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名侦探柯南乙女/警校组】不存在的18X记忆出现了!

Chapter Text

07.

 

如果这个世界有某乎,我一定会在上面提问:和警察谈恋爱是什么体验?然后自己回答:泻药,人在霓虹,刚刚穿越。

 

和一名爆炸物处理班的精英警察谈恋爱的体验就是,好像在玩虚拟男友的游戏一样。他真的很忙,工作日平均每天出警三次,大概就是‘不是在出警就是在出警的路上’那种感觉。轮休日倒是轮休了,但也经常会来个加班啥的。精英嘛,可以理解。毕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我也是十分赞同的。

 

哎,还没有到柯南元年呢,米花町就已经是国际知名犯罪都市了吗?虽然‘疑似爆炸物’中虚假的炸弹占了大多数,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也许这就是人民警察的职责所在吧。

 

我和萩原研二的日常交流主要靠手机。没想到2021了我还要感谢移动通信设备及其相关产业的诞生……这是一项多么伟大的发明啊!人与人之间再也没有了物理上的距离!如果想要沟通,只需要把自己的想法写进邮件里就能传达给另一个人。等等,这样讲不是更像经历过人工智能学习的模拟男友的游戏了吗!

 

好在我们都不是那种被动的人,他的轮休日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虽然总是会被打断……

 

前几次约会我们在东京到处跑着玩,结果紧急任务的电话打过来后搞得我们手足无措。萩原当然不可能带我去现场,有时候和回家的地点顺路也就罢了,但也有不顺路的情况,那次他还是拜托了刚好在附近结束了任务的松田阵平送我回家才安心飙车去现场的。

 

后来我们学乖了,就在东都大学附近,准确的说是我家附近约会,不离开米花町了。这样就算他被紧急叫走,我自己走着就能回家。

 

圣诞节后就是元旦假期,这段时间警视厅最为忙碌,因为总有人闲不住想要搞个大新闻。各位,能不能不要违法乱纪啊!!警察很辛苦的!!

 

元旦假期结束后,萩原获得了两天的休假。这两天难得平静。我看着他有点憔悴的脸色,心疼得不行。马上决定不在外面折腾了,直接回家里卿卿我我。

 

 

 

“呜……怎么会这样……”

 

我虚弱地窝在被子里,不住地哼哼唧唧。哎,难得的假期,本来还计划着这样那样,结果生理期来临……也没有做饭的兴致了,也没法窝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了,因为第一天会痛经,我只想呆在床上睡觉。

 

萩原研二走进卧室,盘腿坐在床边的地毯上,把我濡湿的头发拨开,用温暖的手掌抚摸我的脸颊,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失望的神情。

 

“真庆幸这两天休假,不然我都不知道你生理期这么难捱呢。能照顾你我很开心哦,毕竟这是我身为小可男朋友的职责呀~”他低头亲了亲我的嘴唇,“小嘴都是冰凉的,要不要起来吃点暖和的?我用冰箱里的鸡胸肉和蔬菜弄了点粥哦!”

 

“研二,你真好……”我抽了抽鼻子,呜咽起来。

 

痛经的时候也好,生病的时候也好,只要是身体难受,我的心理状态就会变得十分脆弱。在这种时候受到如此细致的照顾,我真的超级感动的!

 

我掀开被子坐起来,脚还没落地,就被萩原横抱起。他把我放在沙发上,又拿过一边的毛毯把我严严实实地裹好,只露出一颗脑袋。他端过来一碗还冒着热气的粥,用勺子一口一口喂我吃。

 

好吃啊!肉的纤维感加上蔬菜的爽脆感再加上被熬得绵密软烂的大米,这碗粥散发出烹饪者所花费的心思。

 

“研二,原来你超会做饭的!这个好好吃~”吃过暖和的东西,我恢复了一些精神。

 

“是我有一个朋友很会做饭哦~念警校的时候想着以后可能会自己生活,就向他请教了呢。”

 

一碗粥很快被我吃光,萩原没有用纸巾帮我擦嘴,而且用亲吻代替。我被他抱在怀里吻得晕晕乎乎的,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我意识到一个问题。

 

“你怎么办呢,研二,你吃什么呢?”

