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名

Work Text:

当幽冥真正看到漆拉应邀前来时,还是感到了诧异。整个殿堂都是昏暗的,垂着巨大的黑色丝绸,正隐隐地无风自动。而漆拉就自阴影中现身,一身黑袍,银发流着暗光,似个虚幻的美丽影子。

他抬起头,纤长的睫毛轻颤,眼如缥缈的秋波,“我迟到了。”

这句道歉不合时宜,幽冥被虚假的礼貌逗得想笑,他们并不算熟人,甚至可以说是相看两厌。但某次任务结束,他握住对方的手腕,在相贴的脉搏中轻声邀约时,漆拉竟沉默点头。

把思绪扯回来,注视着逐渐步近的漆拉,幽冥才发现这人只松垮垮地穿了件睡袍。青黑色的布料搭在肩头,愈发衬出皮肤的苍白,漆拉像生于月光,裹着股清冷气。他自然地坐在床边,衣襟半遮半掩,透出锁骨下的大片雪色。

幽冥审视了几秒,突然抚上他的脖颈,缓缓滑过跳动的经脉,拇指在侧边揉。漆拉惊了一刹,又迅速垂下眸,配合地一动不动,任那只手肆意进入袍中。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幽冥把他按在床头,压低声音,意味深长地说道。

漆拉似乎并不在意受制于人,只是淡淡微笑,眼睛美若湿润的莲花:“你也做不到。”

没有继续交锋,幽冥故意摸到微凸的乳房,不轻不重地捏住尖端。漆拉喘着气,咬住柔软的下唇,露出种屈尊受辱的表情。

“你想用什么姿势?”幽冥愉悦地问道,把遮羞的睡衣拉开,打量着这具完美无瑕的躯体。他一只手握住漆拉胸部,更加放肆地揉按那块软肉,让乳尖在把玩下渐渐变硬,显出深红色。欣赏漆拉的隐忍表情时,他涌起粉碎这面具的冲动,“你以前和吉尔伽美什用什么姿势?”

颈间一痛,水雾迷漫中,尖锐的冰棱已经刺入他皮肤。漆拉紧抓着坚冰,腕部青筋暴起,面无表情地回答,“不想做就滚。”

“这是我的家。”幽冥笑道,有些谨慎地握住近处的手。寒气萦绕中,漆拉的手指格外冰冷,指尖微动,冰凌霎时消散成白雾。他垂臂,冷眼看着幽冥的胜利者表情,然后被一具火热的身体环住。

幽冥搂着对方,顺着背脊往下摸,体验到很光滑和细腻的触感。他暗示性地停在尾椎处,低头舔咬着漆拉的耳廓,呼出热气,尽数灌进泛红的耳中,“介意趴下去吗,我们都会比较方便。”

在他怀中,漆拉轻飘飘地瞥过来,瞳中似有云烟。这具身体染上淡粉色,正轻微地颤抖,漆拉却维持着孤傲表情,不声不响地勾住了他脖子。

把柔顺的银发捋起来,往后撩开,幽冥猛地吻了下去,轻而易举地撬开双唇。他一寸寸探索,在上颚粗暴地顶弄,引出很轻的闷哼。把那条闪躲的舌头勾住后,他念念不舍地纠缠起来,手重新捏扯着乳珠,重重地按住顶端。

怀中人喘着气,呼吸变得灼热,用力挣扎着脱离禁锢。一根银丝拉在他们嘴角,像种淫秽的罪证,漆拉眼神闪烁,飞快地将其擦掉。他脸上有克制不住的情动,愈发美艳动人,沉默片刻后,缓慢地转过身,跪趴在暗色床褥中。

两条白皙的腿合拢,遮掩住已经挺立的分身,漆拉腰肢下沉,饱满的臀部高高翘起。幽冥毫不客气地捏上去,大力揉搓,把五指陷入细嫩的软肉。臀间的穴口透着水光,随呼吸微微收张着,他盯了一会儿,把手伸到对方嘴边,“给你自己润滑下?”

