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伦敦午后

Work Text:

他们是在张远本科毕业之后实践那一年认识的,当时苏醒已经在他们mentor手下干了快一年,所以工作上也会带着点张远,加上都是中国人,两人很快熟悉了起来,有时候下班会一起去喝一杯。

 

两个有相同抱负的年轻人天天一起工作,从一拍即合到干柴烈火没用三个月。搞上的契机是一次庆功会,那是张远加入之后完成的第一个项目,所以他格外兴奋,来者不拒地跟所有人碰杯,等苏醒穿过半个酒吧来找他喝的时候,他已经有点舌头打结。

 

“Dude, 你还行吗?”

 

张远心情好得很,一把揽上他的肩,“我行得很!这不得跟你喝一杯吗⋯⋯Allen,我真的很开心认识你,你是我在我们事务所最好的朋友!”

 

“那也不是很好嘛,你也不认识几个人啊。”苏醒逗他。

 

张远很认真地反驳,说不是的我真的喜欢你,我以后也要跟你一起工作!

 

苏醒说好好好,但不让他续杯了。他们跟别的同事再插科打诨了一会儿,直到苏醒觉得自己也有点上头了,才拉着张远走。两人揽着肩摇摇晃晃地走在湿湿的伦敦街道上,意气风发志得意满。

 

那晚到底是谁先动的手存在争议,两位当事人一位说明明是你邀请我去你家睡的,另一位说我让你打地铺你非要来跟我挤,张远说那亲我的是鬼?苏醒说还不是因为你来挤我!

 

也不能说他们重欲,都是二十出头的男孩,年轻气盛,搞在一起了就是天雷勾动地火。跟其他同事围在一起看图纸的时候都要偷偷在桌子下面勾勾手指又马上退开,最疯的时候连加班都忍不住在办公室搞起来,职场偷情玩得不亦乐乎。

 

热恋的时候两人周末都不用出门,关在家就能玩得很尽兴。张远陪苏醒疯得最离谱的一次,是让他在自己身上用产卵器。苏醒不知道从哪搞来一套那个东西,还非要拉着张远在白天乱来。

 

其实他们早就过了会害羞的阶段,要不是这个实在太羞耻,张远也不会反应那么大。

 

苏醒坐在沙发上,张远背对着骑在他身上,撑着身后人的膝盖承受着鞭挞,苏醒操了他前面一会儿,等他开始叫的时候把他往后一揽,张远就变成了坐在他腿间的姿势靠在他胸口,双腿踩在苏醒大腿外侧。刚刚换姿势的时候苏醒的老二就滑了出来,他让张远坐起来一点,然后慢慢捅进他的后穴。张远单手向后环着苏醒的脖子,努力放松穴口。整根没入的时候苏醒舒服地长叹一口气,没捅两下就顶得张远啊啊地叫,他前面刚被刺激过,现在格外敏感。

 

“宝贝你好棒,前面后面都裹得我好爽。”

 

张远想到在他们光天化日之下行如此淫乱之事,整个人都很崩溃,看到苏醒拿着那根东西往自己下体靠近,他扭着上半身把脸埋进他颈侧。身后的人边轻轻晃着操他后面,边把深红色的硅胶玩具一点点塞进前面的穴。玩具上一圈一圈的沟壑刺激得他内壁快速收缩,双腿开始边抖边小声呻吟,等大部分都进去了,苏醒开始加快顶弄他后穴的速度,张远看到玩具底座边缘有一圈触须,每次苏醒把整根操进去的时候那圈触须就会碰到外阴户,视觉刺激加上想到苏醒那根正在同时操他后面,他失控得不停浪叫,每一声都又娇又软,像钩子一样钓得苏醒快升天了。

 

“baby, 爱死你了,so hot…so fucking hot.”

