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的小叔

Work Text:

00
你应该认识我的小叔。
我的小叔叫张远,弓长张,遥远的远。
有个英文名叫Bird。
01
07年小叔参加快乐男声的时候我才上小学二年级,当时跟小叔一起比赛的还有个叫苏醒的。隔壁班好多女生都喜欢苏醒,我因为张远是我小叔的缘故,就在班上拼命号召同学给我小叔投票,励志压过苏醒!
我小叔唱歌好听,最爱听张信哲,家里好多张张信哲的唱片。
我觉得我小叔就该是第一。
所以小叔被pk掉的那一场,我深深地记恨上了那个叫苏醒的男人。
但是打死我也没想到他俩有一腿!
03
我跟小叔联系不算多,但光看报纸新闻也能感受到,小叔的星途称不上平稳,算得上坎坷。
那年他弄了个组合叫至上励合,一首棉花糖响彻大江南北,我家隔壁那个三岁的小妹妹都会唱你就是我的棉花糖。
小叔一时风头无量,连带我也脸上喜滋滋的,虽然跟我没多大关系。
但有一件事情很奇怪,在至上励合队长张远的名头背后,还有个名头就强制的,突如其来的扣在了小叔头上。
这个名头就是苏太。
苏醒的苏。
对,就是那个把我小叔PK掉的人!
真正认识Allen叔是我高三那年的暑假,我高考得不错,所以家里给报了个在北京的夏令营,有二十多天都在训练基地,但是去的那天没有地方住,正好小叔有空,就拜托他照顾我一天。
小叔答应的很愉快,来接我的时候开着辆奔驰,还带着苏醒。
准确来说是苏醒开着自己的奔驰,带着我小叔,来接我。
我从入口出来就看见小叔举着个写我名字的牌子,两手一晃一晃的,旁边的Allen叔手紧紧扣着他的腰。我走到小叔跟前喊了句小叔,小叔看见我瞪圆了眼睛,吼,囡囡,长这么高了!
还不忘揶揄Allen叔一句,都快有我们醒哥高了。
我只记得当时听见小叔惊呼一声疼,然后耳尖就变得红彤彤的了。
Allen叔体贴得多,拿过我手中的行李,还跟我自己介绍,囡囡你好,我是苏醒,你可以叫AllenSU。
但直叫大名多少有些不好,
所以我说,Allen叔你好!
小叔笑得前仰后合的,Allen叔一手拉着我的行李,一手拉着小叔。
独留我一个人默默跟在后面。
他们把我安置到了车后座,Allen叔等小叔坐稳了就想弯腰给他扣安全带,被小叔拍了一下背,Allen叔清咳一声,问我晚饭想吃什么。
太欲盖弥彰了,我在心底吐槽,然后说想吃KFC!
小叔说满足我的愿望,Allen叔淡淡看了他一眼。
后来我才知道小叔自控力强得一批,最近又在减肥,我想吃KFC,意味着我小叔不仅吃不了,还得看着我吃。
简直是身心双重折磨。
但这能怪谁!
我吃狗粮也很撑的好不好?!
小叔那天晚饭吃的沙拉,是Allen叔亲自给拌的,开了金枪鱼的罐头,吃不胖,多少带点营养。
小叔把草咬得嘎吱嘎吱响,跟我商量让我去住客房,Allen叔住他的房间。
Allen叔本来在看手机的,冷不丁抬头问远远你打算睡哪里?
小叔眨巴眨巴眼睛说我沙发上凑合一晚呗!不是早商量好了吗?!
Allen叔冷哼一声没跟他说话了,小叔胆战心惊地啃草,后面还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早点进屋。我快速找了个理由回去了,隔着门远远听见小叔在冲Allen叔撒娇。
哎呀,不要这样嘛~醒哥~
我哪里真的会睡沙发呀!
这不是当着孩子的面嘛~
哎呀!不要啃脖子,我明天有拍摄啊有拍摄!
