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IC男团】欲

Work Text:

第二天中午,床上窝起的那一团动了动,只见从被窝里边伸出了一只肤如凝脂白皙的小手,这手在大床的左侧划拉了划拉,拍了拍,紧接着几乎快要盖住脸的被子被扒拉了下来,露出了檀健次带着睡意朦胧的小脸,伸手在床边划拉了一圈没找着赵泳鑫人,估计是早就起床了,床边是凉的,檀健次动了动身子准备起来下床找人,刚活动了一下腰,顿时从腰后传来了剧烈的酸痛感,还有昨天尾椎骨磕碰到舞台的痛感也慢慢苏醒了,“嘶 .......”疼得檀健次倒吸了一口冷气,伸手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腰,那四个变态!!慢腾腾的从床上准备挪下来、屁股在床上蹭啊蹭、突然檀健次觉得从身后那过度使用的那处有一丝黏腻感、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边流出来了……。是精液!妈的赵泳鑫这个混蛋!什么癖好还要把精液留在体内!他以为他是狗吗还得标记所有物,圈出领地 ......檀健次在心里控诉道

好容易挪到了床边,伸腿从床下够到了拖鞋,檀健次慢腾腾的穿上拖鞋准备站起身,刚起身,腿间的酸软差点让他摔倒,还好他扶了一下床头柜,才勉强稳住身形,这一动作也惹得身后的液体再次流出了一些,白浊的液体顺着檀健次白皙的大腿滴落在地毯上,弄得地毯上的毛毛也变得湿哒哒的,檀健次感受到腿间传来的黏腻感不禁羞红了脸,在心里愤愤的骂了赵泳鑫一句,接着慢慢挪到俩人的衣柜前,准备拿一件衣服套上,自己去浴室清理一下液体,顺便洗个澡,打开衣柜,看了看里面的衣服,除了西装就是衬衫,要么就是卫衣,休闲服,檀健次看着一众白色衬衫里突兀的唯一一件黑色衬衫,又想起昨晚表演完之后那四人过火的举动,突然有一个想法,他要整整他们,让他们看得见吃不着!

想着顺手拿起了那件黑色衬衫走进了浴室,把衬衫放在顺手能拿到的地方,然后打开了花洒放水准备清理一下自己体内残留的东西,檀健次摆了一个方便自己手指进入但又不会太累的姿势,一手慢慢伸到了后边,一根手指在穴口处流连打圈,昨晚过度使用的那处非常容易的就吞进了檀健次一根手指,紧接着第二根,两根手指进去不停的往深处抠挖,把昨晚赵泳鑫留在体内的精液清理出来,清理完之后檀健次突然来了个恶趣味,他要好好整整那四个人,此时的他天真的还不知道是他整他们还是其余四个人整他,檀健次走到洗漱台前蹲下从洗漱台下的柜子里拿出了之前赵泳鑫买的软管,当时赵泳鑫买是为了给檀健次灌肠用,但后期太心疼檀健次了就没搞,软管放在那儿也就被遗忘了,今天檀健次下定决心要好好整整他们就想起了要给自己灌肠清理

拿起了软管,顺手拿了一瓶洗漱台上的润滑油,润滑油家里不论什么地方都会有一瓶,毕竟赵泳鑫的恶趣味上来的时候,很乐意在别的地方肏自己,不论沙发还是洗手台,走到花洒前,把花洒上的淋浴头给拔了下来,接着把软管直接怼到了淋浴头的管子上,然后把水温调到了合适的温度,踩着马桶摆了个方便自己让软管进入同时自己还不至于很难受的动作,拿着接好了管子的软管,一根手指上抹了点润滑油,然后伸向了刚刚才清理过的穴口,因为刚刚清理过小穴所以小穴轻而易举的就把一根手指吞了进去,紧接着第二根手指也很轻松的就进去了,两根手指在里边打圈,努力把每一寸褶皱给抻平,好让软管变得容易进入,扩张了好一会檀健次看差不多了,拿着软管轻轻的戳刺着后穴,然后怼了进去,抬手把花洒开关打开,顿时一股股暖流涌入体内,水流淌得缓慢又温热,水流灌满体内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水流慢慢触碰着敏感点,又痒又涨,檀健次觉得自己的小腹在胀痛,仿佛摁一下小腹就会从后边喷水那种,难怪之前赵泳鑫不给自己灌肠了,真他妈难受,见水流灌得差不多了,把花洒关掉,拿过一个肛塞就塞住了下面

