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大雾

Work Text:

大雾四起
偷偷藏匿
我在无人处爱你。
00
说少女的情怀总是诗。
但是少男张远暗恋苏醒的事情,早就被当成一个烂俗的故事,人人都知道张远喜欢苏醒,赤诚的,热烈的。
只有苏醒不知道。
01
最早发现张远跟苏醒做炮友的是陆虎。
那天他跟苏醒张远一道录节目,完后理所当然地约了一顿小龙虾,一顿饭下来,张远除了给苏醒剥虾,就一个劲儿地被苏醒劝酒。
苏醒拍拍陆虎,拍拍张远,说远远是我最好的兄弟。
陆虎急了说都是07年一道在节目里的,怎么我就不是了。
苏醒看着他哼哼两声,只有张远才能是我最好地兄弟。
陆虎下意识地看着张远,他刚剥好一只虾放到苏醒碗里,察觉到陆虎探究的目光朝他苦涩地笑了笑,转头拿起酒杯说来,Allen,我敬我最好的兄弟一杯。
那天张远喝了不少酒,准确来说三个人都喝了不少酒,张远喝完酒很乖,乖乖地被酒量稍微好一点的苏醒搂在怀里,漂亮的脸蛋红扑扑的。
陆虎还开玩笑说远远以后别一个人去酒吧喝酒了,万一再被人捡走。
陆虎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自己一个人回到房间中,浑然不知道两个人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第二早上要赶早班机,出门的时候正看见张远睡眼迷离地从苏醒房间出来,只套一件松松垮垮的背心,背上肩头,连着脖颈都是暧昧的吻痕,青青紫紫。
陆虎一把扯住他,难得冷下声音问张远,远远,多久了。
张远被这一扯弄得清醒了不少,看着陆虎愤怒的眼神,下意识要装傻……
什么多久了。
你跟Allen!你们两个,陆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话,你跟Allen,是在一起了还是就这么……胡搞。
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远远,你这样作践自己多久了!
张远垂下眼睛,也没多久,就去年,我跟他在一起看球赛,赢了多喝了点……
苏醒扑上来亲张远的时候,张远没推开他,怀揣着暗恋的小心思默默承受苏醒那些重重的吻。
苏醒喝多了之后下嘴没的轻重,亲张远不像是在亲,倒像是在啃他,牙齿咬破嘴皮,嘴里的空气被掠夺,在如海水淹没般的窒息感中张远渐渐沦陷……
所以苏醒按着他说远远我们试试吧的时候,张远更没有拒绝,他已经完全陷入名为苏醒的沼泽里,越挣扎,越深陷其中。
那晚上张远清醒着,又凌乱着。
翌日张远在苏醒家中给自己留的房间中醒来,下身倒是清清爽爽的,没什么黏糊糊的感觉。可能是苏醒酒醒之后给他清理的,只是腰很疼,一坐起来就跟被卡车碾过一样难受,后面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也难受,张远想了想今天的行程,唯一的工作是去录一首ost。
他清了清嗓子,声音听起来还不错,除了想喝水,好像也还好。
他的保温杯就在床头柜,旁边还有个他留在苏醒家的马克杯,上面还印着一只愤怒的小鸟。
也是苏醒给他摆好的,很贴心,贴心到保温杯里是凉到刚好入口的温水,贴心到连张远爱把水倒在马克杯里放凉的习惯都照顾到了。
原来,跟苏醒一夜情的女人们都会享受到苏醒这样贴心的照顾,嫉妒折磨得张远眼睛酸酸。
02
张远喜欢苏醒,最初悸动的原因早就不可细究,张远回忆起苏醒,首先记起他深深的酒窝,好看的笑容。或许张远是个颜狗,但他真正喜欢苏醒,是喜欢苏醒身上那股子洒脱不羁。
张远看世界一直都跟孩子看是世界一样,非黑即白,是非分明,谁对好他就喜欢谁。
恰好苏醒是个对张远很好的人。
会关心张远的身体,在舞台上揉他的肚子;会很慷慨大气地借钱给张远;会替他骂组合里不成器的队员;会在不羁中流露出细小的温柔,这些温柔全是独属于张远的。张远三十而立,内心还跟个孩子似的柔软,这种柔软是苏醒给他的。
张远喜欢苏醒,就跟小孩子喜欢独属于自己块巧克力似的,怕别人知道抢走他的巧克力,又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这么好这么好的巧克力。
这份暗恋的小心思捂着捂着,捂到巧克力融化,是身边的所有人都知道张远喜欢苏醒,但是苏醒本人不知道。
苏醒还是拿张远当最好的兄弟。
但是最好的兄弟怎么就能做炮友呢?
