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IC男团】国色天香夜来香后台

Work Text:

夜来香多多穿旗袍真的很好看
设定all檀,道具SM🈶 前方🚅来袭 🈲上升!!剧情不重要

今天是MIC参加《国色天香》的日子,虽说MIC五人都会唱京剧,但第一次参加这种曲艺形式的真人秀节目免不了会有点紧张,这次演出的曲目是京剧版的《夜来香》,这次的造型也很有特点,檀健次身穿旗袍,其余四人身穿黑色西装,为了确保不出错,下午几人在演出前几个小时提前到了准备再排练一次。

几人来到更衣室,其余四人都已经穿好了黑色西装做好了造型,就只有老幺檀健次迟迟没有出来,也不知道是这次的造型有点为难还是旗袍太难穿,“多多怎么还不出来啊,确实这次有点为难他了,让他穿女装”约翰开口说道,“是啊,真是最大的牺牲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旗袍太难穿”赵泳鑫一边走向更衣室一手准备敲门一边说道,还没等赵泳鑫抬手敲门,更衣室的门开了,“嘶”赵泳鑫吸了一口气,“怎么了小鑫?”因为赵泳鑫恰好站在门前,身高又高,把门挡的严严实实的看不见里边的情况,王浩听见赵泳鑫吸气忙开口问道,只见赵泳鑫好像着魔了似的呆呆地挪动步子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了门口的位置,这才让其余人看清了门那边的情况。

“嗬”其余人往更衣室那边望去,紧接着惊讶声此起彼伏,只见檀健次从里边走出来,身穿白底印红色绣花开叉开到小腿处的旗袍,肩上为了遮盖胳膊上的肌肉而披着的纱织披肩给整个造型添加了一抹亮点,衬得皮肤愈发白皙,腿上穿着肉色丝袜脚踩白色高跟鞋显得本身就细的腿看起来更是多了一丝柔弱感,因为檀健次换衣服之前就已经化好妆了,当他穿着这一身配上那个妆从更衣室走出来的时候,众人满脑子只有俩字“好美!”,这边檀健次听着哥哥们的惊讶声,又再瞅瞅那边仿佛看傻了似的小鑫,一脸疑惑的问道“怎么了,不好看吗?”,这时的赵泳鑫仿佛从愣神中回过神来,开口道:“兮尔...你好美......”,其余四人也回过神来说道“好看,很好看,没想到我们健次穿着这么好看,走吧我们去彩排吧”,檀健次听着点了点头,和他们一起走向彩排台,但还是感觉哥哥们看向他的眼神不太对,特别是赵泳鑫,从刚刚缓过神来说完话就一直盯着自己看,那眼神好像自己是猎物,要把自己吞吃入腹那种感觉......

走到彩排台,几人做完自我介绍就开始按照流程开始彩排了,彩排一开始檀健次依旧感觉到自己在被人盯着,而且是那种如狼的目光,让他很不舒服,但又不知道这束目光从哪儿来,这让他很苦恼,在尧尧和约翰对唱完他走向赵泳鑫身边,赵泳鑫准备开始唱而他俩恰好对视时,檀健次终于明白那如狼似的目光是从哪儿来的了,只见和他面对面的赵泳鑫嘴里唱着自己的词,但眼睛却丝毫没有放松一下的盯着自己,那种目光让檀健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有了一丝颤栗,俩人在一个房间住了这么多年,檀健次一眼就看出了赵泳鑫眼底的欲望以及一丝的迫不及待.....这让檀健次有一丝丝的慌张,“他不会现在就想干我吧....这可是在彩排...旁边还有别的哥哥哎...”檀健次被自己这种想法吓了一跳,而这边赵泳鑫好像知道檀健次心里在想什么,不禁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然后就好像是为了印证檀健次的想法一般,在俩人牵手准备做动作的时候,拉着檀健次的右手一个用力就把没有一丝防备的檀健次拉到了自己怀里,右手搂住檀健次的腰,禁锢住他不让他动,然后一把吻住了檀健次。