然后檀健次开始洗澡,等到澡洗完也差不多该排出水了,慢慢挪动到马桶前,缓缓坐在马桶上,因为体内有水檀健次只能僵挺着身下坐在马桶上,但还是不小心碰到了小腹一点,顿时又疼又涨,水流涌向敏感点,给檀健次逼出了眼泪,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在给自己打气,慢慢把手伸向了肛塞,拿掉,一瞬间所有液体涌了出来,伴随着水流不断排出,那种又涨又疼的感觉也慢慢消失,等到体内的液体夹杂着别的排空,檀健次又用水冲了几次直到全部冲干净为止,这才拿过一旁的黑色衬衫穿了上去,然后拿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出浴室往楼下走去

麦克风住的是一套复式别墅,他们休息的房间都在二楼,只有一楼是客房,客厅,餐厅跟厨房,檀健次顺着楼梯走下来的时候,浩哥刚好从厨房端着做好的早餐出来,“多多起来了?怎么就穿这么点,这是准备勾引我们啊”王浩调侃地开口问道,“呵呵呵...那倒没有 ....”檀健次一边擦头发一边开口说道,这边约翰,尧尧和小鑫正坐在餐桌前看手机,听见王浩开口便不谋而同的一同抬头往上看去,只见檀健次穿着赵泳鑫的黑色衬衫,赵泳鑫185的身高衬衫穿在檀健次身上显得整个人都小小的,袖子稍微有点长,让檀健次给撸了上去露出了健硕的手臂,领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了精致的锁骨,下边衬衫底部堪堪盖过大腿根,露出了两条笔直修长的腿,黑色和白嫩大腿的冲击感,显得檀健次的腿愈发的白,再加上檀健次的腿细,一整个就是破碎感让人想要狠狠捏一把,由于刚刚洗完澡,尽管檀健次一直在擦着头发,但还是有几滴水珠滴下,调皮的滑过锁骨往下顺着白皙的胸膛滑向下方的隐秘地带

几人看到这样的多多顿时都感觉一股火涌向小腹,烧的几个人身上都欲火难耐,几双眼睛一个劲的盯着檀健次,仿佛要给檀健次盯穿了,檀健次见几人这幅模样,感觉自己的计划达成了一半,勾唇笑了笑,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走到赵泳鑫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王浩把手里的牛奶和吐司放到檀健次面前,也拉开椅子坐在了檀健次对面,檀健次由于昨天被他们折腾的一天一夜没吃饭,早就饿了,拿起吐司就开吃,也不管自己身旁和身前盯着自己的目光有多么的炽热,吐司吃完,檀健次拿起自己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口牛奶,只是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一般,牛奶从嘴角溢了一点出来,檀健次伸出舌头往嘴角舔了一下,伸出舌头时喝的牛奶还留有白色的白苔,衬得小舌越发粉嫩诱人,只不过檀健次虽然舔了一点回去,但还是有一滴落在了胸前,沾湿了胸前的黑色衬衫显得愈发涩情,檀健次感受到身旁身前愈发灼热的目光,见自己计划达成,内心小小的高兴了一下,但面上没有显出来,不慌不忙的抬手拿起杯子喝完最后一口牛奶,起身,也不管身后几人炽热的目光抬腿准备往楼上走去,昨天太折腾他了,他还没睡够,他还想再睡个回笼觉,等会还得合体直播,这边檀健次还沉浸在自己的想法往楼上走着,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身后跟了个人,接着下一秒一阵天旋地转,檀健次就被赵泳鑫拽着手拽下了刚刚走上去的一节楼梯台阶,然后直接就给摁在了餐桌上

