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onne-moi des ailes

Work Text:

    奥匈帝国的皇后伊丽莎白生下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儿子。皇帝十分高兴,决定在宫里为公主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他邀请所有的亲戚、朋友和外宾,并邀来了帝国里所有的仙女,让她们为皇子送来美好的祝愿。
    盛大的宴会结束后,各位来宾都给这个小皇子送上了最好的礼物。仙女们也一一送上自己最真挚的祝福,有的送智慧,有的送美貌,还有的送富有,她们把世人所希望的,世上所有的优点和期盼都送给了他。正当最后一位仙女刚要为他祝福时,一位年轻人走进了宫殿。不像在场身着华服的宾客们,他穿着一身黑衣,黑色的斗篷在他的身后飘起。他胸前的蓝色宝石在灯光下闪着,映着他的一对蓝色眸子。金色的卷发披在肩头,打破了黑色带来的沉闷。尽管身着黑衣,他仍是夺目的、闪耀的,但是只对于一个人,除了皇后,没有人能看见他。
    他走进来时,一切都凝固了,只有皇后惊慌失措的目光迎上他。
    “我亲爱的皇后,您为什么没有邀请我?”
    他的声音回荡在满是人宫殿里,像回荡在空旷的山谷中,令人毛骨悚然。他径直走到小皇子的摇篮边,看着他的母亲说:“那么让我做他的教父吧。”皇后想冲上前去抱起自己的孩子,但是她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只能看着年轻人俯下身对襁褓中的小王子说:“作为你的教父,你可以随时呼唤我。等你长大后,我可以许给你一种能力,但是你使用它的时候,不能违背我的意愿。”年轻人轻轻在小皇子额头上留下一吻,便消失了。
    满屋的宾客以为是风把所有的蜡烛吹灭了。皇帝扶起瘫坐在地上的皇后,惊讶地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扶她进屋休息。所有人都认为皇后的束腰太紧了,在这么长时间的宴会后晕倒也无可厚非。在纷纷问候皇后健康后,众人散去。可是只有皇后知道,死神刚刚造访,成了帝国继承人的教父。

    小皇子慢慢长大,虽然皇帝对他严厉苛刻,皇后对他冷漠回避,但是他很高兴自己有一位朋友,总在他呼唤的时候出现,让他的童年得以有一些温暖。在导师的影响下,他对自然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喜欢观察动物,尤其是各种鸟类。但是皇帝不允许他亲近帝国的那些山川河流与其中的生灵,他只能在军事训练的间隙望着霍夫堡上的那一小片天空,羡慕那些拥有翅膀的自由的灵魂。
    一天,为了让皇子更有“男子汉气概”,教官命令他开枪打死一只猫。这天皇帝正和众亲戚们外出打猎,他觉得儿子第一次开枪是一件重要的事,“这样他就算是男子汉了”一想到这里,皇帝便很是高兴,他特意提早结束打猎,带着众人见证这一重要时刻。
    小皇子在众目睽睽下哭着打死了猫,在众人的一片喝彩中扭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皇帝觉得儿子在众人面前哭很是丢面子,想上前教训小皇子却被教官拦住:
    “陛下,这毕竟是殿下第一次开枪,殿下还小,被吓到也是正常的。”皇帝只好作罢。
    夜深人静的时候,小皇子偷偷跑出来跪在猫的尸体变哭,这时他的教父走过来。
    “是时候了,我的朋友,我可以许给你一种能力,但是你使用它的时候,不能违背我的意愿。”死神轻轻抱起小皇子,让他躺在自己的臂弯里。
    “求你,让它活过来吧。”小皇子早已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用颤抖的声音恳求道。
    “我明白了,既然你这么喜欢自然,特别是小动物,那我就许你可以小小地帮助这些生灵的能力吧,不过这能力有限,请你不要滥用,不要违背自然的法则。”死神轻轻在小皇子的额头上一吻,小皇子立刻不哭了,他从死神的臂弯里跳下来,跑到那只猫的尸体旁边。他抱起那只猫:
    “对不起,请你活过来吧!” 
    那只猫在他的怀里扭动了几下,嗖地一下窜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中。
        9岁的小皇子,从此有了一种神奇的能力,他精心呵护的花草永不枯萎,他抚摸过的动物没有病痛。他还偶尔给予这些生灵第二次生命。宫里的人都说小皇子是个聪明善良的孩子,你看,他甚至可以和动物们说话呢!皇帝对这很是生气,“帝国的继承人应当是一位富有男子气概的军人,可不是什么博物学家,”为此小皇子没少吃苦头。

