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金俊镐梦女向丨一起做小组作业的男同学一位

Work Text:

作为大学生的我们都知道大学课程分成专业课和非专业课,而小组作业是其中讨厌但无法避免的,永恒的存在,于是小组成员就显得格外重要,如何从茫茫课友中找到一个聪明的,能够交流的小组成员预备役是同时需要经验和手速。不过有一个默契十足的固定搭档当然是最好的事。

哦?他不是……?
啊,他只是跟我一起做小组作业的男同学!

如果因为做作业而一起走在图书馆里,恰巧碰见了我的朋友问起时可以这么介绍他,这样的称呼不会特别生疏也不会显得很亲近,显得我非常公正,毫无私心,毕竟不知道图书馆的哪排书架哪个角落会出现这位男同学的拥趸,一不小心就会成为被打上标签的公敌。一起做小组作业的男同学这个称呼很好,虽然他本人表示叫他名字也没有什么大碍的,都认识这么久了这么喊会显得很生疏,但是还是喜欢金同学金同学这么的叫着,因为这样会收获一个耷拉下虚拟耳朵的小狗一只。但是只要小声说一句俊镐呐,周末去吃烤肉吧?坐在桌子对面的金同学又会眉开眼笑。

我评价金同学的时候总是评价他像狗,在小组作业PPT最后写member的时候也会在他的名字旁边加个狗的emoji,金同学毫无异议,只是说,那我也是聪明的狗吧!我夹起一块烤肉放进盘子里,收到结课成绩邮件,看着一个A+说,是呀,俊镐你是聪明狗狗呢。金同学见状也查询邮件,随后化身肉食性动物扫荡五花肉,最后用萝卜块清口,含糊不清的说,终于吃饱了,接下来去哪里?我在单子上唰唰签字,咬牙切齿,金俊镐跟你吃烤肉真是一个大错误,下次应该按吃的比例分配。金俊镐嘿嘿笑,把头凑过来说那等会儿就请你喝奶茶好了。小眼睛粗眉毛,摇头晃脑,我越看越像刚收的表情包里的小狗。

啊!狗,又是狗,说起来和金俊镐认识也是因为在无聊的orientation上面抽签做游戏,我们俩都被分到doggie team,与此相对的是kitten team,虽然名称没有很实在的意义,但是之后还是认识了,毕竟能够一起做游戏的当然是同一个学院的,之后又发现是同一个专业。金俊镐在成为大学生之前就已经是ins上有点小粉丝的博主,我跟他互相关注时被他粉丝数吓了一跳,虽然也不是很多,但是我社交平台所有的粉丝数加起来也没有过千,所以还是感觉到一丝敬佩,毕竟我看他的每一条post都洋溢着“虽然我拍的无聊自拍也很公式化但是我真的努力了拜托你还是给我点个赞”的神经病气息,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follow,后来才发现是因为游戏技术。大学里浅层次的社交中,粉丝数多的人往往会更加受人追捧,最明显的表现是会有很多酒局邀请,不过看起来在金俊镐这里不太行的通,关于酒局,据金俊镐本人的说法,参与还是不参与有一套自己的标准,熟悉的人占比百分之八十无条件去,如果占比只有一半那就需要考虑考虑。因为展现的是学习优秀身体健康有时略微有点没精神的形象,我已经看见金俊镐无数次用微笑合手说sorry的方式无伤推脱那种一个人都不认识的酒局邀请。