檀健次突然被摁在餐桌上还一脸懵,下一秒就被赵泳鑫拿着自己没喝的牛奶滴在锁骨上被牛奶突然其来的一冰拉回了思绪,赵泳鑫不爱喝牛奶,这个檀健次知道,但你不爱喝牛奶为什么要往我身上滴 .....下一秒赵泳鑫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为什么会把牛奶滴在檀健次身上,赵泳鑫一把扯开檀健次身上穿着的黑色衬衫,衬衫扣子被突如其来的力道崩的到处都是,露出了檀健次白皙的身体以及往下裸着的软趴趴的腿间的性器,赵泳鑫猜到檀健次穿黑衬衫,但他没想到檀健次会直接一整个什么都不穿下边直接真空的穿黑衬衫,当时震惊的愣了一秒,然后抿嘴笑了笑,拿起了手边自己没喝的那杯牛奶,慢慢的一滴,两滴,三滴,四滴,滴落在了檀健次的锁骨,乳头,小腹以及腿间的性器上,然后把杯子放下,埋头在檀健次刚刚被滴了牛奶的位置吮吸着,冰凉的牛奶碰上赵泳鑫火热的嘴唇,也变得热了起来,烧的檀健次全身仿佛喝了酒一样通红,赵泳鑫吻到檀健次腿间的性器,张口就含了进去,舌尖围着龟头不停的打转,刺激的檀健次止不住的伸手挣扎,突然挣扎的手被禁锢在了头顶,檀健次抬眼一瞅是肖顺尧,一不小心对上肖顺尧的眼睛,檀健次就被他眼底的欲望逼得别过了头,身下赵泳鑫还在不停嘬着自己的龟头,强烈的快感惹得檀健次忍不住得往前挺了挺腰,便把肉棒往人嘴里送的深了一步,嘴里止不住的呻吟“哈啊 ..不要...不要这样 ..放开...放开我 ....”

突然自己眼前一黑,眼睛上被围上了一个类似蕾丝一样的东西,好像是蕾丝眼罩,由于双手被肖顺尧向上禁锢着,檀健次想要伸手把眼罩给摘掉都没有办法,没有看清是谁蒙上了自己的眼睛,下一秒他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自带电音的那种,是池约翰,檀健次由于眼睛被蒙上,其余的感官都清楚了不少,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赵泳鑫在吮吸着自己的肉棒,爽的他不住的挺腰呻吟,这不像自己发出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檀健次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了王浩的声音,贴近自己耳边说“多多长本事了啊,不禁勾引我们还不让我们吃到,有点过分啊,该怎么惩罚你呢?”,檀健次被这句话说的顿时清醒了不少,恰好这时赵泳鑫那边也结束了给自己口,好像是准备惩罚自己似的,自己还没释放出来突然就停下了,不上不下的感觉真的很难受,接着他感觉到有一双手把他的双腿向两边分开,后边被清理干净的小穴碰到冷空气,不自觉的一收一缩,紧接着一根手指涂上了润滑油刺进了自己的后穴,慢慢的两根手指,三根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抠挖按压,是赵泳鑫,赵泳鑫的手他太熟悉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紧接着一股冰凉的液体流进了自己体内,赵泳鑫拿着刚才滴在他身上剩下的半杯牛奶,全数倒进了他的后穴,他被冰的身体止不住的打了个哆嗦,然后就感觉到有一股热源靠近了自己的那处,一个滑腻腻的舌头伸进去舔舐着里边的液体,不断的吮吸,由于被蒙着眼,强烈的快感逼得他不由得呻吟出声“哈...不要 ..不要舔 ....唔...小鑫 ......多多 ..哈啊 ..身体 ..里的 ..牛奶好喝吗 .....哈啊!”赵泳鑫埋头不断的在檀健次身下用舌头吮吸着牛奶,舌头舔舐着牛奶,发出“啧啧”的水声,直到里面的牛奶被全数舔干净,才欺身上前趴在多多耳边说了一句“兮尔身下这张小嘴里的牛奶最好喝了,哥哥还想喝”,说完接着拿起手边肖顺尧没喝完的牛奶再次倒了进去,然后顺手塞上了一个肛塞