檀健次被突如其来的一吻吻得有点懵,随后便开始挣扎,笑死,这可是在彩排,而且其余人还在,赵泳鑫他怎么敢,这边赵泳鑫好像不知道檀健次在想什么,只是深吻着檀健次涂了口红的嘴唇,他从刚刚檀健次从更衣室出来时就想吻他了,本就好看的眼睛画上了眼影,戴上了假睫毛显得眼睛更大更撩人了,平日里本就粉嫩的嘴唇因为造型被涂上了淡粉色的亮晶晶的口红,显得小嘴更加光泽诱人,一边想着赵泳鑫一边吻的更用力了,舌头轻舔檀健次的下唇,把涂好了口红的下唇舔的更加有光泽,见檀健次紧闭着嘴巴由于害羞不肯张开,便一边吻着一边手也不老实,左手从旗袍底部伸进去滑过大腿向上往檀健次胸前探了过去,找到左边一点便开始摩挲,见檀健次被自己吻的失神,趁他不注意直接一掐!“啊!”檀健次因为左边一点被狠掐了一下,疼的惊呼一声,恰好张开了嘴,赵泳鑫就趁这个空档直接把舌头伸了进去,用舌头舔了舔檀健次的上颚,上颚本身就敏感,檀健次被突如其来的一舔舔得身上禁不住哆嗦了一下,赵泳鑫见檀健次如此敏感,轻哼了一声,接着舌头便往里探去,缠住檀健次的舌头用力吮吸着,檀健次被吻得喘不过气来,憋的脸都红了,便偏头去躲赵泳鑫的亲吻,赵泳鑫瞧见檀健次因被自己吻的脸红喘不过来气躲自己,也不生气,便放过了他,只是右手还是揽着檀健次的腰,左手依旧在胸前的一点打转流连

檀健次一见他放过自己,便张嘴大口大口的喘气,被胸前赵泳鑫的手打圈整得左边的一点麻酥酥的,痒痒的,檀健次想伸手把赵泳鑫的手给拽出来,手刚碰上赵泳鑫的手,谁想下一秒赵泳鑫把俩人的手拽了出来,然后直接趁檀健次不注意,一把给他摁在了彩排台上,檀健次平躺在舞台上,被突如其来这一下整得闷哼一声,随后而来的是尾椎骨磕在舞台上传来的痛感,让他有一瞬间的懵,反应过来了便对着赵泳鑫大喊道“小鑫你干嘛!”,然后剧烈挣扎起来,旁边彩排的四人从一开始赵泳鑫亲檀健次那会开始就停下了彩排,站在一旁看着他俩,如今看着檀健次被赵泳鑫摁在了舞台上,舞台那么硬,而且檀健次还穿着高跟鞋,约翰怕檀健次受伤,刚想上前劝赵泳鑫忍一忍,等会下了台再做,还没等开口,便被赵泳鑫眼底的情欲以及脸上的表情逼得闭了嘴,然后站了回去

赵泳鑫见约翰不再上前,便一手握住檀健次还在剧烈挣扎的两手举向头顶固定住,然后用腿挤进了檀健次两腿之间,把檀健次两腿顶的向两边大开,然后另一只手把檀健次身上穿着的旗袍推向了胸前,露出来整个白皙的胸膛,接着快速的把檀健次腿上穿着的丝袜从腿中间向下一扯,撕开了个洞,就好像小孩穿的那种开裆裤一样,露出了软趴趴的肉棒和后面那处还未开拓之地,檀健次挣扎挣扎着突然感受到了来自身下的一丝凉意,抬起脑袋向下看去,顿时羞得红了脸,拼命想并紧双腿但碍于赵泳鑫两腿在他腿中间,他并不上,他放弃了,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掩饰自己被其余人看到这副模样的羞耻,他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仰起头不再去看身下的风景,也停止了挣扎,他知道,自己今天穿了这一身旗袍,赵泳鑫被迷得就非得今天在舞台上当着其余人的面干他不可......