陆虎急着赶飞机,在保姆车上给张远发消息,他不敢发语音,人多眼杂,他不想给张远添太多麻烦。
我不知道,陆虎,我不知道。
张远看着镜子中自己身上苏醒留下来的那些痕迹,手一寸一寸地抚摸过,好似在回味苏醒亲吻他的温度。
第一次发生关系,苏醒从外面回来,问他疼不疼。
明明很疼,但张远咬着下唇说不疼。
那是不是很爽。
张远脑海中涌入昨晚零星的片段,他攀在苏醒肩头,蜷缩着脚趾求他慢一点,又掐着他的肩头要他快一点。
昨晚的快感再次攻击他的脑海,张远被刺激得红了脸,说挺爽的。
苏醒一脸得意地说是吧!我也挺爽的。
张远本来想说酒后乱性就一次,跟苏醒强调我们是好兄弟!
苏醒笑眯眯地点头说对,我们是好兄弟。
但是在苏醒跟他都空窗的时期,张远还是被喝醉的苏醒捧着脸亲吻,苏醒还是按着他进入,顶弄,张远被一次次哄到床上,迷迷糊糊就跟苏醒达成了炮友关系。
这样不行的,张远特地找了个时间跟苏醒说。
为什么不行?
苏醒体贴地让服务员把张远的冰水换成热的,张远体寒,喝不了太冰的。然后他给张远看了个姑娘的照片,这个妹妹练跳舞的,我今天晚上请她去看舞剧你要一起吗?
张远看着他的举动,一句我喜欢你卡在喉咙里。
他努努嘴,你看,你也要谈恋爱,要把妹,所以我们的关系还是停下来吧?!
苏醒瞪着大眼睛,远远你要逃离我的生活吗?
我不是,张远缓缓叹口气,我没有要逃离你的生活。
那你今晚跟我一起去看舞剧,苏醒果断下了三张票,把手机屏幕放到张远跟前晃了晃,浪费钱是可耻的Bird。
张远冲他翻了个白眼。
苏醒敲了敲桌面,本来男人之间就是可以互帮互助的,放轻松dude,我们只不过把手活换成更亲密的关系罢了~
服从苏醒大概已经成了张远的本能,他只是微微叹口气,咽下心里那一点说不上来的苦涩,陪着苏醒跟他要把的妹一起去看了舞剧。
舞剧最后也没能让苏醒成功把到妹,但是他跟张远还是轰轰烈烈地又喝酒又上床,张远比之前放开了许多,在高潮的时候会搂着苏醒地脖子说我爱你。
最开始听到这句话苏醒吓了一跳,亲吻张远的嘴角问他怎么突然这么深情。
张远说这是兄弟之间的爱。
I love you,Allen.
苏醒笑了,还是深深的酒窝,牵动嘴角也对张远说了一句I love you,Bird.
张远把喜欢和爱藏得很好,一句兄弟之间的我爱你,骗来苏醒此后每一次的我爱你做性事的ending.
这段混乱的关系像一场四起弥漫的大雾,张远在一片白茫茫之中只能看见苏醒的眼睛,戏谑的,深情的,千百种情感在苏醒眼中变化,张远抓不住他想要的那种,渐渐在大雾中迷失了自己。
03
陆虎等到张远回北京就拉着他出来吃卤煮,他想撬开张小鸟的脑袋看看里面装得是什么。
苏醒最近新开始了一段恋爱,本来今天想拉张远出来一起逛街被张远以工作忙的理由拒绝了。张远跟陆虎面对面坐着,锅里煮着卤煮,热气腾腾往上冒,到空中又四散开来。
张远能透过雾气看清陆虎脸上的担忧,却不能在那一片白皑皑的雾气中看透苏醒的感情。
要不,远远,咱们去跟他告白,把你手中的巧克力给他看,好不好?
陆虎苦后婆心地劝着小鸟,几次都想打电话给陈楚生让老大哥出马来劝。
张远只是摇摇头。
为什么!
陆虎被气得连卤煮也不想吃了,撂下筷子双手抱胸,为什么?
张远苦涩地笑,他其实最看得清的就是苏醒的感情。
苏醒的感情清晰又明了,他不可能喜欢上张远,因为张远是他最好的兄弟。
而且苏醒百分百确定张远不喜欢他,因为他是张远最好的兄弟。
因为我怕我跟他连最好的兄弟都做不了。
陆虎伸手扯了两张纸巾递给张远,看张远擦眼泪,叹口气,所以Allen到底有什么好的?