这边赵泳鑫刚刚结束,檀健次还停留在刚刚被舔穴喝奶的快感中出不来,下一秒就感觉到一个冰凉的皮质东西贴在了自己的臀部,是皮带!接着下一秒王浩的声音响起,“那就罚多多一百皮带好了,记得不要让后穴里的牛奶溢出来,溢出来一滴换十皮带,怎么样?”檀健次被这忽远忽近的声音搞得感觉有那么一点不真切,正在出着神,就被王浩二话不说落下的皮带打的闷哼一声拉回了思绪,“唔 ........”“多多,自己报数,少报一个数换十皮带,牛奶溢出来一滴换十皮带”,王浩的声音突然响起,檀健次什么时候被这么羞耻的打过,不由得剧烈挣扎起来,不住的蹬腿,赵泳鑫被他用腿踹了个措手不及踉跄了一下,王浩一看直接挥手就是十皮带抡在了檀健次的屁股上,顿时丰盈的臀肉被打的红肿一片,檀健次被打的懵了一下,王浩趁檀健次没反应过来,接着挥手又是十皮带整整齐齐的叠在了刚才打过的地方,“报数!”王浩厉声喊道,檀健次知道自己今天这顿打这顿肏十挨不过去了,勉强忍着疼开口报数“十 .......”,听见檀健次开口,王浩紧接着一股脑的几十下皮带一块兜风落下,整整齐齐的叠在刚才打过的地方,顿时臀肉青紫,高高的肿起,“唔!痛!哥...浩哥...不敢了...别打了...呜呜别打了”,最后几十下皮带兜风落下,打的檀健次都忘记报数,疼的直接哭着求王浩别打了,赵泳鑫在一旁看着檀健次哭的一抽一抽的样子,拽拽王浩衣角,眼神示意刚刚漏报的数就别惩罚了,还是赵泳鑫心疼孩子,毕竟要是照檀健次少报了那么些数,按照少报一个数换十下皮带这个事,檀健次的屁股最起码也得被打到开花

王浩点了点头,却瞥见了檀健次身下由于刚才挨打疼的溢出来的牛奶,紧接着又是十皮带兜风落下,打的檀健次直嚎,惩罚也惩罚完了,打也打了,王浩给了肖顺尧和池约翰一个眼神,俩人就松开了檀健次,还给他摘掉了眼罩,檀健次想要起身,但泛紫带有淤青的臀肉刚接触到冰凉的桌面就疼的檀健次打了一个颤栗,低头瞥见在自己身前站着的赵泳鑫,便撒娇似的伸出手向他要抱抱,赵泳鑫无奈笑笑,便上前打横一个公主抱给他抱到怀里,抱着他坐在了沙发上,其余三人也跟着坐到沙发上,檀健次抬头瞪了瞪坐在赵泳鑫旁边刚刚打自己的始作俑者王浩,撇了撇嘴,被王浩抬手给吓得缩了下脖子

快到直播时间了,肖顺尧拿过三脚架架好手机,几人坐在沙发上,等待直播开始,而檀健次则是让赵泳鑫从身后拽了个软垫然后趴在了地板上,笑死,后边被打肿的那么高他怎么敢坐着,一碰就疼,直播开始了,四人同时问了好,见到直播弹幕上有人问“健次去哪儿了”,赵泳鑫回答到“健次啊...健次他现在没空...有档期”说完低头看向趴在软垫上的檀健次,拉下了自己的裤子拉链,意味十足的暗示,檀健次不禁翻了个白眼,自己都这个样了还折腾自己,变态!但只是想想,没敢表露在面上,慢慢地从地上挪到沙发旁,然后扶住赵泳鑫两腿蹲了起来,紧接着凑上前去,用手把赵泳鑫内裤扒下,顿时肉棒弹出来打在了檀健次脸侧,带着一丝腥味和前端流出的液体,黏黏腻腻的,檀健次张口含住了赵泳鑫的肉棒,赵泳鑫爽的喟叹一声,但表面上还是面不改色的在直播,檀健次像舔冰棒一下,从上舔到下,舌头在龟头上打圈,一手握着囊袋不住的把玩着,抬眼看了一眼赵泳鑫面不改色的表情,恶趣味突然上来了,对着龟头狠狠一吸,只见正在说话的赵泳鑫突然脸色一变,紧接着说话都带着咬牙切齿的感觉了,这边池约翰听见赵泳鑫说话语气都变了,连忙接过了话茬把镜头转向自己,赵泳鑫一见镜头转过去照不见自己了,紧接着双手抱住还在吞咽自己肉棒的檀健次的头,然后来了个猛烈的深喉,直接给檀健次撞得直恶心,龟头抵在喉咙处,喉咙一收一缩的感觉令赵泳鑫爽的忍不住抱着檀健次的头深喉了好几次然后射在了檀健次嘴里,檀健次被这几下深喉顶的眼泪都出来了,喉咙火辣辣的疼,强忍着压下喉咙处的不适感,勾起嘴角坏笑了一下,“咕咚”一声把赵泳鑫刚刚射出来的液体咽了下去,有点腥,有点涩,惹得檀健次不禁干呕了一下,直起身子拿过茶几上的矿泉水喝了好几口,才缓了过来

