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合约情人

Chapter Text

下午听完大课回来,我和洪宗玄都困得半死倒头就睡,全然忘了自己晚上有约。一睁眼天都快黑了,我脑子清醒大半,想起来自己忘设闹钟,便也不敢多耽误,半分钟刷牙洗脸换衣服,在镜子前花十秒钟把T恤整熨帖,踏出门的那一刻是傍晚七点十五,刚好赶得上去见李洙赫。

李洙赫严格意义上说是我前金主,至于现在的关系,不好说。他比我大足十岁,还差四个月步入三十大关。这男人漂亮得飞扬跋扈,洪宗玄很早就告诉我他从小到大如何仗着这一张脸横行霸道。这也没辙。美貌与其说是武器不如说是神迹,对神迹抱以尊重是一种美德。

这也是为什么我第一次去见时内心忐忑的原因,当然等真见到他这些七七八八就全忘干净了。王尔德说美超越了天赋,因为它不需要解释。李洙赫显然被归在这一范围的美人之中。那天他穿了件白高领坐在烤肉店落地窗前,烟熏火燎中整个人像打了八百倍柔光滤镜,阳光把他勾勒成一尊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像。虽然来之前在手机上看过他照片,但见到本尊的冲击力还是震慑到我:我被迷得七荤八素,险些忘了来之前洪宗玄跟我胡诌那套。洪宗玄恨我没出息,暗暗掐我一把,我面部表情失去管理的空当里李洙赫正好抬头看我,对视的一瞬间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洪宗玄完了。我也完了。

洪宗玄替我俩分别做介绍:“这李洙赫,我哥。哥,这房盛骏。”

我挤出一个标准微笑来。李洙赫从头到脚打量我个遍,虽说目的不纯,目光倒是很纯洁的。他问我多高,洪宗玄抢着回答:“188。”语气颇为欠揍。

我们三个各怀鬼胎吃过一顿饭。洪宗玄非常自然地开溜,留下我和李洙赫俩人大眼瞪小眼。我看出来他紧张,我当然也紧张,但在他面前自然是不能露怯的。我问他接下来要去哪,他不知所措,耳尖红起来:“……直接去?”

我说行。其实不知道他要直接去哪。他开车载我,是辆SLR,开这样的车来大学城吃烤肉他居然也不觉得有什么,十足十的不食人间烟火。我倒是不稀罕,跑车么,我家倒是也能拿出几辆撑场面的。不过没看出来洪宗玄也是个富家子弟,那家伙天天算账算得叮当响,其节俭程度可以上大字报被表彰:xx学院文学系新生洪宗玄贯彻艰苦奋斗精神弘扬勤俭节约之风,种种。

SLR最后停在一家连锁宾馆的停车场。这招牌我熟,为什么我熟呢,因为这他妈是我家开的。这都什么事。我内心波涛汹涌,明面上装成个雏鸟儿跟他后面进去,听他跟前台打招呼,您好,嗯,大床房,明天退。

我们一路沉默,一前一后进了房间他就开始脱衣服,非常干脆利落,颇具x大上市公司李总的作风。他一直脱到身上就剩一件内衣一条短裤,我目瞪口呆,虽然洪宗玄的裸体我也不是没见过(事实上是天天见),但情况不同,人也不同。李洙赫两条白亮的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亮得我心发慌。

他没再往下脱了,转头问我:“你洗澡了吗?”

啊?我头脑发蒙,“洗了。”

“那你等我一下。”他朝我笑笑,(在我眼里)笑得那叫一个风情万种,然后一闪身进了浴室。

完全不给我反应的机会。

我半躺在床上,听着哗啦啦的水流声,大脑一片空白。

操,洪宗玄,你哥这跟我来真的啊。

我摸出手机想给他发消息,思虑再三还是放了回去。私心自然是有的,其实不如说是色欲熏心。我初中就意识到自己的性向问题,真说谈也没正经谈过。李洙赫又长得漂亮,第一次要能睡个美人我也不亏。

他洗过澡,湿漉漉往我怀里钻。嘴唇上还滴着水珠儿,凑上来咬住我。我的理智摇摇欲坠,装模作样推他几把,边亲边含含糊糊虚情假意地说:“吹……吹吹头发,你这样要感冒。”

他一下停了动作,跨坐在我身上定定看着我,整张脸都是红的,不知道是洗澡蒸的还是被我亲的。他问:“你说什么?”

我被问懵了:“……吹头发?”