漫长的寂静之中,幽冥几乎做好防御准备,但他的指尖忽被轻触。一条粉嫩的小舌探出,又湿又软,细细舔舐着脂腹,让他立刻气血上涌。愣神时,两片柔润的唇瓣含住他的手,舌尖绕着指节舔弄,在这情色的气氛中更添一把火。

他收回手,急躁地往漆拉后穴探,在小口处按了按,然后强硬地往里面捅。甬道过分紧涩,牢牢搅住入侵的异物,让他寸步难行。被火热的黏膜包裹着,幽冥强忍冲动,一点点地在壁上挖弄,将阻挠的穴肉强行挤开。感受到隐约的湿意后,他把手扯出来些许,向里并入另一根指,轻轻地抽插起来。

穴口被撑成薄薄一圈,绷成环状,紧箍着作乱的手指。浅处的粉肉缠住尖端,在扯动中外翻,又被急促地往内顶,在抽动中逐渐变得湿热,分泌出粘稠的浊液。漆拉把头埋在枕头里,只能见散乱的银发,但幽冥轻易地想象出了那张漂亮脸庞上的羞愤表情。

他抽出了手,拍拍圆润的臀肉,随即扶住硬挺的阴茎,抵在入口处。肿胀的龟头往里硬捅,穴道逼仄又火热,蠕动着紧紧裹住端部。漆拉的臀瓣雪白,吞吐着一条暗红色,青筋盘虬的性器,强烈的对比让幽冥难以克制,狠狠挺身往里顶。

漆拉猛地抓紧了床单,身体痉挛般发抖,足尖勾着绷起,被侵犯的穴肉也无意识缩紧。幽冥被这下夹得发痛,报复地揉他大腿,在白嫩的肌肤里留下红印,然后自顾自地挺动下身。

润滑并不充分,媚肉被粗暴碾磨,艰难地容纳着巨物。阴茎肿大,如滚烫的铁柱般挺立着,将蜜肉强行撑开,似能在脉络里烙出形状。幽冥紧握对方胯部,把这具下滑的躯体固住,阳具不管不顾地向内捅,急切地整根没入。下肢相贴时,他意犹未尽地顶了顶,恨不得把鼓胀的阴囊也塞进去。

“你……”漆拉开口,只漏出几声呻吟,妩媚得与平日天差地别。

幽冥摸他腿根,狎昵地在内侧轻刮,“原来清高的三度王爵上了床,也这么放荡啊。”

没等回答,他抓住绵软的腰肢,大开大合地用力肏干。柱身坚挺又丰硕,把窄道塞得满满当当,紧贴着粘膜刮,在上面刺激出淫乱的水液。幽冥懒得管身下人的感受,把半根阳具猛抽出来,娇嫩的粉肉浸得湿漉漉,依附着翻在穴外,又被粗鲁地挤弄回去。

漆拉小声叫喘,调子含糊不清地闷在枕间。他手往前伸,下意识地逃离激烈侵犯,但立刻被搂回来,重重地操进花穴深处。阴囊啪啪地击打腿根,小麦色的胯部和白臀相撞,让漏出的淫水乱淌,联结处被搅得滑腻腻。漆拉的身体很适合交媾,穴内的褶皱被撑平,湿得一片泥泞,不知餍足地吸吮着阳具。

下身穿行在湿热的软肉,感受一突一突地跳动,幽冥更加放肆,抵着隐秘的腺体捣干。他极深地进入了身下的人,在那精瘦的小腹上撑出薄薄一层,粗壮的柱身劈开甬道,蛮横地抽插百十次。漆拉皮肤发热,腰窝积着些水珠,被他按着操弄前列腺时,大腿颤抖得快瘫下去。

“不要射在里面……”漆拉撑着手肘,把头抬起来一点,断断续续地说道。但他音调破碎,被刺激得迷迷糊糊,幽冥也假装没听见,只握住他腿肉,把浓稠的精液尽数灌入肠道中。

抽出性器时,糜烂的水液也顺着下滑,把臀瓣涂得亮晶晶。幽冥最后捏了一把,任人脱离手掌,缩到床头去。

漆拉背靠床板,玉肌上残留着指印,腿间被撞得青红交错。他脸色阴沉,被冒犯般擦拭着淌出的液体,然后把被单随意扔开。

“你跟我上床前不就该想到,我可不如吉尔伽美什温柔体贴。”幽冥戏谑说道,但魂力聚在掌心,警惕地等待着对方反应。

漆拉紧闭住眼睛,睫毛轻扇,再睁开时已恢复清冷。他脸上苍白,一丝情绪也没有,低低地答道,“再多说一句废话,我会让它做你的遗言。”

幽冥无辜地耸肩,目送着他走下床,在手心凝出朵小小的冰花。触及棋子的前一秒,漆拉又突然望回来,“你不担心特蕾娅知道吗?”

“什么?”幽冥皱着眉,很快领悟过来,轻描淡写地回道,“她才不会在意呢。”

那双潋滟的眼睛挪开,漆拉低着头,神色淡淡。他五指轻微合拢,身影于风中消失,只留下薄雾般的莲花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