他就是好,就是对我太好了。
是苏醒将张远从抑郁的泥淖中拉出来,从沙发中解救出来的,是苏醒给了张远第二条生命,张远爱他,理所应当,甘之如饴。
张远吸着鼻子说,但是我觉得,我现在要离他远一点了。
他逃避的方式是去参加创造营。
这个想法他只跟苏醒提了一次,苏醒问他为什么要去。
张远从组合讲到男团,从梦想谈到现实。苏醒抿着嘴静静的听,最后给张远竖个大拇指,想去就去dude,我支持你。
那如果我告诉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要离开你呢?张远看着苏醒在心里默默地想,你还会不会同意我去?
如果我彻底消失在你的生命里,你还会不会记起有一只叫张远的小鸟曾经是你最好的兄弟?
张远什么都没说,只是跟苏醒碰了碰酒杯,敬我们灿烂的明天!
苏醒把酒杯举过头顶,敬Bird!
敬友情!
去他妈的敬友情,张远在心里骂,仰头干掉了一杯酒,捧着苏醒的脸就吻了上去。
那晚上张远很主动,手撑在苏醒肩上,眼神魅惑,勾得苏醒只想把人按在沙发上办了。
但是不能是今天。
他推开张远,抱歉地说了句,dude,我今天刚脱的单。
张远无所谓地摆摆手,苏醒急匆匆地跑去浴室冲凉降火,错过张远眼里的悲伤到决绝的情绪。
04
创造营一行对张远来说的确是如凤凰涅槃般脱胎换骨,节目的训练强度很大,饶是在舞台上摸爬滚打十几年的张远,为着年龄,面对这么高强度的训练还是有些吃不消。
每每汗流浃背的时候会想起苏醒,但最多回想起苏醒给他鼓劲儿的话,苏氏的浪漫,在意料之外地转折。
有趣,张远想到苏醒总是笑着的,到节目后期再想起苏醒,就只有那一句在床上被张远骗着要来的I love you,Bird
后来节目组安排选手给最亲近的人写信,张远在心里排除了爸爸妈妈,还是决定给苏醒写信。
因为苏醒是最懂他的人。
他的音乐梦想,他的坚持,只有苏醒是最懂他的。
张远在写信的时候把自己对苏醒的爱写得淋漓尽致,有那么一点青春伤痛的味道在里面,写到最后这封信已经是不能被公开的程度了。张远只好把纸叠好藏起来,找选管重新要了张纸给爸妈写信。
一封信写得中肯又官方,张远想起刚刚被收起来的纸,难过得快要哭出来。
他总在想,如果出道,就用那封信跟苏醒告白。
暗恋是一场暗无天日的独自修行,张远在这场修行中学会了太多,学着忍耐,学着释放,学着失望难过的时候要微微抬头。
张远知道出道遥遥无望,就像他的暗恋一样,见光的日子遥遥无期。
但张远没想到一出营他的暗恋就被宣判了死刑。
05
张远说苏醒我祝你百年好合,祝你儿孙满堂。
但我不会出席你的婚礼,我怕我会忍不住在你的婚礼上唱嘉宾。
那怎么会是唱嘉宾啊苏醒,那是杜鹃啼血,唱自己无疾而终又灿烂盛大的暗恋。
06
张远在四十岁那年再次选择出国深造,苏醒送他去的机场。
他把那封信交给了苏醒,然后郑重地抱了抱苏醒。
等我起飞的时候再看这封信,Allen,我们再见。
苏醒觉出一丝张远情绪的不对,但还是用力抱住张远,说远远,我们再见。
张远朝他摆摆手,在心里补上一句再也不见。
他私以为见过他那些狼狈不堪的感情的苏醒,应该再也不愿意见到他了。
所以,
再见,苏醒。
再见,兄弟。
再见,我的爱人。
再见。
07
飞机起飞的轰鸣声仍旧响在苏醒的耳畔,他站在机场中央,手里拿着张远给他的信,被张远二十多年来汹涌的感情刺痛了心脏。
张远在信中的第一句话就是:
Allen SU,我是Bird,一只很喜欢很喜欢你的小鸟。
不是兄弟的喜欢,不是朋友的喜欢,是想跟你牵着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喜欢。
……
窗明几净的机场大厅,苏醒被眼里突如其来的大雾模糊了双眼。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