他没说话,就那样看着我,浴衣包裹下的屁/股抵着我硬起来的玩意儿。我敢肯定他能感觉出来我硬得发慌,但我又碍于面子不好说什么。拜托,我在内心祈求道,给我个痛快吧,长时间勃起对……不好。

他终于从我身上下来,双臂环住我的脖子亲了一口。我如蒙大赦,却听他在我耳边含含糊糊小声说:“今天不做了,行吗?”

操。

我硬生生咽下去一句脏话。

我问他怎么了,他不回答,讨好似地一个劲儿亲我。我不得不推开他,说你别这样,我这还硬着呢。

他后知后觉地恍然大悟,朝我眨眨眼,一副知错了的样子。我气消了大半,在心底痛骂自己没出息,嘴上却说没事,我去去就来。

去干嘛了?当然是masturbation。

等我完事儿了从浴室出来,那人已经乖顺地躺在床上,裸露在外的肌肤恢复成雪白的一片,全然看不出刚才情动的模样。而此刻的我正和他刚才的他一样。我直觉在他眼里的我一定很可笑,干脆闭了眼不想,脱衣服上床。

他不依不饶,凑上来问我:“你没生气吧。”

“我哪敢啊。”我皮笑肉不笑,“你挺有意思,花大几十万找人陪睡来了。”

“没事,我下次再找你。”

“不——要。”我故意跟他怄气,反正我是19岁的男大学生,他是成年人,做憋屈小情人做到这份上总归得有些小脾气。

他确实不恼,双臂一勾我就过去了,我于是也装不下去,又跟自己怄气,听他温言软语:“我没干过这档子事,我是说……你是第一个。”

我说我也是第一次。他于是就笑了:“真的?”显然是不信。我急了,说:“下次找我,我不收你钱。”

“怎么?还带买一送一的?”

我极认真地告诉他:“我不是干这个的。”

他看出我不是在开玩笑,表情也严肃起来:“你真不是?你和宗玄是怎么认识的?”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无非是我在宿舍随口一提卖身赚个外快之类的鬼话,洪宗玄就当真把他哥推给我了。而我看到照片的一瞬间色迷心窍,竟也真答应了这档子荒唐事随他瞎闹。不过后悔确实是不怎么后悔。

以上皆是本人心理活动。话到嘴边最终我也就憋出来一句:

“……我是他室友。”我老老实实说。

李洙赫的脸色千变万化,最终骂出一句脏话:“洪宗玄!”

我没敢说话。心里暗暗想:他生气的样子是有些唬人的。

又有点可爱。

 

鉴于今晚的事显然不能外传,这场闹剧最后收尾得不明不白。原本好好的软玉温香在怀最终变成了我睡一晚上沙发。第二天我回寝室,罪魁祸首显然幸灾乐祸:“昨晚怎么样?”

“挺好。”我几乎是咬牙切齿。

洪宗玄看我面色不善,推我一把:“别装了,你总不会真和赫洙哥……”

我脑中闪现出昨晚香艳的一幕。该死。

他见我不说话,脸色一下子变了:“房盛骏,你没和他做什么吧?”

“……没有。”我回过神来。嘴比脑子快一步。

他仍是一脸狐疑地看着我。我举双手再三保证什么也没发生。这不算我骗人,确实什么也没发生,还没等发生什么就完了。

他最终放下心来:“谅你也没这个胆。”

我还真有。

但我不敢说。

他絮絮叨叨跟我解释,说他哥最近心情不好,受了情伤。我也不能真看着他找鸭去,你去闹这么一下,他估计也没这个心了。

我说洪宗玄你这干的是人事吗。

他瞪着眼睛看我,和他哥如出一辙的无辜且理直气壮:“不是你说要卖身的吗?谁前两天信誓旦旦说这个月不吃泡面的。”

“……”

我没话说。诚然,洪宗玄没把这当回事,所以带我去了;我也没把这当回事,所以跟他去了。谁知道李洙赫真当回事了。不仅如此,他当时还真想睡我,只不过……

我的大脑不受控制灵光一闪:“你说你哥受了情伤?”

“对。怎么了。”

“怎么回事,能给我说说吗。”

洪宗玄一摊手:“具体我也不知道。他和英……他前男友,谈了十年了吧。高中毕业就在一起了。我当时还是小学生呢。前段时间莫名其妙就分了,我哥挺受打击的。”

“他前男友是个什么样的人?”

“嗯……不好说。总之脾气挺好,会哄人。我哥就是被他哄大的。”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尽管我不该明白。

操,他当时……不会把我当他前男友了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