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鳌杰衍生】周六晚上我在爱你

Chapter Text

小蛮走了。
我的爱情还没出生就已经被抛弃,前二十年的萌芽就在此终止了。果果、小美和其他几瓶劣质香水七嘴八舌地在我耳边散发着她们的味道,“小蛮也舍不得你”“她也是为了生活”“不要太记挂”“我们其他几个姐妹也不差的呀”,像几只绕着腥臭烂苹果嗡嗡盘旋的苍蝇。其实她们不必用这么多安慰来抚平我,我的生命因为小蛮已经泛起了皱褶,但始作俑者再也不会光临,这是我唯一清晰的认知。“我就要小蛮!告诉我她在哪,把小蛮还给我!”我听见自己这么吼着,双手举起来往前探索,摸到座椅、润滑油、避孕套,偏偏没有小蛮。我的黑暗变得更黑暗了,混沌、颤抖和雾蒙蒙,滚滚的泪珠掉下来。小蛮就这么变成深粉色的烟消失在南京的空气里了。陪我来的张一光替我的大吵大闹给她们道歉,扯住我的手臂推着我出去。
我这个闷葫芦终于在沉默里爆发了。张一光锁住我攥着树枝、石块等武器的手,一路禁锢着我回到沙宗琪。高唯喊我去上钟我也不再理会,宿舍成了我的后花园,一种阔别我十年的不平衡在驰骋。推拿,可憎的推拿,可恨的推拿。盲眼,没用的盲眼,让我抬不起头的盲眼。小蛮的脸,小蛮的高潮,小蛮戴着红围巾的样子我通通看不到,我的“好看”仅仅是为了满足小蛮的“好看”。我想到嫂子,具有幽香的发丝与身体的女盲人是男瞎子最好的良药,不仅在他们所能接触到的领域尽力地美丽,眉毛下两颗东西还同样没用地翕动,只留出眼白。小蛮的抛弃于我是罪有应得,她体内的温暖只挽留善于发现的眼睛,如果我是个女的,我也不要瞎了的自己。
不是小蛮抛弃了我,是她的健全抛弃了我。
我有些宽慰了,铁架床的另一边突然很深的凹陷下去,我猝不及防地颠簸,下意识扶住身边人的胳臂。是张一光。张一光左手臂上也有一道疤痕,和我脖子侧面的一样,不深却骇人。他告诉过我,是矿难夺去他双眼的同时给他留下这么浓墨重彩的一笔。小板子一样的东西被递到我手上,张一光抓着我的手指在上面一会滑一会点。无障碍模式的语音响起,“只约”。
张一光马上笑了,贼兮兮地附在我耳边。
“这上面的美女,肯定都比小蛮妹子辣。”
我一听马上甩开手机,像当初张一光第一次拉我进洗头房那样,我的心永远只属于小蛮!
“我不去那种地方!”
“我不用那种软件!”
张一光耐心地按住我,在引诱又像在安抚。我剧烈的呼吸平静下来,变成一只失去自我意识的提线木偶,默不作声地继续被他操纵。我恬不知耻地输手机号,填验证码,起昵称,上传头像,每一步都是一个巴掌,是一种罪恶,是我对小蛮的背叛。那又怎么样呢?小蛮不是先一步离开了吗?我为何愧疚,为何忏悔。张一光说帮我请了假,让我自由发挥,我于是就和手机僵持地对峙着。
消息提示音在五分钟后来了,对面女孩打的字被以语音形式传达给我。
“嗨帅哥,可以认识一下吗?”热情的邀请被机器冷冰冰的声音念出来,让我有些啼笑皆非。我的头像是我本人的大头照,我相册里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之一。我对我自己外貌的了解并不准确,却也粗浅地在外人的评价里领教过。
你叫什么?我问。
“我们约吗?约我就告诉你!”她用语音给我发过来,热情终于通过我的听觉传递进来。
好,我们约。我答应下来。虽然我的允诺是得到她名字的条件,但我知道我终于不再是一个被动者了,我是坐在小马腿上的小蛮,我有一双称为“屏幕”的眼睛,我在掌控。
她告诉我她叫唐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