赵泳鑫见檀健次吞下了自己的液体不禁有些惊讶,要知道之前俩人做这种事儿赵泳鑫可从来不会射在檀健次嘴里,就算是射了进去檀健次也会吐出来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吞下去,今天这是铁了心要勾引我了?赵泳鑫心想着,想着檀健次被折腾的估计应该饿了,便起身去了厨房准备给檀健次做点东西吃,而另一边正在直播的其余三人虽说是在直播,但有时候还是不经意间会用余光往这边瞥一眼,此时恰好瞥见檀健次眼圈红红的,再加上刚刚惩罚完从桌子上给他抱下来的时候没穿衣服,而现在因为跪着的姿势臀部微翘着,白皙的臀上边还留有刚刚被皮带打过的青紫的痕迹和淤青,显得整个人都楚楚可怜了起来,这种视觉冲击感让其余三人不禁恶趣味上身,突然还想看到更多,王浩草草的和弹幕说了句“直播结束”接着就切断了直播,檀健次这边刚从刚才的不适感缓过来突然就听到了王浩说“直播结束”的声音,还在纳闷怎么突然结束了直播,下一刻就见王浩朝自己走过来,仿佛刚刚的皮带惩罚还心有余悸,见王浩朝自己走过来引得檀健次不禁打了一个颤栗,慢慢起身准备逃离,却因为跪的时间有点长,站起身时突然腿软了一下,拉扯到了身后的伤处被疼的“嘶”了一声,差点又要跪回原地,被王浩一把揽住才稳住了身形,像是怕他碰到身后的伤一样,摁着他趴在了沙发上

王浩低下头俯下身:“多多,今天怎么那么漂亮?居然还学会勾引我们了,是哥哥们惩罚你惩罚的还不够吗?”说完把手伸到茶几下面,摸出了一个小盒子,里边是能够涨奶的药膏,伸出手指挖了一块,抹在了檀健次的胸上,慢慢揉捏,使得胸部变软变涨,檀健次被这涨感逼出了眼泪,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好像胸前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那种感觉,恰好这时池约翰和肖顺尧也走了过来,檀健次由于是趴着的姿势,又怕牵动到身后的伤处,没办法回身去看池约翰和肖顺尧,但他听见了他俩穿拖鞋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池约翰伸手递给了王浩一个东西,还没等檀健次反应过来,王浩把檀健次稍微向后翻了一下身子,变成了一个侧向后仰的姿势,一个胳膊支撑在沙发上,一个胳膊向后放着,由于刚才被涂的不明药膏使得胸部变涨变软,此刻也因为这个姿势的缘故两个又大又软的乳房向前挺起,紧接着两个冰凉的带着轻微“铛铛”声的东西就夹住了檀健次的两个乳头根部,檀健次低头一看,是铃铛乳夹!乳夹夹住檀健次发涨的乳头疼的他闷哼一声,他好难受,好涨,想有人帮他舔舔乳头,他看了眼蹲在沙发前的王浩,此时痛感让他的胸部不禁往前挺的更厉害了,仿佛要将自己的乳头直接送入王浩口中,王浩见他这么难受,低头咬住了左边一个乳头,另一只手在另一个乳头上不停的揉搓,痛感加快感使得檀健次哼哼起来,“哈 .....好痛 ....别捏了 ..唔...别咬”,他感觉自己的胸部快要有用东西溢出来,他推了推王浩的头,想要让他放手,张嘴放过自己的乳头,王浩腾出一只手把檀健次的手反剪在身后,紧接着嘴上用力一吸,突然感觉有一股热流流入了自己嘴里,张开嘴咂嘛咂嘛嘴,甜的,低头一瞅,檀健次的乳头上边竟然挂着乳白色的液体...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奶,王浩觉得稀奇,看来那个药膏真的好用,低头又吸了一口,爽的檀健次直哼哼