 

“啊——!Allen,慢点,慢点!”他被插得开始流水,大腿紧绷,酸得快哭了。

 

“That’s not what you want. 你要我把你干死,是不是?”苏醒喘着粗气,这个画面也把他刺激得不行。

 

张远的呻吟开始带着哭腔,前后夹击已经让他大脑空白了,苏醒的荤话让快感增大了十倍。

 

“宝贝,更喜欢哪根操你?”

 

“都喜欢,都喜欢,都是你⋯⋯Allen!我要疯了,哈啊⋯⋯”

 

“不爽吗?”

 

张远扭头去吻他,边伸着舌头深吻边从喉咙里发出婉转的呻吟。

 

“那你是喜欢操我前面还是后面?嗯⋯⋯啊啊!”他气为什么只有自己被弄成这样。“操,你慢点!”

 

苏醒被撩得加速顶弄,手也没闲着,“Fuuuck! 前面后面⋯⋯都把我吸得一样爽。哈⋯⋯老公射给你好不好?”

 

“我操你妈⋯⋯苏醒你别说了!操,我真的要不行了⋯⋯嗯⋯⋯”他真的哭出来了,苏醒在慢慢把玩具里的“卵”推进他身体里,这跟被柱状物操又不一样,不小的几个黏腻卵球挤在里面,胀得要死,有种被撑开的感觉。他边被弄还边想象自己阴穴里的景象,勾着苏醒的脖子发抖。

 

“宝贝,让你怀孕好不好?我的两根屌都射在你里面,一定能把你搞怀上,好不好?”他简直疯了,荒唐无耻,口不择言。

 

张远也跟着疯了,“射给我,让我怀上⋯⋯啊啊啊!”苏醒胯下和手上都加速操他,“呜呜呜我要死了,我不行了⋯⋯Allen⋯⋯”

 

苏醒把玩具抽出来,一把把张远放倒,然后自己再面对面操进他的前穴里,他进去之后把卵球往推得更里面,一进一出之间那些小球在收缩的甬道里被撞得顶来顶去,轻易就刺激到了G点。

 

“啊啊啊!啊——!”一股水从小穴里喷出来,浸得布艺沙发颜色深了一大块。苏醒感觉到他潮吹了,兴奋得喘息更重,再操了不一会儿也低叫着射在里面。他退出来的时候还在平复呼吸,捏着张远轻颤的腿根哄他,“宝贝儿,自己把它挤出来。”

 

张远高潮得灵魂出窍,前穴本能性收缩,把里面的小球慢慢推出去,半透明的“卵”有两个鹌鹑蛋那么大,从穴口掉出来的时候把阴唇撑开,又喷了点水出来,苏醒射进去的白色精液也跟着流出来,画面淫靡香艳,绮丽得像做梦一样,看得他又要硬了。

 

“里面还有,快点排出来⋯⋯不然一会儿在你里面孵化了怎么办⋯⋯”他抱着张远腿根,舔着他大腿内侧逗他。

 

“啊——Allen!”尖叫着又挤出一颗,掉出来的时候都黏黏腻腻的。

 

他现在处于高潮之后还在被不断刺激的状态,下半身抽搐着没停过,一颗颗卵蛋被排出来的时候还带着“啵”的一声,羞耻得他哭叫不停。

 

四颗蛋都排出来后,苏醒还去舔他,搞得他又哼哼唧唧地流了点水。他伸手要抱抱,苏醒爬上来把他双腿往自己腰上缠,然后伸手下去摸了一手的淫水,故意抹遍身下人的臀肉大腿,搞得两个人都湿湿黏黏的。他们缠绵着接吻,张远舒服得感觉自己快睡着了。

 

然后他就醒了。他从枕头下摸出手机:8点20,2021年6月2日。

 

他想起来了,产卵器是他前几天跟同事去happy hour的时候被科普的,张远性格好又有礼貌,加上早早出柜,女同事都把他当姐妹。但是操蛋,怎么会在生日这天做这么荒唐的梦。

 

他现在30岁了,不是23,苏醒现在跟Marianne一起睡在对面的主卧,早就不是他男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