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沉舟同人】快乐的事

Work Text:

  自从和贺海楼生活在一起,顾沉舟的晨勃就很少是自己消下去的。清晨梦和身体一起醒来,他顶住贺海楼,贺海楼也顶住他。

  “听说男人过了三十五岁,某一天早上醒来就会发现晨勃永远的收拾行李离开自己了。”贺海楼钻进被子里,声音闷闷的,睡意还没全散,就趴到顾沉舟腿间猫一般蹭几下、舔几口,“我有义务帮你盯着点,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他自己起不来了,就帮你舔起来?”

  顾沉舟隔着被子轻按住贺海楼的脑袋,把自己送进贺海楼嘴里:“那麻烦你了。”

  被子里漆黑、温热,空间狭小、呼吸不畅。贺海楼吃得很深,鼻尖抵在顾沉舟的小腹最下面,嗅到越来越浓的雄性气味,他的嘴巴接触到的地方体温渐渐攀升。顾沉舟支起双腿,向中间靠拢,大腿内侧紧实微颤的肉夹在贺海楼耳侧,甚至脚底也踩上了贺海楼趴伏的后背。

  “换个地方,省的还要换一次。”顾沉舟终于克制着将贺海楼从被子里拉出来。床单是昨天半夜才换的,他不想短时间内再弄脏一次。贺海楼和他半抱半推着进了卫生间,门“嘭”一声被摔上,紧接着响起水花拍打瓷砖的声音。

  “太热了吧。”花洒下贺海楼不满地抱怨,伸手去调水温。

  顾沉舟抓住贺海楼的手按在墙壁上,制止了他。“是你太热了,关水什么事?”他不仅没有称贺海楼的心意,反而把水温调得更高,冒着蒸汽的热水浇在贺海楼的后背上,倾泻到他们身体和身体连接的部位。

  “我就喜欢热的。”顾沉舟把着贺海楼的腰,撞得水花四溅。贺海楼臀上的肉不知道是被热水烫出来的红,还是给顾沉舟捏出来的,灼烧感从背上一直漫进体内。他半抬起一条腿,挂在顾沉舟臂弯里,整个人倚靠着顾沉舟。他一只手放在身前自慰,一只手向后放在顾沉舟屁股上。顾沉舟也不知道他是嫌太快想推开还是嫌太慢在索取,便没有节奏地在快慢深浅间变换,再根据贺海楼的呻吟来判断他是否喜欢。

  贺海楼圈着自己的阴茎,随着顾沉舟的顶撞进进出出。热水彻底熏断了他的判断力,他分不清手里的湿只是花洒里不间断流出的水,还是他自己的精液,再或者是顾沉舟大清早的就把他操尿了。他的身体在顾沉舟的掌控下向来敏感得紧,每一个细小的毛孔里都渗着酥痒。

  水流拍打在脸上,贺海楼睁不开眼,他像一只搁浅的美人鱼一样微张着嘴,用刚刚长出来还不太熟悉的腿软软支撑着远离大海的身体。他身上的鳞片缩回骨头下,只留着颜色如黄昏般的皮肤,被热水一淋,透着诱人的红。他在陆地上无法自主呼吸,只得靠身后那个人类向他吐气,嘴对嘴地教他怎么用牙齿、舌头咬人和舔人。

  ”这是人类表达爱意的方式,学会了吗?”顾沉舟问他。

  他亲身实践,在人类嘴巴里搅动舔弄,然后急喘着气虚心求教:“那你用那根长长的东西在对我做什么?”

  顾沉舟抓着贺海楼的手去摸那根埋在他身后缓慢挺动的东西,向他解释:“这是我们人类获得快乐的方式。”

  “我不想再回大海了。”贺海楼转身用双腿缠上顾沉舟的腰,用牙齿咬他的喉结,“我要留下来天天和你做快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