赵泳鑫见檀健次闭上了眼睛不再挣扎,一手固定住他放在头顶的双手,然后另一只手从自己衬衫领口上拽下了系着的黑色领带,接着快速给檀健次的手打了个死结,然后低下头啃咬起暴露在空气中没有任何遮挡因为接触到冷气变得挺立起来的乳头,一边用舌尖在左边一点画着圈,轻轻用牙齿啃咬着,另一只手在右边一点狠狠揉捏着,这双重攻势刺激得檀健次爽的仰起了头,嘴里发出一丝喟叹,身下的肉棒也逐渐变得挺立起来,胸前是檀健次的敏感点,赵泳鑫知道,他简直爱死檀健次因为玩玩乳头就兴奋的反应了

赵泳鑫见檀健次被自己玩弄乳头爽的飞起的反应,便伸手向下握住了挺立的肉棒,用手上下来回撸动起来,指尖时不时刮过鈴口,刮得檀健次又疼又痒,见檀健次爽的扭了扭身子,便伸手直接探向后穴,那处因为兴奋早就往外流水了,变得湿哒哒的,赵泳鑫觉得很稀奇,心想如果舔一下会不会变得更湿,一边想着一边埋头下去,认认真真的用舌头舔弄着檀健次的后穴,又探进一点点舌尖儿轻轻模仿性*交的姿势戳弄着,檀健次感受到身下的热度,由于闭着眼睛,其余的感官都被放大了,他感受着赵泳鑫的舌头在不断地往里戳弄着自己的敏感点,惹得檀健次夹紧后穴呻吟出声,“哼嗯..小鑫..你别...别舔那儿..脏..哈啊..太..舔的太..太深了..”,檀健次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发出的声音,扭动着身子想躲,却根本躲不了,只能由着赵泳鑫欺负,被赵泳鑫抓住双腿向两边分开来,盘上赵泳鑫的腰,赵泳鑫伸手拉下自己的裤链,把内裤往下扒,露出自己滚烫火热硬挺的性器,然后抵在了檀健次被舔湿的后穴穴口处,檀健次感受到身下穴口传来的滚烫的热度,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赵泳鑫长驱直入,可偏偏不如意,檀健次抬眼去看他,偏偏赵泳鑫坏心思上来了,非要让檀健次说点好听的,“兮尔,你求求我,求我我就进去”,“爱操不操,不操滚蛋”妈的箭都在弦上了,明明自己才是那个被艹的那个居然还得求他?!,赵泳鑫听见檀健次这么说,也不恼,只是性器更往穴口进了一点,逼出了檀健次因为疼的小声惊呼,穴口因为刺激被逼出了液体,穴里变得空虚难耐起来,“兮尔..说不说..嗯?”“求...求你..哥哥...艹我...”檀健次说完这句话也没去看赵泳鑫什么表情,只是被羞得闭上了眼,突然从舞台上方的喇叭里传来了还有几分钟观众就要入场就坐的声音,檀健次一听吓得睁开了眼睛,抬头看向赵泳鑫,而身下的穴口也因为受到惊吓紧张的收缩起来

赵泳鑫听到了自己想要听到的,同时也听到了喇叭里的通知声,给了檀健次一个安心的眼神,接着凶狠的摁住檀健次,下身终于顶开檀健次柔软娇嫩的穴口操了进去,对着敏感点就是一顿猛肏,檀健次被突如其来的一顶逼得睁开了眼睛,望着天花板,眼泪从眼角滑落落在舞台铺的镜面的地面上,“哈啊哈啊...小鑫...太....太深了...呜呜......轻..轻点.....”檀健次刚想开口抱怨赵泳鑫肏的太狠了,赵泳鑫硕大的性器便像狂风骤雨般鞭挞起来他紧紧收缩的后穴,肏得檀健次一张口便是呻吟,只能瑟瑟发抖的叼着自己被推到胸前的旗袍才堪堪能承受的住。

