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ineedyou|夏日晴天【萩松】

Work Text:

-------------------------------------

松田阵平发现自己最近总是会下意识地去看萩原研二。

上课时听着老师讲课眼神总是会飘向和自己隔了一个过道的萩原研二,看着他跟着老师的讲解在课本上写着什么,偶尔停下笔在手里转几圈又用手撑着脑袋对着课本发呆。

于是松田阵平也看着他不由得发起了呆。

直到下课铃声的响起以及几乎同时传来的萩原研二的声音将他唤醒:“小阵平?”

在对方的称呼下松田阵平抬起视线猝不及防地和他对上了目光,又在他疑惑而充斥着笑意的眼神中偏回了头,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回应道:“怎么了?”

“你盯着我看了大半节课了哦,是有什么事情吗?”萩原研二稍微靠近了一点朝他问道。

大半节课?有这么久吗?

“没事,只是无聊发呆而已,”松田阵平语气如常地说着,只是握着钢笔的手紧了紧也不自觉地停下了书写的动作,“也没有盯着你,只是发呆的时候看的大概是那个位置而已。”

“啊,好嘛。”对方回答了一句后也重新坐直了身体,开始翻看起课本上写到一半的笔记。

所以自己为什么要盯着萩原研二看?松田阵平没忍住又往那边瞟了一眼,在看到他和前排坐着的女生聊天时的笑容后,又撤回了视线。

他有些莫名其妙的不高兴。

过了几天松田阵平发现自己还是这样并且找不到原因后不免有些烦躁了起来。

“小阵平,一起去吃饭吗?”萩原研二在下课后朝着一边的松田阵平问道,而通常都会无所谓点点头同意的松田阵平却直接拒绝了他。

“不去。”他注意到松田阵平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撑着头盯着窗外的操场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道。

感觉到对方此时心情并不算好的萩原研二主动过去绕道了他的桌前,弯下腰从正面看着松田阵平和他对上了视线笑着问道:“那需要研二酱帮你买回来吗?”

而松田阵平立刻移开了目光语气有些生硬地继续拒绝了他:“不需要。”

“那,我就先离开了哦。”感觉到对方似乎像是不想看到自己的萩原研二感觉有些奇怪,但思来想去也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之后,也只能在松田阵平的应声下转身先离开了。

见到萩原研二走出教室后,刚刚差点被他的笑容给迷惑住的松田阵平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刚才甚至还有些紧张,压下心里这几天堆积的浮躁后,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桌面也离开教室后,在操场上随便走着当成散心。

然后他就看到了站在远处原本说去吃饭的萩原研二,他身边站着的是一个其他班级的他不认识的女生。

松田阵平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萩原研二收拾着自己的东西,那个在中午被他委婉拒绝后的女生走进了教室,似乎是想和他说点什么。

“砰!”

还没有等萩原研二再开口说些什么,松田阵平直接用着书本拍在了他的桌子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将对方的话语也一起打断了。

然后萩原研二就看见那个女生在松田阵平沉默的注视下愣了好几秒,然后立刻抱着自己的东西转身就跑开了。

“小阵平……”萩原研二看向仍然站在自己面前的松田阵平,张了张嘴却突然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些什么,接着就看见松田阵平又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整个过程基本上都一言不发。

然而现在重新坐在了座位上看着桌面的松田阵平只觉得自己刚才确实是有些太冲动了一点。

被松田阵平这样不清不楚的态度也算是折磨了好几天的萩原研二在现在也总算是感到了些许怒火,又或许是因为不解而产生的郁气,他起身走过去敲了敲松田阵平的桌面,在对方终于抬头看向自己后格外认真地开口说道:“我们去天台。”