金俊镐很讨人喜欢的事实无可辩驳,虽然我上面我描述的内容好像看起来对他有一股隐约的嫌弃意味在,但是并不影响我喜欢这个人的所有方面,好吧,大部分方面,讲“所有”这个形容会显得过于绝对,你看从茫茫课友中找到一个聪明的,能够交流的小组成员,然后他成为了我默契十足的固定搭档,这是一件概率很小的事,所以不能够太绝对,人有很多面,我也不敢保证我看见的是不是所有,但肯定比别的人多。在这其中有一面尤其的可爱——在为作业发愁的时候。我相信学生和作业之间有着无法调和的矛盾,而金俊镐证实了这一点,即便是绩点优秀的大学生也会在期末周狂发kkt消息抱怨怎么要复习的东西这么多,这让我倍感欣慰。瘪着嘴瘫在图书馆的椅子里也是常有的事,或者干脆挑一张沙发直直倒下成为一条暂时的可怜虫,头发乱糟糟,可怜又可爱,很想揉一下。说实话,有一回我真的上手了一下,感觉和泰迪的卷毛没什么两样,蓬松温暖。金俊镐对我这个动作反应不大,掀了一下眼皮子又一动不动,既然是同学院同专业我自然也没有太多时间,所以我摸完之后回到座位埋头苦干我的project。

我朋友跟我说,金俊镐是不是喜欢你啊?我连忙摇头,怎么可能,你知道的嘛,他只是跟我一起做小组作业的男同学而已!
可是我上次看见你们一起吃饭哎!
那吃饭就是正常吃饭而已!又没啥的。
匆匆应付完八卦朋友又赶去解救十分钟前就给我狂发消息的金俊镐。切拜,切拜,来救一下我。甚至不惜用上母语,我以为出了什么事,到现场一看原来只是被学妹拦住表白而已,我正在筹措字词,试图编造出合理的理由来帮他脱离困境,没想到金俊镐直接走过来把我拉过去搂住说对不住啦可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哎。我一记肘击,这小子说啥呢,怎么看都不像吧,结果那个学妹就真的头也不回跑开。金俊镐等对方离开之后才蹲下来说你好狠的心,竟然如此对待你的好友兼优秀课友。我拉把凳子坐下说你也知道?你简直损害我名声。金俊镐蹲在地上不忘臭屁,我难道不是一个好人吗。我说得了吧你,等会去吃饭,记住你请客。

这件事情之后确实小范围引起了一波关注,但是大学校园里的八卦总是变得很快的嘛,再加上当时学妹根本没有看清我的脸,别人也不知道被拉去充数的其实是我,所以大概就过了一段“他不是有女朋友了吗你就跟他保持距离”这种被善意提醒的生活。我一边是是是,一边心里痛骂始作俑者金俊镐。明明有很多别的方法非要用这一种,金俊镐在我心里形象暂时从聪明狗转为笨蛋狗。于是又开始叫他金同学,呀金同学这道题你怎么想的呀?金同学你被分到的部分进度如何了呀?金同学金同学这么的叫,金俊镐崩溃大喊짜증나짜증나,我听出来什么意思还是故意问他,他看起来想要把自己埋进懒人沙发里不起来,还用抱枕挡住自己的头只露出头顶,狗生气的样子还蛮搞笑的,感觉有那种动漫里从耳朵里出气的效果围绕身边,毫无威胁性,并且他也不是真的在生气,我蹲下戳他的腿,说俊镐呐俊镐呐。他闷闷的声音从抱枕后面传过来,干嘛?但是抱枕已经从脸上挪下来一点,这时候只要像对真正的小狗那样说话,再加一些基于事实的吹捧,金俊镐又会变神气起来。这个过程还是挺有意思的,不过我明白金俊镐只是在配合我演出而已,他真的生气起来绝对不是这样就能轻易结束的。我见过金俊镐真的生气的样子也只有少之又少的几次,确实没有人敢跟他说话。 如果说从茫茫课友中找到一个聪明的,能够交流的小组成员,然后他成为了我默契十足的固定搭档,这是一件概率很小的事,那么喜欢上一个人,而对方又喜欢自己的概率,更是比前者还要小上几倍。虽然我不是一个多么钻研数据和概率的人,也知道这之间有一个微妙的平衡,打破了就很难返回,俗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我并不能保证发生在我身上的就是这万分之一。想什么呢?金俊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旁边快速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学校旁边新开了饮品店要不要去喝?他请客。我哎一声,收拾东西的时候想,随便吧,这样过的不是也很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