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他唇之下

Work Text:

1.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夏季中的某个周五晚上。 
那天的落日盛大而辉煌,半边操场都被染成鲜红色,霞光从栏杆的油漆上滑落,留下金光闪闪的一片。橡胶跑道上有若干渺小的人影,那些发丝在逆光中如同火焰般燃烧,从暗到明,再回归于教学楼的阴影。
裴珉晟坐在靠窗的位置,一动不动地盯着楼下的栀子树,偌大的白花在墙外静悄悄盛开。他出神了整个晚自习,直到余晖在黑暗中燃尽,星辰从夜幕中降下来,才终于听到期盼已久的下课铃声。
浪漫的钢琴声逐渐将整栋楼包围,他扯着书包从楼道里跑下来,带着一路水杯叮铃桄榔的响声,穿越树荫奔到了大门。校门处的车流长长地堵到了街口,保安扯着嗓子维护秩序,又很快被熙熙攘攘的人海淹没。裴珉晟从几个摊贩中挤过去,衣角沾了点麻辣烫的红油,他不甚在意地擦了两下后,走到了街角的小面铺子。
摆在路边的桌旁坐了个人,冷冷清清地隔绝于闹市之外,双手插在衣兜,头发乱蓬蓬地搭在肩上。注意到来者后他抬起了头,半张脸沉浸在阴影之下,笑容淡而腼腆,“裴珉晟?”顿了顿他又继续问道,“diem?”
“是我。”裴珉晟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做贼似的用余光瞥对方,看见个空荡荡的黑色书包,和沾着泥土的白球鞋。他一向少言寡语,这会儿更是脑中断层,最后吞吞吐吐地憋了句,“你吃饭吗?” 
李在爀一下子就笑出声来,指着碗中狼藉的红色汤水,上面还漂浮了些香菜碎末,“我刚吃了。”这个笑容让他从风尘仆仆的气息中脱离出来,开始真切地融于俗世,连衣袖上似乎都浸满了面汤的麻辣味。
“啊。”这下气氛似乎不再沉闷了,裴珉晟抿嘴思索了会儿, “那我们去…打游戏?”
“都行。”
周五晚上的网吧通宵,似乎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青少年活动,裴珉晟早就把附近地段摸得滚瓜烂熟。他带着李在爀走上斜坡,道路两边种满了高大的梧桐树,叶片在燥热的风中沙沙作响,偶尔有几片掉落到水洼里。斜坡尽头是个火锅店,源源不断地散发着白烟和喧闹声,他猫着腰从棚子边穿过去,终于看到了网吧牌子。

2.

网吧在地下,拉开门后就是股呛人的烟味,几个染着红头发的网管坐着吞云吐雾。大厅的灯光很暗,望过去是蓝晃晃一排整齐的电脑界面,四下都充斥着此起彼伏的怒骂声,有英雄联盟的地方就有江湖。
他们默契地选择了情侣双人间,在网管不可言喻的目光中上楼,还能听见一句意味深长的口哨。裴珉晟和同学来的时候,总是见缝插针地在大厅里找位置,忍耐周围人满嘴的烟雾和粗话,但这次毕竟是不同的。
包间很小,放了两张沉重的沙发椅后,只能莫约供两个人转身。里面的光线是暗黄色的,浅浅地铺在玫瑰花纹的椅子皮革上,暗光在墙缝和地板上流转,竟没由来地渲染出点情色的味道。裴珉晟局促地坐下,将冰可乐的玻璃杯搁于手边,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里遥远的轰鸣声,似乎从光年之外笼罩过来,突然有点不敢看对方。
“1V1吗?”李在爀也翘着二郎腿坐下,鼻尖被屏幕染出温柔的光晕,几根发尾悠悠晃荡。
裴珉晟嘟囔着表示同意,他强迫自己的眼神转回游戏,余光却依然甩脱不掉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大概是两个人的环境过于私密,似乎随时能蹭到对方手臂的绒毛,他听见浅淡的呼吸声传进劣质耳机,燥热感从耳际边一路炸开。
这场单挑他毫不意外地失败了,发挥与平日里天差地别,甚至两次抓钩失败坠下悬崖,在伊利奥斯的深井中身败名裂。“如果不是我了解你,”他听见左手边戏谑的笑声,“我会写一个亚服500强是代打实锤。”
李在爀将耳机摘下来,慢慢吞吞地放回架子上,然后于一片昏暗中转过头来。屏幕上闪烁着胜利界面,金红交错的光从他的鬓边滑下,融进柔软的发丝深处。“你鼠标不好吗?我看看你设置。”他边说着边俯身凑过来,整张脸融入墨色之中,只能隐隐约约看见温和的轮廓。
裴珉晟闻见洗发水的暗香和牛肉面的香辣味,像是于喧嚣市井中洒下一把冷雨,整条街都被铺上与世隔绝的气息。他感觉到有一只手覆在自己手上,冰凉的触感与温热相碰撞,于是他不假思索地握住了那只手,然后发现自己被阴影笼罩。
原来嘴唇这么软。在对方吻上来的那一刻,他头脑中嗡地一片空白,只留下柔软而湿润的触感。像是被推入汹涌的浪潮之中,海岸边翻涌大片的的白色泡沫,沙砾中的水雾聚了又散。他听见楼道深处有人气急败坏地怒斥队友,被烟熏得发哑的嗓子里吐出浓痰,有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醉醺醺地骂着粗话,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这里的环境可真肮脏啊,他眨了眨眼睛忽然想到,可我们真干净。
李在爀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轻声说道,“我们换个地方。”