天台,一般都是用来解决各种问题的地方,包括打架。

松田阵平这次当然没有拒绝他,如果说两人打一架就可以解决现在的问题的话,他绝对是会这么做的。于是他直接点了点头就站起身来,跟着萩原研二上了天台。

因为已经是下课时间了,天台上空无一人的环境也符合他们现在的要求。

晚夏的天气很好,此时下午正是天空最澄澈的时候,松田阵平只是跟在他身后踏上最后一个台阶,就从天台打开的大门外见到了晴朗的远天,偶尔会有飞鸟掠过传来几声清脆的鸣叫。

不紧不慢的夏风将他面前萩原研二的额发也吹动着,整齐的半长发被吹乱的同时对方却在此刻转过头看向了他:“小阵平……”

“能告诉研二酱是不是之前做错了什么啊?”他以一种很轻松的口吻问道,像是这几天他们之间单方面的怪异氛围并不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也将原因揽到了自己身上。

但其实和萩原研二没有关系,只是松田阵平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难道要他当着萩原研二的面说出是因为他看着萩原研二会发呆,看见他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会吃味这种再幼稚不过的事情吗?

他顿了顿,用一种有些敷衍的态度回答了这个问题:“不是你的问题。”

实在是他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那意思就是小阵平的问题?”萩原研二得到答案后笑了出来,然后直接转身面向了现在靠在墙边看着他的松田阵平,同时朝他走近了两步,“所以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

到底怎么了。

松田阵平看着萩原研二此时注视着他的双眼,里面是和平时一样的关心和此时对于他态度的疑惑。他垂下了眼睑,然后在萩原研二的视线下久违地笑了出来,露出了他之前一贯肆意的笑容:“萩,来打一架吧,我看你不爽很久了。”

“小阵平?”萩原研二不由得愣住了,但随即也跟着他笑了起来,然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好,那就来打一架吧。”

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松田阵平看着自己面前的萩原研二紧了紧拳头,还是一拳打了出去。两人的水平当然是跟着父亲学过拳击的松田阵平更胜一筹,但萩原研二凭借近十年来对于松田阵平的了解以及他们之前打架时的锻炼也没有差太多,特别再在加上他的身高优势之后。

说实话萩原研二并没有想到他们两个真的会打起架来,最开始他只是想要和松田阵平谈一谈而已。

避开一个肘击,萩原研二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却又被松田阵平一脚踢了过来,还没有站稳身体他就见到了对方的拳头直接冲着自己的脸来了。

算了。萩原研二直接闭上了双眼没有再反抗,再说现在的情况他也避让不及了。

结果想象中的疼痛根本没有出现,而他摔倒的身体也没有感觉到什么痛觉。

因为松田阵平在最后收回了手,任由着萩原研二直接摔在了自己身上的同时还把自己也一起带倒在了地面上。

所以当萩原研二撑起手臂重新睁开的眼看见的就是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松田阵平,而对方正一脸无奈地看着他。

松田阵平长得很好看。这个事实萩原研二早在十年之前就清楚地知道了。

虽然平时总是面无表情又或者是皱着眉,但他知道其实有很多女生在目不斜视地路过后转头看着松田阵平的背影发呆,又或是露出一种满足的笑容然后和身边的朋友说着什么。

啊,说着什么,当然是说着喜欢松田阵平之类的话语啊。萩原研二根本不用细想就可以得出这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他很喜欢对方的眼睛,而此时这双湖蓝色的双眼正倒映着天空中游过的白云和悬在一边的太阳,近距离地注视着自己,平静而长久地映在他自己的眼睛里,他甚至从对方的双眼里清晰的看见了自己现在的表情。

他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似的怔愣着。

一种莫名的冲动在此时像是洪水一般涌入他的心头,萩原研二看着松田阵平眨了眨眼睛,他像是被这个动作给唤醒了一般然后略微俯身吻了下去。

松田阵平没有推开他,在这一瞬间他好像就明白了自己之前一直的情绪到底是怎么回事,无非就是喜欢和占有欲,而此时萩原研二的行为更像是对他的一种回应。

唇瓣在他的双唇上轻柔的摩挲,才像是试探一般伸出舌尖舔砥着,在感觉到对方没有反抗之后萩原研二才又渐渐加深了这个吻,舌尖撬开牙关在口腔内掠夺着空气,又和对方的舌尖相触然后离开,最后交缠着带着相融的气息才慢慢分开。