王浩为了不让他牵扯到身后的伤给檀健次摆了个侧躺的姿势,然后伸出手让檀健次两手握着自己由于药膏变软的胸,胸部由于变大此刻被檀健次两手握着往中间聚拢,中间挤出了一条缝,这也恰好顺了王浩的意,他起身站在了靠近多多胸的位置接着解下了家居裤的裤绳,把裤子往下扒了一点露出了那会看檀健次给赵泳鑫口就已经兴奋了的性器,抵在了胸前被挤压出来的那条缝上,和檀健次说了句“再挤紧点,握紧!”接着就开始了剧烈的抽插,性器蹭过白皙的胸部,由于剧烈的抽插蹭的檀健次白皙的胸部都泛了红,加上乳尖溢出来的白色液体,显得更加色情萎靡,这边王浩在这抽插着,那边池约翰和肖顺尧也没闲着,池约翰走近了,站在了王浩的旁边,靠近多多脑袋的位置,拉下了裤子拉链,放出了同样兴奋了的性器,檀健次被王浩在自己胸前抽插的动作爽的忍不住张开了嘴,池约翰的性器就是在这个时候往前一顶进入檀健次嘴巴里的,檀健次被突然堵住了嘴连反抗的话都说的含糊不清,只能发出“唔唔”声,池约翰伸手掐了掐檀健次的脖子,檀健次懂了,便开始了给他口,双手还得握着胸方便王浩艹弄,难免口的有点技术不大行,牙齿都忘了收进去,当然池约翰也没指望他现在这种情况口活能好到哪去,伸出手一手固定住檀健次的下巴,紧接着自己开始顶弄了起来,九浅一深的进入甚至还伴随着几个深喉的动作,檀健次由于嘴巴里含着性器,剧烈的冲撞使他没办法吞咽口水,口水顺着嘴角溢出来,滴落在了地板上,虽说孩子欠罚但池约翰还是有点心疼他,在嘴里抽插了十几下,做了好几次深喉在快要射出的时候撤了出来,射在了檀健次的脸上,檀健次被这乳白色的液体整得闭了闭眼,卷翘浓密的睫毛沾上了白色黏腻的液体,滴落在了嘴角边,而这时王浩看池约翰射在了檀健次脸上,在那条缝抽插了几十下,直到檀健次握着胸的手都开始酸了,胸部都被蹭的泛起了红痕才在那条缝隙间射了出来,射在了檀健次的胸部,就连粉嫩的嘴唇也难免沾上了一点乳白色的液体,俩人射出的精液滴落在嘴角边,檀健次伸出舌头舔了舔,丁香小舌卷着白色的液体送入自己口中,蹭过嘴唇显得嘴唇水嘟嘟的,惹得人想亲一口

俩人刚放过檀健次,准备让他歇歇,俩人一个去帮赵泳鑫做东西的,一个上楼上去拿药膏的,这时肖顺尧过来了,坐在了檀健次脚边的位置,伸手覆在檀健次肿胀泛紫的臀肉上流连,檀健次以为他要打自己,往后躲了躲,却不成想直接碰上了肖顺尧的手,肖顺尧长得高,自然手也大,手一下子就盖住了檀健次的屁股,慢慢的揉捏着臀肉的肿块,想给他揉散了,省的到时候上药疼,但由于太疼了,檀健次忍不住的蹬腿挣扎,肖顺尧恰好坐在他脚边的位置,刚好被他一脚踹在了侧腰上,檀健次别看他瘦,但身上全是腱子肉,再加上一直跳舞健身啥的,有粉丝说他跳舞的力度很好看,自然这一脚也不会收着力,肖顺尧被踹的闷哼了一下,被逼出了火气,本身他看檀健次今早上穿着赵泳鑫衬衫勾引他们那会就想惩罚他了,但他一直忍着,刚刚看他又被约翰和队长一顿搞,他心想他累了想着放过他下次再惩罚他,谁承想这小家伙疼大劲了根本不考虑自己那一脚的力度直接就踹了过来