 

3.
宾馆房间的墙上贴着几张年代久远的海报,彩漆被水渍浸开,只能看清模模糊糊的人影。木地板凹凸不平,缝隙中粘着烟灰和油渍,踩下去滋拉作响。李在爀洗了澡出来,光着脚从灰尘上踏过,拖出一串湿漉漉的痕迹。
裴珉晟坐在床沿上看对方,纤瘦的小腿上还沾着些水珠,从短裤的阴影中轻轻滚落,给绒毛附了层暗薄的光。他呼吸一窒,随即就被拽着头发向下压,一片湿润的嘴唇贴了上来。李在爀的吻技青涩又莽撞,细软的舌尖在嘴角边来回舔舐,不甘示弱地想撬开他的牙齿,然后被他按着伸了舌头进去。
他翻了个身,把李在爀压在身下。狭窄的单人床经不起大幅度动作,洗得泛黄的被单扯落在地,也撞落了床头柜上的烟灰缸。裴珉晟把交缠的唇齿分开,看见一条晶莹的丝线挂在对方嘴角,样子糜烂又纯情。他低头去亲吻这个赤裸裸的身体,体验到毛毛糙糙还有点干涩的触感,与小说里的温软肉体大相迳庭。
“我痒。”李在爀有些别扭地动了几下,但也没制止,甚至仰头露出修长的脖颈,像是个盛情邀请。于是他继续沿着锁骨继续向下,没轻没重地啃咬着,一路描绘出骨骼的形状,最后堪堪停在胸口处,那里有道小小的十字形疤痕。李在爀跟他提过这个,是小时从橘子树上摔下去,在青石板边磕出来的。
他用舌尖去触碰那道疤,宛若隔着时空去抚慰久远的灵魂,然后一只手挤了些润滑液,向下滑到股沟旁边。“我……”李在爀刚想说话,就因挤进来的手指疼得全身一颤,如弯弓般猛地蜷缩起来,倒吸了口凉气。
里面太紧了,裴珉晟的一根手指被湿热的肠道包裹着,进退两难。他尝试性地探入第二根,骨节弯曲把穴口往外撑,感觉到身下的人更僵硬了,如同一块冷冰冰的大理石,但身体内部却又是温热的。“哥,”他声音嘶哑地低声道,“你放松点。”
李在爀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但被疼得眼珠子都湿润了,在灯光底下灼灼发亮,更像是欲拒还迎的羞愤。裴珉晟艰难地往内部探,指尖勾着擦过柔软的内壁,黏糊糊的润滑液和肠液搅在一起,不知道蹭到了哪个点,耳边的嘶声突然转变成一声轻吟。
他其实已经硬得难受了,被这声音刺激得更是头脑发嗡,像是噼里啪啦的暴雨砸在遥远的冰河上,激流在缝隙中涌荡。李在爀难堪地捂了把脸,指缝中泪眼婆娑,阴影底下的嘴角又短促地勾了一下,不知是气还是笑。
裴珉晟抽出手指,扶着自己的下身往里面送,挤开私密的甬道口,软嫩黏滑的壁肉立刻包裹上来,隐秘又挑逗地发出去向更深的邀约。他手臂颤抖着撑在床上,冰冷的汗液顺着肌肤纹路往下滑,所到之处都是粘滞的一片。两个人在留着烟迹和霉味的被单上僵持,窗外似乎真的有淅淅沥沥的雨,把空气里的燥热染得湿哒哒的,最后李在爀将他一把拉了下去。