……
后面是我不能听的了,只觉得其实小叔家不愧是歌手的住宅,隔音效果一级棒。
如果忽略我晚上倒水喝的时候看见Allen叔在阳台抽烟的话就更好了。
Allen叔叫住了我,半晌跟我说了句抱歉。
我原以为是他俩今晚闹腾影响到我的事情,还特大度地摆摆手说没事。
Allen叔笑了,酒窝又深又好看,去睡吧。
现在想来,应该是Allen叔在为没照顾好我小叔,在向他的家人说抱歉。
02
事实上我应该为自己曾经恨过苏醒跟Allen叔道歉,在有些事情上,他确实比我小叔靠谱得多。
比如第二天要送我去训练基地的事情。
是Allen叔送我去的,小叔没起来。
嗯,情有可原。
Allen叔拉开副驾的门让我坐进去,等我系好安全带后才发车。他很健谈,也很有思想,一路上给我讲了不少人生的建议,每条都很有用。
后来到目的地我下车,还跟他说现在理解为什么那些女孩子那么喜欢你了。
Allen叔又是笑出了酒窝,你这样,你小叔听到要吃醋了。
他们好像从来没打算隐瞒这段关系,在社交网络上把爱情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
全世界都知道苏醒的苏太是张远,知道张远是苏醒的苏太。
我早该料到的。
有段时间我偶尔刷到小叔的采访,这个人三句不离Allen叔,只怕那时候早就已经确定了关系。
我又记起中途Allen叔接到了小叔的电话,先是听他缱绻地缠绵地叫了一声远远,又答应了几声好,再柔声哄他继续睡。
语气之温柔,一点也不像那个唱分裂 唱破亿的rapper。
听的我鸡皮疙瘩四起,不由自主地祝他俩百年好合,天长地久。
Allen叔敲了敲方向盘说希望你也找到属于你的爱情。
03
早先说过小叔的星途称不上平稳,算得上坎坷,因为他组合那点子破事,抑郁过一阵,是Allen叔带着他走出来的。就凭这点我就特支持他俩。
但小叔也是蛮勇敢的,人过三十了还有勇气去参加年轻人的节目,所谓回炉重造,脱胎换骨。
出了创造营的小叔确实是不一样了,更漂亮,更精致,更精神。
但唯一不变的还是一张口就是Allen叔的名字。
听到让人厌烦。
我不了解他们是怎么解决思念之苦的,毕竟十几年都在热恋的人,一朝分离应该是痛不欲生。
小叔很坦然地承认自己在岛上最想Allen叔。
Allen叔这时候嘴硬,说自己一点都不想。
我看他发出来的微博故事就知道他在说谎。
如果思念是假,那一百四十多天的等待不会是假的,他早早在楼下等待地焦灼不会是假的,那个缠绵的拥抱和不便在镜头里展示的亲吻更不会是假的。
只有我才是假的!
累了,毁灭吧!
狗情侣!
04
小叔这段时间跟那几个老北北们翻红了,又才开完生日会,整个人少年感强烈到爆炸,忙里偷闲说要回老家摆烂。
正好端午才过没两天,我跟着我妈去小叔家玩。
小叔正拿着勺子挖西瓜,两条长腿翘到茶几上一抖一抖的,嘴里还振振有词,他说,囡囡我告诉你,男人的鬼话一个字也不要信。
我了然,问他,小叔,是不是Allen叔又惹你生气了。
小叔哼了一声,反正男人的鬼话一个字也不要信。
可是小叔,你也是男人。
小叔不抖脚了,他手机响了。
后来我只听见他对着电话喊了两句混蛋,又冒了两句英文,是什么,who r u
然后小叔顿了一下,又冲着电话喊了一句苏醒你是不是有病。
话筒漏音,我听到那边无奈的笑伴着晚风穿过听筒,远远,下来。
我只看见小叔像只真正快乐的小鸟拿着电话就冲下去了,但是身为爱豆还是有点自觉的,他从门口捞了那个旧旧的黑帽子戴头上就往下跑。
我等他走出门就跑到阳台看,路灯底下站着个人。
是Allen叔,他好像是瘦了不少,还是留着寸头,拽拽地戴着墨镜,表情很冷漠,我上一秒想三栋二奶奶家的小孙子应该已经抱回家了不会被他吓到,下一秒就看见他摘了墨镜,冲着门口露了个大大的笑容。
我小叔跟只鸟似的扑腾到他怀里,醒叔牢牢抱住他,手在他背上重重揉了两下,小叔大抵是在哭,我看见醒叔给他擦眼泪,然后不由分说地扣着他后脑勺要吻他。
小叔还挣扎了两下,后来被醒叔带着亲,后面的不是我能看的了。
姨姥问我在看什么,我跟他说小叔今天有事,大概是不回来了。
小叔是第二天晚上带着Allen叔回来的,欲盖弥彰地拿手挡着脖子,被姨姥问到怎么了的时候还恶狠狠地瞪了Allen叔一眼。
Allen叔替他圆场,说自己照顾不周,昨晚酒店里好大个蚊子。
小叔红了脸,被姨姥调侃越活越像个孩子了。
Allen叔说远远就是这样,不乐意长大,我觉得挺好的,就一直保持一颗童心嘛!
反正有我呢!
后来Allen叔有事要先回北京,小叔送他,两个人蹲在门口换鞋,Allen叔好像还是亲了小叔一口,低声跟他说,不生气了哈!
我等你回家!
小叔不肯放Allen叔走,一路追到楼下去,我自觉跑到阳台去看两个人在风中抱着缠绵了好一会儿。
那天夜色很美,圆月高悬在天上。
我觉得花好月圆,那就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长相厮守。
也希望
张远和苏醒天长地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