肖顺尧也不打算放过他了,松开还放在臀肉上揉捏的手,两手钳制住檀健次细瘦的小腿,让他就着侧躺的姿势,给他把腿屈了起来,然后自己站起身来,落下了裤子拉链,让他使劲并拢双腿就把自己的性器送进了檀健次的腿缝,他一直觉得檀健次的腿很好看,又细又白,还直,一直想着在他腿缝间做这档子事,但一直忍着,谁想今天檀健次就给了他这个机会,一边深肏着腿缝,磨得大腿内侧的软肉都泛了红,一手伸向了刚刚揉捏着檀健次的屁股紧接着一个巴掌落了下去,疼的檀健次“嗷”的一声,刚给池约翰口完又被王浩一顿搞喊的嗓子有点疼,此时这一巴掌落在本就泛紫肿胀特别刚才还被肖顺尧揉捏了的臀肉上,那声喊的檀健次直接嗓子都哑了,控制不住的开始咳嗽了起来,剧烈的咳嗽使得檀健次的双腿根本并不拢,肖顺尧突如其来的一顶直接分开了檀健次的双腿顶到了后边还在塞着的肛塞上,肖顺尧一直没有动别人恶趣味的想法,伸手让檀健次的腿重新并拢,紧接着快速的抽插射在了檀健次的腿间

檀健次从早上被折腾到下午,从被打到腿交,乳交,口交整得身上几乎布满了痕迹,两天的疲惫感涌了上来,檀健次放松了身下趴着睡着了,只是乳头上还戴着乳夹,后穴里还塞着肛塞而已,肖顺尧见檀健次睡着了,提上裤子起身从另一个沙发上拿过了毯子给檀健次盖了上去,毯子有点小,只能盖住整个后背,微微露出被打的由泛紫变得泛青的屁股,然后坐在檀健次身边手轻轻的覆在屁股上按摩着肿胀的臀肉,池约翰此时也拿着翻箱倒柜好不容易从队长房间找到的药膏也下了楼,刚准备开口喊檀健次,就见肖顺尧摇了摇头,立马噤了声,走近瞅了瞅趴在沙发上睡着的檀健次,俯身用手将檀健次嘴边的白色液体抹去,然后亲了亲檀健次因为睡着微微嘟起的嘴,然后打开药膏挤出一点涂在了肖顺尧刚刚揉开肿块的臀肉上,可能是真的累了,被俩人这么折腾檀健次也没醒

赵泳鑫和王浩做好了饭菜端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约翰和尧尧俩人一人坐一个沙发,只不过尧尧是坐在了檀健次所在的沙发边上,把饭菜放下,瞅瞅睡着的檀健次因为减肥而消瘦下去的小脸,再瞅瞅上了药但还是有点肿的臀肉,有点生气道:“你们就不能下手轻点,孩子虽然该罚但也不能这样啊,合着不是自家孩子呗”,说完蹲下把睡着的檀健次搂着像抱小孩子那样式的给抱了起来然后走上了二楼俩人的房间,王浩瞅瞅约翰和尧尧,伸手拿起赵泳鑫熬好的粥上个楼敲响了俩人的房间门,赵泳鑫刚把檀健次放在床上门就响了,“小鑫,开门,我把粥端上来了,等会多多醒了你喂他吃点”王浩开口道,赵泳鑫打开门接过王浩手里的粥冲王浩点了点头,王浩递了粥就下楼吃饭去了,赵泳鑫关上门把粥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抱起檀健次准备给他调整下姿势让他安心睡