    小皇子出落成英俊的青年,他终于可以不顾父亲的愤怒,亲近他热爱的自然了。皇子进行了无数次旅行,首先是在欧洲,后来也在其他大陆,他为此写了几篇报告——以他的名义或匿名。此外,他还提出了奥匈帝国的百科全书,即所谓的Kronprinzenwerk,并亲自在其中撰写。他收集了各地的矿物,自学有关它们的知识。此外,他还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鸟类学家。
    一天,皇子的老师,德国动物学家阿尔弗雷德先生告诉他濒危的白额雁已经快在欧洲灭绝了,他千辛万苦从北美带来了一些鸟蛋,但是没有父母的幼鸟无法学习迁徙的技巧,仍是难以生存。皇子想拯救这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物种。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只有一个办法,除非我们可以带它们飞过迁徙的路线,这样它们就可以迁徙越冬,在欧洲活下来。它们在奥地利出生后,我们用船把它们带到挪威,等到迁徙的季节,我们再和它们一起飞回来。”
    皇子觉得这个方案或许有些异想天开,或许他的能力可以很轻松地解决这个问题,便答道:“老师您大可放心,我自由办法。”皇子一遍把鸟蛋放在一间专门为它们准备的孵化室里,一边默念:“请你们记住你们的迁徙路线!”这时死神在门口出现。
    “我的朋友,我可不建议你这么做。按照自然规律,白额雁该在欧洲灭绝了,再过50年,它们就该在全世界绝迹了,这是你无法改变的,如果你执意拯救它们,将会受到滥用能力的惩罚。”
    皇子想:“如果我违背死神的意志,他肯定会生气并惩罚我,但是我毕竟是他的朋友,他的教子,或许我冒一次险他可以原谅我。”皇子听了死神的话,只是点了点头。
当然,皇帝禁止皇子坐船去挪威送白额雁,更别提从挪威开飞机带白额雁回来。“这真是荒唐,我看你是不想当皇储了。你现在四处搞自然研究就已经够让我生气了,真是给你的自由太多了!”从此皇帝派人对皇子严加监视,不准他迈出皇宫半步。

    雏鸟们还是被阿尔弗雷德先生用船带到了挪威。冬天到了,可是雏鸟们就是无法跟随阿尔弗雷德先生的轻航飞行,阿尔弗雷德先生只得放弃,等待欧洲最后的白额雁在挪威的寒风中冻死。阿尔弗雷德先生在给皇子的信中提到了自己的绝望。
    皇子收到老师的信,没有回复。他和皇帝说他要去梅耶林城堡散散心,皇帝觉得关了儿子这么久也够了,便随他去了。
    梅耶林没有那么多皇帝的眼线,皇子终于可以做他想做的事了。他让侍卫和仆人们退下,在自己的房间呼唤他的教父:
    “请指点我,如何拯救欧洲最后的白额雁吧,我愿意接受您的惩罚。”
    死神拿着一把手枪,微笑地出现,他把手枪递给皇子:
    “如果你真的愿意,这就是你的惩罚。”
    一声枪响,一个吻。

    皇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湖中,周围全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白额雁。他的身上没有湿,他的双脚擦着湖面,他发现自己悬在空中,一双黑色的翅膀在他的背后扇动。他奋力扇动翅膀,飞到半空,那些白额雁奇迹般地飞了起来。他越飞越高,那些白额雁也跟着他越飞越高。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这大概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他与自己最喜欢的生灵一同在天空中翱翔,飞过那些美丽的山脉和森林……

    “若尚未被蒙蔽双眼,我会带你看见,引领你离开这片寂静的泥泞之地。”

    皇宫里的人都很惊讶,霍夫堡花园的池塘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雁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