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老婆叫我回家

Work Text:

“老公,你什么时候到家啊?我想吃开发区那家的草莓蛋糕了。”
“好嘞宝贝,我现在去给你买,买完就回家,你等一会儿。”

刘北山挂了电话,大康在旁边一脸贱笑。刘北山和老婆打电话的温柔表情在别人看来简直是钢板染上了玫瑰香,奇特的不行。

“北哥,嫂子催你回家啊?”

刘北山嗯了一声,跨上摩托车。

“诶,再待一会儿呗,有这么急吗?”赖子的手搭在摩托车后座,一副挽留模样。

刘北山把赖子的手拍掉,打火拧油门,“急着呢。”

“啧,这么怕老婆呢?”赖子故意打趣他。

“懂个屁,老子这叫爱老婆。走了!”
留下一串尾气,往开发区蛋糕店那方向去了。

 

蛋糕店晚上依旧火爆,刘北山排了一会儿队才买到手。

 

回家时骑摩托依然猛,急着见老婆。

尹柯听到开门声就跑到了玄关,“老公你回来啦!”
“嗯,宝贝等着急了吗?”
“没有。”
尹柯亲了一口刘北山,接过蛋糕蹦哒着回了客厅。

刘北山换了衣服,只穿了一件大裤衩,充满男性荷尔蒙的胸腹肌肉性感的露着,好身材跟个模特似的。
尹柯正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小勺挖着蛋糕吃,一脸舒服满足。
尹柯喂了男人一口蛋糕,“好吃吗?”
“嗯,老婆喂的都好吃。”
尹柯腻乎的黏着男人撒娇,在家里只穿了一件遮臀的长t恤,细白的腿搭在刘北山身上磨蹭。
膝盖屈起露出一片腿根风光,不寻常的肉色吸引住男人地视线。
“宝贝怎么没穿内裤?”说着手就顺着光滑的大腿摸到了浑圆的臀肉上。
“嗯想和老公做爱。”
刚才电影里有一小段激情戏,尹柯看完那段委屈老公不在身边,直接给刘北山打了电话,当然蛋糕也是他馋嘴想吃了。

一句话直接把男人的性器唤醒了,刘北山把尹柯抱到自己腿上,大手用力揉捏着臀肉。
“哼嗯…老公…屁股要揉烂了…”
尹柯环着男人的脖子,故意贴着男人的耳朵发春地叫。
“骚老婆不喜欢被老公揉屁股吗?”
“喜欢…柯柯的屁股是给老公玩的。”语气里满是媚意,甜软的呼吸喷在男人的耳根。
尹柯摆着腰轻晃着身子,腿根嫩肉碾着男人的居家短裤。裤子太碍事了,想和老公肌肤相亲。尹柯拉下男人的短裤,被撩拨硬了的粗大性器弹出来直对着尹柯,看得他呼吸急促。
“老公的肉棒硬的好快。”尹柯白净的小脸染上激动的红霞,贝齿咬着唇一脸期待。
“看一眼宝贝老公就能硬了。”
刘北山扯下自己的裤子,性器贴着尹柯的一起磨蹭,手顺着尹柯的衣摆钻进去抚摸柔韧的细腰。
男人的触碰强势有力,激起一片片战栗快感。尹柯眼睛里满是动情的湿润,凑上去吻男人的唇。粉嫩的软舌色情的描摹着男人的唇线,主动的钻进男人口腔舔弄,想退出去时被刘北山一手扣住后脑,舌头钻进草莓香的湿软小嘴,交换着甜蜜的津液,啧啧的口水声混着喉咙里溢出的轻哼。
刘北山一只手压着尹柯的脑袋不让他离开,柔软的发丝在掌心摩擦。另一只手撸动着两人的性器。马眼被男人扣弄着,尹柯敏感地挺腰呻吟,嘴唇被侵占湿吻,白嫩的手指捏着男人的肩膀,颈侧野性的纹身都变了形。
被吻的舌头都麻了才放开,晶亮的津液流下来滴在刘北山小腹上。尹柯殷红的唇嘟着,果冻似的弹软。脸上氤氲着情欲。
刘北山脱了尹柯身上唯一一件衣服,从身前矮桌抽屉里拿出一瓶润滑剂。
“自己扩张?”
“嗯~要老公给我弄。”尹柯摇着头拒绝。