看着松田阵平因为不适应而憋气导致的双颊上的潮红以及此时沾上了水光的唇边,萩原研二见松田阵平依旧没有任何拒绝的意图,便伸手拉起了他的校服衬衣。

“喂,萩,”松田阵平抓住了他的手腕皱着眉像是有些不赞同,“我们现在还在天台。”

“没关系同学们都离开了,他们不会过来的。”他依旧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只是在说话的时候观察着松田阵平的表情,见他在自己的话语后态度似乎是有些松动,抓住自己手腕的手也稍微放松了一点,萩原研二就继续了下去。

拉起的衬衣将他的腰腹部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萩原研二带着体温的掌心在他的皮肤上摩挲时产生的陌生体验,再加上在这种公共环境下的情况让松田阵平下意识有些紧张。

手掌下肌肉的僵硬很容易就感觉了出来,但萩原研二现在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来安抚对方,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顺着腰腹部流畅的线条往上探入,松田阵平已经侧开了头看着一边,萩原研二也就俯下身在他的颈侧轻轻吻着,时不时用力舔砥几下留下了几道红印,又从对方平时就解开的衬衣扣吻上他的喉结,感受着颈部凸起处随着呼吸的起伏,在上面印下几个恶作剧一般的咬痕。

“嘶……”感受到颈部一丝酥痒的痛感松田阵平没忍住动了动喉结,还没有等他伸手想要推开萩原研二,前胸传来的微妙痛楚与像是细微电流一般的刺激就占据了他此时的所有感官。

听见了松田阵平下意识的气音,萩原研二稍微放轻了一下他手上的力气,指腹在乳尖上摩挲按压着,偶尔又用着指缝捻动几下,看着那一点迅速地充血红肿起来,原本的痛楚也逐渐转变成了一种难以形容的酸胀感又夹带着逐渐加强的不明刺激让松田阵平不由得皱起了眉。

衬衣突然被拉到了最上方,还没有等松田阵平反应过来他就感觉到了胸前一瞬间传来的湿热感,对方像是在吮吸什么一般用双唇包裹着乳尖细细舔砥着,带来和之前用手指碾磨完全不同的感受。

“萩你,唔……”松田阵平伸手便抓住了萩原研二的后发想要将他拉开,对方却像是在报复他这种行为一样用犬齿轻咬了一下乳尖,又被他自己向上拉扯的动作给带得摩挲了一下,强烈的刺激让松田阵平呜咽了一声又在反应过来后紧紧抿住了双唇。

在腰后摩挲了一会儿尾椎处,萩原研二又绕到前面来灵巧的十指很快解开了裤腰,察觉到松田阵平瞬间抓紧了自己头发的五指,萩原研二笑了一下没有停留,直接顺着阴影往下探入,不轻不重地揉按了几下已经在之前刺激之下微微挺立的性器。

伸手圈住了茎身,感受着远比掌心还要高热的体温,萩原研二用指腹稍微按压收紧了一下就听见了松田阵平的吸气声,便按着凸起的经络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胸前和身下的刺激一同汇集起来让松田阵平甚至从乳尖处的舔弄下都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于是抿着的双唇也更加用力了,生怕漏出一点让他自己都觉得耳根发红的声音。

性器在萩原研二的动作下很快就完全挺立了起来,下腹处的紧绷感也随着快感的加剧而越发明显,对方甚至用着指腹在铃口处不断摩挲着加快着这种快感的积累,就像是在故意缩短着时间一样在各个敏感点不停地刺激着。

根本受不住萩原研二这种故意刺激的松田阵平连呼吸也开始有些凌乱了起来,在对方又一次的动作之下喘息着射在了他的手里,才感觉到对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然后抬起了一直靠在他胸前的头,猛然和他对上双眼的松田阵平在瞟到对方手上的白浊后有些尴尬地立刻看向了另一侧。

这次完全可以算是突发情况,身边根本没有润滑液的萩原研二只能借着手上粘稠的精液濡湿了指节后,抬起松田阵平的右腿后伸手探入了后穴,但太过紧绷的穴口仅仅只是进入了几寸指节就让萩原研二觉得有些再难深入。

