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红灯区

Work Text:

街对面的男人和尹柯对视后就没转眼,锁定猎物一样盯着他走过来。男人每一步都在尹柯突然激动起来的心脏上踏过,好久没遇到这么顶的客人了。尹柯发誓只看那张硬气的脸就知道男人其他地方一定也不会软。
那男人走到尹柯面前挑了下眉。在西街这片不需要过多的确认,站在路边的眼神露骨的就是出来卖的,尹柯就是。

“五百一次。”
手腕被男人拉住时,尹柯心里的期待值是比平时要高的。男人没有讲价也没有废话,看来不是个长舌的穷酸鬼,早知道他多提些价了。尹柯跟着男人走进附近的酒店,不是最便宜的旅馆,而是稍微有点档次的。
掏身份证开房时尹柯瞥到了上面的名字,刘北山。

房间的灯比街边艳色的霓虹灯要亮得多,掩藏在暗处的情色生意也见了光,男人没有废话,先问了句洗干净了吗?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叫尹柯自己脱衣服,刘北山就坐在沙发上看他。
被男人盯着脱衣服让尹柯更来劲儿,动作有意无意的带着勾引。
尹柯蹬了帆布鞋,脱掉轻薄的五分牛仔短裤,本来露着的半截白嫩细腿现了全貌,光滑细嫩连腿毛也没有一根。腿根清纯的白色棉质内裤在衬衫下摆若隐若现,出来卖的还穿得这么不谙世事的幼男系,也不知道假正经给谁看。
再一颗颗解开衬衫扣子,当然最上面两颗本来就没有扣上,刚解开第三颗就撩了一下衣领,一侧粉嫩乳尖就这么对着男人,不知道被用过几次了,竟然还是浅色。
完全脱掉衬衫后,身上只剩一条白色内裤,匀称的身体没有一丝赘肉,相反还有些瘦。尹柯交叠着腿坐在床上,抬眼问刘北山是要他继续脱还是男人帮他脱。说这话时表情纯真得像是在谈论天气。

实话说,尹柯在西街接客榜里都能排上第一,实在是上天给了他这副好皮囊,白嫩小脸还留着乖乖的齐刘海学生头,在一众染烫里显得青涩无比。穿衣服也很有一套,不是短裤显露美腿就是紧身裤勾勒翘臀,偶尔来件短款水手服露脐装,细腰盈盈一握。往街边一站总给嫖客一种清苦学生卖身筹钱的错觉,当然上了床才知道被骗了。

刘北山没理他说的话,站起身快速地把自己的衣服脱了,拿起桌子上的润滑剂和套扔到床上。
刘北山的身材比尹柯想象的还要好,人鱼线以及小腹的青筋一直延伸到卷曲浓密的阴毛里,再往下是有些夸张的性器。尹柯甚至有些困惑为什么这么极品的男人要出来嫖,当然这不是他此刻该考虑的事。
男人很冷漠,好像只是来单纯发泄的,脸上不像别的嫖客那样一脸淫相,这让他看上去又酷又迷人,充满了男性荷尔蒙。
刘北山站在床边,尹柯机灵地凑过去用手撸男人着性器,细白的手指握着暗红的肉柱,玩橡皮玩具似的又揉又搓。只是手上撸动着性器,尹柯的腰却跟着轻摆,像是看着男人的鸡巴就有了感觉的骚货。
尹柯今天格外投入,总觉得要好好勾引一下这个冷脸的帅哥,毕竟这种客人可难遇,不好好享受一下都对不起自己。还没完全勃起就已经这么大的性器让尹柯有些吞口水,今晚自己怕不是要被操坏了,想想就让人浑身兴奋。
性器在尹柯手里慢慢充血挺立,尹柯的小手揉着饱满的阴囊,轻笑了声没忍住叹道,“鸡巴好大啊。”
语气十足的天真,眼神却带着天然的媚意。