猛地从紧致的穴道中插到底,碾过柔软的血肉和脉络,这给龟头的刺激实在太多了 。裴珉晟脑中的神经抽动着,听见沙哑而轻短的呻吟,差点直接交待出来。哪怕有了顺滑剂和前戏,未曾开拓过的身体还是太青涩了,紧得相连之处难以动弹,李在爀艰难地扭着腿缠在他腰上。
墙壁上粘着一点发黑的蚊子血,石灰震下来,抖落到发丝里。裴珉晟闻见微弱的血腥味,有些猩红液体在被单上染出花。我让他流血了,他歉疚地想,然后下一秒就被对方狠狠地咬在肩上,像是在孩子气地报复。李在爀在他耳侧边倒吸凉气,边断断续续地笑,看起来狼狈又愉悦。
停顿了一会儿之后,裴珉晟开始小幅度地抽动,埋在对方体内的阴茎缓慢地碾磨着侧壁,每一下都能感受到肠肉依依不舍的招揽。李在爀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被淹没在肉体抽插又湿又黏的水声里,裴珉晟凑到他的嘴唇边,将彼此的呼吸声交融成热流,“什么?”
“我说,你快点。”李在爀恶狠狠地重复了一遍,把脸歪在床单里,大片大片的阴影包裹在唇齿边,里面透着些湿漉漉的光。风把虚掩的窗户吹开,“哐”地砸在墙上,似乎整个地板都在隐隐震动。身下之人似乎受了点惊,一下子夹紧穴道,湿热的触感从下身涌入裴珉晟的心脏中,于是他不管不顾地深埋入对方体内。
他把整根顶到底又抽出来,毫不留情地重复着侵犯,带出粉嫩的壁肉和白色液沫,将穴口染得一片靡乱。李在爀随着他一下下凶狠的进攻低吟着,脸上挂着隐忍的享受,却还是努力睁开水雾模糊的眼睛,直直地与他对视。顶到深处时李在爀又突然轻呼了声,震荡的尾音中还夹了点香腻,像是夏季末早熟的青桔,咬下去牙尖发酸,却又咀嚼出午后淡淡的甜涩味。
裴珉晟按着对方的身体,重重地刮蹭着那个敏感点,像是披荆斩棘走向城堡那样,用身体操开温热的肉体和密道。他抓住李在爀冰凉的手,满心虔诚地与之十指交缠,然后再狠狠地向内顶了几下,感受到包裹自己的内壁也在抑制不住地颤抖。
快到临界点的时候,他喘着粗气想退出对方的身体,却被湿润的牙关咬住肩头,李在爀的声音飘忽又遥远,“你射进来。”
风声更重了,把烟灰和青苔沫搅动起来,空气中飘着油腻和呛人的尘土味,窗外的青草香气却又势不可挡地涌进来。裴珉晟别过脸去找对方的眼睛,只看见灯光底下白花花的一片,他亲吻着李在爀鬓角边的那块碎发,宣泄在粘乎乎的穴道里面。
李在爀也在同时释放出来,白浊的液体打湿了交合之处,又湿又热地沾在身体上。裴珉晟小心翼翼地退出来,去扯床头的卷纸,目光相对时他们都尴尬地愣了一下,随机又不约而同地笑。
窗外有大朵大朵的白花,树枝尖上垂着盛夏的气息,他闻见淡淡的栀子花香,也可能是李在爀头顶的洗发水味道。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