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长日无尽

Work Text:

清晨苏静好刚到长春宫的时候,富察容音还没醒。
“嘘——别吵醒她!”苏静好轻手轻脚摸到容音床边,小心翼翼坐下,低声吩咐道,“拿把扇子来。”
“是。”明玉拿了扇子过来,小声抱怨着,“娘娘这几天都睡得不好,半夜总是把被子挣开,奴才和尔晴姐姐给娘娘盖了好几次。”
“我知道了,”苏静好抬手轻轻给容音扇扇子,“明玉,你去小厨房吩咐一声,让他们可以把早膳做起来了。”
容音的睡姿确实不太安稳,没过一会儿,被子又被挣开了,手和脚都露在外面。
苏静好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挪到床尾揪起被角搔了搔容音白嫩嫩的脚心。
“嗯……”那只脚一下子缩了回去,容音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哼哼唧唧,“静好……你别闹我……”
苏静好循循善诱:“那容音要乖乖起床哦!”
两只手突然从被窝里窜了出来,紧紧环住苏静好的纤腰:“不要!”
苏静好叹了口气,亮声喊道:“明玉!把早膳端进来吧!”
“是!”明玉端着早膳进来,对眼前的场景早已见怪不怪,眼观鼻鼻观心退了出去。
“好香啊!”鼻头耸了耸,容音眨了眨眼,终于扶着苏静好的肩头起身,“静好,帮我更衣。”
“好。”苏静好熟稔地从紫檀木架上取下衣饰,亲手伺候着容音穿上。
两人一起吃过早膳,容音提议想去看看自己的那些茉莉花儿。
“臣妾陪娘娘去看。”苏静好用帕子拭净容音唇角的食渍,笑着应下。
花圃里的茉莉花早已盛开,花瓣在阳光下白得耀眼,微风拂过,香氛随风萦绕整个长春宫。
“茉莉虽无艳态惊群,然玫瑰之甜郁、梅花之馨香、兰花之幽远、玉兰之清雅,莫不兼而有之。”苏静好折下一朵茉莉花,抬手轻轻插在容音鬓角,“与皇后娘娘相得益彰。”
容音摸了摸鬓角的花儿,嗔羞地拍了拍苏静好的手背:“你呀!”
“臣妾说的是实话。”苏静好反握住容音的手,“茉莉能清虚火,去寒积,中和下气,辟秽浊,臣妾想……”
“好啦!”容音半是无奈半是宠溺地打断她,“你也不想想哪一年我的花儿最后不是落到你纯妃娘娘的手里?”
午膳后,日头渐盛,容音拉着苏静好到书房鉴赏她新得的民间小说。
苏静好翻了几本便面红耳赤:“这……娘娘都是从哪儿寻得的这种书……”
容音笑盈盈地抽走她手里的一打书,塞进一本崭新的:“你再看看这本。”
这一本书名叫《升仙记》,封皮上画了两个仙女乘云而去,看起来倒是正经。苏静好狐疑地看了容音一眼,后者拿了本《昭阳趣史》正襟危坐。
书的前些部分还算正常,记录了一师一徒之间的趣事,只是与容音往日所看的小说不同,不见有哪一男子占了主位,可到了书的后半部分……
一股热意渐渐漫上双颊,苏静好从书里抬起头,暗暗瞟了容音一眼,却正好与她视线对上,又慌忙低下了头,只是颈间那抹媚红是任谁也遮不住的。
两人安安静静在书房内读了一下午书,食了晚膳,容音又派人取出一副棋盘,美其名曰“与静好切磋棋艺”。待到容音兴致缺缺,天已是黑透了。
苏静好一边收拾着棋盘一边告退:“娘娘,天色不早了,臣妾先告退了,明日再来陪娘娘。”
“且慢!”容音伸手从苏静好指间取下错拿的黑子,“既然天色已晚,钟粹宫与长春宫之间路途遥远,不如就在长春宫歇下吧!”
“这……”苏静好抿了抿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