撸到性器完全勃起挺翘着,刘北山扯下了尹柯的内裤。
“行了,自己扩张一下。”
小肉棒弹出来在空气中晃了一下,稀疏的体毛看起来干净又可爱。尹柯分开双腿,把自己的下身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手指上沾了润滑剂在小穴周围画圈,会阴和臀瓣上全是粘腻的乳白色,像是刚被射了精。没有过多犹豫,一根手指就插进了穴里。
“嗯…啊…”
尹柯的眼神很直白,张着小嘴吐露着呻吟,痛苦夹杂着欢愉的声音让空气都燥热了起来。随着手指的抽插,穴口聚着湿漉漉的液体,咕叽咕叽地色情声音和尹柯蹭着床单的莹白嫩足相得益彰。加了手指后抽插更加激烈,尹柯眼角泛了红,一脸春色荡漾,小腹随着动作抽动着。尹柯知道男人在激动,脖子上带着荷尔蒙激起的红。
刘北山撕开一个套子戴在性器上,薄薄的透明塑胶裹着巨物,勾勒出上面一条条青筋。
小穴里的手指被男人的大手拽出来,带出一条晶亮的银丝,随即断掉留在腿间。
刘北山一条腿跪撑在床边,把尹柯的身子拉到身前,对着小穴就插了进去。
没有缓冲也没有停顿,硕大的龟头就那么挤进了小穴。尹柯的惊叫几近无声,刚刚撑起的身子跌回床上,性感的脖颈随着疼痛地仰头而露出一片脆弱。
“疼…啊…嗯…好粗…”
刘北山插进去就开始挺腰抽动,抽出半根再插到底。尹柯被他生猛的方式操干的又痛又爽,每一下都像是要把他钉在床上。男人的腰装了马达似的猛动,穴口的润滑剂被打成白沫,淫靡地沾在被操的熟桃一样暗红的股间。
“啊…太大了…慢点…哈…”
男人完全没听他的话,尹柯也没指望他能听,可断断续续只跟着本能浪叫着。太快了,硬挺粗长的性器带着灼人的热度在娇嫩的肉穴里开疆破土。肉穴紧紧地含着性器,一波波情潮涌到小腹,激得他腰眼发酸。
尹柯伸手去抚慰自己的肉棒,小家伙一碰就稀稀拉拉的吐精水,全喷在自己身上。

刘北山没去管尹柯自己玩小肉棒,这男人倒不像其他的那些,又是要尹柯配合着叫爸爸叫老公,又是捆了他的手不让他自慰的。
刘北山只是闷头狠干,连些“喜不喜欢大鸡巴”的激情下流话也不说。

尹柯逐渐适应了刘北山的频率,身体上的快感更多,叫床声都甜腻了不少。青年独有的清亮磁性的嗓音,尾音催情药似的令人昏沉。
男人伸手去揉尹柯的胸肉,雪白的娇嫩皮肤被麦色大手覆盖揉捏。乳尖花蕊似的在指缝颤巍巍露出一点,随即被两根手指夹住亵弄。尹柯敏感地挺了下腰,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朝男人放电,表情十足暗示着舒服。
“哥哥…哼嗯…乳头好痒…”
刘北山嗤笑了一声,双手狠狠揪着乳尖往外扯,手指边捻着粉色肉粒。再松手弹回去。
“啊…呜嗯…”
浑身紧绷肉穴猛地一夹,硬热的性器遭受这突然极致的包裹一阵酥麻。
刘北山揉面似的狠抓着尹柯胸部,下身激烈地抽插着,啪啪地肉体撞击声响亮又色情。
尹柯高亢的浪叫着,持久的高频率操干让他失控般流着欲泪。
“啊…哈嗯…哥哥…好舒服…好棒…”

小穴里的性器又胀大了一圈,满满地撑着肉壁。尹柯分泌的肠液和穴里的润滑剂混在一起,湿答答地流了一屁股。
“多叫几声。”

叫床不是难事,客人这点要求不算什么。

“哥哥…操死我了…啊…屁眼要坏了…呜…”

男人更兴奋了,掐着尹柯的细腰,似要把囊袋都塞进去一样猛操着。尹柯觉得自己的穴又胀又酥麻,被磨的火辣辣的。

“啊…哈…不行了…给我吧…想吃精液…”
“呜…好哥哥…啊…老公…给我…”

尹柯叫老公的时候的确有一秒的幻想,说完舌头还舔了舔粉唇,满眼春情盯着男人,活像个向老公撒娇的小媳妇。

刘北山果然射了,低吼着一股股精液隔着避孕套打在肉壁上,烫的小穴缩得更紧。

这人是怎么做到又纯又骚的呢,脸上娇媚的表情带着天然的勾引,眼波一横,浪却不荡,想听他叫床又想把他操地说不出话。

性器退出小穴,刘北山把套子打了个结抛到垃圾桶里,熟红的穴口收缩着往外挤肠液。半透明的液体流在臀缝间,忽然提醒了男人还没感受这肉臀的手感。

尹柯浑身散发着被操熟了的气息,桃粉的面庞带着生动的情欲,胸前一片指痕在白净的身体上尤为明显,私密处更是淫乱。
就这么大敞着身体,小腿还勾上男人的腰挑逗地磨蹭。

“哥哥操的爽吗?”
“不错。”
“那,给钱。”
“还没结束。”

刘北山把尹柯翻过来让他趴在床上,床上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撕避孕套包装的声音。回头一看,男人竟然刚射过一次就又硬了。
“这算两次的!要一千块。”
“钱不是问题。”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