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苏·大忽悠·静好

Work Text:

“这有助于针灸的疗效。”纯妃是这样对皇后说的。
母仪天下的大清皇后被忽悠着剥下了最后一层遮掩,常年寒凉的身体白皙如玉,嫩红的玉尖受凉,颤颤巍巍挺立在空气中。
苏静好的双手在一旁的热水中泡过,温温柔柔在富察容音胸乳上按压。软滑的乳肉忠实地传递着容音的心跳与呼吸。
“皇后娘娘的心跳得好快啊。”苏静好状似无意说道。
富察容音脸上微红,低低地喘着气,胸前被拿捏的感觉过分舒畅,让她脑内一片混沌,抿着嘴不知该说什么。
苏静好的指尖忽地移到了容音的乳尖上,娇嫩的顶端被苏静好捻在指间,拇指温热的指肚摩擦着乳晕。
富察容音惊地叫了一声:“静好!”
苏静好空了一手出来,轻抚着容音的肩膀:“娘娘,没事的。”
掌心下紧绷的肌肤渐渐放松,苏静好将被褥向上拉了拉,盖住容音的胸口,随即在容音不解的目光中,将被褥的下半截掀开。
纤瘦的一双玉腿被轻柔的分开,容音不安地看向苏静好:“纯妃,你这是要做什么?”
“娘娘,这处若是按摩得当,疗效倍增,”苏静好握了容音一手在胸前,双目诚挚,“容音,相信我。”
并拢的双腿顺从地打开,露出幽阴森林掩映下的艳红唇肉,腿心处已是一片晶莹。指尖顶上湿软蚌肉时,容音的身子明显地轻颤了一下。指腹在蚌肉上来回滑动着,时不时沾了些溢出的花露均匀地涂抹在鼓胀的蚌肉上,敏感的肉芽早已探出了头,欲求不满地等着苏静好的拨弄。
脸更热了。富察容音眼睑微垂,私密之处源源不断的溢露让她感到羞耻,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却又强撑着大清一国之后的面子不敢叫停苏静好的动作。
毕竟这是针灸的一部分。
涨得发硬的肉粒毫无防备地被一阵按压揉弄,容音紧攥住苏静好的袖口,急喘着泄了一身。黏腻的花露被痉挛的穴口吐出,顺着股沟流下,浸透了她身下的被褥。
“静好……”容音无力地瘫软在柔软被中,轻声唤道。
苏静好用帕子擦了手,扶起富察容音,用枕头垫在她腰后,取过一杯热水,用调羹喂了容音半杯,又让她躺下了。
花口方才的溢露未干,更因着姿势的变换挤出些许,现下水淋淋挂在股间。容音瑟缩着身子,感觉到苏静好的指尖在湿软的穴口打着转儿,面上才退下的红晕又涨了上来,颤着声揪住了被角:“静好……够,够了……本宫不要了……”
“娘娘莫怕,臣妾不会弄疼您的。”苏静好欺身而上,用唇瓣拭去容音艳色眼角蓄着的泪珠。苏静好身子单薄,连带着手上也没有多少肉,修长的玉手骨节分明,仅是缓缓埋入就让容音口中溢出破碎的呜咽。
紧致的甬道随着呼吸的节奏舔舐着手指,才去过一次的身子敏感得很,内里层层叠叠的软肉不知廉耻地咬紧了苏静好的指尖。容音的双腿不自觉地夹紧,苏静好曲起指节,在软嫩的内壁上轻轻重重地刮搔起来。
“静好……不,不要……呜……”全身的力气都好像散了,双腿无力的陷在被褥中,湿漉漉的蚌肉被温柔地打开,苏静好用拇指按了按花核,激得容音全身颤栗,止不住地低喘着,当手指在穴肉中抽插,翻出艳红的嫩肉时,容音已经大口的喘着气,不知所措地抖着身子。
“嗯……哈……啊!”容音的呻吟陡然拔高,哭叫着又泄了,小腹抽搐,痉挛的穴肉一收一缩,一口口咬着苏静好的手指。
“静好……我好累……”容音的双眼禁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苏静好抽了手,用洁净的白帕沾了温水,将容音泥泞不堪的那处擦净,又把被褥盖上,俯身在容音额头落下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