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欠债还钱

Work Text:

路人x雪

 

最近这几天追债的人又来家门口了,幽黑的走廊被泼上红油漆连带着地上的脚印倒像是凶杀案现场。菠萝吹雪从打工店回来后看见这幅景象也习以为常了,他那短命的亲爹除了抽烟喝酒打人就剩下这唯一的东西给他,一屁股的债。

他打开被砸的破破烂烂的铁门,太过于老旧至于插进钥匙以后还要踹几下才能开。门缝里是瞬间掉下来拿不完的小卡片,打扮艳俗的俏女郎做着放荡的姿势,引诱男人和她共度春宵。菠萝吹雪视若无睹的进入这间带着霉味的屋子。面积很小,厨房连两个人的身位都难以容纳,没什么值钱玩意,二手市场都没人要的电视机,和一张用力翻身都会摇晃的木床。

隔壁的暴脾气夫妻又到了每天骂架时刻,乒乒乓乓的声音穿透薄薄的墙。菠萝吹雪翻出作业靠着昏暗的灯写。
思绪却缓缓飘走了,要债的越来越频繁,而他的打工钱加他亲妈每个月几百块的生活费根本不够。

正一筹莫展之际,他撇见了那张被压在俏女郎下面的卡片,那只是一颗微小的种子,表面风平浪静实际上快要破土而出了。

 

很不幸这次菠萝吹雪放学后被抓住了,挺着啤酒肚的男人薅住他的头发,打得跪在地上,鼻血顺着向下流,即使这般狼狈菠萝吹雪也咬着牙瞪大眼睛瞪他。

“别这么看我。”被盯着的男人不舒服的打他一巴掌,苍白的脸被打得红肿。“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虽然你那废物爹死了,但是钱不能就算了。”

旁边瘦瘦高高的男人欲端起他的脸仔细看,没想到趁着这个机会被菠萝吹雪吐了一口口水,“傻逼,你该去地狱找我爹还钱。”

“敬酒不吃吃罚酒!”

拳头密密麻麻落在他的身上,痛得菠萝吹雪几乎晕倒,气息微弱得倒在地上。“都小心点,别给他打死了。”

旁边的男人又凑上来,这次抚摸菠萝吹雪的脸没被反抗。“你和你那个婊子妈长得真像啊。”

啤酒肚男人一看这样就说“老三,你又开始了!”

“你们又不懂这高中生的滋味。”说罢火急火燎地脱下裤子,强行拽起菠萝吹雪,疼的他倒吸一口气。还没挺立的阴茎软趴趴的耷拉着,按起菠萝吹雪的脑袋就往上怼,他无法挣脱,嘴巴被强行打开 ,腥臊味直冲大脑。

他的口腔被毫不怜惜的当成飞机杯使用,海绵体逐渐充盈变大,龟头捅着嗓子眼的窒息感让菠萝吹雪忍不住反呕,这恰好方便男人把阴茎推向喉咙深处。几个深喉,爽得瘦高男大腿一紧绷守不住精关抵着舌根深处就射了。

腥臭的精液味道实在难以下咽,可射的太深直接进入食道了,菠萝吹雪想扒嗓子眼吐出来却无济于事。

瘦高似猴子的男人看他的样子笑嘻嘻地说:“这次先收利息,下次再不拿钱就该用别的东西交换了。”

菠萝吹雪一瘸一拐的回到家,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伤口不下十处,上药痛的龇牙咧嘴倒吸凉气。又跑到厕所反复漱口,可那股腥味像是跑到胃里了怎么也去不掉。

望着镜子里虚弱又苍白的面孔,菠萝吹雪第一次这么恨自己没用,又恨他的父母拖后腿,要是自己有钱他一定把那些人大卸八块。

到底怎么样才能快速挣钱呢?脑海里浮现一个疯狂又大胆的想法。如果他有钱,爷爷不会因为没钱而放弃治疗,学校里的老师同学不会瞧不起他,追债的人不会殴打他。

 

被约到酒店之前菠萝吹雪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安慰,就当是被狗上了还给钱。今天他被要求穿校服,酒店前台看见他时反复检查了身份证,搞得菠萝吹雪脸发热,服务员的窃窃私语都好像在谈论他的不知廉耻。