谁承想刚一动檀健次就醒了过来,其实檀健次早就醒了,在赵泳鑫俯身从沙发上抱他那时候他就醒了,他闻到了专属于赵泳鑫身上木质香水的香味,很清冽又很温暖,让檀健次不想这么快就醒来,便闭着眼睛又在赵泳鑫怀里眯了一会,赵泳鑫见檀健次醒了,低声问檀健次“饿不饿”,檀健次嚷嚷着便让赵泳鑫喂自己吃饭,笑死,他现在胳膊酸的都抬不起来,屁股也是,赵泳鑫给檀健次一勺勺的喂着粥,檀健次一边吃着一边感觉屁股上传来凉凉的感觉,好像不是太那么疼了,应该是上药了,便磨着床单蹭了蹭,好像吃到了东西变开心的小狗勾一样在撒娇,蹭着蹭着就感觉出了不对劲,好像 ......自己身后还有个什么硬硬的东西 .....是肛塞!肚子一晃还发出声音 ....里边还有牛奶!檀健次顿时傻了眼

赵泳鑫哄着人喝进去了两碗粥,转身拿纸准备在人的嘴角擦擦,一转身见人愣在那儿便有点纳闷的问:“多多你在想什么?”,檀健次听见赵泳鑫问自己,回过了神,可怜巴巴的伸手拽住了赵泳鑫的衣角说道:“哥哥...我身后还有肛塞...你帮我拿下来好不好...里边还有牛奶呜呜呜我想排出去 ......”赵泳鑫一听,稍微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来自己今天早上惩罚完檀健次又往里倒了半杯牛奶来着,还塞上了肛塞,他要不提自己都差点忘了

伸手把扯着自己衣角的人一把摁在了床上,从手边顺过来一个枕头垫在了檀健次腰下,檀健次被突然扑倒在床上,愣了愣,赵泳鑫欺身上前,咬住了檀健次的耳垂含糊不清的在他耳边说道:“多多可是吃饱了,但哥哥为了多多还没有吃饭呢,哥哥也饿啊,要不哥哥就喝多多身体里为哥哥捂热的牛奶好不好”,说着没等檀健次反应过来,双手一路向下,接着一把把檀健次的双腿提溜了起来,让双腿并拢举向空中,露出了还塞着肛塞的后穴,赵泳鑫让檀健次伸手抱住自己的腿,然后俯下身把脸埋进了后穴附近,用手把肛塞拔了出来,由于长时间塞在里面拔出时甚至还发出了“啵”的一声,好像那处不舍得让肛塞离开,拔掉肛塞,里面的液体没了东西堵住便开始流了出来,赵泳鑫见状凑了上去,两手固定住檀健次抱着腿的双手,用嘴直接在后穴处喝起了从里面流出来的牛奶,越往里越喝不到甚至还扶着人的腰给人怼的腰腹处挺得更高方便自己喝牛奶,还好檀健次从小学跳舞,柔韧度不错,这个姿势对他来说不是很难,牛奶在体内待了那么长时间,确实也像赵泳鑫说的被捂热了,入嘴都变得温温热热的,后穴里的牛奶被喝了个干干净净,赵泳鑫还伸出舌头在里边打转,搜刮着肠壁上附着的牛奶,发出了一阵“啧啧”声,檀健次被刺激的手哆嗦的都抱不住自己的腿,嘴里不断的发出呻吟声,“嗯 ....哥哥不要 ....脏...哈啊...不要这样”赵泳鑫见檀健次支撑不住了,头抬了起来,伸手扶住檀健次抱着自己双腿的手,慢慢把由于刺激还在颤抖着的双腿放了下来,然后把檀健次搂在自己怀里,亲上了那个粉嫩的嘴唇,俩人一吻结束,多多躺在赵泳鑫怀里大口喘气。他知道赵泳鑫舌头很灵活,吻技很好,但每次还是会被吻到几乎快要断气

赵泳鑫搂着还在大口喘气的檀健次说道“多多不脏,哥哥最爱多多了,多多是哥哥世界里干净的一尘不染的一束光,照亮了哥哥原本黑暗的世界,折腾一天了,我们睡觉吧好不好?”檀健次点了点头,赵泳鑫搂着檀健次沉沉的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