檀健次活动了活动自己被绑着放在头顶的双手,然后放下双手抵在了赵泳鑫胸前,试图组织赵泳鑫一次又一次的狠肏,“别....太深了....太...太快了.....”,檀健次被赵泳鑫肏的刚才挺立的前端翘起,流出了清色的液体,“舒服吗?多多?”赵泳鑫问他,握住他的性器一边肏他一边抚慰他,手指向下抚过囊袋,无疑是给檀健次又加了一把火,前后双重夹击让檀健次爽的欲仙欲死,他感觉自己快要到了,偏偏赵泳鑫察觉到他快要到了,本来还在抚慰他的双手突然堵住了他的马眼,檀健次明明快要到顶峰了却被赵泳鑫坏心眼的堵着,被堵的前段剧烈的抖动着,他被人掌控着身体很不爽,他想射,“放...放手....”檀健次开口说道,“多多,我这样肏你你爽吗?”赵泳鑫欺身贴在他耳边问道

“爽...你..你撒手....”赵泳鑫听着檀健次的呻吟,笑着吻了吻他的锁骨,“这就让你爽”,但他还是没有放过他,没放开堵住前边的手,变本加厉的使劲肏他,檀健次几次濒临高潮想要释放却又被狠狠地堵住,硬生生的逼得眼泪流了满脸,“小...小鑫....放开我...我快不行了......”“你叫我什么?”赵泳鑫一边说着,一边对着他屁股中间被肏成粉色的洞就是一顿狂插烂肏,艹得檀健次汁水四溅,“哼嗯....老...老公.....”,整个舞台很寂静,只有檀健次低沉的喘息声和赵泳鑫肏穴的“啪啪”声回荡着,“乖,等我”赵泳鑫狠肏十几下,突然停了下来,接着一股股精液不停的射在了檀健次体内,他也放开了堵住檀健次前段的手,檀健次和他一同达到了高潮,终于释放了出来,白浊的液体喷洒在檀健次的小腹,也洒落了一点在舞台上。

俩人释放完之后,赵泳鑫从檀健次后穴退了出来,还没等檀健次起来,接着从自己口袋里翻出了一个小小的物体就着刚刚射进去的精液怼进了檀健次的小穴,檀健次被突如其来的物体冰的身体一震,在感受到体内是什么东西时瞪大了双眼,紧接着赵泳鑫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兔尾巴一样的肛塞给檀健次塞了进去,拍了拍檀健次的屁股然后伸手把人拉了起来,期间檀健次因为被艹的腿软穿着高跟鞋还差点摔倒,赵泳鑫还扶了他一把,然后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多多等会演出要坚持住哦,不要让里边的东西流出来哦,流出来可是会有惩罚的”,檀健次闻言瞪了瞪他,赵泳鑫没说话,和其余四人对了对眼神,收拾了一下舞台,几人就下了台准备演出了

过了一会儿,观众进入场内就坐,等待灯光音响调试好,五人已经在台上准备好演出即将开始了,伴舞也已经在旁边准备好,其余四人面上轻轻松松,可惜苦了檀健次,不禁得保持着面上云淡风轻,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专心在准备演出,但暗地里还得忍受着来自身下因为被开裆时不时传来的凉风,还得夹紧着不让后穴里的东西流出来,虽说赵泳鑫给他塞了肛塞,但檀健次还是紧张的害怕露出什么破绽

演出开始了,由檀健次开场,灯光打在檀健次身上,更是让本就穿着旗袍柔美的人变得更加的魅惑起来,王浩首先开唱,檀健次手拿着扇子轻轻扇着然后一颦一蹙的走到了王浩身边,和王浩来了个千回百转的对视,突然觉得体内的小东西震动了一下,檀健次只当是自己太紧张出现了错觉,便没有放在心上,轮到尧尧开唱,檀健次摇晃着扇子,扭动着自己纤细的腰肢到了尧尧身边,一整个很妩媚,被尧尧伸手拉着转了个圈挺住,几人都被檀健次美的吸引住了目光,这时檀健次感觉到了体内的小东西在疯狂震动,这次不是错觉,檀健次脸色稍微变了一下,但还是保持住了微笑,赵泳鑫这个狗男人,他是真敢啊,借用着扇子挡着,回头瞪了赵泳鑫一眼,而赵泳鑫丝毫没觉得檀健次瞪他有啥威慑力,反而因为这一眼觉得自己刚刚才发泄完的那处好像又开始精神了起来,轮到约翰和尧尧对唱,檀健次走到俩人中间,俩人被美的都仿佛被迷住了双眼,一直盯着檀健次,直到赵泳鑫唱,走到赵泳鑫身边,檀健次感觉体内的东西仿佛到了最高档,在不停的震动,确实,刚刚赵泳鑫在檀健次来到自己身边之前,就伸手在口袋里握住遥控器把跳蛋调到了最大档,檀健次感觉自己差点就要站不住,还好赵泳鑫接下来的动作是两手握住自己的手,这才给了檀健次一点支撑,才勉强没让他因为腿软而跪下去在台下出丑