三根手指插进去后,刘北山快速的抽动,每一下都狠狠摩擦过敏感点。尹柯被玩的呻吟声断断续续,被快感刺激的小腹抽搐,难耐的哭腔色气又勾人。穴肉被猛力抽插的手指不停刺激着,膝盖跪在沙发上撑起身子想逃离,又被男人的手狠狠压下插的更深。尹柯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啊…哈…老公…啊…要被手指操射了…”
“用手指就能满足老婆吗?”
“不…要肉棒…呜…”
“好,都听老婆的。”
刘北山抽出手指,就着手心粘腻的液体撸了两下早就邦邦硬的性器,噗嗤一声插进湿漉漉的穴口。粗长的性器一下插到最深处,尹柯惊叫的一声,小肉棒直接射了精,一股股溅在刘北山的腹肌上。尹柯被这一下直接逼出了眼泪,脆弱的美感在动情的脸上更显淫荡。肉穴也瞬间绞紧了,被顶到直接喷出肠液浇在硕大的龟头上。
男人爽地咬紧了牙,鼻息瞬间粗重,喉咙里翻着快慰的低吟。缓了两秒就开始激烈的挺腰,猛操着紧致湿软的肉穴。
“哈…啊…慢点…啊…”
刚刚高潮过的身体特别敏感,随即又完全被刘北山掌控着,骑乘的体位性器操得更深,跟着男人挺腰的节奏白皙的裸体不住晃动着。尹柯觉得自己要被顶穿了,肉穴酸软满胀,恐惧带着极度的情潮快感涌上心头,酥麻感让头皮都要炸开。
“老公…呜…要操坏了…哈…”
“呼…宝贝真棒,不会坏的,骚穴最能吃大肉棒了。”
刘北山掐住尹柯粉嫩的乳尖,指头扣弄着乳孔。尹柯瑟缩了一下,挺着胸往男人手里送。白嫩胸膛上的两朵小花娇艳的挺立着,在男人手里肆意绽放。大手又捻又扯,粉嫩娇乳已经变成了深粉色。
整片胸肉被男人的大手用力揉捏着,被挤压着微微隆起,随着男人身下的冲撞,胸部的软肉也轻颤着。
乳头被男人揉捏着还不够,尹柯想让刘北山含一含。突然想到了什么,身体更加情动,侧身用手指沾了桌上剩下半块蛋糕的奶油抹在两颗乳粒上。浅粉色的草莓奶油挂在乳尖上,人体盛宴似的招着男人。
“老公…你舔舔嘛…”
说完尹柯伸出舌头色情地舔了舔指尖残留的奶油。

刘北山几乎要被自己的骚老婆勾的失了魂,“宝贝真是欠干。”
含住一侧乳粒又吸又咬,奶油香甜顺滑的口感充斥口腔,里面硬挺的乳粒像是一小颗糖豆。软嫩胸部做的盘子中一道性感的甜点就这么被男人急色地品尝着。
男人的脑袋埋在胸前,尹柯浪叫着抚摸他的发茬。身下还在承受粗硬性器的撞击,尹柯爽的脚趾紧紧勾着沙发套,想要把整个人都嵌在男人身体里。
男人吃完一边又换到另一边去舔,乳晕和雪白胸肉上满是艳红齿痕和湿漉漉的水渍。
“嗯…老公…啊…乳头要破了…”

