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超短的一小段送膏藥文學

Work Text:

徐均朔在後台換好衣服,走到SD口時正巧鄭棋元正跟觀眾揮手告別。對方回頭看到他,歪嘴壞笑,兩手扯他過去然後像派出比卡超一樣把他推出去面對觀眾。徐均朔回頭看他,身後是粉絲的歡呼聲,鄭棋元笑意盈盈向大家又鞠了個躬,然後雙手扶著後腰像大爺一樣慢悠悠地走回休息室。

徐均朔蹙起了眉,但粉絲熱情的叫喚讓他不得不暫時放下心中的憂慮,專注跟從天南地北來支持他的人好好交流。待他被一輪的土味情話攻擊得腳趾蜷縮,他朝群眾揮手鞠躬,手攥著一大疊信轉身小跑去鄭棋元的休息室。那裡早就人去樓空,徐均朔倒也沒有失望,還有些心安於鄭棋元能早些回去休息。回酒店的路上藥店都已經關了門,於是徐均朔先回去自己房間從行李箱翻出了他常用的藥貼,再去敲了跟他隔兩個房間的鄭棋元的門。

“均朔?”

鄭棋元剛洗完澡正在吹頭髮,身上就只套了件浴袍腰帶還鬆垮垮要掉不掉地掛在腰上。徐均朔突然覺得這場面要是有人拍到的話肯定會被他們的粉絲腦補成萬字色情開房文學,他莫名有種作賊心虛的感覺。他發誓他來之前絕對沒有任何不健康的念頭,但他確實覺得他倆再繼續在門口待著不是甚麽好事。

“棋元哥我給你捎了些東西我能進來嗎?”

“啊可以..啊。”

鄭棋元還沒回答徐均朔已經非常熟練地溜了進去關了房門並把反應還有些遲緩的房間主人拉到床上坐著。

“哥這是我常用的止痛貼牌子,你趴著我幫你按一下再貼這個藥保證你腰疼明天就好。”

“???不是我自己來就好了?!欸我也沒說我腰疼啊你怎麽這麼突然啊?”

“小徐醫師金睛火眼,誰腰疼一眼就看出來了。哎呀哥你趴上去吧我按摩手勢不錯的真學過的你不相信我啊?”

鄭棋元被小徐醫師推倒在床上,本來還想掙扎一下但他腰實在痠得不行。他嘆了口氣,認命地拿了枕頭枕在自己臉下,口齒不清地叮囑:“您可悠著點,我可不想明天程嬰程勃父子倆一起扶著腰上台。”

“您放心吧棋元哥,自從練拳以後我腰已經好多了。”

“哦。”

徐均朔搓了藥油的手摁在他消耗過度的腰上,又痠又爽的感覺讓他忍不住發出介乎呻吟和舒歎間的聲音。卑微的程嬰在台上被命運壓垮的腰讓現實中年過四十的中年人不堪負荷,但他不能倒下,他沒有平行卡,他只能擁抱這種消耗。

“怎麼樣舒服嗎?”

“嗯小徐師傅技術很好喲。”還朝空中比了個大姆指。

“...”

“均朔啊...”

“怎麼啦?”

“謝謝你...”

昏昏欲睡的鄭棋元聲音隔著被枕透出來糊成一團,徐均朔放輕了動作,好讓對方快些入睡。隨著鄭棋元的呼吸變得平緩而綿長,徐均朔把清涼的膏藥貼到他後背,幫他蓋好被子關上燈,輕聲道了句晚安。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