 

他在我的脸上又啄了一口,“哈哈哈,不用担心我哦,粥熬了不少,我在你睡觉的时候已经吃过啦~”

 

“研二……呜……”我又感动又愧疚,“你这么辛苦,好不容易才可以休息的……”

 

“对我来说,和小可在一起就是休息呢~”萩原把头靠在我的颈侧,深吸一口气后又满足地呼出,“每次抱着你,闻到你身上的味道,我的疲惫感就一扫而空了……很神奇……”

 

嘴唇,又贴上来了,两个人的唇舌相互追逐着。痛经本来就会让体力流失,我逐渐败下阵来,后面的节奏便完全由他掌控了。

 

舌尖被轻咬了一口,我稍微颤抖了一下,感受到身体上压着的重量,我才发现我已经被推倒在沙发里。萩原的发梢扫在我的耳畔,有点痒痒的,我憋着笑。

 

大概是发觉我的不专心,他略微支起身子,隔着毛毯为我揉了揉小腹,“怎么样,肚子还疼吗?”

 

从轻飘飘的云端坠落,我继续坠痛。

 

“疼……再帮我捂一捂……”我勾住他的脖子把他往下拉,“床上比较舒服……今天别走了吧?”

 

他表现出一副无奈的模样,轻轻地掐了掐我脸颊上的肉,“坏蛋小可,你仗着这两天我没办法对你做些什么,就这样为所欲为了吗?”

 

对自己的男朋友撒娇能有什么错呢?我喜滋滋地蹭了蹭他的脸,又得到了一个绵长的吻。

 

 

 

“可以使用小可家的浴室了,我好开心~”

 

萩原去浴室洗澡前,把我小心地安置到床上。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我想象着他沐浴时的身体,咽了咽口水,脸上发热。

 

没过多久他就洗完了,他打开卧室门的时候我都惊呆了。这个身材也太好了吧!此我想象中的还要好!他仅仅在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毫不在意地把身体展现在我的眼前。不,不是毫不在意,根本就是故意吧!故意、故意勾引我……呜呜呜为什么我今天生理期啊……

 

糟糕了,口水要滴下来了啦!

 

“没想到连我的睡衣都备好了呢~”萩原拉开衣柜门,从里面取出衣物,“呀,连新的内裤也有诶……小可,是你早就准备好的吗?”

 

我藏进被子里,小声嘟囔,“是啦……”

 

被子外是衣物摩擦身体的声音,我偷偷拉下被子看,被抓了个正着。

 

“乖女孩,你应该光明正大地看哦~”

 

呼吸间,萩原已经躺到了床上。床是靠墙放置的,他把我连人带被子往里面推了推,自己则睡在靠外的那一侧。

 

一米二的单人床,刚刚能够容纳下两个并肩平躺的成年人。但如果这两个人搂抱在一起,那就更加宽敞了。

 

我们也是这样做的。我掀开被子的一角,让他钻进来。他的睡衣还有些冰凉,激得我抖了抖。萩原从背后拥住我,热乎乎的手掌隔着睡衣贴在我的小腹上,慢慢揉着。

 

我发出了舒服的叹息声。

 

“好受点了吗?”

 

他的呼吸就打在我的后颈,弄得我的心乱得不行。我抓住他的手往睡衣里伸,让他高于我体温的手掌直接接触我的小腹。唔,更舒服了。

 

“好些了,这样很舒服……”

 

我感觉到他的体温也在上升,贴近我后腰处的地方,有一个完全无法忽略的东西……它的形状和热度完全没有因为睡衣的阻隔而降低一点点存在感。可恶!为什么是生理期啊!!

 

“小可……”萩原咬住了我的耳垂,在我脖子吹气,“你也帮帮我呀……”

 

他把我翻了个身,我们面对面。我看到他的脸颊也染上了绯红,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彩。我凑上去亲吻他的嘴唇,嗯,洗完澡以后变得更加柔软了呢。

 

被子里的温度越来越高,我想要钻出去透透气。我的腿动了动,刚刚伸出被子时,就被一条强壮有力的大腿勾了回来,再次被缠住后就动不了了。

 

我的上衣被脱掉,萩原也袒露了胸膛。口腔被急切地扫荡着,连舌根也没放过。湿吻的声响在脑中爆炸,我们短暂分开了一会,喘过气后又更加激烈地吻在一起。

 