好不容易撑到表演完了,但是还有一段评委点评,檀健次轻轻的拽着赵泳鑫的衣角用来支撑自己,终于撑到评委点评,互动完了,几人往后台走下了台阶檀健次终于是撑不住了,直接腿软,被赵泳鑫和王浩一把揽住,身后由于终于表演完了也放松下来,跳蛋还在继续工作,一点液体从肛塞旁边溢出来,滴落在了台阶上,被后续跟下来的伴舞中的其中一个发现了,惊呼了一声,旁边的伙伴被她吓了一跳,问她怎么了,她没有回答,只是叫住前边还在往后台走的池约翰,池约翰哪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毕竟是他亲眼看见赵泳鑫把跳蛋塞进去的,连忙打了个哈哈,说“可能是檀老师穿着旗袍披着披肩太热了流的汗”,说完就快步走没影了。

这边赵泳鑫和王浩揽着檀健次往休息室走,还没等走到休息室就听见远处传来的伴舞和约翰的声音,接着在一处暗角给檀健次摁在了墙上,然后赵泳鑫蹲下,伸手把肛塞拽了下来,接着两根手指伸了进去在里边翻搅,透明的液体由于搅动滴落在了地板上,檀健次有点懵,拼命挣扎,但奈何王浩力气太大,没挣扎开,整个人被赵泳鑫的手指搅得呜咽着,赵泳鑫在找跳蛋,但由于液体的润滑,跳蛋变得也很滑,根本拽不出来,反而把跳蛋推向了更深处,顶到了一处凸起的点上,檀健次被突如其来的刺激整得在台上憋了好久的前段直接射了出来,他呜咽着出声,王浩怕被别人听到伸手捂住了檀健次的嘴巴,檀健次不知道赵泳鑫什么时候才能把跳蛋拿出来,想要出声却又被捂住了嘴巴,只能哼哼,终于赵泳鑫把还在高频工作的跳蛋拽了出来,由于在里边待的时间太长,跳蛋拽出来时发出了“啵”的一声,仿佛不舍得离开那个黏腻湿滑的穴口,这边王浩也放开了捂住檀健次嘴巴的手,肖顺尧看见檀健次腿软走不动路了,伸手就把檀健次打横公主抱了起来,王浩和赵泳鑫把西装外套一脱,接着盖在了檀健次身上,恰好这时池约翰也摆脱伴舞赶了过来,五人一同走向了休息室

到了休息室,肖顺尧把檀健次放在了化妆台上,然后自己就站在了旁边,其余几人也站在化妆镜前,檀健次还一脸疑惑,为啥给自己放化妆台上,这边檀健次正疑惑着,那边池约翰过来了,把檀健次往上提了提,然后给他摆成了个双腿大开的“M”姿势,然后伸手拿过旁边的抽纸盒从里边抽了几张纸给檀健次擦了擦后边,檀健次被这个姿势整得羞红了脸,池约翰给他擦完之后,把清理后的纸扔到了垃圾桶,然后就顺手拿起了化妆台上的一把腮红刷,抬手把檀健次身上穿的旗袍直接给撕破了,连带着被开了裆的丝袜也给扯了下来,檀健次现在一整个就是个门户大开的姿势,一丝不挂,全身赤裸着,下边还大开着双腿。

