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沉舟同人】深蓝

Work Text:

  醒来又睡去,梦见世界在摇摇晃晃,时间好似已经消磨了一个世纪。如此这般醒醒睡睡反复了一整个下午。顾沉舟觉得疲惫比睡前反而更浓了,双眼干涩得难以完全睁开,眯出一条缝就立马想要重新合上,沉重的梦境很快再次趁虚而入,将他压在身下,摇晃地再次睡去。

  彻底醒来时已是黄昏。

  顾沉舟掀开被子,发觉自己出了一身薄汗,脸有点发热,整个身体都懒洋洋地不想动弹。他摊成一个大字型,横平竖直地定格在床上,等待着毛孔舒张再收缩。汗退去了,人也清醒了。

  他下了床,双脚落地时世界依旧在摇晃,他跟着左右摇摆几下,适应了晃动的幅度才左脚踩着右脚推开玻璃门走了出去。

  夕阳先是落在他的脚背上,然后斜切着没过他的双腿,和他推搡着彼此相融。待他慢悠悠地走到船头时,夕阳终于在他的通身裸体上裹遍了柔和的蜜,把他送到贺海楼身边。

  贺海楼正坐在甲板上的白色钢琴前,手指在琴键上自由地滑动,配合顾沉舟的脚步弹奏出一段轻快的曲子。音符跃进海中,被浪花卷起卷伏,化成水波的形状消失在大海里。

  顾沉舟坐到琴凳上,从身后环抱住贺海楼。贺海楼坐在他的腿间,也坐在他的臂弯里,夕阳的蜜让他们紧密地贴合在一起。顾沉舟的胸膛伏向贺海楼的后背。贺海楼被海风吹得干燥冰凉的肉体将顾沉舟醒后悬浮在身体四周的热量尽数吸走。他闭眼呼吸,吸走贺海楼身上的味道和声音。他的手指轻轻搭在贺海楼手上,让贺海楼的手带着他的,缓慢地在黑白琴键上游走,弹出交叠的重奏。

  贺海楼亦闭上眼,头微向后仰,枕到顾沉舟肩上,顾沉舟低头迎合,于是他们彼此厮磨。顾沉舟小幅度地转头,他用耳垂逗弄贺海楼的嘴唇,软的耳垂,软的嘴唇,染上夕阳的光影,于是彼此难分。

  一个猛烈的浪头从船尾追击而来,翻涌向上,因遇见一对裸男而当即羞涩,欲退无路又飞扑向前,妄图舍身取义给裸男以衣裳。衣裳取水与盐做料,四散着挂到裸男身上,欲滴欲融欲蒸发,羞涩裸体遮不住半分,倒引得裸男挨着颈快活地笑。

  贺海楼沾了水的头发软绵绵地盖住额头,他小狗般甩了甩脑袋,将水珠洒成细小水花,迷了顾沉舟的双眼。一颗水滴顺着贺海楼的下巴流到喉结处,继续往下的路被顾沉舟的舌头拦截,喉结是脆的,又被润成湿的。顾沉舟先是用舌头舔,后又用嘴巴小口的嗦食,就着海水尝贺海楼的味道。

  贺海楼坐着的地方从琴凳换到了琴键上,琴键先是白色,后是黑色,彼此分明。他的身体则模糊混乱得多,肤色上点缀各异的红。太阳晒出来的红偏紫,体热熏出来的红偏粉,至于被顾沉舟弄出来的红就因力度的不同而深浅不定,用嘴弄的更深,用手弄的更浅。贺海楼被当成一块画板,任由顾沉舟在上面点染涂抹。

  游艇向着地平线行使,追逐着最后的太阳。起初贺海楼尚能双脚支地,只虚虚倚靠着钢琴。夜幕一层比一层更深,从水天相接的地方将世界渐渐包裹。贺海楼把琴键压得一下比一下重,双腿渐渐盘踞到顾沉舟身上,被顾沉舟从上到下包裹。

  人类总是擅长学习,杂乱的音符一开始先是在由钢琴发出,后被人模仿出和声,激得潮水也似层峦叠嶂,将人完全吞没。

  夜已全部降临,云雾散去,没有月亮。远处的灯塔闪烁着隐约的微光。如果几海里外的小岛上有年迈的守岛人从望远镜里观察行使中的孤独游艇,他会看到甲板上有起伏的人影和海浪互相席卷。人影在游艇上快乐地追逐,从船头到船尾,总是贴合,总在亲密,宛如海洋里每一条破浪交尾的鱼。

  午夜时分驶入风浪平静之地。贺海楼坐在栏杆上,两条腿自在地摇晃。

  “我要回海底找我的尾巴了。”他转头对顾沉舟笑,“你要来吗?”他的身体在半空中划出优美的弧。

  顾沉舟张嘴,发出短促的音节,尾音落下时,他伸开双臂随贺海楼一同跃下,投入静谧流动的海。

  他们是用肺呼吸的人类,投入海中要么溺水而亡,要么相濡以沫。

  “你会和我跳多少次海?”他以吻询问。

  “每一次。”他以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