他牵着我的手向他的下身探去,他的睡裤和内裤都已半褪,一根滚烫的东西被塞到我的手里,他的手包裹住我的手,上下套弄着。他的另一只手从我的腋下穿过,按在我的后背上,让我整个人都紧紧地贴住他。

 

“哈、啊……小可、宝贝儿,喜欢你……”他一边亲吻我,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着情话。

 

他的手已经放开,前后耸动着腰部配合我的动作,让我自由发挥。他的手一路攀爬至我的胸部,五指张开将其整个包住,轻轻地揉捏着。他弓起身子,低头啃咬我的锁骨,随后又继续向下,找到从指缝间溜出的小红果,伸出舌尖拨弄,又祭出牙齿轻咬。这种感觉引得我浑身战栗,导致我手上没了轻重,下意识地使劲地握住撸动。

 

“宝贝,啊、对,就是这样,重一点……”他又照顾了我另一边的胸部,按在我背上的手更是加大了力度,“哈、哈……小可,再粗鲁一点也没关系哦……”

 

“好热呀,研二……我的手好酸……”

 

折腾了好久了,我已经好累了……眼皮都快要抬不起来了。

 

萩原抱着我翻了个身,他的身材并不纤细,而是结实有力,这样的重量压在我的身上让我喘不过气。他把我正要抗议的呜咽声尽数吞下,那根坚硬又火热的器具抵在我的小腹上肆意摩擦。

 

“叫我的名字,小可……”

 

“研二,研二,研二……我好喜欢你……”

 

他捉住我的舌尖用力吮吸,然后猛地停下动作,带着我的身体一起抽搐了几下后,我的胸前一片狼藉了。

 

萩原替我清理了身体,也给他自己清洗干净。他再次钻进我的被窝,轻舔我的嘴唇,“什么时候能结束呢……”

 

 

 

一周后——

 

我那有些旧的木制床在萩原研二的冲撞下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甚至盖过了我们的喘气声。

 

他的手肘撑在我的身体两侧,用双手捧住我的脑袋,把自己的舌头送进我的嘴里搅动。我的身体被填得满满的,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研二,你好厉害……嗯、哈啊……”我搂紧了他,在他加快节奏的时候求饶,“慢点、慢点,我快受不住了啊……”

 

“小可,抱歉,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哈、哈、你太可爱了……”

 

来过一次后,他的抽插逐渐变得有技巧了。他寻摸到了我的敏感点,对准那些地方轻轻重重地顶弄,我被连续地送上巅峰。

 

身体被对折起来,我的腿被架在了他的肩膀上。萩原侧头舔咬我的小腿,手放在我的胸部重重地揉捏。他仰头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后,低下头盯住我的眼睛,握住我的腰,开始冲刺。

 

在我的尖叫声中,我们又一次同时迎来高潮。他趴在我的身上,我们共同感受着高潮的余韵,大口大口地喘气。我体内还埋着他的东西,过了好一会他才捏住根部,连带着把射得满满的安全套一起拔出来。

 

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在这方面拥有着用不完的精力,刚发泄过一次也仍不见疲软。萩原研二抱着我说了几句情话,下面的东西就又忍不住往我的腿间钻去。

 

“小可宝贝儿,”他在我耳边呼气,晃动着腰部,灼热的下身贴着我的软肉磨蹭,“喜欢你……刚才你全身都是粉红色的哦~非常可爱……”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没法像你一样还是这么有精神,”我疲惫地闭着眼睛,十分敷衍地撒娇,“研二,我好累呀……”

 

这时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萩原研二和电话那头交谈了几句然后挂掉。

 

他亲了亲我的的额头,从床上爬起来,边穿衣服边和我说话,“小可,有紧急事件需要我去处理……我今天不能帮你清理身体了,好可惜呀……明晚我工作结束后再来找你,继续做今天没做完的事情哦~”

 

我摆了摆手,哼唧了两下表示我知道了。

 

萩原研二已经穿好衣服,他俯身吮吸我的嘴唇,“宝贝,等我哦!”

 

“我会等你的,快去吧研二,注意安全……”

 

我听到卧室的门关上的声音后,根本没有力气清洗身体,直接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刺眼的阳光叫醒。真是的,研二走的时候没有拉窗帘吗……算了,起床洗个澡好了……

 

我撑了个懒腰,从被窝里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后艰难地睁开。然后我愣住了……

 

这里……是我家。是拥有着双人床的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