檀健次还没反应过来这几个人要干嘛,接着池约翰就把手里的腮红刷的刷头摁在了檀健次的左胸前,这时肖顺尧也靠了过来,拿起了一把修容刷,把刷头摁在了檀健次的右胸前,接着两人对了个眼神,开始了动作,拿着刷子轻轻的在胸前两点打圈,轻扫,惹得檀健次爽的不时挺起胸膛,呻吟出声,“哈啊...约翰....尧尧...你俩...干嘛....哈啊”,肖顺尧和池约翰听到了同时出声,“我俩干嘛,自然是多多你今天实在是太好看了,想要玩弄你”,檀健次由于胸前被玩的,爽的那会才软下去的性器又翘了起来,肖顺尧和池约翰俩人还在用刷子挑逗着乳头,这时王浩和赵泳鑫靠了过来,俩人一人拿起了一把刷子,王浩瞧见了檀健次翘起的前端,伸手拿起刷子用刷头轻扫过马眼,檀健次被刺激的只觉得又痒又爽,爽的昏昏欲睡的同时耳边传来了赵泳鑫低沉的声音,“多多,我刚才在上台前说什么来着,让你好好夹住,流出来一滴就要被惩罚,你还记得吗?嗯?”,檀健次听见连忙摇头“不...不记得...哈...嗯...不记得”,“不记得了啊?那我帮你回忆回忆?”赵泳鑫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不...不用...嗯啊....”,“多多,我觉得有必要的,这是给你的惩罚....你可要受住了....罚你只能被我们玩到射....”说着拿起手里的刷子调转了个方向,把刷柄直接就怼进了里边还含有精液的后穴里,刷柄很细很长,赵泳鑫用劲又大,直接怼到了体内凸起的一点上,檀健次被刺激的一哆嗦,待到檀健次稍微适应了一下,赵泳鑫握着刷头用刷柄往深处凸起的一点上很肏起来,与此同时其余三人也动起了手里的刷子,胸前的,性器上的,四人同时开工,刷子的刷毛又比较柔软,轻扫过身上好几个敏感点,还有身后运动着的刷柄,刺激的檀健次直接仰起了头,爽的直翻白眼,四人见状,手下的动作更卖力了,赵泳鑫一边用刷柄肏着檀健次的后穴,一边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摁了录像键,接着一边肏着穴一边拿着手机拍摄

檀健次被爽的直哼哼,爽的红色小舌都吐露了出来,四人继续肏着敏感点,檀健次身子一抖,想要高潮,但刚刚射过好几次的前端再也没有东西可射了,偏偏四人还不停下,赵泳鑫看见檀健次快要到了,手握着刷柄模仿着性交的姿势开始九浅一深的肏干,到最后直接抵住檀健次的敏感点,檀健次全身一抖,射不出什么东西的前端直接喷出了淡黄色的液体,几人觉得惊奇,王浩和赵泳鑫俩人继续用刷子艹弄着,檀健次的前端又射出了一股淡黄色的液体喷洒在了前端的刷头刷毛上,几人这才反应过来,檀健次这是被他们用刷子玩到失禁了,四人停了手,檀健次前端射出了最后几滴淡黄色液体然后直接晕了过去

檀健次晕了,活动也结束了,王浩简单把休息室和化妆台收拾了一下,然后顺了休息室沙发上的一个盖毯,往檀健次身上一盖,毯子包裹住晕过去的檀健次,赵泳鑫上前打横一个公主抱,肖顺尧和池约翰拿了带来的东西,几人去了停车场上了车就开回了别墅

这边主办方还在纳闷那几个人什么时候走的,这边肖顺尧一路狂飙,四人抱着檀健次回到了别墅,赵泳鑫抱着檀健次去了浴室,把檀健次弄脏了的旗袍给脱了下来,池约翰放好了水,赵泳鑫把晕过去的檀健次放进了浴缸,几人给他洗澡清理换好了睡袍,就这么一阵折腾檀健次还没醒,看来是真的累到晕过去了,赵泳鑫抱着檀健次回到房间,给人放到床上搂着人就睡了,其余几人也回到各自房间休息了

四人均表示:多多今天太好看 太魅惑 太香了🤤

多多在睡梦里控诉:赵泳鑫 肖顺尧 池约翰 王浩你们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