“小阵平,放松一点,”他只好开口对着松田阵平这么说道,也察觉到了对方现在的紧张于是俯下身在他的耳侧轻声安抚了一下才吻在了他的颈侧,“太紧了我进不去。”

听见萩原研二这么直白的话语松田阵平只觉得自己脸上都烧得发烫,却也在他的话语下勉强放松下来,尽量让自己适应着身后异物的侵入,但过于青涩的反应还是让萩原研二的扩张工作进行得格外艰难。

他只能尽量用着指腹往穴道内壁上按压着拓宽,再一点点往里深入,手指上的精液勉强起到了润滑的作用总算让之后的进入没有再那么艰涩,感觉到穴道适应了两只手指后他才继续往里添入。

难免的肿胀感让松田阵平并不是很好受,萩原研二的动作虽然并没有让他感觉到疼痛,但是这种不适感依旧让他内心有些抗拒,却又因为此时他对于萩原研二最特殊的感情而使得自己不断地压下心里的紧张与下意识的反抗心态。

但萩原研二只是觉得松田阵平今天竟然格外地顺从他,就算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明确地反抗,反而是在压抑着自己来配合,于是他也不由得再次将自己的动作放得更加细致。

等穴道终于容纳下四只手指之后,穴肉也因为不断的摩擦开始分泌出一些情液,让之后的开拓顺利了许多,滑腻的精液混着透明的情液已经完全起到了润滑的效果,甚至萩原研二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手指完全濡湿的感觉。

撤出手指后甚至从穴道里带出了几滴溢出的情液将穴口周围也覆上水光,他的手指在外界还算明媚的光亮下还可以看出指缝间被拉长的银丝。

炽热的性器抵在了穴口处,萩原研二将松田阵平的双腿膝弯抬起架在了自己锢住对方腰侧的双臂上,松田阵平的校服衬衣依旧被推在了胸前堆着几乎露出了整个身体,萩原研二的这个动作也迫使他不得不抬高了自己的臀部,而这样也更加方便了萩原研二的进入。

对于此时依旧过于紧致的穴道来说,硕大的性器只是一进入便让松田阵平的双手死死抓住了萩原研二的手臂,过分强烈的几乎是要把他撑满的感觉让他有些不自觉地朝后仰着头,犬齿紧紧咬住了下唇却依旧有着带着颤抖意味的呜咽漏出。

萩原研二感觉到他此时的难受和锢得他也有些不适的穴道只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等着松田阵平勉强适应下来,看着对方几乎快被咬破的下唇他伸手过去按了按他的唇角,在松田阵平看向他之后对着他开口说道:“不用挡住,小阵平,这里不会有其他人过来。”

“我只是很想听你的声音。”他的声音不像之前的那么清朗,带着此时因为性事而独有的低沉和一点沙哑,指腹推开了松田阵平咬着下唇的犬齿,甚至伸进了他的口腔里搅弄了一番才带着津液重新撤出。

“萩,”松田阵平尽量平息着自己带着喘息的声线,不知道怎么回应萩原研二露骨的话他只能下意识喊道了对方的名字,在感觉到身下差不多可以之后别开了脸用着极其小声的话语说道,“可以了。”

但是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除了风吹动树叶的轻响外松田阵平的声音依旧在萩原研二的耳边清晰可闻,这种像是带着暗示意味的邀请让他的呼吸也不由的停滞了一瞬,而看着松田阵平现在望着一边却已经有些眼角发红的样子,萩原研二只是垂了垂眼睑便止住了话语。

没有再接着等待什么,他按着松田阵平的腰侧继续往里深入着,感受着湿热的穴肉紧紧包裹着性器的吸附感带来他几乎是从未感受过的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萩原研二慢慢呼出了一口气,才在松田阵平小声的闷哼下开始了自己的动作。

