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晌贪欢梦

Work Text:

戏服被烧的当晚,高宁馨发起了高烧。
挣扎着起身喝下了药,高宁馨躺回到床上。被褥很快沾染上她滚烫的体温,令人窒息的热意仿佛挣脱不开的藤蔓,捆缚了她全身。
意识开始混乱。
华美的戏台被暴力地破坏,牌匾咣当一声砸落在地上,火焰像毒蛇一般盘绕在猩红的木柱上,嚣张地吐着蛇杏。
“这里,都拆了……还有这里,全部都烧了……大清后妃应当端庄持重,贤良淑德,整日涂脂抹粉,魅惑君王,实在是不成个样子。为了贵妃您能收收心,这些戏服,一件都留不得了,烧!”
赤红的蟒蛇狞笑着,血盆大口吞下精致的戏服,戏谱,利齿撕裂了一切,布块纸片如同碎裂的血肉,从蟒蛇的齿缝间纷纷扬扬地洒落,仿佛为一出好戏收幕。
她看到自己穿着那件燃烧的戏服,站在破败的戏台上。浑身上下哪都疼,似乎一身的好皮肉都在被这火焰吞噬。
身体骤然冷了下来。
“娘娘……娘娘……”一道身影穿过燃着火焰的废墟,缓缓向她走来。
“阿满!”那是最熟悉却也最陌生的脸庞,高宁馨颤抖的手抚上她的脸庞,“你回来了。”
“是,娘娘,阿满回来了。”双手托起高宁馨的脸颊,魏璎宁在她的唇瓣上虔诚地印下一吻,“是阿满来迟了。”
“不迟,一点都不迟!”高宁馨紧紧地抱住了魏璎宁,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阿满……我好想你……”
废墟渐渐远去,变成了富丽堂皇的储秀宫内殿。
微凉的唇瓣吻去脸颊上的泪珠,在脖颈留下暧昧的痕迹,又在突起秀美弧度的锁骨上辗转。一双不安分的手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开了高宁馨的戏服,顺着大开的领口放肆地侵占着。
“阿满……嗯……本宫问你……”高宁馨气息不稳地问道,“你是何时……对本宫……有那种念头的?”
“在我与娘娘共处的每一时刻。”魏璎宁清澈的墨瞳中倒映出高宁馨潮红的脸,“一想到皇上对娘娘做的那些事,奴才心里就好嫉妒,”她凑到高宁馨通红的耳廓边,齿列轻咬,“娘娘可愿让奴才,牡丹花下……”未等高宁馨说话,魏璎宁的手已探进了内衫,隔着肚兜握住了一峰软糯,揉搓着骄傲挺起的尖儿。
“你……你这奴才……好生放肆……”高宁馨一个翻身,竟是压住了魏璎宁,但这一翻身,本就松垮的戏服顺势滑落,登时高宁馨身上只余一件肚兜与亵裤。
“娘娘……”看着肚兜,魏璎宁愣住了,“您竟还留着……”这件肚兜的颜色已有些暗淡,边缘磨损的地方都起了丝,魏璎宁抬手解下它,系在背后的带子都被搓细了。
高宁馨的眼泪又止不住了,一滴一滴砸在魏璎珞胸口。
魏璎宁翻身,轻柔地将高宁馨压在床上:“娘娘,阿满很欢喜。”唇下的肌肤嫩滑犹胜牛乳,赤珠较红豆更艳。舌尖摆弄着珠儿,魏璎宁一手向下探去,亵裤歪歪斜斜挂在高宁馨腿上。
“璎宁,”高宁馨屈起腿圈住了魏璎宁,让她与自己靠得更近,炙热的身体似乎也因此降了些许的温,“我也很欢喜。”
“宁馨儿……”魏璎宁的指尖小心翼翼地挤进狭窄的甬道,四壁在挤压下溢出饱满的花汁。
“利索点儿!本宫又不是什么瓷娃娃,不会连这点都受不住!”
魏璎宁掩饰不住脸上的笑意:“那奴才,就僭越了。”纤指势如破竹,带了点故意的意思,猛烈地在甬道里横冲直撞。
“阿满……呜……慢一点……”
直到高宁馨呜咽着求饶,魏璎宁才放慢了速度,九浅一深,不紧不慢地将高宁馨带至决堤的边缘:“娘娘可还受得住?”
“阿满……”高宁馨身子紧绷着,揪得魏璎宁的袖子都出了几分褶皱,眼里蓄满了泪水,可怜可爱得让人更想欺负。
“娘娘可还喜欢奴才的放肆?”问着,魏璎宁的双指冷不防地按揉起花瓣中探出头的娇嫩尖儿。
“本宫自是喜欢的……嗯啊!”全身的燥热终于找到了突破口,痉挛的花肉紧紧咬住魏璎宁的手指不放,几乎要将它吞下去。
“娘娘,”魏璎宁抽出了手指,面色平静,平静下却是无可奈何的悲戚,“阿满要走了。”
“不要!阿满你别走!”高宁馨拉住了魏璎宁的手,可魏璎宁的身子却从脚开始渐渐散成了光点,“阿满!”
魏璎宁俯下身,一吻印在了高宁馨眉心:“此后,望娘娘珍重……”
那吻仿佛微风轻柔抚过,随着漫天光点消逝。
高宁馨睁开了眼,眼前仍是储秀宫,只有高贵妃的储秀宫。
梦,醒了。