刘北山松了嘴,指尖拨弄着红肿的乳粒,“老婆是不是要涨奶了?”
“不是…”尹柯羞红了脸。
“说谎。”
刘北山性感的低音传进尹柯的耳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拿起桌上的小半杯酸奶淋在了胸上。
浓稠的酸奶顺着乳头缓慢的往下流,像是个孕期涨奶的小孕夫。
“奶都流了一身了,还说不是。”
“老公!”尹柯娇嗔地叫了一声。
凉凉的酸奶在情热的胸腹上滑动,刺激的尹柯不停地喘息。
刘北山伸出舌头一点点舔掉尹柯身上的液体,舌头晕开一片奶渍,在白嫩的身体上留下淫靡的痕迹。
“宝贝,尝尝自己的奶。”
刘北山抬起头和尹柯接吻,浓郁的奶香交织在唇舌间。尹柯又羞又兴奋,含着男人的舌头吸舔。像是最纯洁的娇花被淋上色欲甘霖,完全沉醉在男人主导的情事中。
一些来不及咽下的酸奶顺着嫣红的嘴角流下来,尹柯的眼睛红润迷蒙满是情欲。宛如风流多情的阿弗洛狄忒,却被强迫只为刘北山一人忠贞。

两具身体极尽亲密交缠,男人健壮的麦色肌肤上耸动着尹柯嫩白的身体,柔韧精瘦的青年欢愉地叫着不堪的情色话,换来股间鼓励似地啪啪声。
紧窄的肉穴几乎被磨的起了火,热胀的性器狠狠操干着,穴肉已经变得艳红淌水,肠液混合着前列腺液粘腻地打湿了阴毛。

“啊…老公…呜…受不了了…给我吧…”
“马上就好,宝贝别哭了。”
尹柯被操的眼泪止不住,可怜巴巴的娇憨又性感。
刘北山把尹柯抱起来,站起身在客厅里走,揽着尹柯的臀一下下往穴里插。重心全落在臀部,尹柯尖叫着,双腿紧紧盘住男人的腰。小穴敏感地收缩着,紧紧咬着男人的性器。抽插了百下,刘北山绷紧了身体射了精,一股股全喷在软热肉壁上,烫的尹柯在男人后背上留下一道道抓痕。
穴口挤出淫靡的白浊体液顺着结合处滴在地板上,尹柯把头搭在男人肩膀上往下看,淫靡的痕迹让他不自觉地咬了咬唇。

男人腿根的肌肉都在跳动,粗喘着平复高潮。尹柯挂在男人身上感受着迷人的荷尔蒙,脚丫还在男人背上磨人的轻蹭。

“老公,你都要干死我了。”
尹柯带着哭腔埋怨,语气却带着满足。

“宝贝是在表扬我吗?”

“哼,抱我去洗澡。”

 

胸前的酸奶用水冲掉依然滑腻,刘北山耐心的给尹柯涂沐浴露,馨香的泡沫沾满身体,有些顺着湿润的皮肤滑下去。尹柯从腿上捧起一团泡沫抹在胸前,挺着面对男人。
“老公,我有大胸了哦。”

刘北山笑着去抓尹柯的假胸,透过泡沫直接掐在乳粒上。尹柯皱着眉叫出声,“啊疼!乳头都被你咬肿了,不要掐。”
刘北山心疼却毫无歉意,“宝贝抹奶油勾引我,还怪我给你吸肿了吗?”
尹柯无法反驳,只是用力地抹着男人腹肌上的沐浴露,要把结实肌肉用手抹掉似的揩油。
刘北山挥开尹柯作乱的手,把人拉到身前紧贴着身体接吻,大手绕到尹柯身后用力揉捏两瓣翘臀。
尹柯闭着眼,难耐的呻吟被堵在嘴里,臀肉紧绷着夹紧,却被男人大力地掰开,手指伸进穴里往外导精液。
尹柯几乎要站不住,手环在男人脖子上稳住身体,男人强势地触碰总让他腿软。

在浴室里洗了很久才出来,刘北山把香喷喷软乎乎的老婆抱到床上腻歪了一会儿就要起身离开,尹柯疑惑地拉住男人的胳膊。
“宝贝先躺一会儿,老公把客厅收拾一下。”
尹柯点点头,乖乖的把带着情欲痕迹的身体缩进薄被里。
刘北山把客厅的地板擦干净又拖了两遍,沙发套拆下来放进洗衣机里转。又把牛奶杯刷好收起来,半块蛋糕盖好放进冰箱。
再回到卧室时尹柯已经睡着了,小嘴微张着可爱又乖巧。刘北山在老婆唇上亲了一口,关了灯把人抱在怀里安心的睡觉了。
有这样的老婆谁不想快点回家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