有的事。有一次庞博去北平一星期,家里篮球打得热火朝天。小北成功扣篮,豆豆在一旁鼓掌叫好,球打完了,各回各的院子,豆豆拉住小北的衬衫,说,别走北子哥,再聊一会儿球!
豆豆眼睛亮晶晶的,小北眼睛也亮晶晶的。
豆豆和小北当晚睡在一间房里,后来也常常睡在一起。
有一次几个院子坐在一起吃饭,小北后到,手里拿了一件衣服,顺手递给豆豆。
张骏看的意外,问这是干嘛。
豆豆怕冷。小北简单解释道。

 

 

 

 

不过庞先生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