炽热的性器在穴道内一次次往里顶入,带着高热的体温几乎像是要将每一寸穴肉都熨烫覆盖一般,在内壁里不断摩擦着敏感的软肉,逐渐升起的奇异快感渐渐代替了最开始时让人极度不适的肿胀与那种几乎快要撕裂开的错觉。

过于敏感的青涩身体在对方的每一次动作下都不由得跟着产生着反应,迭起的快感像是远比之前更强烈的电流一边窜到了全身上下,这种陌生的体验却不断给大脑传输着信号让敏感的身体逐渐开始适应也开始下意识索求着。

看着像是已经完全适应下来的松田阵平,萩原研二也逐渐加快了一点自己的速度和力道,顿时便感觉到对方攥着自己手臂的十指在瞬间便收紧了起来,后穴里的穴肉也像是跟着他的动作一样一次次拥缠上来,像是在等待着性器顶入时所给予的快感。

“唔……萩,慢点……”对方突然加快的速度让松田阵平下意识出声,但在身后的进攻之下也只能带着呜咽与喘息地说出了一句断断续续的话语。

萩原研二没有任何想要减慢自己速度的意愿,甚至再次压低了自己的身体将上身更加贴近了松田阵平,也让松田阵平不得不将自己的腰腹部也一起抬高,这种几乎是只有后背与肩膀挨着地面的姿势让性器的进入变得更加容易起来。

再次加深的深度让松田阵平的腰身都有些不自觉地轻颤,然而在对方的作用下他根本无法改变自己的姿势,只能任由着萩原研二一次次地加深着自己侵入的程度,这种像是被他人完全进入的错觉让他的身体也跟着再次敏感了起来。

而原本就处在外界将自己几乎全部的身体都暴露在外的感觉让松田阵平本就有些羞耻,再加上耳边传来的自己压低了的呻吟声,内心的感觉像是加剧了身体上的感官,让萩原研二每一次的进入都变得更加清晰可感。

“哈啊,等唔……萩,哈等一,下……”性器像是突然顶撞到了某一个位置让松田阵平的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一样有些战栗,他下意识地开口想让萩原研二停下来却根本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强烈的快感在瞬间就席卷了全身上下。

像是对于快感更加敏锐了起来一样,敏感点被刺激产生的感觉让松田阵平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像是变得陌生了许多,一种食髓知味的难耐感在萩原研二顺着他声音停下来的瞬间代替了所有的感觉,他甚至有些不自觉地收缩了一下穴道,然后感受到对方性器上滚烫的温度。

“怎么了?”萩原研二忍着自己的冲动在松田阵平开口后就停了下来,他当然知道刚刚的角度就是松田阵平的敏感点,现在对方的穴肉像是在欲求不满一样不断绞缠着性器让他忍得几乎额角都泛着一些细汗,但他仍然想要听见松田阵平主动的开口。

青涩的身体在此之前根本没有经历过这种程度快感的洗礼,而一旦尝到了情欲的味道现在又在半路停下来的感受像是有着一把火隔着什么撩拨着松田阵平格外难受,但主动说出那些话对他来说又格外羞耻了一点,于是他只能紧紧抿着双唇,半晌后才看向了萩原研二。

萩原研二当然一直注视着他,看着此时额发已经在环境下被汗湿贴在了脸上,双颊之上是再明显不过的潮红,甚至就连那双此时映着天空的湖蓝色双眼也像是在光线下带着水意,让他不自觉地动了动喉结。

“萩。”对方只是简单喊道了萩原研二的名字,就像是在平时对他称呼的那样,带着一种下意识的呼喊与此时特殊的一点命令意味,让萩原研二看着他的眼神也不由得跟着暗了一点。

“小阵平……”萩原研二开口以一种更像是叹息一般的感觉回应到,然后俯身吻了吻他此时稍微有些红肿的双唇,在松田阵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把将他抱了一起来,就着这个像是他整个人都挂在了自己身上的姿势将对方压在了墙壁之上。

