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alling

Work Text:

Maverick掉下去了。

 

Rooster彎腰從冰箱拿出一罐啤酒,易開罐拉環啪的那聲總會讓他想起進軍校受訓前的時光。他把自己扔進沙發,安靜地喝著酒。家裡沒有其他人,就如過去半個月一樣,迎接他踏進家門的都只有靜默。Rooster其實並不討厭獨處——他想,經歷過只能擠在狹窄床板上、和臭烘烘的同袍睡在一起數個星期的人,都不可能討厭——但身邊有人會成為一種習慣。浴室裡有兩支牙刷但通常只有單個漱口杯,你總是督促他買自己的但他總還是順手借用,床的另一側會有被睡凹的痕跡,冰箱裡的酒和牛奶會有兩個品牌,因為那個討厭鬼就是不想屈就你的喜好。

 

Maverick掉下去了。

 

廚房的燈閃了兩下,Rooster甩甩頭,想著早該把燈泡換了,不過他一個人的時候很少自己弄吃的,所以就任由它掛在天花板上繼續耗損。有時候他也會想到Mav的體能是否在逐漸耗損,但不比換燈泡,那不是他可以插手的。Penny給了一大堆居家裝潢點子的時候好像有講到LED什麼的,之後再一起去買吧。

 

Maverick掉下去了。

 

他其實沒有刻意要對任務小隊隱瞞什麼,不過Hangman知道後的反應讓他瞬間後悔讓事情曝光。接著,Bob很認真的探討是否會有什麼倫理問題,Phoenix指出:「你不問他們就不用說。」Coyote吹了個口哨,「倫理個鬼,我看過不了幾年Rooster官就比他高了。」Rooster嘿的抗議了一聲,但所有人都笑到東倒西歪,最後連Rooster自己都笑了。那是他們最後一次全員聚在一起。

 

Maverick掉下去了。

 

Rooster喝完啤酒,電視開始播起某部有關飛行員的黑白電影。他瞇起眼睛,配角的飛機撞向大樹,卡萊葛倫帥氣的臉龐爬滿痛苦和悔恨,他聳聳肩,把電視關掉。飛行員的電影都是這樣的,跟現實像也不像,最大的差別或許是真正帥氣的人沒有那麼多。他身邊有一個啦,只是他永遠也不會大方承認。

 

Maverick掉下去了。

 

他走進房間,拍鬆自己的枕頭,遲疑了一下,也拍了拍旁邊的另一個。他抓起床上的汗衫,將頭埋了進去。那股令人安心的味道還在。或許是因為Mav幾乎不汰換睡衣吧。他想起某個晚上,他們並肩躺在一起,他問Mav這樣的生活快樂嗎?他輕笑了一下。快樂到我不敢再多奢求別的。Rooster甚至都沒有哭出聲音,Maverick便傾身吻去他的淚水。

 

Maverick掉下去了。

 

Rooster回到客廳,瞥了一眼牆上的月曆。他曾嘲笑Mav的掛曆根本是 “museum piece”,Mav喊了一句尊重你的長官回敬。Rooster數算距離他這趟任務結束還有多少日子,他得去買些蛋和牛奶塞滿冰箱了,當然還有兩手可樂娜。他想了一下時差,然後決定不去管它,輕聲說:「Mav,晚安。」

 

Maverick掉下去了。

 

Penny衝進家門,淚流滿面。Rooster這才注意到自己沒有鎖門。她抱住他,而他木然的拍著女子顫抖的肩膀。他不太記得自己說了什麼,但總算是讓Penny稍微鎮定下來,然後打電話請Amelia來接她。折騰半天,房子再度恢復靜默。

Rooster關了燈,回到床上,再一次將頭埋進那件汗衫,然後放聲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