这个人一看就是个老变态,玩什么校服play。菠萝吹雪暗暗想着。

推开房门发现男人已经到了,不是什么中年大叔,相反很年轻,长得也周正,带着眼镜穿得像是领导来视察一样。这下菠萝吹雪更紧张了,他站在门口不知该干什么。还在男人似乎了解他的心思,主动问他自己清理过了吗?他颤颤巍巍的点头。

又去拉他的校服拉链,里面竟然是真空的,因为外面闷热而酒店凉爽一冷一热胸前两小点竟然微微挺立。菠萝吹雪紧紧握着拳头忍受着成年男人近乎痴迷般观察他的身体。一切都是为了钱,他忍。

脱去全部衣裤后他赤裸的躺在大床上,这里的床很软也很舒服,他忍不住悄悄蹭了几下。被注意到他后背还未痊愈的淤青,问他怎么弄的,菠萝吹雪如实回答,男人手指轻轻扫过伤口,少年忍着痛不出声,他怕男人嫌弃这幅身体不给钱。

“帮我解开裤子。”

菠萝吹雪从未解过这种昂贵的腰带,不由得手忙脚乱,急得脸都憋红了。终于解开了,看见还未勃起就尺寸不小的东西。眼镜男似乎乐于看他这种不知所措的样子,嗤笑一声,不由分说压下他的脑袋。

“舔硬。”

龟头才进入抵上嘴唇菠萝吹雪发现这次比上次要困难很多,但好在男人洗过澡味道不重,于是一狠心直接吞进去一大半,喉咙眼被操得不断翻动。呼吸困难眼泪瞬间往外涌。

男人差点没忍住射出来,赶紧拽开菠萝吹雪,爆出几句脏话。又从床头柜拿出润滑剂,随意的挤满手就要插入后穴,可实在太紧了,没办法只能一手扩张,另一只手去撸菠萝吹雪疲软的阴茎。菠萝吹雪也自慰过,但他看得那些av挑得很,故而撸得次数变少了。粉嫩的阴茎在大手里形成鲜明对比,没几下就射了。身下人咬着嘴唇不肯把呻吟漏出来,可紧绷的脚背已经出卖了他。年长者慢慢地引诱他叫出声,用舌尖反复舔弄胸前两小红枣核大小的乳头,介于青年与少年人之间的躯体高高拱起,又似破布一般落下,可处于不应期的性器还无法再度释放,可怜的很。

菠萝吹雪只觉得自己刚上天堂又入地狱,他痛苦得抱住给予他一切的人,外表再怎么是刺内里到底是青涩的少年。他从小吃得不好,身体也比同龄人更瘦些,后背的肩胛骨硌手,可是脸蛋偏偏似珠玉圆润,眼角稍挑,鼻梁骨高而不厉,这次更是眼眶殷红滚泪。

永无止境的挑逗终于停止,真正的阴茎进入后穴时才觉得疼痛,一寸寸破开的除了软肉还有他心里的那道最后防线。最开始只是火辣辣的疼,可慢慢的竟然有了几分快感,每次挺入的时候屁股不自觉自己送上去。

男人看出来他适应了,就手掐着细腰一次次向最深处捣,菠萝吹雪第一次体会到巨大的快感,平日里聪明的脑袋这时也犹如一团浆糊。破碎的呻吟断断续续冒出,腿不自觉勾住男人的腰。

这动作不知道怎么惹怒了身上人,屁股被狠狠扇了几下,火辣辣的刺痛瞬间让菠萝吹雪清醒。看着表面斯文的男人嘴里又开始吐出些下流话“你们这些贱婊子都一个样!”,又把菠萝吹雪背对着他,一手掐着脖子大力操干,无法呼吸之后肠道的肉更是紧紧绞着。

射出来的瞬间空气再次进入鼻腔,眼睛也渐渐清明,男人没有管他自顾自的整理衣服,穿好衣服后又是正人君子的模样。把钱放在枕头边就走了。

菠萝吹雪吃力的拿着钱,发现比原本多了100块,惊喜感胜过疼痛。在厕所给自己清理时,算着自己还要来多少次来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