失重感产生的瞬间松田阵平就反射性地抱住了萩原研二的颈脖,此时的他只能靠着后背仅此一点的面积和身下与容纳着萩原研二性器的后穴才勉强让自己没有掉下去,他几乎是双腿的膝弯都被架在了萩原研二的肩上,手掌也被对方紧紧扣住给按在了墙壁之上。

重力的加持下性器仿佛进入了一个让他有些心惊的深入,随着萩原研二的动作他只能不断地往下狠狠撞在向里进入的性器之上,而对方也像是在之前找到了位置一般不断向着他敏感点的位置顶入,次次都碾磨着那一点过分敏感的软肉,带起几乎让他有些无法承受住的快感。

“萩哈,不唔……放,放开哈啊……”他先要收回自己的手来撑住墙壁减缓一下自己下落的速度,可是萩原研二反而收紧了死死插入自己十指指缝的手指,将他仅仅扣在了墙壁上根本无法动弹。

这种没有丝毫反抗余地的性事对于只是初次的松田阵平来说还是有些过于激烈了,如同是巨大浪潮一般的快感一次次地在身体各处肆虐着却让他避无可避,原本清醒的神智也随着快感的侵入而变得逐渐混乱起来,他现在似乎只能在萩原研二的进入之下无力地呜咽呻吟着,身体被迫作出着反应而意识却渐渐模糊了起来。

“唔,萩……我哈,不,唔嗯我受不了……”令他心惊的快感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不断堆积着,松田阵平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在什么的刺激之下越发紧绷了起来,生理性眼泪也随着他的闭眼而不断从眼角留下,滴落在自己的身上,又被萩原研二轻轻吻住了眼角的位置。

“放松,小阵平,不要怕。”萩原研二从他的眼角一路往下亲吻到了颈侧,在他耳边不断安抚着,但和他温柔的语气完全相反的是身下发狠的顶撞。

死死绞紧的穴肉在他的进入之下被不断撞开,情液不断在性器的抽插之下从穴口溢出滴落在地上,甚至带着清晰而暧昧的水声在两人耳边昭示着此时混乱的场面。

像是被推到了一个什么顶点的位置,松田阵平开始不住地颤抖起来,就连嘴里完全破碎的词句都开始带着一点不受控制的泣音让察觉到这一点的萩原研二身下的进入越发凶狠了起来。

敏感点像是一团被他随意蹂躏的存在一般被肆意碾磨着,犹如过强电流一般的刺激在瞬间让松田阵平到达了高潮,前身在根本没有触碰的情况下再次溃堤而出,粘稠的白浊溅在了两人的身上,而因为姿势的原因甚至有几滴落在了松田阵平自己的下颌处。

只是现在他已经完全感受不到这一点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在高潮的瞬间倾覆而下,在身体感受到过载刺激的瞬间意识就被拉入了混乱的旋涡之中,眼前几乎是一阵发白一般什么也看不清楚,身体感官上像是除了此刻让他忍不住发颤的快感以外其他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被穴肉紧紧包裹住的性器也在对方的高潮之下将精液填满了每一个缝隙,而随着性器的退出黏腻的白色液体不断顺着松田阵平还有些颤抖的腿根往下淌着,萩原研二伸手揽住了他此时绵软无力的身体,听着他凌乱的喘息声抱着他坐下,然后让他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

他侧过头去看对方,那双眼睛里依旧映着远处的白光,只是此刻因为高潮而失去了意识有些涣散地望着前面,萩原研二看着这片湖蓝色,略微侧头吻了一下他还带着泪痕的眼角。

等松田阵平从失神的状态中醒过来,他发现自己正靠着墙坐在天台上,侧着头靠着萩原研二的肩膀,眼角处似乎还残留着一点对方留下的温热。

他不由得伸手摩挲了一下那一点位置,抬起头来后仰着靠着墙壁,看着视野内晴朗的天空,听着现在身旁萩原研二浅浅淡淡的呼吸声。

“小阵平。”

“萩?”

“你……”

你是喜欢我吗?萩原研二想这么问,但话到嘴边还是下意识停顿了下来。

……

“嗯。”

松田阵平看着眼前夏日的晴天,对于萩原研二并没有问完的话语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